文藝館>>名家>>字號:

著名指揮家余隆執棒 《江城子》與“貝九”同臺“對話”

發佈時間:2019-03-19 15:20:10 |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作者: 王笈 | 責任編輯:李汀

著名指揮家余隆執棒 《江城子》與“貝九”同臺“對話”

排練現場。上海交響樂團供圖攝

排練現場。上海交響樂團供圖攝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當你徘徊在你的征途,歡樂讓你像英雄一般走向勝利”……在著名指揮家余隆的執棒下,交響合唱《江城子》和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17日晚于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上演了一場同臺“對話”。

貝多芬第九交響曲被公認為“樂聖”貝多芬在交響樂領域的最高成就。席勒的詩配上貝多芬得之不易、過目不忘的“歡樂頌”主題,整部作品承載的象徵意義遠遠超出音樂本身。時至今日,“貝九”已成為音樂史上最貴重的作品。

交響合唱《江城子》則由中國著名作曲家陳其鋼創作,取材于宋代文豪蘇軾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是蘇軾為悼念亡妻所作。整部作品在情感上延續了原作中“天人兩隔”的基調,在技術上難度極高,不僅融入了真實情感,也是作曲家在創作上的挑戰。

同是交響合唱作品,“貝九”表現的是人類大同,《江城子》則描繪了中國人的情感,是人類大同的一部分。在余隆看來,觀眾可以從《江城子》中體會到中國文化的一種精髓,“中國文明是世界文明的一部分。希望大家了解世界文明的同時,對中國文明也有一個很好的傳遞。”

而當晚音樂會的合作陣容中,除了上海交響樂團,還有指揮家小澤徵爾發起的東京歌劇院合唱團。

儘管十分喜歡中國文化,但在演繹《江城子》時,吐詞上如何表達好中國文化的意境,對於這支日本合唱團來説仍是個難題。排練期間,余隆給予了不少建議:“‘十年生死兩茫茫’,‘生死’還是要強調的,要賦予一種體會”“好比一團墨在宣紙上化開”。

在余隆看來,“古曲新生”往往會帶來更為巨大的衝擊力,讓觀眾從中尋找到一個新的世界。“到底什麼樣的中國作品能夠走上世界舞臺?我認為它的音樂應該既是中國的,也是國際的;越能夠提煉中國最優秀文化的作品,越能夠走向世界。有了這種中國文化的‘基因認同’,才能體現作品的價值,這是非常重要的。”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