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名家 > 正文

陳凱歌為上海電影學院2018級新生上開學第一課

發佈時間: 2018-08-31 13:17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尚達 許婧 | 責任編輯: 李芳

第五代導演”遇上“千禧電影學子”會産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30日下午,上海電影學院院長陳凱歌的開學第一課在上海大學延長校區四教五樓小劇場開講。

如何給新生們講好第一課?講什麼內容?陳凱歌有備而來。80分鐘站立,與20多位新生直接對話,近30個問題,陳凱歌希望點燃新生心中的“自信、自尊和一點點自大”。

“你們在高中三年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學習過程?你們學習是真的有動力嗎,還是在學校與家長的雙重壓力之下不得不努力學習?你們來到上海電影學院想獲得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你們可以把自己稱為有理想、有志向的青年嗎?”一開講,陳凱歌便拋出若干“犀利”問題。

當陳凱歌問:“你為什麼要考導演係?”導演係五位女同學之一的康瑋昕答道:“因為比較喜歡看電影,我們每個人只有一個人生,去經歷什麼其實就是屬於我們的,但是電影不一樣,我們可以體會別人的人生,體會我們喜歡的、不喜歡的,想去體會的、不想體會的都可以在電影中實現它。做電影跟看電影就有更大的差距了,我們就可以去做一些更想去挑戰的東西,所以覺得很酷。”“很酷,你想到這事兒將來很難嗎?”陳凱歌立即反問。“肯定會覺得很難,但是不難就沒有意思了。”當全場給予這位初出茅廬的女生以掌聲時,陳凱歌卻又“潑冷水”:“但是你們必須要明白,田壯壯老師有一個研究生叫文牧野,他拍了一部電影叫《我不是藥神》,可以説大獲成功,但是這樣的機率在電影學院導演係的畢業生中間是0.1%,你做好了既接受成功的歡愉,又承受失敗痛苦的準備了嗎?”

聽完陳凱歌的第一課,來自攝影係的潘源昊同學感到了落差和壓力,“感覺原以為藝術類的學習可以輕鬆一點,其實不是這樣的。雖然有壓力了,但還是很高興學院會有很多聯合作業實踐機會,希望自己能有一些好的作品。”

在與同學們深入交流互動過後,陳凱歌以“博雅”二字與“三自”理念相贈。“我們是一個專業的藝術院校,但是我有兩個字的目標,一個叫‘博’,一個叫‘雅’,這麼聽上去不是最接地氣的話,‘博、雅’兩字對於我們的同學來説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們在知識的意義上是通才,雖然我們不是通識大學,就是要你們刻苦勤奮的攻讀,我會讓你們很忙,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要你們最好能通古博今,字拿出來寫得漂亮,念一遍東西不會念得磕磕巴巴,很少有錯別字,完全沒有不可能。自信、自尊,某種程度上自大,完全不自大不行。做藝術的人就得認死理,而且熱愛體育運動,熱愛戶外活動,熱愛自己在大學的四年光陰。……我們要成立聯合作業小組,要在聯合作業小組的這種機制體制之下,儘快開展實踐活動。我跟攝影係的去年入校的同學都講過,你們得像戰士操槍一樣的熟悉攝影機。能夠拎起攝影機想上哪兒就可以上哪兒,到哪兒就立即可以操作,可以拍攝,所以為什麼要有比較強壯的體魄,就是希望大家能夠適應將來我們聯合作業小組的工作強度。”

“院長是理想主義的,但在這種理想主義中感受到他的責任感。”編導專業的大一同學周佳燁直言不諱。同為編導專業的何雨薇同學表示,在聽了院長的第一課後:“讓我們的喜歡有更加明確的方向,在這個行業裏以後要怎麼學、怎麼做,堅定了自己喜愛。”

分享到:
相關內容
巴黎聖母院大火留予我們的思考空間

巴黎聖母院是法國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跡與世界遺産之一,而這場祝融大火,令人類陷入悲痛之時,也為世界敲響了文物保護的警鐘。

更新日期:2019-04-22 10:59:30
這些電影 留住了巴黎聖母院的容顏和魂魄

俄國著名詩人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在詩歌中寫下:“巴黎聖母院,我愈是沉迷于/你的頑固性和磅薄的穹頂/便愈是渴望:有一天我也將/擺脫這可怕的重負,創造出美。”

更新日期:2019-04-18 11:17:42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