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名家 > 正文

迪裏拜爾只有一個

發佈時間: 2018-08-21 11:43 | 來源: 北京日報 | 作者: 韓軒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牛小北/攝

  “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我這幾十年;我在這站著,就是改革開放的成果。”國家大劇院排練廳,今年即將年滿六旬的迪裏拜爾正在為歌劇《夢遊女》忙碌,還帶著排練時不小心造成的腳部扭傷。

  聽著她甜美動人的聲音,情不自禁想到34年前,她在米裏婭姆·海林國際聲樂比賽嶄露頭角,在國際舞臺上大放異彩。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在被稱為“音樂藝術皇冠的明珠”的歌劇領域,迪裏拜爾作為中國自己培養出來的抒情花腔女高音歌唱家,至今仍活躍在世界舞臺上。芬蘭、瑞典等國家都稱她是“國寶”,而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尼爾松曾評價她:“歌劇院多的是,迪裏拜爾只有一個。”

  特批考入中央音樂學院

  迪裏拜爾的名字,在維吾爾族語中是“美麗”“給予”的意思。出生於新疆喀什的她,年少成名,1976年考入新疆歌舞團,被聲樂教育家郭淩弼看中,1978年,她就舉辦了獨唱音樂會。

  當時音樂家周巍峙到新疆考察,見到迪裏拜爾就問她:“孩子,帶你去北京,去不去?”迪裏拜爾並不認識周巍峙,脫口而出:“不去。我現在不去,是為了將來要去。”原來,新疆歌舞團專門為她成立了五人小組,給她制定了一個三年聲樂學習計劃,系統教授聲樂、樂理、視唱練耳等課程,迪裏拜爾把這些記在了心裏。

  在郭淩弼的培養下,迪裏拜爾這塊璞玉愈發顯現出光彩。1979年,男高音歌唱家、聲樂教育家沈湘來新疆講學,十分看好迪裏拜爾。於是,她打算通過高考前往中央音樂學院深造。“新疆歌舞團培養了我三年,我一天班還沒上就又要去讀書。”説到這,迪裏拜爾特別感謝時任新疆歌舞團黨委書記,“他給我開了證明,這樣我才能去參加全國高考。”

  1980年,迪裏拜爾到中央音樂學院參加考試。她之前從來沒學過政治經濟學,政治考試沒達到標準線,按理説不能被錄取。“後來我才知道,其他係也有幾個人有類似情況。”迪裏拜爾説,“當時學院就討論,這些孩子裏會出人才,能不能按特殊情況處理,先招進來。”就這樣,她被破格錄取,成為沈湘和女高音歌唱家李晉瑋的弟子。

  “當時改革開放剛剛開始,人們對待人才和新生事物都特別扶持、接納。”提到這幾件小事,迪裏拜爾由衷感慨。

  “國內比賽比國外更難”

  迪裏拜爾在世界舞臺嶄露頭角,是因為1984年在芬蘭參加第一屆米裏婭姆·海林國際聲樂比賽。當時,她頭戴紫紅色的維吾爾族小花帽,美麗的歌聲讓評委之一、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尼爾松流下眼淚。一張中國面孔把歐洲人擅長的傳統曲目唱得如此動人,也引得當地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

  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世界各地舉辦聲樂比賽的資訊傳入中國,音樂學院也颳起走出國門參加比賽的風潮。“當時人才濟濟,競爭非常激烈。”迪裏拜爾回憶,那幾年剛恢復高考,學校裏聚集了大量人才,要參加國際比賽,都要先在國內比賽,再經由國家選派出去,“國內比賽比國外難得多,我們人多啊!”

  這次比賽也是迪裏拜爾這輩子參加的唯一一次比賽,賽後芬蘭國家歌劇院一直對她極為關注。迪裏拜爾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後,趕上國內大學生出國留學潮,可她反而猶豫起來,“出去還要重新學習,搞不好還要刷盤子洗碗賺生活費,我不太想去。”不過,芬蘭國家歌劇院向她遞來了橄欖枝,1987年,迪裏拜爾正式受聘于芬蘭國家歌劇院擔任獨唱演員,後成為終身獨唱家。這只中國夜鶯飛向了大洋彼岸。

  “我在國外沒有上過一天學,那麼多歌劇和音樂作品都是在登臺表演的過程中學習的。”時至今日,迪裏拜爾經常這麼説。這麼多年來,當她這個中國面孔登臺世界各地、演唱西方經典作品時,不少外國粉絲和業內人士都好奇:“你的聲音怎麼這麼好,在哪兒學的?”每當此時,她都嚴肅地回答:“我在中國學的,我的老師都在中國,我是100% made in China。”

  獨唱音樂會必有中國作品

  《弄臣》《魔笛》《拉美莫爾的露琪亞》《塞維利亞理髮師》……一部部歌劇唱下來,迪裏拜爾在國外的名聲越來越大,作為改革開放後頭幾批走向國際的中國歌唱家,她成為歌劇——這枚音樂藝術皇冠上當之無愧的“中國夜鶯”。芬蘭、瑞典兩個國家都稱她是自己國家的“國寶”,“我就像是被他們領養的孩子。”在國外,迪裏拜爾感受到西方人的熱情,但是,她始終沒有忘記祖國。

  多年來她在國外開獨唱音樂會,唱了德法意等很多國家的藝術歌曲,就想著也要唱中國作品。黃自的藝術歌曲、東北的《搖籃曲》、民歌《小河淌水》……每每開獨唱音樂會,必有一組中國作品。

  從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開始,迪裏拜爾回國參加的演出越來越多,國家級晚會邀請她登臺,青歌賽等大型比賽請她擔任評委。2008年之後,她也察覺到國內古典音樂演出市場發展很快,自己的音樂會也多了起來。也是從2008年開始,她在中國音樂學院擔任了10年的特聘教授,今年又回到母校中央音樂學院任教。

  這幾年中最忙的時候,她一週就要從國外演出的地兒飛回北京來一次。“我是中國人,我願意這樣。”雖然辛苦,迪裏拜爾卻心甘情願,“我也不用在外面再打江山,江山我都已經打完了,在國外演出,不過就是多唱一部戲、少唱一部戲,多唱一場音樂會、少唱一場音樂會的事。”迪裏拜爾深深感到,她在國外演了那麼多戲,積累了那麼多經驗,是時候回報國家了,“這不是假大空的説法,這是本能。”

  這幾年間,迪裏拜爾參演了不少國內製作的歌劇劇目,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放在了國內。從2009年起,她參演了國家大劇院歌劇《山村女教師》《愛之甘醇》《冰山上的來客》,作曲家金湘的歌劇《熱瓦普戀歌》,作曲家唐建平創作的民族歌舞劇《情暖天山》,還即將在國家大劇院上演的歌劇《夢遊女》中登臺。年近60歲的迪裏拜爾依舊活躍,跟她搭戲的都已經是她的學生輩了。

  “我的藝術生涯沒有畫上句號,現在是我對祖國的回饋。”説罷,迪裏拜爾一轉身,又投入到緊張排練中。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