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名家 > 正文

松岩:借話劇殼兒托京劇魂兒

發佈時間: 2018-04-02 11:33 | 來源: 北京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話劇《緙絲箭衣》揭秘京劇服飾製作和穿著技藝,講京劇幕後的故事。

  一個有著81年曆史的京劇團做話劇靠譜嗎?松岩用三年時間、兩部話劇,已經給出了一個答案:還真的會有驚喜。

  松岩是北京風雷京劇團團長。風雷京劇團是北京南城一家歷史悠久的京劇團,劇團前身“民樂社”成立於1937年。雖然劇團每年能有500多場演出,但作為掌舵人的松岩心裏還是直嘀咕,“現在大部分觀眾都是中老年人,年輕人幾乎都不知道我們團,不應該放棄這一塊市場,光靠中老年觀眾可不行!”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風雷開始涉足話劇市場。

  “網子”:小劇場裏網羅戲迷

  想吸引年輕人的戲曲院團不在少數,但大多數人的做法就是在戲曲里加上一些年輕人喜歡的詞兒或是服裝再漂亮一點兒,而松岩的步子邁得有點兒大。平時就喜歡看話劇的他想來想去,既然年輕人喜歡看小劇場話劇,那我們就做小劇場話劇。

  對,他想做的不是小劇場戲曲,而是真正的小劇場話劇。只是,他想做的小劇場話劇講的是京劇故事,也叫“京話劇”。剛從中戲導演係畢業的兒子松天碩,讓他多了一點兒底氣。

  風雷京劇團“不務正業”的第一部小劇場話劇名為《網子》。“網子”是京劇術語,京劇演員勒頭時得先用網子把頭髮固定住,再將網子後面的兩根帶子繞到額前,勒住眉毛以上的部分,讓外眼角最大限度地向上提拉,這樣會使眼睛看上去很有神。網子勒得緊了,演員會難受;松了,可能會有演出事故。普通觀眾平時看京劇演出,只能看到演員精彩的表演、華麗的戲服,一般不會了解到網子這樣的細節。《網子》正是把觀眾不熟悉的京劇後臺搬到了臺上,讓觀眾看到京劇演員光鮮背後的種種不易。

  松岩看似大膽的嘗試,卻意外一炮而紅。2015年由他自編自導自演的《網子》,默默地出現在話劇市場,憑著專家和觀眾的“自來水”傳播走紅。兩年多的時間裏,《網子》演出65場,規模也從小劇場升級到大劇場,利潤超過200萬元。這在話劇市場上可是不多見的“奇跡”。

  松岩更看重的是,這部戲讓不少年輕觀眾對京劇産生了興趣。他記得很清楚:有一家文化公司的統計數據顯示,這部戲75.6%的觀眾都是年輕人;有一個年輕人像刷網劇一樣,把這個戲刷了五六遍;還有的觀眾看完這部戲的第二天,就去長安大戲院給全家買了京劇票。

  “箭衣”:趟出新路未演先火

  上週三晚,風雷京劇團的第二部話劇《緙絲箭衣》正式公演,這也是風雷“梨園三部曲”第二部。

  與《網子》相似,《緙絲箭衣》依然是從觀眾並不熟悉的京劇幕後工種入手。通過一段劇裝租賃行業的辛酸故事,講述工匠精神傳承的艱難,讓觀眾明白京劇藝術能以這樣成熟的面目傳承到今天,背後不知道有多少人做出了犧牲。

  “箭衣”又稱箭袖衣,是戲曲舞臺上扮演帝王、駙馬及高級武官的軍常服。《緙絲箭衣》的主人公朱緗是戲箱租賃社的老闆,因為家中有一件據説是從宮裏傳出來的緙絲箭衣,而招來各種嫉恨和磨難。他在守護寶貝、恪守“規矩”的過程中,面臨了艱難的人生抉擇,最後保住了寶貝,但也失去了很多。松岩介紹,故事是虛構的,但他父親確實在戲箱租賃店幹過,他也了解其中許多掌故。

  作為劇團的第二部話劇,《緙絲箭衣》的資源更好、規模更大。西城區加北京文化藝術基金共提供了190萬元的扶持資金,讓他們不像當初做《網子》那樣捉襟見肘。做《網子》時,只有西城區委宣傳部支援劇團創新給了風雷50萬元的啟動資金。但《網子》的預算大概需要100萬元,松岩就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兒子松天碩的導演費免了,可以省幾萬元;劇團的盔頭道具都是現成的也能省不少錢,其他方面只能拼面子省錢,總算緊緊巴巴地把戲立起來了。

  從《網子》到《緙絲箭衣》變化最大的還是觀眾的認可度。《網子》首輪演出時,很多人都對京劇團做話劇抱懷疑態度,劇場裏經常連一半都坐不滿,直到第二輪演出才火了起來。《緙絲箭衣》還沒開演,天橋藝術中心可容納1000人的中劇場,5場演出就剩兩成的票了。

  “角兒”:為幕後京劇人做傳

  作為京劇演員,松岩也是京城梨園行裏有一號的角兒。但做話劇的時候,他更像是一名學生,願意放下身段去學習,只求能夠更好地講好京劇故事。

  在《緙絲箭衣》中,松岩飾演的男主角朱緗精通後臺各箱口服裝、道具的製作和穿著技藝,演出中他要給角兒穿上緙絲箭衣。現實演出中,穿上這套衣服需要十分鐘,但舞臺上卻只有幾十秒的時間,還得穿得特別有儀式感。光是這個細節,松岩在台下就練習了不知道多少遍,每個細節都經過仔細琢磨,先捋哪個袖子都得設計好了才行。

  松岩覺得這樣的練習沒什麼值得説的,“《網子》的表演上,很多時間都用在克服話劇和京劇的矛盾上。《緙絲箭衣》基本沒有這些問題,可以騰出更多精力琢磨戲了。”他希望能夠通過自己呈現的京劇服飾穿著技藝,傳遞出京劇中的儀式感,讓觀眾能夠感受到京劇積澱幾百年的文化。

  “梨園三部曲”的第三部暫定為《角兒的代價》,預計今年年內上演。但主角並不是臺上的“角兒”,“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很多,但成角兒的很少,我想講講那些沒有成角兒的人的故事,正是這一大批人支撐了整個京劇行業的發展。”松岩説。

  從“三部曲”的故事設定,可以看出松岩的創意總是不落俗套,甚至獨闢蹊徑。以往講述戲曲的話劇大都關注的是臺前,而他一直“貓”在幕後。用兒子松天碩的話説,父親做戲就像《舌尖上的中國》做美食,“把一碗麵拍成故事,不愛吃麵的人也有興趣想嘗試,風雷的‘梨園三部曲’都是從幕後尋找鮮為人知的故事,讓大家通過好故事對京劇産生興趣。”

  談到未來,松岩實話實説:“做《網子》只是一次嘗試,沒有想到‘座兒’們會這麼喜歡,既然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就還是繼續為京劇做好‘連結’吧!”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