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館>>文娛聚焦>>字號:

這麼多年來我們看春晚看的究竟是什麼?

發佈時間:2017-08-28 15:37:47  |  來源:中華網  |  作者:中華網  |  責任編輯:

2018狗年央視春晚已經建組,去年執導央視春晚的總導演楊東升將繼續執導2018年春晚。

 

而對於楊東升出任春晚總導演來説,央視內部並不覺得意外,一位文藝頻道導演告訴記者:“每年楊導都參與到春晚創作之中,他一直都在組裏,他對於春晚的把握很準確,有了去年成功執導春晚的經驗,希望今年春晚更具特色。”

 

春節中國有兩大大眾現象,春運和春晚。如果春運是中國特色的物理空間運動,那麼,春晚是否是中國特色的精神世界運動?

 

無論如何,在許多老道的文化研究者看來,春晚是研究大眾文化的理想對象。春晚比人們通常接觸到的文本,如一部電影電視劇或一台電視晚會,都來得更豐富、更龐大、更由來已久,而且令人興奮和痛苦的是,它依然處於更新當中,這種特有的文本屬性,無疑比那種文物式的研究對象更能激發理論探究的衝動。當然它會涉及到諸多理論問題。如果繞開學院式的概念糾纏,在通俗的意義上對春晚進行總體性觀察,它的大眾化屬性是相當明顯的。

 

春晚開闢了文藝大眾化的一種路徑。它可能不拒斥高雅,但更多趨向於通俗;它預想的受眾不是一小部分精英人士,而是社會成員的絕大多數;它吸納藝術最新探索,但絕無拒觀眾于千里之外的先鋒范。儘管中國當代社會發生了巨大變化,比如,電視作為傳媒老大的地位被極大動搖,原有的“人民”向“大眾”位移,藝術生産和傳播的方式深刻變革,觀眾的審美期待和受眾市場分割今非昔比等等,但我們發現,春晚的定位有相當穩定的歷史延續性,簡單地説,春晚是以讓盡可能多的普通老百姓可看、愛看為出發點的電視綜藝實踐,是多元化時代的“親民文藝”,它一直在尋找電視文藝的最大公約數。

 

面對億萬觀眾的熒屏傳統“年夜飯”——春晚雖然不乏新亮點,但依然是年年都有人期待、有人叫好,有人失望、有人質疑。流水的春晚,鐵打的吐槽。在很多觀眾的印象裏,春晚每年都是近乎程式化的流水線作業:要有歌要有舞,要有相聲要有小品,要有戲曲要有流行音樂,要有雜技要有魔術……從1983年至今,從“全民聯歡”到“全民吐槽”,春晚這桌年夜飯已經做了32年,似乎每個國人心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春晚“功能表”。一千個觀眾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觀眾眼中有一千個春晚,春晚所承載的期望和被賦予的意義,已經遠遠超出了晚會本身。

 

那春晚的意義究竟在哪兒?已過而立之年的春晚凝聚了十幾億中國人親情與鄉愁的符號,已經成為幾代中國人的文化記憶。如今,春晚更是衍化為國人的過年習俗,揮之不去。這就像過年回家的車票、大年三十晚上的團圓飯一樣,一樣都不能少!因此,我們對春晚不必太苛求,它不過是一頓文化的團圓飯,春晚的意義更多在於陪伴。它年復一年地陪伴百姓迎接新年鐘聲,陪伴無數家庭包餃子、吃年夜飯,陪伴一代代孤獨的海外遊子感受濃濃的中國年味兒。既然是團圓飯,其味道如何顯然已不是最重要的。事實上,一道已經吃了30年的大餐,要想年年有新意、場場有突破,要想讓每一名觀眾都滿意,根本沒有可能。換言之,對春晚我們應該更從容、輕鬆一些,以平常心待之,對形式和內容不必太過苛求。雖然每年都有人抱怨春晚不盡如人意,但如果不看春晚,這個春節或許會讓人覺得多少有些遺憾。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