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名家 > 正文

鞏漢林:今年不上春晚 因已無法超越自己

發佈時間: 2016-12-01 14:43 | 來源: 新浪娛樂_ | 作者: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在遼視第三季《組團上春晚》節目後臺,我們見到了鞏漢林。彼時,他正和另一位評委潘長江熱火朝天地討論著剛剛結束的階段賽。對於今年個別喜劇新人選手的表現,鞏漢林不掩喜色,稱讚“從表演成熟度來講,比上季好了不少”,然更多時候,他仍蹙緊眉頭,嘆好的原創本子還是太少。

  
鞏漢林趙麗蓉經典春晚瞬間

  
鞏漢林

至今年,這已是鞏漢林連續第三次以評委身份,為遼視春晚選新鮮喜劇苗子、擇優秀喜劇作品了。然而之於這位“春晚大前輩”個人,自從2010年與黃宏、林永健[微網志]、金玉婷合作了《美麗的尷尬》後,他已連續六年未在自己熟悉的央視春晚[微網志]舞臺上露面。談及原因?鞏漢林坦言這些年並沒有出現能打動自己的本子,自己也過了小品創作表演最鼎盛時期,“再翻不過去了”,以至今年春晚組再找來時,他還是拒絕了邀約。

除了《組團》此類選拔傳統春晚人才比賽,這兩年另有各色喜劇綜藝井噴,好友潘長江、蔡明[微網志]也多多少少參與了其中幾檔節目,而鞏漢林卻鮮少出面。在他看來,喜劇綜藝爆棚也並非“好事”,一定程度上導致了“過度消費,難出佳作”。採訪中,他也深情回憶了當年老一輩喜劇演員是如何為磨一部精品鞠躬盡瘁,亦直言當下不少“形式大於內容”的作品實則根本不能稱之為“小品”。

談新人:表演愈發成熟 但原創精神不足

第三次當《組團上春晚》評委,感受如何?

鞏漢林:很高興這次參賽的新人,一是他們的表現手段多樣了,目前起碼有兩個節目我覺得有些意思。比如有個小品把家裏的小狗這類動物擬人化,雖然在這之前我曾經看過類擬人的童話類作品,但把它變成生活喜劇的相對少。二是選手組成層面豐富,有不少外國朋友、少數民族也參與進來,很有意義。就是説從多彩角度,我覺得這一季要比上一季要好。

但要再説的話,我們那個時候真正意義上叫搞原創,現在我看所有的節目,我都可以找到他們的影子,依據,扒誰的,學誰的。而我們那年代沒有參照,完全自己做。

您覺得造成這種“複製”局面的原因是?

鞏漢林:第一,我個人覺得沒有好的老師帶他們。第二,我覺得年輕人現在的想法跟我們以前的創作態度大概不一樣。現在有一些年輕人的創作態度是特意想著出包袱,但包袱也是來源於生活的,這個別弄錯了,生活很重要,生活很紮實你才能夠有好的創意。你如果生活基礎都不紮實,那麼就完全靠蒐集,那只能是複製的,還是自我的經驗少。

那您怎麼不去當這種領頭人?

鞏漢林:第一,這是要踏下心來,踏踏實實要做這件事的。有的時候我自己做的工作特別繁雜,也很多,就不可能有時間。也許今年這次在《組團》裏,我們四個評委分別帶隊的這種形式可以讓我多介入一些,幫幫選手這個怎麼改,怎麼做,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

談喜劇綜藝:有過度消費之勢 嚴忌刻意煽情

剛才現場觀戰我也發現,不少小品到最後都走起了煽情風。現在很多喜劇節目裏,小品“煽情”似乎成了一個大勢?

鞏漢林:笑中帶淚,淚中有笑的作品,這是喜劇最高境界,但是千萬不要刻意,那樣去做我會覺得不高級。個人而言,以前在央視春晚上我也不太喜歡非要在喜劇當中搞一些動情點,我覺得春節那個大氛圍,還是應該大家興高采烈,如果水到渠成了,大家的感動會很自然的流露出來,那也可以,但不是必需。

越來越多喜劇小品愛煽情,您覺得這種風向緣自哪兒?

鞏漢林:我是覺得現在有一些根本不叫小品。小品本身是一切從簡的,現在很多節目裏,表演的是場面宏大,音樂氣勢高昂,道具充足,燈光炫幻,但內容是蒼白的,我不太喜歡這樣。我們以前的小品比方説《鞋釘》,包括《裝修》,我們沒有過多的這個那個的,真正是靠情節的推進,人物性格的表現,喜劇結構的填充,把觀眾帶到裏面去。你説《鞋釘》就倆老爺們,包括當年《打撲克》,那都是精品,現在你場面搞得越來越大,你敢把他它變成精品我還是很贊成的。

華麗風確實在不少喜劇綜藝裏很常見。您怎麼看眼下喜劇綜藝井噴狀況?

鞏漢林:過度開發、消費。從另外角度講,我覺得可能對喜劇發展會造成一定的傷害,我們一定要強調水到渠成,細水長流,你往遠看,估計三五年之後很難想像喜劇還能怎麼做,還能做出什麼樣。現在喜劇欄目多,作品多,但精品少,我們需要精品。不管怎麼樣,以前提到央視春晚,你肯定會想到若干個大家耳熟能詳能流傳的好節目。現在今天演完了,第二天那個節目叫什麼?想不起來,真是想不起來了。

所以有時候想想剛才我説的,新人都在一再模擬,也不能怨他們,因為大家都提前把那些想法全稀釋在各節目里弄出來了,到處在放,就沒了。你説十幾個喜劇類的欄目,季播,周播,跟打架一樣,都互相爭、互相搶。所以你看,這節目不是在那演過,怎麼又上這兒了?創作它是有一個週期的,現在變得很急促。

精品難尋,在您看來還有什麼原因?

鞏漢林:有時還是形式大於內容。雖説現在節目都講複合式的表現,更強調了聲、光、電、服化、道具等等一系列,但唯獨節目……我們那時候首先是從節目本真入手,沒想著要弄什麼大螢幕。就這倆人,你能不能演?這是關鍵。現在大螢幕出來,威亞吊上,這跟小品沒什麼關係,那叫劇,是另外一種了。

我可能理解的和別人不一樣,我更認為小品是怎麼來的?就是戲劇學院同學作業的表現方式,也就是訓練表演的一種手段,我們再把它藝術化的處理搬到舞臺上,一切都是從簡甚至都是無實物的。現在很多東西已超過小品承載能力了,反而大家覺得並不滿足了。因為你把它做到其他領域裏去了,不是這個領域的事兒了。因此我也很難界定現在比如這個喜劇,那個喜劇,這個欄目,那個欄目,它跟小品實際上沒太大關係。

談春晚:有執念 但已無法超越自己

大家也很關心,您最近在忙什麼?

鞏漢林:很多朋友也説過,你老在比賽説別人,那你在幹嗎?説實話,珠穆朗瑪峰只有一座,我人生當中喜劇的珠穆朗瑪峰已經翻越過去了,從我本人來講,我再也翻不上去了。那麼好,我可能會在其他領域讓自己再進步,比如我現在拍電影、拍電視劇也好,一部戲要是剪完了播出去的時候,大家會討論,這種年輕人愛情故事是鞏漢林寫的嗎?也是一種新嘗試。但是在小品這行,你想我的搭檔,趙(麗蓉)老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包括當年合作的本山、黃宏、潘長江也好,説實話我們都是這樣一個年齡段的人了,你想超越自己,很難,真的很難。

您自己對小品、或是春晚這個舞臺還會有一些執念的麼?

鞏漢林:也有,比如去年我當時有所衝動去春晚,因為我跟趙老師演的那個節目《太后大酒樓》20年了,所以我就寫了一個小品,就是20年之後,我們又來了,又發現太后大酒樓了,搞了那麼一個節目,但是你要説有多好,有多精彩?也沒有。

像今年6月份的時候,春晚找到我,希望我參加今年春晚,我説不行,我正做電視劇呢,前期籌備時間特緊,我説一切都在等我的電視劇。要是在以前,我肯定把電視劇放棄,趕緊去春晚了。但現在我非常清楚,這個作品不會超過我以往的。

這幾年有比較打動您的本子嗎?

鞏漢林:沒有,真的沒有。包括我以前合作的這些老的搭檔也好,作者也好,真的沒有。你看我跟趙老師《打工奇遇》或者《如此包裝》都是當年最生活最現實的一些生活原形和題材,我們把它加工處理了。但是現在一些作品,老是太陳舊了,而且大家翻來覆去在一個問題上,你也來,我也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唯一沒有自己。

平時有和那些老搭檔們聊聊春晚這些事麼?有本山、黃宏這種也退出的,但也有蔡明、潘長江老師這種堅持下來的。大家心態都是怎樣的?

鞏漢林:其實我很欽佩包括長江,包括蔡明,馮鞏他們,這麼多年對春晚的執著不減,熱度不退,我真的很佩服,這是一種精神。當然了,每個人的選擇是不一樣的,有可能我在這個方面我自己認為無法超越自己了,我在其他的行業再去改變一下自己,讓自己的藝術生命再延續。但是萬變不離其宗,表演是一體的,不管是戲劇戲曲,小品還是話劇,只不過是方式方法不一樣了。

這兩年央視的作品有關注嗎?

鞏漢林:也關注。去年我覺得孫濤[微網志]他們那個打電話詐騙的小品不錯,很現實。包括那年沈騰[微網志]馬麗[微網志]他們那個碰瓷兒的,我覺得很生活。好的作品都應該是來源於現實,然後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加工。現在就是有很多作品脫離生活了,這就不好。

像您説今年因為拍戲沒時間準備春晚,往後還有計劃上嗎?

鞏漢林:沒有計劃性,但都是抱著開放的態度。不過另一面,我還是覺得大舞臺應該多讓年輕人出現、給他們機會,你説傳承,沒有下一代你傳承什麼?這個很重要。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