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名家 > 正文

范偉:拿獎就像中六合彩 演員都是被動的

發佈時間: 2016-11-24 16:42 | 來源: 新浪娛樂 | 作者: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范偉
 范偉

這個11月,兩部根據劉震雲小説改編的電影《一句頂一萬句》和《我不是潘金蓮》先後上映,范偉是唯一一個都參與了的演員。他在前者中飾演了老實憨厚追求自由戀愛的宋解放,在後者中則詮釋了一個自私又帶點黑色幽默的果農。

你會發現,范偉很少跟組路演做宣傳,也很少看到有關他的各種採訪。就像這一次,他憑藉電影《不成問題的問題》入圍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稿。對於本週末即將揭曉的這個答案,他説起了不久前,同樣獲得最佳男主角提名的東京國際電影節:“去之前對獲獎真沒有期待,反而到了之後被媒體和觀眾一熱捧,産生了拿獎的期許,最後落空,多多少少內心有了失落。”這也造就了他對此次金馬之行的低調,“得不得獎都是未知的,但還是會有一點期待。”

A 《一句頂一萬句》

我年輕時,追求愛情很含蓄

劉震雲的兩部電影中,先找到范偉的是《一句頂一萬句》。“在這部電影開拍一年前,劉震雲老師就找過我,當時我想肯定是讓我演心裏有話總愛憋著的牛愛國,除了覺得年齡有點不太合適。”第二年,范偉拿到劇本一看,出演的卻是有啥説啥、從不藏著掖著的宋解放。按范偉的理解這個人物是所有角色中最豁達的一個,“其他人都太擰巴。只有宋解放想著喜歡誰我就跟誰,結婚之後沒話説我也不糾結。”

片中的宋解放追求愛情時,特別放得開。相比起角色,范偉回想自己年輕時,卻含蓄多了,“一是我的工作環境,周圍女孩子都比我大;二是當時也沒有那麼崇尚自由戀愛,還是相親的比較多一點。”

B 《我不是潘金蓮》

是果農點醒了李雪蓮

馮小剛原本在《我不是潘金蓮》中,給范偉安排了一個重要角色,但因拍攝週期與《一句頂一萬句》撞車,只好請他來客串果農一角。作為片中最後一個出場的男人,在李雪蓮想要上吊時,果農卻讓她去對面解決。在范偉看來,果農對李雪蓮是有慈悲之心的,“幹嗎呀,非得那麼較勁兒,憋在一棵樹上吊死,挪棵樹,耽誤不了多少時間。”拍這場戲時是下午,“仿佛也是天意”,天空已沒有天光,只有夕陽。“是果農點醒了李雪蓮,讓她映著夕陽露出了全片唯一一次,也是最美的笑。”

C 《不成問題的問題》

這個年齡遇到他,特有感覺

《不成問題的問題》是編劇梅峰的導演處女作,他曾擔任過婁燁導演作品《春風沉醉的夜晚》《浮城謎事》的編劇。電影改編自老捨得同名小説,講述的是抗日戰爭時期的重慶,一家農場,兩個新舊農場主任明爭暗鬥的故事,范偉飾演舊農場主任丁務源。這是一個無能無才但卻非常圓滑的人。面對這樣一個複雜的人物,范偉並不覺得陌生,反而覺得幸運:“這個年齡碰上這樣的角色特別有感覺。”

范偉與梅峰第一次見面,二人一拍即合。“除了自帶的幽默感,導演可能覺得我和角色外形氣質都很相似。當時,我記得他跟我講,想用黑白的調子拍,我一聽太好了。”

對於原著,范偉把其理解為:用農場説社會、説人際、説人與人之間微妙的關係,包括大背景之下整個農場的生態。對於丁務源,“他頂多是一個生存高手,有段位的生存高手。”為了表現這個角色的複雜,在處理一場丁務源落水戲時,導演沒有給出明確結果,而是讓觀眾自己去判斷。“真掉水裏好像就沒有丁務源的那種感覺了,假掉水裏又會覺得這人太腹黑,所以我們沒有給這個人物定性。”作為一名老戲骨,在角色的塑造方面,范偉有自己的一套:“過去有一句話説,好的表演是把好人往壞了演,把壞人往好了演,這可能太極端。但最起碼你演壞人的時候也要有自己的邏輯,有了邏輯之後這個人物才會豐富複雜起來。”

長達144分鐘的黑白片,由於情節的設置,直到看完觀眾還需反覆回味思考,才能明白個中原委。這樣的設置,范偉和梅峰是達成共識的,但也為此吃了一些虧。在東京電影節上,五位評委三個是西方人,一個日本人一個中國香港人。兩個東方人覺得設置特別微妙,有意思,而三個西方人卻無法理解為什麼東方人做事非要繞來繞去,“用梅峰老師的話來講,這是審美取向的問題,我們喜歡微妙、含蓄。”

高密詞——金馬獎

有期待,但也深知不易

在范偉眼中,《不成問題的問題》只是因為樂趣而拍出來的一部小成本文藝片,所以他對因此能否得獎並沒有什麼期待。“我們能入圍就説明評審會成員肺活量不錯,能潛下心來看我們電影的好,我們已經很滿足了。”

之前的東京國際電影節,范偉也沒抱任何期許,反而是去了電影節後,周圍出現了許多看好的聲音。當然,種種跡象也讓范偉覺得似乎真的要得獎了。因為拍戲的原因,他沒能參加開幕式,閉幕式的時候,主辦方特意要求導演和范偉一起去。“我過去也參加過電影節,後期去的,肯定會有點兒什麼(獎)。”到現在,他都記得2004年的蒙特利爾電影節,“當時我穿得特別休閒坐在大廳裏,結果工作人員蹬蹬蹬就跑來了,要求我一定要換正裝,我們領隊就説有戲。”果然,范偉憑藉《看車人的七月》獲得了第28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

也可能是“前車之鑒”,也可能是性格使然,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范偉沒有大肆宣傳。但對於拿獎,他確實“是有期待的。”

作為拿獎常客,范偉特別懂領獎人的心情:“站在臺上真的什麼都説不出來,可能就是感謝這個感謝那個。”他把得獎形象地比喻為中六合彩:要有一個好導演、一個好劇本,自己還要演得好,電影還要獲得認同等等各個方面都要具備才能得獎,“得獎太不容易了,所以在臺上只能感謝。”

角色局限

曾經也因“范德彪”而困擾

小品演員出身的范偉,給觀眾塑造了許多喜劇形象,《馬大帥》裏的范德彪,幾乎就是他的代名詞。談到局限性,范偉並不覺得范德彪有什麼不好:“之後我要拍的一些東西,可能還得走一走他的路子。”對於觀眾“看到范偉就哈哈笑”的反應,以前他確實有過擔心:“十多年前,拍很悲情的電影時,不但困擾,還很擔心。”不過漸漸地他找到了方法:“比如在《看車人的七月》裏,我們特意在戲的開始設計了一點喜劇情節,讓觀眾一點點代入,從喜劇轉到悲情。”而真正給范偉信心的,是《南京!南京!》裏飾演的唐先生一角,觀眾不但沒有笑場,投入感還很強,“這讓我發現完全沒必要為此而擔心。”

對於近期塑造的角色與以往反差很大,范偉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我沒有刻意想要對過去有所突破,只要感興趣的我都會去演。像十幾年前拍的《看車人的七月》《芳草之旅》,甚至比我現在拍的東西還含蓄。”

轉型商業

50歲開始拼因為以前沒機會

1999年范偉開始演電影,到如今,電影市場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可能一個類型演下去就行,但現在要演商業片,像我剛剛拍完的《父子魂鬥羅》,要有父子情、要好玩,還要有槍戰。”

對比之下,《不成問題的問題》是范偉擅長的類型,每場戲都是很純粹的一個鏡頭,有舞臺劇經驗的演員,説臺詞、走位、一氣呵成,每天基本上只磨一個鏡頭,這是他的強項,這樣拍最“舒服”。但現在嘗試拍商業片,絕對比拍文戲辛苦。“不僅得吊威亞,還得飛檐走壁,我一個50多歲的人,而且我還恐高。”這個歲數如此之拼,范偉承認,他只是想嘗試不同的東西,“過去也不給你機會演這樣的電影啊。”

而相對於早前的慣常思維,與新導演合作,也能帶給范偉一些新的認知,讓他視野更開闊。“現在的新人導演就會反過來想,用更極致的方式。”在表演方式上,他有時也會與新人導演産生一些代溝,他會懷疑新導演的方式方法OK嗎?“不過這樣做也有他們的道理,可能剪出來之後就挺好。”像之前與盧正雨[微網志]合作的《絕世高手》,有一段臺詞,范偉覺得娓娓道來比較好,可導演要他15秒必須説完,見范偉有疑問,盧正雨就讓他兩種語速各拍了一條,“回頭剪完一看,的確他們有他們的想法和風格。”

做導演?

導一部電影那就是扒一層皮

演而優則導,是演員到了一定年齡後的轉型,雖然也有人找過范偉,可導演這活兒,在他看來不容易,“導一部電影,就像‘扒一層皮’。從前期的策劃,到中期拍攝,再到後期剪輯,現在還有宣傳發行路演。”

雖然可以請一個好的執行導演,好的攝像師,自己在旁邊盯著就行,但依照范偉的性格,他做不到,“如果要像模像樣地做,不光體力,還有能力,我都會覺得力不從心。”甚至對於未來是否有這一打算,范偉都直言:“歲數越大,只會體力越來越不好啊。”

對於如今華語電影的品質,范偉毫不避諱地表示參差不齊,他也讓大家做好心理準備,“不要説別人,我自己接的戲也是參差不齊的。馬上明年就有我演的電影上映,有的也挺差的。”他預言自己明年可能會聽見各種不同的聲音,“沒辦法,對方可能經驗不足,但你想像不到他經驗有那麼不足。但你已經接了,後期只能往好的方面走。演員都是被動的,只能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