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八章 解開

第四十八章 解開

然後,我們再跟著剛才那個金甲傀儡的打探情況走進了洞中。 剛進去沒幾步,便被攔住:“喂,你們是幹什麼的?” 我慌忙上前:“大王讓我們進來換班。” “換班?好像沒有這麼一説啊!” 我趁其不備,連忙一個箭步竄上去將其遏喉而殺之,並將其摁到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而三個金甲傀儡連忙從後面竄了過去。 我們四人繼續向前,前面也遇到了幾個像剛才那個小魔一樣的守門者。 我們將其盡數殺之。 很快,一片明光照亮了我們四人。同時一聲大笑驚呆了我們。 我忙抬頭去看,正見那大魔王高高站在霍恩海姆大叔身邊,衝著我們道:“歡迎光臨。我在這裡等候你們有一段時間了。來吧,我倒要看看能從我的牢房裏消失的人到底有著怎樣的功力。” 話音剛落地,身體已經飛向我們。 這時,一個金甲傀儡早已竄上去與那大魔王對打起來。我見狀,慌忙與其他兩人一起上陣,去收拾那些小魔們。 很快,洞穴裏面一陣廝殺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眼見著身邊的小魔被消滅乾淨,而此時那位與大魔王交手的金甲傀儡好像也已受傷,正處於勢弱的時候,我連忙一個蹲身,進而竄到了半空中與那金甲傀儡聯手開始了一番與大魔王的較量。 那大魔王本想趁著那金甲傀儡勢弱之時,一個猛打將其打死,沒想到半路殺出來了這個愣頭青。大魔王心裏的怒火一時間竄到了嗓子眼。 他旋即轉了一個身,眼看著我與金甲傀儡聯手對付自己,隨抽時看了看下面的手下,只見死傷遍地。而他的敵人倒是一個不缺。 大魔王見狀,又是一陣大吼,隨衝向了我與金甲傀儡。 我們三人在半空隨即進行了一番強烈的廝殺。 另兩位金甲傀儡見小魔幾乎消滅乾淨,隨去了霍恩海姆大叔身邊,但是看了看捆綁霍恩海姆大叔的繩索,他們兩人一時間無能為力,同時他們將目光投向了那個大魔王。他們相信只有他可以將這條繩索去掉。 於是兩人旋即也加入了與大魔王的鬥打中。 我們四人鬥一個,大魔王很快有些吃不消,他見我們四人攻得勁,想找一個空子逃掉。 而我們好像也發現了這大魔王的問題,我們四人是死纏著他不鬆口。 一會兒工夫,那大魔王開始出現勢弱的勁頭,不是被我擊中一掌,就是被金甲傀儡打中一腳。 很快,老怪物跌落在了地上。 我們四人依舊是緊追不放。 那大魔王坐在地上,喘著大氣,對著我們舉起手,道:“奶奶個熊,我怕了你們了。你們走吧!” 我看著他那一副並不情願的樣子,又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隨道:“站起身來,跟我一塊去把前輩的繩索解開。” 大魔王嘆了口氣,低下頭,然後指了指霍恩海姆大叔:“他自己其實能夠解開。只是他的膽被我們嚇破了而已。” 我以為他在胡説八道,朝其大腿部猛踹了一腳,道:“你娘的,耍我不是。快起來!” 那大魔王忍著痛,站起身來,然後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道:“我説老頭你就起一個給他們看看。”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顯得很是憔悴地看了看我們,然後對自己沒有信心地搖了搖頭。 大魔王嘖嘖兩聲。 我見狀,對著三個金甲傀儡道:“看著他,我上去一下。” 很快,一聲喊震得洞穴起灰塵。 只見霍恩海姆大叔被我一下子從擔架上給掀了下來。 三個金甲傀儡看著躺在地上的老頭一動不動,隨看向我。 我跳下來,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我説大叔,我們現在都已經安全了,你還這樣啊?” 霍恩海姆大叔這時方才慢慢抬起頭來看了看幾人,然後慢慢站起身子,可就在這時,他竟口吐鮮血。 我見狀,慌忙走向前,大叫了一聲:“大叔,你沒事吧!” 霍恩海姆大叔不言語,只是緊閉著眼睛。 我將大魔王封了穴丟到大叔面前,質問他這是什麼情況。 那大魔王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搖著頭道:“不好意思,他已經死了!” 我一聽,氣從心生,一個魔幻霹靂掌,直接要了他的命,然後與金甲傀儡帶著霍恩海姆大叔一起離開了這裡,飛快趕回古仙之島。 我們回來見到小人參娃娃。 我將歸神丹還給他以後忙問他關於救治霍恩海姆大叔的奇方。小人參娃娃轉了兩圈,方才給我提供了一個線索,説在古仙之島的一片密林中的一個地下宮殿中好像可以找到治療霍恩海姆大叔病的奇藥。不過聽説那裏還有很多的怪物把守,説不定就有可能遇到想不到的危險。 我看著小人參娃娃那一臉擔心的表情,抿了抿自己的嘴唇,道:“即使有再大的困難我也去闖。我不能眼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就這樣死去!” 小人參娃娃看著我那一臉堅毅的神情,道了聲:“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只有祝你好運了!” 我將雙拳一抱,對著小人參娃娃道:“那好,霍恩海姆大叔就先交給你來照看了!” 小人參娃娃忙道:“我看著行,不過他們三個要回去復命啊!” 我一聽這話,心裏一懸,看了看三人,然後一拱手,道了聲謝。 三人回了我的禮。 小人參娃娃此時的心裏好像已經被我的那種精神所打動,隨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保證完成任務,替你照看好你的朋友!” 我滿意地點了點頭,隨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便趕往了小人參娃娃所説的那片密林中。 黎明時分到達,此時的密林一片氤氳之氣,人行走在裏面總感覺身後有什麼力量或者什麼怪物跟蹤。 我一路上都沒有放鬆警惕,直到來到密林中的地下宮殿入口處,我停了下來,往裏面簡單看了看情況,不過很不幸的是除了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發現。 於是,我壯了壯自己的膽子,緊了緊自己的裝束,方才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剛踏進洞口,沒想到那地下宮殿卻突然關閉了入口。我一時間嚇得後背竄風,我的心也立刻緊張了起來,接下來我不知道要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就在這時,一陣怪聲傳來,我慌忙在體內運足氣力,以預防接下來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可是很快,等到那一陣怪叫響過以後,我就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除了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其他什麼聲音都沒有。 我試著伸出自己的手來,在面前摸索了一下,並試著走了幾步。 不多時,我便摸到了一個軟乎乎的東西,我立刻嚇得向後彈跳數步。 而那被我摸到的怪物,立刻哈哈大笑起來,不過很快又轉成哭音。一時好像顯得哭笑不得,被什麼東西刺激了一般。 我站在不遠處仔細地辨識著。我此時的心裏只是想著,不管那東西是什麼,只要它不來傷害自己,我就不會出手。 然而就在我多想這麼一點的時候,那聲音又轉成了山崩地裂的雜音。 我的心裏很快便被這聲音攪亂,我怒視著前方一片漆黑,道:“我不管你是什麼東西,但是不應該擋我去路!” 那東西好像能夠聽懂我的話,不禁笑道:“我説你個小鬼頭,你是個什麼東西?讓我先來看看!我老人家在這洞中已經生活了上百年了。還很少聽到有你這樣好聽的聲音呢!” 我一聽那東西竟如此説話,心想怎麼回事,難不成自己今天遇到了個大變態。我叉,不會那麼倒楣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時,前方的一片黑突然變藍,而在那一片藍光中,隱隱約約有一個影子在晃動。 我盡可能地使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並認真地看了看前方那個鬼東西。但是無論我怎麼努力,那東西的具體模樣卻是總不能辨認的清晰。 就在此時,那怪東西竟自個兒向前走了幾步,待那怪物走到了距離我只有兩米時,我方才看清那東西原來是一個説是恐龍又有著鹿角,説是鱷魚,卻有著人身的東西。 我看清了那東西以後,心裏一咯噔,同時暗忖,自己生活了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怪東西。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管他的,只要讓我過去,我就不理會他! 想到此,我試著向前走了幾步,沒想到那怪物竟也向前走了幾步。 我立刻停下,對著那怪物,道:“你好,我不管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只想告訴你,我來此的目的。” 那怪物一聽我這話,笑道:“你可真是我肚子裏的小蛔蟲啊!我正想問你來這裡是為何事。説吧,你來這裡為了什麼。” 我看著那全身一閃一閃泛著藍光的怪物,不禁道:“我,我來這裡是想找一樣東西!” 那怪物一聽説找東西,不禁仰頭大笑:“我以前也遇到幾個像你這樣的東西,同樣説著和你很相似的話,也説是為了找東西。只是不知道你來這裡是為了找什麼東西?莫非是為了找那可以起死回生的還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