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七章 無奈

第四十七章 無奈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麼説,慌忙道:“你不能這麼想啊,大叔,我們這次來就是為了救你出去。” 霍恩海姆大叔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事不好辦啊!”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充滿信心,道:“你放心,我們肯定有辦法。實在不行,就端了他的窩。”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有你這片心意,我就滿足了。小子,算我沒白帶你。好了,我謝謝你了。你走吧!” 我眉頭一皺:“我説大叔,這可不是以前的你的風格啊!振作起來。你且看我如何將這些小魔給消滅掉的。” 霍恩海姆大叔正要説什麼,我卻已經直起了身子。霍恩海姆大叔連忙又對那三個金甲傀儡道:“拜託你們趕快護著這小子離開這裡吧!” 那三個金甲傀儡笑了笑:“這個不是我們説的算。我們上面有人,他給我們的要求就是必須保護好這位年輕人,但是也給我們下了令,必須把你救走!” 霍恩海姆大叔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看著三位金甲傀儡,然後附耳于他們三人,並交代了一聲:“如果能夠成功,我們就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如果不成功,我們也不要灰心,那就乾脆點,直接上去,跟他們拼。總之,不能來一點猶豫!” 三個金甲傀儡點了點頭。 且説正在外面站著的大魔王聽著裏面沒有動靜,他慌忙讓人打開門來,走進一看我正等著他。 於是兩人碰了個迎面。我隨向他拱了拱手:“難為你了,我們在這裡説那麼大會兒的話,你在外面聽了那麼大會兒。只是不知你都聽到了什麼啊?” 大魔王看著我笑了笑:“你很厲害,很有膽識。我欣賞!” 我不自然地笑了笑。 大魔王隨將我叫到了一邊,問我情況如何。 我一看大魔王此舉,我的心裏倒是暗喜,心想自己的計劃看樣子很快就可以成功。 那大魔王與我剛穩住腳,隨用一種急切的眼神看著我。 我笑了笑,並用一種難以捉摸的眼神看著他。 大魔王一時間不知道我所為何意,只是跟著笑了一下。然後我對著大魔王道:“你覺得你們這個島牢固嗎?” 大魔王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問這麼一個問題,隨道:“還好吧!我前年才翻修過!” 我點了點頭:“那好。我估計還行。那我們——” 説到這裡,我將後半句話聲音提高,同時眼神看向那三位金甲傀儡。 那三人領意,慌忙一人護住了霍恩海姆大叔。另兩個則是一個箭步直奔到了大魔王的身邊,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和我將其拿下。 那大魔王此時還弄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卻被我如此地給捉住。 我本想著大魔王肯定會很鬱悶,沒想到那大魔王倒是哈哈大笑。 我見其如此,隨對著他怒視道:“你都死到臨頭了還笑!” 大魔王不禁看了看我,並道了聲:“我説你是不是傻,還是覺得我傻?難道我就不做個準備?” 正説間,一個巨大的網落下,將眾人全部罩住,我此時也沒有了心思去理會那大魔王。 而那大魔王倒是行動自如地離開了羅網,並走出了房間,他在外面向著裏面笑道:“我正等著你們這樣做呢,一群傻瓜!” “哈哈——” 一陣笑聲隨之走遠。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被捉的我等人,遺憾而又帶著埋怨地道了聲:“我剛才對你們説什麼來著,你們全不相信。現在怎麼樣?” 我不説話,只是向著霍恩海姆大叔詭秘地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不知道我的意思,只是無奈地看了看我,然後又看了看那三位所謂的高手。他心裏明白接下來,那個大魔王恐怕就要對付這三個新來的人類了,而自己的苦就要相對減輕不少。 一想到此,他不但沒有高興的勁兒,相反倒覺得心裏很不舒服。 此時,外面突然有人咳嗽的聲音,眾人慌忙都將目光投降了門口處。 門外並無他人,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們道了聲:“你們不用看了,我只是用自己的體內氣力發出一種聲音,我就是要看看你們的反應。唉,你們自己已經害怕了,為何還來?” 我此時聽著霍恩海姆大叔的話,心裏有些不高興,道:“我説前輩,不救你行不?你説你竟説那些沒用的幹嘛?我們還不如在一起商討一下對策,看看怎麼出去。” 其他三人都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隨嘆了口氣,我和其他人都不説話。 霍恩海姆大叔開口道:“這幫鬼東西自從發現了我種下的一念成魔散功成功以後,便因為好奇把我偷偷地搞到這裡來,並在我的身上做實驗。你們可以擼起我的衣袖看看,上面都是他們的實驗痕跡。我自己都奇怪,當初我自己竟然那麼容易做成功,但是放在他們這裡就是怎麼做就是不成功。於是他們為了換得新的功法,便在我們身上不斷地實驗,從而使我的體內各種功法相互衝擊。你們都不知道,我現在的經脈幾乎都快被他們的實驗給搞斷了。我時常會出現幻覺,會出現一種錯覺,我現在的整個神經都在承受著極大的負擔。你們不知道的!” 説著,霍恩海姆大叔竟然哭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見那麼大年齡的人當著眾人面哭泣。 我的心裏一時間很不好受。 聽完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我看著三個金甲傀儡,道了聲:“三位前輩,不知道你們會不會遁地之術,我們不能在這裡困著。我們必須要離開這個房間。只有我們離開了這個房間,我們才有可能再回來就走老前輩。” 三個金甲傀儡看著我一起點了點頭。 我一見此,滿心歡喜,又看了看地面,土質,鬆軟,正好適合此法。於是向著三人道了聲:“麻煩各位了。” 其中一個金甲傀儡道:“説什麼麻煩不麻煩,現在我們不是和你一樣。這樣,你先把眼閉上,我們三個好施法,然後我們三個帶著你從這裡暫時離開。” 我本想帶走霍恩海姆大叔,一看捆綁霍恩海姆大叔的繩索並不一般的東西,於是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你一定要等我們回來!” 霍恩海姆大叔見我們如此,隨點了點頭。 他隨即閉上眼睛。 那三個金甲傀儡便開始一起運功發力,同時向著地面一拍,只見一下子裂開一個大縫。三人旋即拉著我離開了此屋,而那地面又自動縫合。 我們四人在地下行走了一段距離,感覺差不多了,旋即停下,並找了個出口,然後暫時潛伏在一片雜亂無章的大灌木叢裏,並觀察著囚困霍恩海姆大叔的房間動靜。 此時,我與三個金甲傀儡在灌木叢裏並不著急那些小魔在外面尋找我們,而是著急于如何才能更好地將霍恩海姆大叔救出來。 我們四人在一起立刻商談計劃。 很快,一個清晰的思路浮現出來。我給他們簡單講了講。兩人都很同意。 不多時,一個金甲傀儡突然道:“不好了,我看老前輩好像要被他們轉移。” 我一聽,慌忙站起身去觀察,果然那些小魔開始了轉移霍恩海姆大叔。 我連忙問三人怎麼辦。 其中一個道:“要不我先變成隱身人去跟著他們看看情況,然後再回來告訴你們。” 我一聽,驚喜地道:“你可以嗎?” 那金甲傀儡笑了笑,突然便不見了。 我左右看了看,然後又看了看其他兩位。 那兩人笑道:“這沒什麼。這是我們這些金甲傀儡必備的一門技藝。” 我此時才發現了他們的重要性與厲害。 不過很快他便回來,並對我們道:“我跟著那些小魔進了一個暗洞裏面。剛開始在有光的地方還可以隱身,但是走到裏面以後,我竟發現自己的隱身根本沒有作用。於是才慌忙撤回身子。” 我一聽,大驚:“什麼?竟然還有如此邪氣的地方能破隱身術?” “是啊。不過我已經知道了霍恩海姆大叔被他們所困的地方。我相信就在那個洞裏面。” “好,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進去,實在不行,他娘的,直接燒了他的窩。”我一邊説著,一邊擼了擼袖子。 三個金甲傀儡看著我,頓時不言語。 我一見他們如此,忙道:“怎麼,你們不願意跟著我一起進去嗎?” 三個金甲傀儡連忙道:“哪話,都已經跟著你來了,還有什麼不敢的。只是我們覺得如此貿然進去只會出現上次的情況。” 我一聽三人的話,又泄了氣,隨對著三人道:“那你們説我們如何才好?” 其中一個金甲傀儡道:“為了我們的安全,我們能不能變成他們的模樣混進去?” 我一聽,苦笑了一下:“我可沒這個本事!” 那三人齊聲道:“我們有!可以幫你!” 我一聽,頓時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我看著三個金甲傀儡,用力地將手一拱,道:“兄弟們,我什麼也不多説,等出去了,我一定好好地請請你們!” 三人隨即笑了笑,並很快幫助我變了變模樣。 我們四人很快便趁著那些小魔數量多的時候混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