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五章 邪氣

第四十五章 邪氣

本來還比較安靜的霍恩海姆大叔一見到那明晃晃的鏡子,他的意識好像被什麼東西喚起一樣,又一下子變得狂躁起來。 我見狀,慌忙為其封了穴位,但是怪事竟然發生了,平時完全可以運用自如的點穴法此時卻沒有了一點感覺。 我只覺得胳膊有點酸,我連忙甩了一下胳膊,然後對著狂躁的霍恩海姆大叔猛力地一擊,不但沒有使他變得安靜,好像因為剛才的用力過猛,使得老頭背部感到了疼痛,他竟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我。 我預感到情況不妙,慌忙做好了撤的準備。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白衣飄飄,不過配上那一雙看上去冷冰冰的眼睛,倒顯得多少有些不自然。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又站起身準備開跑。 沒想到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只是瞪著眼睛,擺出一副很是兇惡的樣子,卻並沒有上前去攻擊我。而他的這一點倒是讓我覺得有些不太習慣。 我遠遠地站著,看著坐在地上多少有些可憐的霍恩海姆大叔,道:“我説大叔啊,你我在這裡已經耗了有一段時間,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估計我們哪兒也去不了了!”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依舊像先前那樣,依舊沒有理會我的話語,只是惡狠狠地盯著我看。 我本來已經見過霍恩海姆大叔這種兇惡的眼神,但是這麼冷不丁地一碰到,心裏還是不自覺地覺得有種説不出的滋味。 我想説什麼,但是看看霍恩海姆大叔那一副不代理人的樣子,再加上自己此時也確實有些疲憊了,隨坐在了地上。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專等著我坐下去。 老頭見我坐在了鏡子不遠處,他隨即一躍而起,驚得我也跟著慌忙站起身來。 我看著有些氣勢洶洶的霍恩海姆大叔,連忙道:“我説大叔,你不能這樣啊,你知道我們兩個可是老搭檔。還有啊,我,我能不能拜託你好好地坐下,給我安穩一會兒,行不?” 老頭壓根沒有聽我話的意思,只是一根筋似的盡力往前衝。 眼看就要衝到了我的面前。這時,那個鏡子卻又一次地爆破,我慌忙上前將霍恩海姆大叔一把拽到一邊。 那老頭説也奇怪,剛才還是異常兇猛,但是在這危急時刻,他倒是很樂意讓我拉他一把。 待我們兩人到了安全地帶,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道:“我説大叔,我不管你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真的想對你説,別玩了!Ok?!”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聽懂了我的意思點了點頭。 我見狀,一時間有些欣喜,但是我又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的眼神,才發現裏面依舊有那種兇惡的目光存在,也就是説,他現在還沒有清醒過來。 我眼見著霍恩海姆大叔嘴唇乾裂,隨道了聲:“你口渴嗎?我去給你整一點水來!”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又是不理會。 我嘆了口氣,想去,但是又害怕自己離開會影響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的恢復。 我們兩人隨即又面對面地坐在了一起。 我看著有些仙顏的霍恩海姆大叔,又左右上下看了看他的模樣,怎麼看怎麼不覺得他有什麼問題。可現實是他就是有問題! 少時,天空開始有晴朗轉陰,我看了看天,覺得要下雨了。 果不其然,很快,一聲悶雷打在了地面上,並激起了一團火花,擊得我渾身打了一個機靈,我猛地站起身來,並左右觀察了一下。 那面鏡子還在,霍恩海姆大叔看上去好像也不錯。 我嘆了口氣,眼見著天色轉暗,我的心裏多少有些疑慮。我害怕天黑下來以後,霍恩海姆大叔會因為一些什麼對我採取一些極端手法。 一想到此,我的身子冷不丁地一顫,並打了一個哈欠。 我又情不自禁地看了看坐在地上,縮成一團的霍恩海姆大叔。 我見狀,慌忙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他披上。 而就在這時,霍恩海姆大叔卻順勢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任憑我怎麼掙脫就是不能成功。 我有些心裏上火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這時,我看到的是霍恩海姆大叔眼睛裏露出一種帶著藍色邪氣的笑。我的心一下子抖顫起來,同時我也只感到毛骨悚然。 我又奇怪地看了霍恩海姆大叔一眼,這次真的確定了霍恩海姆大叔眼神的不同尋常,可以説是完全古怪,比剛才的那種眼神看上去還要可怕。 我心裏暗忖,同時輕輕道了聲,看樣子難免又是一場較量了!雖然自己很不願! 我眼看著衝上來的霍恩海姆大叔,慌忙一個急轉身,並使出了自己平生所學的魔法術,狠狠地踹了他一下,沒想到他向後退,竟整個人全部進了鏡子裏面。 我一看這情景,嚇壞了,慌忙也跟了進去。 我接到一個小人參娃娃,隨問了他一些情況。 那小人參娃娃看了看我,可能見我慈眉善目,隨對我:“你的朋友跌進了萬惡谷。我是海王的手下,他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特派我來幫你。” 我一聽,想遇到了活菩薩,慌忙道:“真的假的?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啊?” 小人參娃娃看著我一臉無奈的樣子,左右思了思,道:“你不用擔心,海王為了你的安全,特又派來了這麼幾位大將幫你!” 我一聽這話,慌忙看了看小人參娃娃的身邊,不禁苦笑了一下:“你在耍我嗎?人呢?再説你也知道啊,要是沒有法寶,我們就是遇到了霍恩海姆大叔,也是不能救他啊!” 小人參娃娃一時無奈,他自己心裏也清楚我所説這話也是事實,但是既然來了,就必須要幫人幫到底。 想到此,他嘆了口氣,對著我道:“既如此,那就給你一個歸神丹吧。你先拿著!不過你可要記住,一定要趕快歸還,這可是海王的寶貝。還有,幫你的人很快就會現身,不過不是這個時候!” 我慌忙點頭又搖頭:“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等我也成了俘虜時才出現?” 小人參娃娃笑而不言,只是撂下一句:“快去找你的朋友吧!” 我怒了努嘴,心裏有些上火。 不過還是從小人參娃娃那裏了解到霍恩海姆大叔被那些魔界中人抓走的原因,那就是他曾經在海灘種下了一念成魔的散功,而這個情景正好被很多的魔人發現,他們都很好奇,隨將他抓走去做實驗。怪不得那次我在他坐在海灘發呆。唉! 想想這一念成魔的散功可以説對於常人來説是一種很神奇的魔幻功力,它可以讓正常的一個人很快渾身長出長長的絨毛來,並進而整個身子變形,從而使那正常人變成一個魔鬼似的怪人。 想當初,霍恩海姆大叔在練這個散功的時候身邊是只有我的。 當時,我要知道他在搞這個,肯定會阻止他進行。因為我知道這個東西無論是對凡塵還是對魔界,裏面都有很大的利潤可圖。我害怕到時候會招惹了魔界。 但是霍恩海姆大叔不聽,只是覺得這個東西是平生第一次,因此便很投入地進行了。誰承想結果會出現這樣的事。 如今,我不但要救珊莎了,而且還要救霍恩海姆大叔。 一想到此,我的頭就大。 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小人參娃娃,我連忙問:“聖童,你能不能確切地告訴我,我的朋友被那些魔界中人綁到哪去了?” 小人參娃娃看了看我,隨沒影地丟下了一個怪地名——格羅騰島。 我一驚,同時心裏鬱悶,因為這又是一個沒有聽説過的島嶼。 我忙問他:“你有沒有搞錯啊?這個地方我都沒有聽説過,你讓我怎麼去?” 那小人參娃娃對我笑了笑:“你只管拿著那顆歸神丹,自然就會知道那個地方的具體位置。” 我隨將那歸神丹放在手裏,仔細看了看,見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隨即苦笑。 而就在這時,那小人參娃娃竟一個縱身,消失不見。 我想喊,但是已經徒勞,只好輕嘆了口氣,然後經過了不知多少天,才在那歸神丹的指引下到達了目的地。 我先是藏在一大片深幽的綠色長藤中。 説來也巧,正好聽到幾個小魔人的對話。 一個道:“我説,這都有些時日了,你們説這小老頭怎麼還那麼精神啊?” 另一個道:“是啊,我們都已經在他身上做了那麼多次實驗了。他怎麼就沒有一點疲憊狀態嘞!” 又一個道:“我看這老頭八成跟我們一樣也是魔。只是我們的大王看錯了而已。” “是啊,我也是這樣想的。” “那又怎樣,總之凡是抓回來的人沒有一個活著離開。” …… 幾個人一陣嘰嘰喳喳。 我在長藤裏聽著,不禁心裏有些怯意,但是我又一想,説不定自己已經到了囚禁霍恩海姆大叔的房間,説不定這幾個人就是看管霍恩海姆大叔的小魔人。 我想到此,連忙左右看了看,見燈光並不太亮,於是我待那陣説話聲消失後,慢慢地探出頭來觀察了一下他們的去向。 我看到那幾個小魔人竟同時進了一個大房間。 於是我慢慢地從長藤條裏出來,看了看環境,見無人,便跟了上去。 走進房間,我才發現此地果然是一個囚禁人的地方,只見裏面陰森森一片,而且還有些潮濕。不時地,還能聽到有人在撕破喉嚨地叫喊。 我心裏一顫,同時咧了咧嘴,祈禱著可千萬別是霍恩海姆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