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四章 問禪

第四十四章 問禪

可就在這時,我發現一個可怕的現象,那就是腳下的土地好像開始了晃動,而霍恩海姆大叔本人倒是平安無事地站在鏡子前面。 我眼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在自己的眼前晃,並依舊用一種可怕的邪笑盯著自己,同時我也感到了那塊鏡子的抖動。 我見狀,慌忙上前去將霍恩海姆大叔一把拉開,同時向著他吼道:“我説你不想活了,趕快逃吧!你沒感到地面在晃動!” 霍恩海姆大叔也不理會我,只是一邊邪笑,一邊盯著我看。 我待將霍恩海姆大叔拉到一片自己認為相對安全的地方以後,回過頭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這時,我竟發現霍恩海姆大叔伸出了雙手正準備掐我。 我見狀慌忙抓住了我的手,同時對著霍恩海姆大叔不解地道:“大叔,你這是幹什麼啊。你也不看看,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是如此地保護你,可是你呢,怎麼回事啊,怎麼屢次三番地向謀害我啊?!” 那霍恩海姆大叔也不管這個,只是伸出手來盡力地來抓撓我。 我此時有些生氣,隨即雙手扣住霍恩海姆大叔的胳膊,同時騰出腳來朝著霍恩海姆大叔的腹部就是猛力一腳。踢得那老頭一個趔趄,來個倒栽蔥。 我害怕他摔到了骨頭,慌忙又在後面將自己的身子墊上。 霍恩海姆大叔被我托住,並沒有結束,而是一個翻身,反從後面抱住了我。 我頓時一股噁心感涌上心頭,我連忙一邊試圖掰開霍恩海姆大叔的手指,一邊發動魔力去盡力掙脫老頭的摟抱。 我的個去,沒想到老頭的力氣是那麼大,竟然是死死地扣著我。 不一會兒功夫,我竟感覺到內心的一種缺氧,我對著鏡子看了看,好像是一種乞求。 説也奇怪,霍恩海姆大叔竟然在這個時候鬆開了手,並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我待老頭鬆開我以後,慌忙大口地吸了幾口氧氣,然後方才扭過頭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霍恩海姆大叔。 我一時間竟不知道這個老頭到底是清醒還是糊塗了。 我此時也已經沒有了氣力,隨沒精打采地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我説大叔,你能不能正常一會兒?我現在被你攪得實在是太累了!” 看著霍恩海姆大叔,我搖了搖頭。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依舊是邪笑,怪怪的,看著很不舒服。 我知道只要老頭眼中的那種邪光存在,就説明控制他的那種力量還存在。但是如何才能消除,這個問題卻不是能夠容易解決的。 就在我思索著有沒有更好辦法的時候,我的頭頂傳來一陣鶴鳴。 我慌忙抬頭去看,竟然是一隊雪白的仙鶴。我滿心歡喜地看了看,然後內心開始浮動一種遐想。 我不知道這種吉祥之物是否能給我帶來一種祥和。 看著看著,我只感覺著自己的胳膊有了一種灼熱的疼痛感,一低頭方才看到霍恩海姆大叔正在死命地撕咬著。 我大叫了一聲,同時將老頭踹出了丈許,我心疼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然後怒視著霍恩海姆大叔。 但終究我拿這個有點中了邪氣的老前輩沒有一點辦法。 “唉!” 我看著與自己一樣可憐的老頭,無奈地嘆了口氣。 此時,小島上刮來了一陣微涼的風,使得我原本煩躁的心稍微好了那麼一點。 一陣微涼的風吹來,喜得我心裏多少有些幸福感,我用力地呼吸了幾口,然後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就醒醒吧!別裝了!午時三刻了。再裝,我把你腦袋砍了啊!” 霍恩海姆大叔不説話,此時只是閉著眼睛,坐成問禪的姿勢。 這時,鏡子竟突然傳出了一種破碎的聲音,驚得我慌忙扭過頭去觀看,這一看不當緊,原來那鏡子又變幻了一種色彩,同時發出的光芒好像又變得強烈了許多。 我瞪大了眼睛,對著霍恩海姆大叔慌忙看了看,沒想到此時老頭也在看鏡子。 我隨又扭過頭去觀察鏡子的變化,沒想到鏡子裏面竟出現了一個熟悉的畫面,就是剛才已經出現過的那個,我與霍恩海姆大叔一起遊在海洋裏面。 後來,我們兩人遇到了一條大萬禾魚,我們隨即與它戰開了一場殊死的較量。 結果,我一個不小心竟然被萬禾魚吸進了肚子裏面,我的眼睛此時也不忘再看看霍恩海姆大叔的情況。 而此時,我看到了霍恩海姆大叔正被一團黑光團團包圍,而原本還極力反擊的霍恩海姆大叔竟突然停止了反擊,而被那團黑光所控制。 我想叫,但是我發現自己的喉嚨好像被什麼封住了一般,難以張開,等到想再認真地看時,我發現自己的眼前竟突然變成了一團漆黑。 我慌亂地在一片黑裏摸索了一會兒。 我突然摸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我仔細地辨識了一下,覺得像是一個人的骨骼。沒想到不待我張口説話,那人已經説話了:“我説你個傻小子,摸夠了沒?” 我一聽聲音好熟悉,難道是霍恩海姆大叔?這怎麼可能?我剛才明明是被一團黑光包圍啊! 我不敢確定地道了聲:“請問你是哪位?是霍恩海姆大叔嗎?!” 老頭呵呵笑了笑:“不是我,難道還有其我人嗎?” 我此時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苦笑了一下:“大叔,我們剛才不是——現在怎麼——” 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你不要這麼悲觀嘛。我倒是很樂意呆在這裡。最起碼安全了啊。你想想我們在海洋裏遊的時候,又是跟著這怪鬥,又是跟那妖打的,唉,實在辛苦,不如這樣啊!你看看,雖然漆黑,但是我們很安全!” “可是我們沒有了能見度,時間一長,你我的視力就會下降,萬一時間一長,你我都有可能變成瞎子啊!” 霍恩海姆大叔哈哈大笑,同時在我們兩人之間亮出一道奇幻的亮光來,我知道這是他在施展魔法。 我看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的面孔,驚喜道:“還果真是你。太好了,大叔,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啊!”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用手指了指我的後面。我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不免驚出一身冷汗,原來在霍恩海姆大叔的身後是一個人的骨架,好像還是新的。 我一時間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這,這是怎麼回事?”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這個啊,説明這條萬禾魚剛剛享用了一個漁夫。所以嘛,我們暫時不會被消化!” “什麼?你的意思就是説我們也有可能變成這樣子!”我聲音有些顫地道。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 我一時間哭笑不得。 我用力地拍了拍魚肚子,沒想到這時,那條萬禾魚竟然猛力地扭動起身子來,攪得我們兩人一下子全部跌倒,並進而開始猛烈地晃動。 霍恩海姆大叔埋怨似的對著我道:“你看你竟不老實,好好呆著。” 我撇了一下嘴,同時在心裏想,好好呆著,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等著被消化掉。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笑了笑。 不多時,外面沒有了動靜,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小子,來吧,讓我們做一件大事!” 我不知道我的意思,不解地看了看我:“我們能有什麼大事啊!就這麼巴掌大的一個地方!” 霍恩海姆大叔不言語,只是徑直走到了萬禾魚胃部的前方,對著我耳語了數言。驚得我一時間瞪大了眼睛。我知道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工程。但是為了以後能夠更好地活下去,現在好像兩人也只有這樣一種辦法了。 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你説怎麼弄,我們就怎麼搞。一切聽你的!”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我已經擺好了架勢。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道了聲:“小子,你的魔幻氣力術練到了幾層了?” 我不確定地説:“好像到了五層吧!” “什麼?才到五層!這個事我看就有點難度了!” 我看著十分犯難的霍恩海姆大叔,忙道:“怎麼,五層對於辦這個事還不夠?!” “有點懸啊!我們試試吧!”霍恩海姆大叔有些不確定地看了看我。 我輕嘆了口氣,然後道了聲好吧。 我們兩人隨即各自拉好了架勢,先運功發力,摘除了萬禾魚的胃部,因為這個地方是最容易讓我們受傷害的地方,然後除了它的苦膽。因為霍恩海姆大叔知道萬禾魚是一種帶有劇毒的魚類,尤其是它的苦膽,一旦炸裂,就有可能讓我們兩人在瞬間死亡。 摘除了這兩樣東西以後,我們將此二物放在一起,並趁著萬禾魚張嘴的當兒,合力向外打出。 如此三下五除二,很快,一個好好的萬禾魚被我們兩人掏成了一個空殼,就像一個潛艇。這也才有了前面的那些精彩表現。 我通過鏡子看著我們過去經歷的一幕幕,我有些恍惚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扭過頭,我卻並沒有看到那個對我存在著潛在危險的人。 我一時間有些心急,我開始四下裏尋找。 最後,終於在臨近海邊的一灘沙上看到了發呆的霍恩海姆大叔。我慌忙將其拉起,並帶回到鏡子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