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三章 清醒

第四十三章 清醒

我看著此時好像被灌了迷湯的霍恩海姆大叔,心裏越發顯得緊張和慌亂。而正是這樣一種情緒使得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剛才心裏所想著的靜下來,定下來,此時已經變得根本不可能。 此時的我顯出了一種害怕的神情。而那已經被異界超能力控制住的霍恩海姆大叔眼見著面前的我出現了惶恐的神色,倒是變得更加倡狂。 他竟然露出了一種邪笑來惡狠狠地看著我。 我一邊叫著“大叔,你快醒醒!”一邊又不停地向後退。 我心裏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霍恩海姆大叔的對手。再者,我也不想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惡傷了他。想想不管怎麼説,人家可是珊莎的老爸。 而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的霍恩海姆大叔心裏面好像根本就不認識我。 其實,這一點我是早就看出來,不然這老土頭也不會沒命似的非要置我于死地不行!但是我還是有些不願去相信。 看著已經瘋了的霍恩海姆大叔,我只好選擇一邊躲閃,一邊極可能地想著如何才能讓霍恩海姆大叔甦醒過來。 我向後看了看浩瀚的大海,本想繼續往後,但又害怕霍恩海姆大叔一不小心掉到海裏。於是我又掉轉身子回到了那面鏡子前面。 此時的魔鏡依然發著耀眼的光芒。我看到霍恩海姆大叔當遇到這種強烈的光線刺激後,變得是更加地急躁,而且強度與速度明顯上升。 我此時在心裏生出一種想法,那就是自己要想辦法將霍恩海姆大叔引到鏡子背光的地方。 我要看看效果怎樣。如果到時候霍恩海姆大叔能夠甦醒那是最好;倘若霍恩海姆大叔還是如此,那我就有必要好好想個辦法來為霍恩海姆大叔調理一下。 於是,我一邊想著,一邊開始尋路引出霍恩海姆大叔,將他帶到鏡子的背光面。 不多時,我們兩人已經完全走出了鏡子的照耀範圍。 但是我發現無論是向左還是向右,都根本是無路可尋,只有這面鏡子,彷如一個門一樣。 我想用手去觸摸,但是又想起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警告。我相信雖然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被不知道名字的什麼東西控制,但是他先前的意識還是清醒的。 我左右望了望,見實在沒有辦法,隨即又來到了鏡子面前,並伸出手來試圖去觸摸那面鏡子。 就在我的手指剛要觸摸到鏡子的表面時,那面鏡子竟然奇跡地一下子像泡沫一樣炸掉。 我見狀,心裏一緊,連忙撤出了丈許。但這時我也通過鏡子看到了裏面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真的仿佛入了夢境。 此時,再回頭看霍恩海姆大叔,他竟然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好像中毒一樣。 我嚇壞了,連忙退回,去查看霍恩海姆大叔的情況。而這時,那面剛才爆破的鏡子竟又奇跡般地自己縫合起來。 待我抬頭去看時,那鏡子重又照出明燦燦的光亮。 我也不管這個,慌忙去看霍恩海姆大叔。我這時才發現他竟然又奇跡般地醒來,並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嚇得我一個趔趄,險些跌倒。 我看著他笑了笑,沒想到他竟對我視而不見,他自己慢慢站起來,眼神發呆地往前走去。 我在後面看著他走去的方向正是鏡子存放的地方,我連忙在後面大叫了一聲,並緊追了上去。 我不能讓霍恩海姆大叔出現意外。 我眼見著那面已經破碎的鏡子自己竟然又慢慢地回復了圓形,而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也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一下子坐起來,驚得我慌忙後撤,我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這著了魔似的瘋子給一巴掌打死。 退到安全地帶的我,眼看著重又坐起來的霍恩海姆大叔,我小心翼翼地對其道:“大叔,你醒了沒?我求求你趕快醒來吧!我現在非常需要你的幫助啊!你趕快睜開眼看看我們現在所處的這一片荒涼的地方。我的天,你趕快給我清醒吧!”説話間,我的語氣多少帶了些幽怨與煩躁。 而此時已經中了邪的霍恩海姆大叔根本就沒有理會我的意思,依舊是一個人在那裏傻傻地坐著。 我此時的心裏十分明白他還在迷糊的狀態。 於是,我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距離霍恩海姆大叔不遠的地方,一者我覺得自己可以迅速脫身,二者我也可以看著他,使他不至於出現什麼危險。 不過,我心裏還是異常地犯難,想想一邊是意識不清的霍恩海姆大叔,一邊是破了又縫合的怪鏡子,我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雙頭都顧及到的。一時間,我竟急得直撓頭。 這時,不知道怎麼回事,那霍恩海姆大叔竟叫了聲我的名字。 我無意識地應了聲,然後連忙扭過頭去看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你是在叫我嘛?我聽到了,你在叫我,對不對?!” 他看著我嘿嘿笑了笑。 我以為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已經意識清醒過來,連忙湊上前去並沒有防備地衝著霍恩海姆大叔興奮地道:“大叔,你醒來了?我剛才都快被你嚇死了!你知道你剛才怎麼了嗎?” 沒想到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又是用那種傻傻的眼神呆呆地看著我,同時對著我笑。 我不自然地朝他笑了笑,同時心裏有點涼,道:“我説大叔,你總是對我笑什麼啊!?我身上有什麼值得好笑的地方?如果你已經醒了,你給我一個點,也好讓我知道。我們還需要趕路啊!” 説完話,我自己朝著自己的身上簡單看了看,然後搖著頭對霍恩海姆大叔道:“我身上很普通嘛。這一身行頭可是有十年了。你老盯著看什麼啊!” 霍恩海姆大叔也不説話,只是對著我笑。 這時,我才意識到這先生還沒好。貌似剛才鏡子一破一縫合的當兒,他的意識又出現了什麼變化!唉,自己不會那麼倒楣吧! 想想自己在海裏苦苦漂了十年,如今終於等到了上岸,可是引領自己前進方向的老先生竟又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我一邊看著霍恩海姆大叔,一邊直搖頭覺得自己命苦。我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説什麼好了。 就在我發愣之時,那面鏡子竟又奇跡般地發出紫色的光芒來,一時間驚得我渾身一打冷戰,我不知道接下來又要發生什麼。 我連忙扭過頭去觀察霍恩海姆大叔的變化。還好,霍恩海姆大叔此時竟顯得異常平靜。 不過奇怪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我的眼前竟也出現了幻覺。我連忙搖了搖頭,以使自己能夠變得清醒。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只覺得自己的眼睛視線在慢慢變窄,而瞳仁也好像在慢慢變小。我害怕地連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自己最後竟暈厥了過去。 等到在醒來的時候,霍恩海姆大叔已經坐在了我的身邊。 我有些驚訝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確定了我沒有什麼大問題以後,才小心地問他:“大叔,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沒事了?” 霍恩海姆大叔向著我笑了笑:“小子,你還是先別問我,先看看你自己吧!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啊?是不是有點頭痛啊?” 我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用力地點了點頭:“是啊,你怎麼知道?” 霍恩海姆大叔呵呵笑了笑:“我現在幾乎可以看透你的內心世界。” 我一聽,慌忙一個機靈,坐了起來,我重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邊的霍恩海姆大叔,我竟一時不能辨認他的狀態是好還是不好了。 我苦笑了一下:“大叔,你覺得好玩嗎?你知道嗎,現在我們兩人好像都已經被這個鏡子所控制。你和我都出現了幻象呢。” 説到這裡,我又看了看四週,隨問霍恩海姆大叔:“前輩,你覺得我們兩人現在哪?” 霍恩海姆大叔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知道我們兩人好像都出現了黑眼圈。” “是嗎,我們也有黑圓圈嗎?”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麼説,慌忙問我,因為這小子想來比較重視自己的外表形象。想想在陸地上時,自己可是一個大帥哥啊! 我有點傷心地看著霍恩海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後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我怎麼就那麼命苦啊!我可不想就這樣死在這麼一個荒島上啊!”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只顧笑。 我見其如此,眼一瞪:“我都這樣了,你怎麼還笑的出來啊!” 霍恩海姆大叔不言語,然而眼神中又顯出了剛才的那種邪笑來。 我猛不丁地一抬頭正好看到,我於心裏也先做了個準備,我害怕這老頭萬一再給我整個什麼意外! 沒想到很快意外還是來了,霍恩海姆大叔噌的一下站起身來,對著我就是一種邪笑,並對著我道:“你是什麼界的怪物?膽敢來我們這裡!你可知道我們這裡是有來無回!”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那怪怪的腔調,怪怪的模樣,我連忙撤出身子,向後退,並一邊避著霍恩海姆大叔的進襲,一邊盯著霍恩海姆大叔看。 一時間,我竟覺得眼前這個人顯得很是可愛。 我們兩人在鏡子面前就這樣來來回回地開始了一番只屬於我們的瘋癲。 而此時的鏡子卻是依然平靜地立在附近的山壁上,依舊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我引領著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玩耍一樣地來來回回地奔跑著。很快,我們兩人便走到了鏡子面前。霍恩海姆大叔眼看著耀眼的東西,他又看了看我,好像覺得那個明晃晃的東西對於自己來説更有吸引力,他隨伸出手來去觸碰鏡子。 我見狀,慌忙大喊:“大叔,不要啊!” 説話間,自己已經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但是我發現霍恩海姆大叔的手已經完全觸摸到了鏡子的表面。而且我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現象,那就是霍恩海姆大叔的整條胳膊竟然都已經伸進了鏡子裏。 我一見此情景,慌忙左右看,以好為自己找到出路。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又要發生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