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二章 陸地

第四十二章 陸地

“你説什麼?最後一次?什麼意思?如果不行,你就不幹了?我告訴你一直練到打開這個結界不行。小子,你給我認真點啊!還有,我告訴你,這個事必須要用我們兩人的極致力量方能打開。你知道什麼是極致力量嗎?我想你應該明白吧!” 我聽著霍恩海姆大叔刺耳的話,用力地點了點頭。 兩人隨後又投入了破解結界的運功狀態。 這一次的我不敢馬虎,我一邊看著霍恩海姆大叔的運功姿勢,同時自己也很努力地拉動著自己的手腳架勢。 霍恩海姆大叔眼見著我的動作,這次不再眉頭緊鎖,而是點了點頭。 我看到他的表情,隨也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走到了我的身邊,道了聲:“小子,好了,現在到了你出師的時候了。來吧,將你的終極魔法力量拿出來吧!” 説話間,他早已將我高高舉起。 站在霍恩海姆大叔肩膀上的我有些頭暈,我想説什麼。不過頭往下一看,我又連忙收住了目光,因為下面的霍恩海姆大叔正在大眼瞪著我。 於是我使出了自己渾身的解數,將雙眼微閉,雙掌合十,同時右腿抬起,形成一個獨腿觀音姿勢。 霍恩海姆大叔在下面開始運功。 此時的我們兩人周身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芒,驚得周邊的海族類四散逃離。 霍恩海姆大叔感覺著自己臉上的肌肉在抽搐,他連忙問了問我感覺如何。 我答還好。 霍恩海姆大叔立刻道了聲:“好了,時辰已到,把你掌心之中匯聚的我們兩人的合力魔法氣團盡力打向前面的那片濃霧。” 我按照霍恩海姆大叔的話使出自己的全身力氣,盡力打了出去。 只聽得前方一聲巨響,同時迸濺起萬尺高的海水。 我從來沒見過如此壯觀的情景,一時間大眼圓睜,竟暈了過去。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慌忙將我放了下來,並扶住我的肩膀,看著滿頭大汗的我,他有些心疼地點了點頭,並興奮地對著我道:“小子,辛苦你了,不過你將會看到你自己的付出所帶來的結果。看吧,小島已經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我們的目的地就要到了。我們的任務就要完成了。你醒醒啊!” 霍恩海姆大叔説完話,又搖了搖我。 被搖醒的我,皺了皺眉頭,然後慢慢睜開眼來,並看了看自己面前那位明顯蒼老許多的霍恩海姆大叔,我輕輕搖了搖此時還有些疼痛的腦袋,道了聲:“大叔,我們成功了吧!”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愧意地點了點頭。 我勉強笑了笑:“成功就好,成功就好。”話剛完,人又暈了過去。 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隨將我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利用萬禾魚那翻起的肚皮所産生的彈力,左腳遁地,並一個輕功,隨即竄到了那個原本有著濃霧保護的小島之上。 我們兩人根本不知道在小島上又有著什麼樣的挑戰在等著我們。不過即使有天大的難,我們也必須登陸,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了退路。另外,我們知道,荊棘總是留給神一樣的勇士去開闢的。還有我的珊莎説不定就在那兒等著我去營救! 霍恩海姆大叔背著我費心巴力地終於來到了那小島上。 為了能讓我感受到這種難得的興奮畫面,霍恩海姆大叔將我放下,並蹲下身把我叫醒。 此時的我只覺得呼吸的空氣有一種難得的清新,我大口地吸了一口,然後睜開眼來看到了霍恩海姆大叔。我忙問:“這是哪兒?”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你猜?” 我左右看了看,見是一片綠油油的土地,隨不自覺地笑道:“沒想到我這眼一閉一睜的功夫就在陸地上了。太好了!我們是不是已經找到了我們的目的地?”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跟説胡話似的,用手在我的腦袋上敲了一下:“你個笨小子,我們現在已經到天堂了!走吧,跟我去見上帝!” 我呵呵笑了笑,並用力支撐起身子。 我們兩人還沒有走出多少步,抬頭間,一塊碩大的石碑出現在我們兩人面前。 我看了看上面,只見寫著“古仙之島”四個大字,而且是那種絕對大家的手筆。我看過伸出大拇指讚了一個。 霍恩海姆大叔湊上前也看了看,問了一句:“那上面寫的什麼啊?” 我一聽,眼睛大睜:“不會吧,大叔,你不認識字?” 霍恩海姆大叔一掐腰:“難道説我什麼都要會嗎?要是我什麼都會,還要你小子幹嘛?我直接一個人來救他們不就得了!” 我慌忙笑著點頭道:“不用不用。我告訴你啊,這上面寫的字是古仙之島。” “古仙之島?!” 霍恩海姆大叔自個又念叨了幾遍,然後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拍腦門,對著我道:“小子,我們到了!我們到地方了!我們兩人尋找的就是這裡。快!快往前走!説不定那個切克多就躲在裏面等著我們!” 説話間,他自己已經跑了起來。 我這是第一次見大叔如此興奮,隨笑著搖了搖頭,表示不可思議。 跟上去以後,我們兩人走了沒多長路,便到了一處兩邊都是山壁的小徑路口,而且在小徑的不遠處有一塊明晃晃的東西照著兩人。 我不知道那是何物,隨問霍恩海姆大叔。 他仰起頭看了看,然後做出一副全懂的樣子,道:“這個,我看像是一面鏡子。只是不知道是誰將它挂在此處?又不知道它挂在此處有何用途啊!” 我聽了,險些沒吐血,你這説了跟沒説有什麼區別。 我們兩人只好又繼續走上前去。 果不其然,一面碩大的鏡子挂在山壁之上,並且在鏡子上墳還有貌似還有一群烏鴉在盤旋叫著。 我看著心裏覺得有些恐怖,隨對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不覺得這面鏡子有些古怪嗎?” 霍恩海姆大叔將手一伸,試圖上前去觸摸一下那面鏡子。 正在這時,那面鏡子竟然出現了一種讓兩人都目瞪口呆的畫面,只見鏡面上出現了我們進入無盡東海的所有景象。 我看到此景,慌忙將頭扭向霍恩海姆大叔:“大叔,這是怎麼回事?莫非你我兩人的行蹤有人監督著?” 霍恩海姆大叔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他愣了愣,同時也停止了想上前的腳步,並將手放下,一邊搖著頭算是回答了我的話,一邊仔細地看著山壁上的這面鏡子。那一塊金屬鑲邊的特殊鏡子,看上去質地好像是用石頭做成,但是一眼看出那明晃晃的東西並不是石頭所能發出的光芒。 霍恩海姆大叔一邊看著一邊嘖嘖稱奇。 我在後面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在前面來回轉動的身影,有些不解地問他:“怎麼了,大叔,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霍恩海姆大叔一邊搖著頭,一邊若有所思地回答我:“小子,你上前來,你看看這塊鏡子,它可不是一個普通之物啊!” 我一撇嘴,心想那還用你多説啊,裏面都能把我們所有的行蹤一一播放一遍,你説它能普通了?但是我也只能在心裏如此想,至於嘴上,我是萬萬不敢的。隨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道:“那是啊,我一眼看去就確定了你的判斷!”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可是我們應該怎麼來判斷它的真形呢?説它是一面鏡子,可是怎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説它不是鏡子,它又是那麼明晃晃的。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 我搖了搖頭:“説實話,我活了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這是頭一次!”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我也是第一次見啊!唉,有點——捉摸不透啊!” 我看著鏡子裏播放的景象,然後想了想,突然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你覺得是不是那個切克多為了迷惑我們,才故意搞了這個東西來讓我們亂軍心啊?” “什麼?這絕對不可能!他沒有這個智商!不是我看不起他啊!”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不屑地道了聲。 我一吐舌頭:“我也是隨便猜一下而已,我想也不可能是他!但是又會是誰在這麼個地方,搞這個一塊怪東西呢?” 説著,我又向前走了一步,左看右看卻不見自己,我這時才有點迷過來,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不覺得奇怪嗎?這雖説是一面鏡子,但是你我的影像在裏面卻並不顯現在的像呢。”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這麼説,也慌忙扭過頭去觀看,這一看不當緊,他的心也是一緊,並有些迷惑地道了聲:“還真是呀!” 説完這句,他定神思考了一下,然後一個機靈,道:“壞了,莫非它就是江湖中傳説的魔鏡?” “魔鏡?”我重復了一下。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對,魔鏡。據江湖中人説此物不僅可以讓我們看到我們的過去和未來,而且最重要的是它還會給你播放一種你意想不到的幻象。而這種幻象極有可能會讓你走火入魔。”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什麼?那我們兩人現在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眼前的鏡子,略一思索,對著我道了聲:“我們趕快離開此處。” 可惜他的話已經説晚。只見那面魔鏡一時間發出了強烈的光芒,照的附近地方一片白燦燦。 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不好,你我有可能要被它控制了。趕快閉氣,同時打開體內的法門,以助呼吸!”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慌忙定身,運氣,同時打開了體內的法門。 而那鏡子發出的光所到之處,我們就可以看到那被照耀的地方瞬間便幻化成一種難以想像的幻象。 霍恩海姆大叔連忙拉住了我的手。而此時的光芒正好到達了我們兩人面前。 強烈的光芒一時間將我們兩人團團包裹住,就像是兩團蠶蛹。 同時,那強烈的白光直刺得我與霍恩海姆大叔睜不開眼睛。我們兩人很快便失去了直覺,仿佛置身在了一種夢境之中。 我看到了自己被萬禾魚吸進它那鼓脹的肚子裏,同時,有一團黑光將霍恩海姆大叔緊緊地包裹住。 那被黑光包裹住的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犯了什麼病一樣竟對著我露出了兇狠的目光,驚得我一時間渾身雞皮疙瘩全起。 我渾身打了個冷戰,然後定神看著兩眼直視的霍恩海姆大叔。我心裏很明白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肯定是被什麼能力控制住了身心和意識。 我想叫,突然想起此時的嚎叫肯本沒有了一點意義,此時此刻,我只能靠我自己。 看著面對自己像面對敵人一樣的霍恩海姆大叔,他此時也在慌亂之中不得不告訴自己最好能安定住心神。 於是他連忙閉上了眼睛。 而此時那個幻象中的霍恩海姆大叔竟一點一點地逼近了我。 不多時,我已經能夠感受到來自霍恩海姆大叔的呼吸。那帶著一种老年人獨有氣味的呼吸一時間竟使得我想閉住氣。 但是此時我竟發現自己體內的法門根本不能用。好像還有一種相反的作用,越是運功深,越是感覺氣味濃重。 我不得不一邊捂著嘴巴,一邊睜開眼來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同時向他揮動著手臂。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壓根就不在乎我的一言一行,他只是那樣僵直地向前走,動作僵硬,活像是僵屍趕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