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一章 興奮

第四十一章 興奮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好了,小子,我是看著你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逗逗你開心。現在你注意了,你現在有兩個任務,第一個就是保證魚身不下沉,第二個嘛,就是儘量能讓它在浮藻區裏來回穿梭幾次。”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雙手一攤,有些沒力氣地道:“大叔,你覺得這個難度有多大?” 霍恩海姆大叔點著頭:“不小。但是對於你來説還是比較容易的。你這樣,我們還像前面,我説你做!怎麼樣?” 我一聽這話還行,於是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隨對我道:“首先站穩身子,以保證魚身不下沉,具體做法就是剛才的那一套了。至於怎麼讓它能在浮藻區裏來回穿梭,那就需要你的定力了。” 我一聽,扭過頭:“大叔,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的定力是什麼?” 霍恩海姆大叔將手一攤:“就是你內心的一種力量啊!也就是説你必須要心裏安靜,然後借助這種安靜去操縱魚身在浮藻區裏游動。明白嗎?它可是一種比魔法還要厲害的力量啊!” 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我試試吧,不過錯了你也不能怪我。”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我旋即盤腿而坐,閉目而定。一者依舊發力控制著魚身的穩定,二者儘量使自己的內心除去雜念。 不多時奇跡出現,那魚身竟真的開始在浮藻間來回地穿梭游動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慧根極強的我,笑著擼了擼自己的袖子。我也一時間顯得心情好好。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霍恩海姆大叔感覺著魚身已經差不多完全被浮藻包裹,才對著我道了聲:“小子,已經差不多了,你可以收功了。”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的話,又呆了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並站起身。 霍恩海姆大叔走到我面前,道了聲:“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有一種胸悶氣短的感覺?” 我撓著頭,道:“這個不好説。我剛才好像睡著了一般,只感覺自己彷如在夢中。總之還好吧!” 霍恩海姆大叔呵呵笑了笑,然後會心地道了聲:“你能這樣説,我心裏也就有譜了。”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忙問:“為什麼?” 霍恩海姆大叔不説話,只是用一種難以捉摸的目光看了看我,稍後道:“好了,我們繼續兜轉吧。” 我一聽,心裏只覺得很苦,道:“大叔,我們已經兜了好久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兒啊?”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我説出這樣的話,他扭過頭看了看我這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怎麼,你已經熬不住了?我已經説過,我們需要很久才能到達。” 我頓時雙眼大睜:“我的天,我都老了!你還在念叨著很久很久——” 霍恩海姆大叔笑著指了指我,不再言語。 我還想再説什麼,見霍恩海姆大叔已經去了魚肚的後方,我也便不再説話,只是一個人靜悄悄地坐在了魚頭的部位。 此時,竟莫名其妙地從魚頭部刮來一陣海風,腥腥的,外帶著一點冷。 我打了個冷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沒想到,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也正瞪著大眼看著我。 我倒吸一口氣,然後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霍恩海姆大叔讓頭一歪,笑道:“你不這麼看著我嘛?” 我們兩人隨即對視而笑。 此時已經沾滿浮藻的魚身在海洋裏自由穿梭。我能夠在裏面看到那些五花八門的海洋生物們的生活。 這是我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那一雙睜大的眼睛,笑了笑。 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就在我犯困的時候,霍恩海姆大叔卻是異常興奮地喊道:“快看,前面有東西。”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的喊,連忙起身,並順著霍恩海姆大叔的手指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前方確實有一片朦朦朧朧的地方。我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然後興奮地衝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我們到了。我們到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興奮的我,他自己的內心也是難以平復。想想他與我已經在這深海裏兜兜轉轉走了太久! 正在這時,我開口:“大叔,我們怎麼才能到達那上面?好像這還是一個問題啊!貌似我們兩人根本出不了這個魚肚子。”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有些傻的我,笑了笑:“傻小子,你能進來,難道就不能出去?那你跟著我進來幹嗎?” 我頭一擰:“你可不能這樣説啊,大叔,我進來可是你拉進來的。” “胡言亂語,我何時拉你進來的?” 我用手指著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生氣地道:“你這人可不能這樣啊!我可是比你年輕,我的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這話,不禁哈哈大笑:“你小子,竟跟我論起這來了。好了,傻小子,感謝你這一路上陪著我説話,陪我一起在海洋世界裏遨遊!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平安出去的!不然我的珊莎怎麼辦?”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我的天!”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是啊,我就是這麼想的。還有,你就放心吧,現在受罪了,等到再出去,那説不定就是功成名了,到時候什麼都有了。來吧!” 我不知道霍恩海姆大叔讓我幹什麼,只是呆在原地不動。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沒有動的意思,扭過頭向我喊道:“我説你倒是跟過來啊!” 我有些迷惑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我説大叔你到底要幹嘛?”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磨磨唧唧的我,心裏頓時有些火氣:“我説你小子怎麼回事?一説要出去了,怎麼就開始不聽話了?!趕緊過來吧,我教你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啊?”我走到霍恩海姆大叔身邊有些不耐煩地道。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首先第一步我們兩人需要從這個魚肚子衝進去,對吧?然後呢,我們還需要確定那是不是一個小島。另外,據我的前人講這海中的孤島一般都有濃霧籠罩,那團濃霧就是結界。所以我們確定了它是一個小島以後,還要想辦法打破結界,然後我們才能順利地登上去。明白了嗎,年輕人?” 我聽得一頭霧水,連連搖頭。 霍恩海姆大叔拿我沒辦法,只是嘆了口氣:“罷了,你跟著我做就是了!” 我笑了笑,並站起身來。 霍恩海姆大叔道:“其實這個招式也很簡單,就是在前面我教你的那些招式的基礎上再加上向上的一種攻破式的魔力就行了。” 我一聽,又是滿頭霧水:“我説大叔,你前面貌似已經教了我好多東西啊!我怎麼記得是哪一種啊!” 霍恩海姆大叔故意裝作不知:“是嗎,我已經教過你東西?” 我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應了聲:“我還以為沒教過。因為人家好像對我這半老頭子很有意見啊!” 我聽了,連忙笑著道:“我説你就計較這個了啊。唉!”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來吧,小夥子,讓我們一起合力,打破魚肚,衝出去吧!”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説話間,早已將兩腿紮好馬步,並來了一個乾坤合力魔幻異形術,只見他雙掌畫圓,左右盤旋,同時向上發出一個擊打力。 我在後面跟著他學。 不一會兒功夫,我們兩人便出手相似。 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不知道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已經基本學會了招式的我,大笑了一聲:“還在等什麼,小子,來,讓我們一起出去吧!” 説話間,他已經將手掌之間匯聚的一股強大的魔幻氣流打向了魚肚的頂部。 我緊跟其上。 説時遲,那時快,只聽得一聲巨響,萬禾魚肚皮爆裂,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兩人同時間竄出魚的體外。 借著萬禾魚翻起的肚皮,我們兩人暫且得以穩住身子。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前方不遠處的一片朦朧對我道:“小子,你看到了?那不遠處想必就是一座小島了!” 我看了看,同意似的點了點頭,但是看著一片霧氣籠罩,我不無擔心地道:“可是大叔,那麼多的霧氣,我們又怎麼能順利到達呢?” 霍恩海姆大叔嘖嘖兩聲:“我説你這人就不聰明瞭吧!剛才我對你説什麼來著?你跟著我學就是,跟著我就一定有飯吃了。來吧,讓我們一起將那片濃霧打開,看看上面到底是些什麼東西吧!”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示意我向後靠,然後又是手掌撤圈,左掌畫圓,接著是雙掌齊力合併。這時,我看了看我,道了聲:“我説你倒是跟著我做啊!” 我連忙應聲做起。 霍恩海姆大叔見我的動作做到了和自己的動作一致的時候又晃動身子,同時對著我道:“我現在教你的是打開結界的法門。我希望你一定要好好學,不然我們兩人可是沒有後路了。你也知道魚肚已經被我們爆破,不可能也回去了。”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説完話,隨即運轉魔力開始了教我破結界的法術。 我先是看了一遍,然後見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生氣,連忙道:“大叔,我這人理解能力比較慢,剛才只是看了看你的運功方式。麻煩你現在也進行一次,好嗎?”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做出吐血狀,道了聲你真是老大。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下了最後一次通牒:“這次你務必跟我好好學。不然光靠我一個人的魔力是根本打不開這個小島的結界的。”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為了能讓我更好地運功,對我道了聲你來前面,剛才你不是已經看過一遍了? 我一聽,有點慌神,我有些猶豫地想説什麼,霍恩海姆大叔卻早已和我換了位子。 我無奈地看了看他。 霍恩海姆大叔點點頭,並很快拉開了架勢。 我們兩人又投入了彼此間的一種磨合狀態。 我這次相對於剛才已經好多了,可是並沒有達到霍恩海姆大叔的滿意。運完功,他還是有些怨氣地道:“小子,你覺得剛才你的魔法運用的如何?” 我略斜了嘴角,笑了笑:“不怎麼樣。不過我覺得——” 霍恩海姆大叔一下子堵住我的嘴:“要是靠你現在這個狀態,我看我們兩人只有死在這大海裏了,更別説去救珊莎他們了。唉!” 我見大叔臉色陰沉,於是又小心地對其道了聲:“大叔,這個,我們再來最後一次,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