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十章 萬禾魚

第四十章 萬禾魚

我一聽,有些鬱悶,道:“可是我沒有這東西,怎麼幫你穩住這糟魚來抵抗風暴的來襲啊!”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你啊,不要著急。你知道嗎,現在你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比那些初學者厲害多了。唉,想想我當初根本沒法和你比。你的任務就是穩住後方,並不需要發什麼光。明白?來吧,傻小子,跟著我一起抵禦這大風暴吧!” 説著話的同時,霍恩海姆大叔已經又開始了剛才的那一套,並且在極短的時間裏出現了剛才的那一道亮光。 我在後面一邊學著霍恩海姆大叔的動作,一邊驚嘆這位平時看似普通的人所藏著的功力之深。我多麼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像他這樣有著一身超強的魔法功力啊!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霍恩海姆大叔開口了:“我説小子,你是不是偷懶了?我怎麼感覺著我們在下沉啊?” 我連忙搖了搖頭,道:“沒有啊,我一直在學著你的樣子。” 霍恩海姆大叔知道我出現了分心的狀態。於是一邊發動魔法,一邊對我道:“小子,你可不能出現分心的情況啊。你要知道現在你的意識已經在模倣著我的意識走了。也就是説,你現在的一言一行,在我這裡都是曉得的。好了,別多想了,好好幹,什麼都會有的。”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的這話,驚得一身汗,同時瞪大了眼睛,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意識此時竟然已經被這老頭給吸了去。 唉,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隨他吧! 我定了定神,隨即穩住了小盤,開始與霍恩海姆大叔一起操縱著萬禾魚來抵抗大風暴的進襲。 我們兩人經過好大的一番功夫方安耐住陣腳,避開了一場厄運。 萬禾魚又繼續載著我們兩人在漫無邊際的大海裏遊蕩。 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我只覺得頭暈眼花,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張大著嘴巴熟睡的模樣,不禁笑了笑。 我本想去捉弄一下他,但是突然覺得人家也不容易。隨又一個人沒趣地坐在了一邊。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卻一下子坐了起來,他看了看我,用一種很重的鼻音對著我道:“我説小子,你是不是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我神色慌亂地連連搖頭,並驚嘆于他的這種無意識注意的能力。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不自然地笑了笑:“你小子,去,給我到前面好好地穩住魚。別凈在我們身邊添亂。我本來一個吃燒雞的夢讓你一下子給整丟了!唉!” 我一臉無辜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然後乖乖地走到了前面。 這時,一隻大黃魚擋在了我們面前,我在裏面看到大黃魚的眼睛簡直就像是一顆黃金珍珠,也情不自禁地瞪著眼去看。 誰承想,那大黃魚突然朝著那萬禾魚噴出一種黃色液體,並很快將那萬禾魚的頭部蒙上。我以前哪見過這樣的架勢,一個趔趄坐在了地上。 我的這一不小心也驚醒了霍恩海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睜開眼看到坐在魚肚底的我,多少帶著些怨氣地道:“我説小子,你就不能安生一會兒?” 説完,我們都感覺到了眼前出現了一片灰濛濛的狀況,於是他又問我:“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前面模模糊糊。” 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説好,只是用手一會兒指指魚頭,一會兒又指指他。 霍恩海姆大叔被我很快攪得一頭霧水。他隨即站起身來,走到前面看了看我,此時才發現我的額頭已經是滿頭大汗。 霍恩海姆大叔不禁抬頭去看前面,這一看,連他自己也吃了一驚。 我見霍恩海姆大叔表現出緊張的表情,也慌忙站起身來對著他道:“大叔,怎麼了?” 霍恩海姆大叔先是不説話,然後對著我道了聲:“我看我們要有一場惡戰了。” 我一聽,心裏一緊:“怎麼,這條大黃魚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這是一條練了百年成精的黃魚怪。你看到萬禾魚頭上的黃色黏液了?那些都是它吐出來的巨毒。” “什麼?我們怎麼辦?我們應該怎麼辦?” “不必擔心。你只要聽我的,按照我的話去做,我們就可以繞過它,得以逃脫!” “什麼?我們不把它消滅嗎?” “就靠我們兩人的力量,最起碼目前是做不到!”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心事重重的樣子,隨嘆了口氣:“那好吧,你説我做。我們趕緊離開它!”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隨即衝著我喊了聲:“快,你到後面,同時跟我打開魔法法門,然後運轉魔力調轉魚頭,以避開這個大傢夥的攻擊。” 我聽到此話,慌忙到了後面,並做好了運功的準備。 霍恩海姆大叔扭頭一看,笑了笑。 我也不好意思地回了他的笑。霍恩海姆大叔慌忙又説:“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趕快隨著我將魚身向左遊移。速度一定要快!” 我點了點頭,雙手抓住魚的幹皮,就著霍恩海姆大叔的魔幻氣力,我們兩人隨即一起翻轉了萬禾魚。 而此時的那條大黃魚見眼看到嘴的獵物又要掉了,也不示弱,一個箭式直衝向兩人。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慌忙又對我道:“趕快發力,我們合力將魚身騰空。如有可能,你看你能不能借著我的力,將這條萬禾魚推出去。” 我不明白,但是依舊照做。 霍恩海姆大叔一個蹬身,同時衝著我喊了聲快。 我不敢怠慢,隨即雙掌畫圓,然後用力合十,打出了一道極強度的亮光,而這道亮光正好從魚尾到魚頭,將整個萬禾魚完好地托起。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這種情況滿心歡喜地點了點頭,同時笑道:“小子,不賴。繼續努力,以使我們可以完全騰空。” 我領命,又晃動了一下身子,只見那道亮光越發顯得刺眼。 那大黃魚一時間眼睛受到重挫,尋不到了到嘴邊的獵物,於是開始在海裏亂躥。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兩人眼看著萬禾魚將要衝出海面,可是卻突然又像沒油的發動機,慢慢地下沉。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看著我,驚問怎麼回事。 我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霍恩海姆大叔一個人通過魚眼看了看外面的情況,見魚身被一大叢海帶纏繞。大叔急的一時間額頭滲汗,我擦了一把,扭過頭接著對我道:“你也來一次!”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的話,慌忙又將剛才的那幾招式打了出來,可是效果依然不理想。 霍恩海姆大叔這時開始著急了。突然我又將眉頭挑起:“對了,那條大黃魚現在哪?孩子追我們嗎?” 我搖了搖頭,説了句不知道。 霍恩海姆大叔抿了抿嘴唇:“我説你就不會往後看看!” 我嗯了一聲。這時,我才看到那條大黃魚正在後面亂躥。我連忙衝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不好了,那條大黃魚跟上來了。” 霍恩海姆大叔從嘴角擠出一絲笑意,對著我道:“我就是要等著這條怪物追上來,這樣,我們就可以借助它的力量,把這條魚身周圍的海帶搞掉。這樣,你來前面,我去後面,注意你的力度啊。” 我點了點頭,同時兩人調換了一下位置。 霍恩海姆大叔站在後面眼看著大黃魚跟來,大喊了一聲:“來吧,你這個臭東西!” 説話間,我已經運轉了氣力並通過魚身後的氣孔盡力打去,而那條大黃魚見狀,嗖的一下竄到了萬禾魚的下方,並在下面用力地頂撞。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都感到了這怪物的力量之大。霍恩海姆大叔此時見狀,慌忙對著我道:“小子,趕快發魔力,托起魚身。” 我聽到這話,愣了愣,趕緊蹲身,運轉內功,發揮魔力。只見一道光亮又起,與此同時,那萬禾魚的身體明顯開始向上浮動。 霍恩海姆大叔在後面感受著魚身的變化,並不時地對我説著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我們兩人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擺脫了大黃魚的追襲。不過那條萬禾魚因為被大黃魚吐上了毒液,再加上的海水的侵蝕,開始腐爛。 我最先發現了這一點,我有些擔心地將這個問題報告給了霍恩海姆大叔。 他聽了我的話,先是托著下巴思考了一番,然後對我道:“這樣,你看看能不能在這附近找一些浮藻類!” 我一聽,不解地扭過頭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我們找那東西幹嘛?又黏又腥的。”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這就對了。正是因為它有著這樣的特點,所以我們將它塗抹在萬禾魚的身上,這樣既可以保護它,使其不腐爛,又可以讓那些海洋裏的怪物誤認為此物就是浮藻,從而不攻擊我們啊!” 我聽了,笑著點了點頭:“還是你高明。可是我們現在深海中,要想找到浮藻可不是容易的事啊!” 霍恩海姆大叔用一根手指向上指了指:“既然在深海,那為何不想法往上走走。” 我頓時顯出一臉苦相:“你也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我現在可以説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哪還有什麼精力再往上游。要不你來吧!”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的話,心裏知道我這是明顯想開脫,想偷懶,於是笑著對我道:“你不想早點看到陸地嗎?不想找到珊莎他們嗎?” 我無奈地點了點頭:“想啊,可是我——唉,想想我們兩人在海底已經不知道有了多長時間了,可是這兜來兜去,你發現了嗎,除了一片大海,我們什麼也沒有發現啊!説實話,我現在都有些——”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沒有精神的我,笑了笑:“你這樣可不行啊。這樣可不是我心裏那個年輕有為的羅蘭。再説現在海帶已經被打碎。我們完全可以衝到距離海面百餘米的地方。”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這樣説自己,隨抬頭看了看他。霍恩海姆大叔衝著我點了點頭。 我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就再試試吧!”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我隨即又走到魚頭部位,並立定身子,然後就是蹲身,運功,發力,果不其然,萬禾魚很快便以極快的速度向上躥動。 霍恩海姆大叔向我會心地笑了笑。 我這一次也感到了自己的力量之大。 臨近一團團棕褐色的浮藻區。霍恩海姆大叔慌忙叫我停住,並開口道:“這裡的浮藻看似渺小微弱,可是你別小瞧它們,這些東西是完全可以殺死一條鯨魚的。”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的這話,立時瞪大眼睛,並問我:“我們如何獲取我們想要的浮藻?” 霍恩海姆大叔給我開玩笑道:“你出去撈啊!我在裏面等你!” 我聽了,一臉苦笑:“我説大叔,你這不是給我開玩笑吧!剛才還説一條大鯨魚都可以被它們活活吞噬掉。你覺得我有鯨魚厲害嗎?”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 我又是苦笑:“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趕緊説一下方法吧,還有你沒發現這條魚身正在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