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九章 鎮定

第三十九章 鎮定

我們兩人可以説此時完全成了戰場上的一對好兄弟。 不過,那些雷伯鳥可不管你們關係如何,它們只想在此時用盡所有的力氣撕咬這兩個殺死它們同伴的兇手。 如此一番較量,我們看到成片的鳥羽零落在海面上,而我與霍恩海姆大叔被那些雷伯鳥所啄咬出來的血水也滴落在海面上。 不知道纏打了多長時間,空中才算歸於平靜。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彼此看了看對方,不禁笑了笑。 這時,我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好了,我本來還想問你一個問題,看樣子現在已經沒有必要了!”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問什麼事。 我一攤手:“我本來還想問你,這些鳥有毒,那麼它們咬的傷口會有毒嗎?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問了。因為你和我一樣。要死一起死吧!” 霍恩海姆大叔不禁仰頭大笑。 我看著渾身血滴的霍恩海姆大叔,隨用手將一隻還在他身上用力撕咬的雷伯鳥揪了下來,然後用力將其捏死,丟進了海裏。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那一副兇惡的樣子,不禁道:“唉,年輕就是好啊!我老頭子已經沒有那份氣力了。來吧,讓我們進入海底,進行一番修正!” 正説間,我們一起聽到了身後有一陣涼氣襲來。 我們兩人同時扭過頭去看,原來是一隻超大的雷伯鳥來了。 我忙道:“大叔,怎麼辦?好像我們的計劃有誤啊!” 霍恩海姆大叔一攤手:“兩辦。來吧,讓我們兩人一起把它辦了!” 我不禁笑了笑,同時又開始了一番運轉內功發動魔力。 我們兩人一左一右,同時向著那只超大型的雷伯鳥襲去。那只已經氣得眼睛通紅的雷伯鳥看著我們兩人向自己奔襲過來,先是扇動翅膀,然後一個急轉身並趁著我們兩人從身邊過去之際,狠命地扇動了一下翅膀。 結果,我和霍恩海姆大叔被它竟然一下子扇出了丈許。 我還想再去進攻,被霍恩海姆大叔一把拉住:“怎麼,你還有力氣給它拼?我可是沒有了!” 我一皺眉頭,向著霍恩海姆大叔不解地問:“那我們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眉頭一撮,苦笑了一下:“怎麼辦?逃啊!” 我看著一臉血痕的霍恩海姆大叔,不明白他的意思,而就在這時,霍恩海姆大叔眼見那只巨大型的雷伯鳥向著倆人又衝來的時候,慌忙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並帶著我一起竄進了海洋中。 進入以後,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你不怕它再跟來嗎?” “我當然不怕。因為那玩意不會水,它敢追來,只有一種結局。我想它不會那麼傻吧!” 正説間,我們兩人同時聽到了一聲“噗通”的巨響。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同時向上看去,果不其然,我們真看到了那只大型雷伯鳥竄入了海裏,先是奮力地掙扎了一會兒,很快便從我們兩人的不遠處沉入了海底。 霍恩海姆大叔指著它對著我道了聲:“你看看,這樣的傻鳥它還想打勝仗,那不是白日做夢嗎?”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我們兩人旋即又向著另一方水域游去。 晚上很快來臨,海面上又開始了大風暴,電閃雷鳴十分恐怖,那紫色的水桶粗的閃電就像下雨一樣,比渡天劫的場景絲毫不遜色。 我跟著霍恩海姆大叔在海底慢慢地遊移著,並仔細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變化。 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自己的身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聲音,慌忙扭過頭去看。 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好像也發現了不對勁。 待我們兩人一起扭過頭去看情況變化時,我們同時被眼前的一切所鎮住,只見在我我們的身後正遊著一條體型碩大的魚。而且好像還打算等著我們不注意,一口將我們兩人吞掉。 我一看這傢夥,一時間驚得臉色變白,而霍恩海姆大叔倒是顯得異常鎮定。他先是一把將我拽出危險區,然後讓我轉過身來,同時與他對視著那條大魚。 這樣的大魚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我苦笑了一下,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他不言語,只是眼神中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殺氣。未等我理解透,他已經竄了出去,跟那條大魚鬥打在一起。 我一時驚嘆,這可真是我的猛大叔啊! 驚嘆過後,我也很快加入了與那條大魚的搏鬥中。 我原本想著這樣一條大魚,我和霍恩海姆大叔是需要經過一番努力才能將其降服,沒想到,我們竟三下五除二,很快將其解決掉。 霍恩海姆大叔隨對我道:“我們暫時有住的地方了!” 我不解,他指了指那條死魚:“知道這是什麼魚嗎?” 我搖了搖頭。 他笑了笑:“這種魚叫萬禾魚,是深海中的一種魚類,平時最喜歡的事就是跟著大型的東西瞎逛遊。今天巧了,正好遇到我們!” 我苦笑了一下。 霍恩海姆大叔也不再理會我,隨即開始運轉魔法,處理那條萬禾魚。 很快便將那條死魚變成了一個小居室。 我們一起鑽了進去。沒想到的是這一進去,竟待了很久。 我們在魚肚子裏憋屈地過著生命中的一天天。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看出來我心裏的不爽,於是擺出一副長者的樣子,對著我道:“我説啊,萬事都有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是需要你能耐得住寂寞的。小子,你是不是感覺沒勁了?” 我將眼睛睜得圓又大,然後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不能表現出什麼不敬,略一低頭,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哪,我跟著前輩一直覺得學到了很多東西。尤其這海洋裏面的生活,你看,到處都是魚蝦,美麗而又讓人心情放鬆。我很快樂!” 霍恩海姆大叔笑著擼了擼自己的衣袖,然後有些無奈地道:“你小子,罷了,説與不説,總之我們還在海洋裏遊著。也不知道我的珊莎怎麼樣了!” 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然後若有所思地道:“大叔,我想問個問題。不知道我們何時才能到達陸上?”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問此問題,隨即眉頭略緊,倒吸了一口氣:“這個,我估計快了吧!再説,我們的任務還沒完成呢。我們還沒見到那個切克多,最重要的是我們還沒救出珊莎他們!” 我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言語。 我和霍恩海姆大叔在魚肚裏借助著彼此的互相幫襯寂寞地前行著。 一月轉眼過去。可那所謂的大魔王切克多卻是始終不見其蹤影。我有點抓狂。 有一天,我走到霍恩海姆大叔身邊,道了聲:“大叔,你不覺得我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享受一下新鮮空氣了嗎?”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我想他肯定在想,傻小子,你我現在連小命都快難保了,還有什麼閒心思去想那玩意。唉,能活著就已經不容易了。但是這也只能在自己心裏想,萬不可説出來,以免傷了這小子的積極心態。 於是,霍恩海姆大叔略一抬頭,道了聲:“這個啊,我估計也快了!” 我心裏明白這是他對我的安慰話。 突然,一道雷鳴聲在我們的頭頂響起。我自言自語道:“又下雨了!這破魚肚子就像個爛布傘,唉,這可真是有點讓人心裏——” 霍恩海姆大叔瞥了我一眼,以為我感冒或者發燒,説胡話,於是帶著些關切的語氣,道:“羅蘭,你沒事吧?我怎麼感覺這段時間你好像有些心事重重的?!”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叫我,只是有些沒氣力地扭過頭道了聲沒事。 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看著我道了聲:“有時候吧,年輕也不一定是一種資本啊!小夥子,你要儘快讓自己變得成熟起來,最重要的是強大起來。” 我聽著好像在説夢話的霍恩海姆大叔,一臉苦笑,然後道了聲:“強大談何容易。”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這個問題,我想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如果我們幸運,在這海洋裏能找到我們所需要的東西,並成功救出珊莎他們,我相信你再回到陸地上的時候已經變得異常強大了。你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知道嗎?” 我苦笑了一下:“時間?我已經等了好多年。可是現在有什麼?不過如此,整天跟著你在魚肚子裏來回遊蕩在大海裏。唉,大叔,你別説話了,我想歇息一下!”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明顯精神狀態不好的我,點了點頭。 “睡吧,我估計等你醒來,我們就可以救出珊莎他們,雙腳踏上土地了。” 我苦笑了一下:“希望如此吧!” 很快,已經閉上眼睛的我喃喃自語起來。其實此時的我只是瞇起眼睛養精神。 我看到霍恩海姆大叔一個人無趣,又一個人借助魚眼開始觀察外面的世界。 此時更有些海風吹進魚肚,多少帶來些海腥味,同時也雜夾著些許的涼氣。霍恩海姆大叔渾身一抖,打了一個哈欠,他也沒有在意外面的冷。 倒是正在躺著的我頓時感覺到一陣涼,我強睜開眼來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見人還在晃悠,於是又試圖閉上了眼。 誰知這時的霍恩海姆大叔又打了一個哈欠。這一下倒攪得我沒有了困意,我睜開眼站起身,來到霍恩海姆大叔身邊,道了聲:“大叔,你沒事吧?不行的話,你去休息一下,讓我來觀察前方的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眼球通紅的我,勉強笑了笑,道了聲沒什麼事。 我也便不再多問。 我們兩人隨即又憑藉著萬禾魚的肚子在大海裏一陣漫遊。 不多時,一聲巨響傳來,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彼此看了看對方。我問:“前輩,怎麼回事?” 霍恩海姆大叔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你去後面看看情況。” 我隨即向後走了幾步,這時,我才看到大風暴來襲,而那些鯨魚之類可能因為風暴來襲,吸走了氧氣的原因,很多都開始亂躥。 我折回身向霍恩海姆大叔説了説情況。霍恩海姆大叔簡單地點了點頭,同時又打了個哈欠。 我有些擔心地看了看他:“我説大叔,你還是歇息一下吧。讓我來觀察前方的情況變化。” 霍恩海姆大叔一擺手:“無大礙,你啊不用太擔心,你還小,你應該多休息才是!”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心裏有些難過。 這時,又一聲巨響傳來,我心裏有些慫,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他倒是顯得異常鎮定,隨對我笑了笑,道:“你去後方吧,我們一起發動魔力先穩住這條能暫時讓我們躲避風雨的糟魚再説。” 我點了點頭,慌忙去了後面。 霍恩海姆大叔等待著我站定,方開口道:“從現在開始,你注意聽我的安排,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你不多説話,也不要多做什麼。明白嗎?”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隨即將身子欠下,做成馬步狀,然後對著我道:“好了,你現在也像我這樣先蹲下身去。” 我照做。 霍恩海姆大叔隨又將雙掌互搭,合成十字狀,對著我道了聲照做。 我連忙也照著霍恩海姆大叔的樣子開弓拉箭,擺成十字狀。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看了看我的架勢,滿意地點了點頭。 如此幾回之後,霍恩海姆大叔感覺有些費力,尤其是這脖子一來一去的扭,一會兒已經感到了有些發酸。於是他咳咳兩聲,對著我道:“我説小子啊,這樣啊,我待會怎樣,你那,就跟著我怎樣,不要再等我給你説了。行嗎?” 我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有些害怕地道了聲:“那萬一我因為一個招式沒看到,或者看亂了出錯,不會影響我們的進展吧!”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頓了一下,然後擺擺手:“放心吧,不會的。你只管照著我的做就是。我相信你是一個很好的練魔法的苗子。” 我有些對自己的能力懷疑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為了鼓勵我,又笑著看了看我。 我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霍恩海姆大叔旋即運轉氣力,發動魔法,不多時便看到了一道玄色的亮光從他的掌心滋生出來。 然而一直模倣著的我此時在運轉了掌心以後卻並沒有出現這樣一道亮光。 於是我有些擔心地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看,我,我沒有成功!” 霍恩海姆大叔先是收了勢,然後扭過頭看了看一本正經的我,笑道:“你肯定沒有了,你要是有我這一套,那你的魔法變幻功力肯定不在我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