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八章 戰鬥

第三十八章 戰鬥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如此説,眉頭一皺:“怎麼,它們難不成就此放棄了?” 霍恩海姆大叔搖了搖頭:“這些海獸的生活習性跟我們多少有點相同,但是還是有它們自己的特點。比如剛才那頭大海獸,它之所以拼了命似地跟我們鬥打,是因為它是首領,它有責任保護好自己的手下。一旦它的手下出現了危機,那麼作為首領的它必須要為之負責。而當作為首領的它出現了問題時,作為它的手下應該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報仇,而是將它的屍首消滅了,以不被敵人所利用。” 我聽到此,隨即瞪大了眼睛:“什麼,你的意思是那些大海獸剛才不理會我們,而是去下面消滅它們的首領了嗎?”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 “不會吧,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是啊。這一點跟我們人類很不一樣啊!還有一點你想聽嗎?” 我見霍恩海姆大叔又要賣關子,忙道:“你就説吧。難不成這些海獸就是守護我們所要尋找的寶貝的聖獸?” 霍恩海姆大叔搖了搖頭,然後像是開玩笑地道了聲:“等到那些海獸消滅了它們首領的屍首以後,它們還會再返回來跟它們的敵人決一死戰!” “什麼!” 我聽到這裡,慌忙帶著些怨氣對著他道了聲:“你可真是的,你怎麼不早説啊!” 霍恩海姆大叔還想再説什麼,一股濃重的海腥味已經從海底向上浮出。他連忙對著我道了聲:“不好,它們來了。我們快走!” 我聞了聞海水氣味,道了聲:“真是倒楣!”隨即跟著霍恩海姆大叔竄出了海獸的領地。 待感覺到安全以後,我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前輩,我們現在該到哪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已經有些疲憊的我,道了聲:“不如我們就此歇息一下吧!” 我一聽,忙道:“這個主意不錯。我先歇吧!” 説完,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忙又笑著道:“還是你歇吧!”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我左右看了看:“可是這一片什麼都沒有,我們怎麼歇息呢?” 霍恩海姆大叔不言語,只是靜靜地向上游了一段距離,然後便懸在那裏閉上了眼睛。 我在下面看著他,感覺就像是懸著的一條魚。我不禁笑了笑。 這時,我隱隱約約感到了距離海面不遠的地方有什麼東西在游動,於是我又快速地遊向霍恩海姆大叔,將其搖醒,道了聲:“大叔,我剛才看到了一些在海面上的浮游生物。我看不像是好東西啊!”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忙抬頭去看,稍後簡單思考了一下,對著我道了聲:“不好,看來我們又要進行一場血拼了!” 我不解,隨道:“我不知大叔想要説什麼,還請詳細地講一下!”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然後道了聲:“現在解釋給你看已經沒有必要了。你還是趕快隨我做好應戰的準備吧!” 我眼見著那團黑影越來越重,隨點了點頭,並趕快運轉體內的魔力,以備將要來襲的無名物。 我跟隨著霍恩海姆大叔,眼見著海面上的浮游生物越來越多,所産生的黑影越來越大,我的心裏也變得越來越不安穩。 此時,我想問問霍恩海姆大叔上面到底是什麼。但是我看到霍恩海姆大叔的臉色並不好看,我知道我們兩人將要面對的東西肯定是比剛才的那些大海獸還要兇猛的東西。 不多時,我們兩人終於遊到了距離海面只有五米的地方,霍恩海姆大叔低聲對我道了聲:“好了,羅蘭,我現在就要告訴你,我們接下來將要應對的東西。她的名字叫雲雷母。” 我聽了這個名字,眉頭一皺:“什麼?雲雷母?是不是那種像炸彈一樣,只要一接觸東西就會爆炸的那種!”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 我慌忙道:“那我們還是避開它們吧!” 霍恩海姆大叔從嘴角擠出一絲笑意,道:“避開?這個是不可能的!我們只有面對,而且還必須要戰勝它們,我們才能在這深海區裏游動,不然我們休想存活下去!因為它們隨時都有可能來襲擊我們!” “可是——” 霍恩海姆大叔知道我想説什麼,隨止住我,道:“好了,你什麼也不要説了,跟著我上去吧!” 我還想再説什麼,再一看霍恩海姆大叔卻已經竄出了海面之上。 我也只好緊跟在他的後面快速地竄出海面。 出了海面,我們兩人還未穩住身體,就已經發現,我的天,這一方天地可真是熱鬧。海面有成千成萬的雲雷母,天空還有兇悍無比的雷伯鳥。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此時有些膽怯的我,對其道了聲:“如果你待會在與它們的戰鬥中還是如此的腿軟,我看你只有一條路。” 我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怎麼,難道我們還有退路?”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羅蘭,你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想緩解一下我的緊張啊!” 我嘆了口氣:“哪有,我是真不知道。要知道這樣,我肯定不會來!” “既然來了,就不要説沒用的了。小夥子,來吧,讓我們再一次合作!”霍恩海姆大叔用一種鼓勵的話對著我道。 我看了看已經精疲力盡的霍恩海姆大叔還如此地賣力拼殺,我作為一個年輕人竟想著逃脫,不禁心裏有一種慚愧感,隨即也重拾起勇氣。 那海面上的雲雷母本來正在海面上悠閒自若地嬉戲,追逐著,冷不丁地從海裏鑽出了這麼兩個人類來,也著實嚇了它們一跳。 那雲雷母的首領見到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兩個大活人,一時間“嘎嘎”地叫了幾聲,很快,那些嬉戲的雲雷母便一下子聚集到了它的周圍。 同時,空中的雷伯鳥也提高了警惕。 霍恩海姆大叔上下看了看形勢,低聲對著我道了聲:“小子,你對付空中的那些鳥,好對付。我來和海面的這些小東西決戰。記住,不要回頭,直到消滅了最後一隻再來助我。明白嗎?” 我緊張而又激動地連連點頭,然後又有些擔心地一把拉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萬一我自己受不了了,我可不可以大叫?”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著看了看我,好像一副不知道説什麼好的樣子。 我撮了撮嘴,然後低下頭。 隨後,我們兩人便分開來,各自戰鬥。 先説那霍恩海姆大叔,他一個箭步竄到了海面上,很快便與那些雲雷母對峙起來。 那些雲雷母見是一個胖墩墩,先是以為他是自己的同類,但是一看眉毛鼻子眼的,又確定了那是自己的敵人。 那首領先是面對著霍恩海姆大叔嘎嘎地叫了兩聲。隨後,從隊伍裏面便快速地竄出兩個雲雷母來。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心想,我早就聽説這玩意遇到水滴就會大爆炸,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不是這麼個情況。 想到此,他旋即拿出自己的兵器,看著那成群的雲雷母,他先是笑了笑,然後便運轉魔幻氣力,同時揮動了手裏的兵器,以一種強大的力帶動水面,使得水面飛濺出很多的水滴來,霍恩海姆大叔順勢將那水滴一揮,使得那些水滴以極快的速度打向那群雲雷母群中。 那些小東西見此情景,慌忙嘎嘎地一陣亂飛,與此同時,果真出現了遇水滴就爆炸的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站在不遠處,興奮地看著一下子消滅一半的雲雷母,正要準備再來第二撥,卻才發現,一部分雲雷母已經向著自己猛衝了過來。 於是,霍恩海姆大叔慌忙揮舞著兵器,左一下,右三下地亂砍了一氣。 同時,我也聽到了在自己的周圍所發出的霹靂巴拉的爆炸聲。 也不知道他亂舞了多久,他可能覺得自己的胳膊腿都是酸痛了,方才停下來,並看了看墨藍色的海面。這時,他好像發現除了因爆炸而死去的成群雲雷母外,再者就是我一個孤零零的人了。 他心裏明白,自己的任務完成了,於是抬頭來看了看我的情況。 此時的我先是簡單觀看了一下霍恩海姆大叔大戰雷伯鳥的情景,然後便是奮力地與那些雷伯鳥進行著殊死的較量。 當我左邊一個衝殺時,那些雷伯鳥就會飛向右邊,然後再折回身來對著我進行一番強烈地撕咬。 很快,霍恩海姆大叔便看到了我身上被雷伯鳥所撕咬的血跡斑斑。 可能他不忍心再看下去,旋即一個縱身,便騰空而起,來到了我的身邊,我們兩人背對背而立,與那些雷伯鳥在空中對峙。 此時的我揣著粗氣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確定這些雷伯鳥比下面的那些海洋裏怪東西好對付嗎?”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聲:“這個,我忘了告訴你了,其實它們差不多!撐到天也就是差那麼一點吧!” 我咬著牙忍住了身上的一陣劇痛,然後對霍恩海姆大叔道:“我看不止差不點吧!” 霍恩海姆大叔呵呵笑了笑。 我也不管這些了。我眼見著那些雷伯鳥又衝了過來,隨與霍恩海姆大叔一起向著那些雷伯鳥運轉內功發動魔力,並旋即打出一道耀眼的白色鐳射來,而那白色鐳射所帶出的魔法氣流威力十分巨大。我相信這一擊一旦打中那些雷伯鳥,它們必定喪命,對此我還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那些雷伯鳥可能還以為是剛才的那個情況,沒什麼大變化,隨一擁而上。 結果,成群的雷伯鳥相繼遇到了我們合力打出的那道強勢魔幻氣流波,只見那些雷伯鳥最終因內傷太重而跌落到了海面,進而沉了下去。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發過魔力以後,我們兩人並沒有急著進攻,而是選擇了退後觀察情況。 我們眼見著成群的雷伯鳥被打落進海裏,隨即彼此看了看。 我有些有氣無力地道:“大叔,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 我咧了咧嘴,道了聲:“我身上被這些鳥所撕咬的地方是不是有毒了?我怎麼感覺著那麼痛!而且我好像也有些頭暈的感覺!”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已經明顯疲乏的我,道:“沒有毒。你只是因為太過於疲勞而已。放心吧,小子,再撐一會兒,等我們把這些小怪鳥處理乾淨,我讓你先休息,如何?”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突然又有些後悔自己這麼説。因為他本身也已經很睏了。 我們兩人正在抽身這麼閒聊幾句的當兒,那些雷伯鳥竟也迅速地又成了隊伍。 我見狀,眼睛頓時大睜,背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我還想再説一句話。我能不能逮一隻雷伯鳥?” 霍恩海姆大叔不明白:“你逮它幹嘛?長得那麼醜!” 我苦笑了一下:“撕吃了!我肚子一直在叫!”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此話,連忙搖頭:“這不行,它們本身是有毒的!”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麼説,立刻對他剛才的話懷疑起來。不禁苦笑了一下,並第一個衝了上去。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想叫,發現已經晚了,也只好緊跟在我的身後衝了上去。 那些雷伯鳥見我們兩人又衝了上來,不禁一隻只像發怒的老母雞一樣,翅膀呲楞開,小黃嘴巴大張著,並一起衝向了我與霍恩海姆大叔。 很快,我們雙方又廝殺在一起。 因為交戰比較激烈,我和霍恩海姆大叔很快便被那些雷伯鳥隔離開,成了兩個大圓團在空中翻滾。 我一邊用手中的短劍不停地砍殺著啄咬我的雷伯鳥,一邊試圖打開一個裂縫看看霍恩海姆大叔的狀況,想必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那邊也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