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七章 人類

第三十七章 人類

霍恩海姆大叔一下子站了起來,衝著我道了聲:“羅蘭,快,我們要抓緊時間了。無盡東海的法門打開了!” 本來已經有了睡意的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如此喊,慌忙站起身,跟著霍恩海姆大叔奔到了淺海區觀察情況。 此時雖然時間是黑夜,但是那不遠處強烈的風暴聲還是能夠很清晰地感受到。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羅蘭,我們現在就要下水了。你可要緊跟在我的身後啊,不然,你也是知道的,深海區域裏面可是什麼都有。尤其是那些海獸可是殺人不眨眼的!萬一到時候有個什麼情況,我可是顧不上你了啊!”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話,忙道:“大叔,你説這話,怎麼讓我聽著心裏很不美啊!你也知道我在海底的魔力可是不怎麼地啊!你不保護我,誰保護我?” “所以讓你緊跟著我啊!” “可是你也不能跑得太快啊!我在海底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走!” “放心,我會讓你追上的!” “唉,希望如此吧!不然我死了也要拉著你!” “得了,你別説沒用的了。趕快準備跟著我一起到深海去走一遭吧!” “好的。你也做好準備吧!” 我們兩人一邊説著,一邊開始了各自地運氣,施魔法。 “準備好了嗎,羅蘭?”率先收拾完畢的霍恩海姆大叔在一旁看著還在忙活的我,有些著急地問。 我眉頭一皺:“貌似還有一點小問題。你給我看看什麼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隨即走到了我身邊,左右看了看,然後笑著道:“你小子可真是可愛。法門忘了閉合了。” 我慌忙一拍額頭:“我説怎麼無論我怎麼用力都感覺著渾身沒勁。” 待一切都收拾停當,霍恩海姆大叔有些興奮地對著我道了聲:“小子,我們出發了!”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先見霍恩海姆大叔騰空而起,然後我再運功發力,緊跟其後。 我們兩人很快一起投入到了深海海區中。 此時的深海海區的水溫多少有些低,我進去以後,立刻便感受到了一種寒氣,同時覺得手腳有些抽筋,不聽使喚。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又不敢多説什麼。眼見著霍恩海姆大叔在前面像是一條大魚一樣晃晃悠悠地游動著,我也學著他的樣子,畢竟笨拙地遊移著。 我們兩人在深海區裏來回地開始了一番探尋。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是無論如何也找尋不到任何關於切克多和珊莎他們的痕跡。 最後,我和霍恩海姆大叔碰了面,他問我情況如何。 我説不清楚,同時我的臉色能夠感覺到有些蒼白。 霍恩海姆大叔不知道我這是怎麼回事,有些著急地道了聲:“你小子倒是説説你遇到了什麼情況?臉色怎麼變成這個色了?” 我最後好不容易説出了一個詞“海獸群!”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心裏一驚,忙對著我道:“什麼海獸群?海獅還是鯨魚?它們在哪?你們交手了?” 我想説話,但是一張嘴,卻發現自己已經無力吐出任何言語,只好將手向後揮了揮。 霍恩海姆大叔正要去看,卻才發現,那被我稱為海獸群的東西正緊跟在我的後面遊移過來。 大叔見狀,慌忙上前一把將我拉起,並順勢將我拽到了他的身後。 看著那來勢洶洶的海獸群,因為有了霍恩海姆大叔在身邊保護,我在心裏很快便恢復了原有的魔力,並做好了與這群海洋裏的怪物作鬥爭的準備。 但是因為剛才的那一陣緊追疾跑的較量,我已經簡單知道了這群海怪的能力,所以此時我的心跳還是異樣地快速跳動,我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再看看就在身邊已經做好準備的霍恩海姆大叔,我知道自己與大叔將和這些海中怪物之間難免要有一場惡戰要打了。 於是我有些慌亂地搖了搖自己沉沉的腦袋,以使自己的意識儘量清醒,好幫助霍恩海姆大叔打敗這群可惡的海中怪物。 待我意識清醒,情緒穩定以後,我抬頭間,才發現霍恩海姆大叔已經和那三頭大海獸交戰中。 見到情景,我也不敢停下,連忙運轉內功發出魔力,向著包圍霍恩海姆大叔的三頭從後面進攻,以配合他的擊打。 那三頭大海獸可能因為受到來自後方的進攻,隨即開始了分工對抗。兩頭大的依舊與霍恩海姆大叔交戰,而其中一頭較小的海獸則是掉轉頭來向著我猛撲。 我見狀,慌忙避開。 那海獸見敵人逃離,隨緊跟了上來,並在後面死死地纏著我。 我一邊拼命向前遊,一邊不時地回過頭看看那頭長相可怕的海獸,這樣的怪東西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原因,所以我不去與之鬥打,而且選擇了跑,盡可能的將它帶離攻擊霍恩海姆大叔的範圍。 而那大海獸倒是像見慣了我這樣的人類,所以它在追趕我的過程中倒是顯得異樣靜而且穩。 眼看著那小海獸在後面跟著自己,我連忙去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那邊。還是人家好威力,只見他先是繞開一頭較兇猛的海獸,而後選擇了其中一頭褐色的大海獸,並運轉魔法對它進行了猛力地鬥打。 經過來回幾個回合的較量,我能夠明顯感覺到那頭海獸已經明顯在體力上出現了問題。我心想它不過是仗著自己的體格龐大而採取直接攻擊的形式罷了,其實認真看看,它也沒什麼了不起。 如果除去體型龐大這樣一個優勢,那麼可以説這些海獸其實並沒有什麼。 霍恩海姆大叔心裏已經知道了這些海獸的弱點,於是他一個急轉身,待那頭並不兇猛的海獸迎擊上來的時候,他又匆忙調轉過頭來,用雙掌合十,匯出一道強大的魔法氣流,並對著那頭大海獸的面門來了一次重重的擊打。 隨著他的擊打,再看那頭大海獸突然一個機靈,進而慢慢地向下水位沉去。 霍恩海姆大叔心裏已知那怪東西已經被自己解決掉。 見如此,霍恩海姆大叔旋即又回過頭來看那一頭比較兇猛的海獸。那頭海獸好像看到了自己同伴的死亡,一時間好像發了瘋似的衝向了霍恩海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也不慌亂,只是選擇一次又一次地躲避。同時在這一次又一次的躲避過程中,他也不忘去觀察一下大海獸所出現的問題。 如此幾個躲閃以後,他大致有了對面前這個大海獸攻擊特點的了解,隨即在心裏做好了應對此物的辦法。 説時遲,那時快。霍恩海姆大叔眼見著大海獸向著自己猛力衝來的時候,他又使出了剛才攻擊那一頭海獸的辦法,雙掌合力,然後向著那頭海獸盡力地打去。 不過這一頭明顯要比剛才那一頭聰明瞭許多。它見一道強大的氣流衝向自己,那海獸竟連忙擺動著身子,迅速躲避了霍恩海姆大叔打去的強勢魔幻氣流。 很快,雙方又歸到了一種平靜的狀態。 此時,我能夠看出霍恩海姆大叔也有些心力疲乏,他左右看了看,好像在確定我的位置,可能沒有看到我的蹤影,他皺了皺眉頭,可以看出他的心裏多多少少有些著急了。 而那頭海獸此時倒是很簡單,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死眼前這個人,為自己的同伴報仇。 兩者做一短時的調整以後很快又進入了另一輪廝殺中。 霍恩海姆大叔先是發力,“噌噌噌”幾個氣流如練發爆竹一般一個接著一個地打向那頭大海獸,其中有那麼一次打在了它那厚厚的皮上,但是好像作用不大,它只是做了暫時地停留,很快便又嗷嗷地撲向了霍恩海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如此擊打了十幾次以後,他已經明顯感到了力不從心。我看到了他的臉色有些發白。 而就在這時,我倒是“噌”的一下,來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的面前,道了聲:“霍恩海姆大叔,你現在怎麼樣?還好吧!” 此時臉色有些憔悴的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顯得有些氣力不足地道:“你覺得呢?我都快被打死了,你去哪兒?” “我——” 不待我説完,海獸那邊已經咆哮起來。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兩人同時轉頭,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只見我們的身後來了一群大海獸。 霍恩海姆大叔一邊慌忙掉轉身子,一邊有些著急地對著我道:“快,我們兩人合力擊打那頭棕色的海獸。因為那是這群海獸的頭領。我們只要能將它殺掉,其他的海獸自然就會逃散而去!” 我忙點了點頭,同時拉出架子,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叔叔,我想對你説,剛才追我的那頭海獸已經被我消滅!”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不相信地看了看我,然後點了點頭:“我就説嘛,年輕人就應該有一種闖勁,好,辦的不錯!現在來吧,讓我們一起合力再打一次漂亮仗!” 話尾剛完,他卻早已跳出圈外,並運轉掌心的魔幻氣力,開始了對剛才那頭大海獸的攻擊。 而此時明顯增多的海獸群眼見著我們兩個人類向著自己的頭領攻擊,隨即一群涌上,堵住了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兩人的去路。 我忙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我看我們還是先退後一步吧!不然我們兩人恐怕就要被這些東西吃掉了!”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忙皺起眉頭道:“不能。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奮力向前。你沒看到嗎,這些海獸雖然數量大,但是它們之間並不能挨近,我們兩人就利用它們之間的縫隙。這樣,你從左,我從右,我相信只要我們有一個人穿過它們,它們想再回頭,那可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慌忙點了點頭,並一個箭步,直穿到了那群海獸的中間,本來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是當我停在了那群海獸之間時,我才發現果真向霍恩海姆大叔所説的那樣,這些海獸們因為自己龐大的體格完全不能自由地掉轉身子。 於是我利用了這個機會,看了看那後面緊跟著的大海獸,又觀察了一下霍恩海姆大叔的所在位置,確定了一切都是按著霍恩海姆大叔的所言而進行著。我的心裏很滿意,隨即借著海獸們的身體,一個猛蹬腿,隨之發力直擊向那頭大海獸。 與此同時,霍恩海姆大叔也利用如此的一個機會,從右邊竄出。 我們兩人一起發力,左右夾擊,同時將魔幻氣流重重地打向了那頭大海獸。 此時的那頭大海獸倒是因為前面那群海獸的保護,使其降低了自我防備的能力,眼見著左右兩個敵人的襲來,它一時間竟顯得有些慌亂。 説時遲,那時快,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倆個人已經將各自打出的魔幻氣流衝撞在了大海獸的身上,那海獸一時間吼叫了一聲,驚得我們兩人慌忙後退。同時其他的海獸好像明白了自己首領出了什麼事,慌忙都開始艱難地掉轉頭來。 不過它們的體型太大,一時間不好調頭。 待它們調好頭準備攻擊我與霍恩海姆大叔的時候,那個大海獸竟又嚎叫了一聲,不過這次以後,只見它的身體開始穿孔一樣地迸濺出很多血水,並以很快的速度沉下海底。 其他海獸眼見著自己的首領喪命,好像一時間都失去了鬥志,“噌噌”幾下便向下而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不明白它們的行為,隨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它們這是幹什麼去了?這一點可是不符合我們人類的邏輯啊!我本想著它們會為了它們首領的死,來跟我們拼命!”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是啊。按照我們人類的邏輯是應該這樣的。可是在它們這裡正好跟我們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