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六章 濤聲

第三十六章 濤聲

這一次,我沒有再留情面,而是真正地注入了自己的元氣。所以這一次,但凡是被打中的小怪物盡數落地而亡。 我眼看著地上一時間黑壓壓的一片,我的心裏多少顯得不是很好,我又看了看停留在半空中數量不多的小怪物,隨對他們道了聲:“你們也看到了你們的同類已經死傷大半。倘若你們還是執迷不悟,你們的下場就是你們眼前所看到的這樣。” 我話音剛落,沒想到那些小怪物們就嗡嗡嚶嚶地衝了過來。 我一看,這不是明顯找死嗎,那好吧,既然你們如此,那我就只好成全了你們。 想到此,我隨即又運轉了手腳,並開始打出一個銀色的魔法氣流圈來,待那些小怪物衝擊到面前時,我隨盡力地打了出去。 那些小怪物好像是尋求自殺的一群亡命之徒,並沒有太多的反抗與躲避,大大部分都是直接迎了上去,然後很從容地死掉。 我看到滿地黑壓壓的小怪物屍體,不但沒有取得勝利後的那種興奮與激動,倒是相反覺得自己的心情很沉重。 我將它們的身體看了又看,然後抿了抿嘴唇,隨對著他們的屍首道了聲:“各位,對不住了,我本想著和你們能夠和平相處,沒想到你們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我的神經,所以我們才有了這麼一場較量。雖然我知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但是我並不想傷害你們——” 我的話還沒有説完,這時,剛才的那個小怪物首領竟又奇跡般地站了起來,對著我道了聲:“我們跟你的仇還沒完!你等著!” 然後,又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我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本想靠近看看情況,但是又知道這鬼東西好像對我敵意很大,隨不敢向前去看,我害怕在這最後的時候自己被這麼個小怪物投下毒手。 而就在我猶豫不定的時候,奇跡出現了,我聽到了身後“哐當”一聲巨響。 我連忙扭過頭去看,這時我才發現在自己的身後竟然打開了一道石門。 我興奮地一下子險些沒跳起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些小怪物竟與這扇石門有關。 興奮的感覺刺激著我的大腦。而這時,又有一個怪事出現,就像誰施了魔法一樣,那原本滿地的小怪物屍體此時因為石門的打開竟突然間全部消失不見。 我驚奇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然後稍微穩了穩神兒,並做了短時地停留,方才從那個奇怪的鬼東西裏走出去。 待立定身子以後,我扭頭看了看關自己的那個地方,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個圓形的大石盤。 我不禁暗自笑了笑,但與此同時一個問題從我的腦海裏浮出,此物既然是一個完整的石盤,為何那些小怪物會從黑洞裏蹦出,然而那個石盤卻並無一點破綻呢? 這個問題無人能夠回答我,或許就此也就死在了我的心裏,就像那些黑色的球狀小怪物一樣! 我輕輕嘆了口氣,隨後邁開大步趕緊去尋找我的霍恩海姆大叔。 經過一番艱難的尋找,我們終於在五苦崗尋找到我的霍恩海姆大叔。他正一個人坐在那裏,一臉傷神。 我一叫他,他見是我,方才笑著迎向我。 我們簡單地各自説了説自己的情況。然後便一起離開五苦崗。行不多遠,我們聽到了一陣濤聲。我驚喜地道了聲:“這一片有海嗎?”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是的,再往前走不遠就是東海之界了!” 我立刻興奮地道:“這樣太好了。我早就聽説珊莎他們極有可能被那個大怪物轉移到了了一個什麼深處,想必就是這片海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這話,忙道:“你當真聽到了嗎?”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隨道:“既如此,我們現在就出發。也不知道珊莎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我隨著他的話音點了點頭,然後與霍恩海姆大叔一起帶著一種任務踏入了不遠處的東海之界。 我本想著這東海肯定就是一片汪洋,而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淺灘裏沙之類,於是開足了自己的魔法氣力,很快便竄到了東海之濱。 站在東海海岸。我才發現這個東海可不是一般的那麼回事。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那一副又興奮而轉為失落的表情,笑著揉了揉自己的下巴,道:“看來這片海域讓你多少有點失望了!” 我驚異地霍恩海姆大叔竟會知道我的心理,忙笑了笑,同時扭過頭看了看有些疲憊的霍恩海姆大叔。我竟第一次覺得這個人不一般。 我們兩人站在海灘上,為了安全起眼,我們先是簡單觀察了一下海洋的情況。 此時的無盡東海很是安靜。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安靜的像個孩子一樣的大海,隨對我道:“你知道嗎,這無盡東海其實有深海與淺海之分的。你看那一片藍中帶墨色的海域——” 説著,他伸出手來指向並不遠的地方對我道。 我順著霍恩海姆大叔的手指方向看了看,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腳下的細沙,覺得沒什麼不同,隨對他道:“叔叔,那片海域與我們腳下的這一片有什麼不一樣呢?”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當然有不同了,還是大不同呢,你看那一片藍色帶著墨色的海域,其實那一片就是無盡東海的深海區,你可別小瞧那一片海域啊!它可是有著毀天滅地的大風暴。大風暴你已經見過吧,在法師塔也有過的!” 我搖了搖頭。 霍恩海姆大叔多少有點失望:“你應該看到過陸地上的沙塵暴吧!” 我一聽説這個熟悉的名字,慌忙笑著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連忙道:“不錯,這個海洋大風暴就和那個很相像,不過要比它的威力大很多!” 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然後,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走吧,羅蘭,讓我們一起去深海中走一遭吧!不過我們還是做好十足的準備,以防那個切克多真在海底搞一個什麼基地,那樣的話,我們可就要注意安全了!” “什麼?我們真要下海裏嗎?”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我驚訝的聲音,扭過頭看了看:“怎麼了,我們此番前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嘛?” “可是——我不會水啊!這個事,我覺得珊莎應該給你説的啊!”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那一副極不情願的樣子,笑了笑:“怎麼,你害怕了?你這人可不行啊!我的女人交給你,我可是有點不放心啊!”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如此説,連忙將身子一挺,胸膛挺起,裝出一副很自在,很勇敢的樣子,道:“誰害怕了?我只是覺得這個無盡東海有些深不可測,我們是不是把它好好研究一下再下去啊!”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明顯心裏害怕的我,笑了笑,然後點頭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們就再看看情況。” 我慌忙點頭,然後又問霍恩海姆大叔:“霍恩海姆大叔,剛才你簡單給我説了説這無盡東海的深海情況,那麼淺海的情況如何啊?”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腳下的海水,用腳踢了一下,對著我道:“那,我們腳下的就是淺海區了。” 我看了看,然後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了聲:“不會吧,就這麼一點!?”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驚訝地看了看我:“怎麼,你還希望它有多少啊?你要知道海洋只有達到了一定的深度,它才會有魚蝦海獸什麼的啊!” 我一聽海獸,道:“我倒是希望它裏面沒有海獸。你也知道那東西就像是陸地上的獅子,老虎一樣,都是吃肉食,喜歡喝血的東西。就我們兩人這身材一下去,恐怕就會招來很多的吸血怪!我怕當時就是我們兩人一起合力施展魔法也是無濟於事啊!別説去救珊莎他們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不再言語,專等著我能夠快點適應這一片的環境變化。為了能夠更好地讓我能把心態放平,霍恩海姆大叔又道了聲:“你不是想知道淺海的情況嗎?” 我連忙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道:“其實淺海的情況就是一個字‘靜’。無論是白天還是在黑夜,無論是早晨還是在傍晚,它都是那樣的平靜。説到這裡,你應該曉得五苦崗的情況吧!不知道你發現沒。其實那五苦崗,它是一面懸崖峭壁,一面鳥語花香的。而之所以導致這種情況的出現就是因為這個淺海的作用。” “原來如此啊!怪不得呢!”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此時前方的深海區域猛然間起了大風暴。只見那風暴捲起海水,一層層地往岸灘上涌動,並很快將很多的海水濺到了我與霍恩海姆大叔的身上。 而這種強大的氣流所帶來的勢頭驚得我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如此的表現,不禁笑著連連搖頭。 我有些不服地道了聲:“你這是什麼動作?你不願意,你可以一個人去!” 霍恩海姆大叔只是笑,不再有過多的言語。 很快,那股強大的風暴便又平息了下去,大海重又回到了剛才的安靜。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那副有些不情願的表情,有些顧慮地對我道了聲:“怎麼樣了,可以下水了嗎?你要是再在這兒猶豫一會兒,估計我的寶貝女兒就要遭殃了!”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在考驗我。於是多少帶點不願的語氣對他道:“我們下了海裏,要是缺氧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仰頭大笑:“我教你一個辦法,你必定不會缺氧。” “什麼辦法?你能有什麼好辦法?!” 霍恩海姆大叔不説話,然後附耳對我説了幾句話。 我有些不相信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這個辦法行得通不?可別到時候我也跳進海水裏,可是辦法失效,那我可是一定會喝足水而死亡啊!”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你儘管試就是。如果不行,我就把你丟出海域!”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霍恩海姆大叔倒是在心裏有些鬱悶,他沒想到我會如此地怕水。 稍後,我們兩人簡單地準備了一下,霍恩海姆大叔給我封了我的相關穴位,然後便開始在岸上尋找可以進入深海區的那個法門。 等了足足一個小時,我始終不見霍恩海姆大叔有動靜。於是我湊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身邊,道了聲:“我説大叔,我們怎麼還不動身!” 霍恩海姆大叔嘆了口氣,道:“唉,你不知道,這個入深海需要等一個機會,那就是大海的法門開啟之時。剛才那陣大風暴其實剛好打開了。可是那時你又處於害怕的狀態,所以我們沒有把握住。可是再看看現在,這海面是異常的平靜啊!”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話,臉色立時顯出一種説不出的表情:“那,那我們總不能在這裡乾等吧?” 霍恩海姆大叔一攤手:“那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了!魔法在此時根本用不上!” 我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潮濕的沙灘上。 霍恩海姆大叔則是一個人站在淺海區域專心等著風暴的再一次來襲。 可是從午時一直等到夜晚來臨,海面依舊微瀾。我實在忍不住,便走到霍恩海姆大叔身邊,對著他道了聲:“我説霍恩海姆大叔,我們現在就下去吧!大不了到了裏面再尋找也不遲啊!再説你剛才你就已經著急了,怕珊莎他們會有什麼事——” 霍恩海姆大叔回過頭,看著等不下去的我笑了笑:“你先不要急!我們還是再等等吧!你可要知道我們要是這個樣子下去,就只有一種結果了,那就是喝水,最後被活活淹死!我的魔法救不了我,你的魔法也無法保住你的小命!”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話,連忙道:“那,那要是這樣的話,你給我封的穴位豈不是沒有作用了!” “有,不過它只在無盡東海的法門打開以後起作用。” 我有些耐不住性子看了看我的霍恩海姆大叔,希望他能快點發現一個捷徑,從而使我們兩人能從容地進入深海,再跟那個切克多來上一次大決戰。我就不信搞不跨他!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看出我的心理,他走到我的身邊,拍著我的肩膀,道:“羅蘭,你待會隨我進去以後,記住千萬不要離開我的視線。海底世界不同於陸地,下面有很多的猛獸,就像剛才説的那些怪物一樣,不但會喝血抽髓,而且還有可能把我的小命當場取走!所以待會你跟著我從東海的法門進入以後,萬萬不可隨性而為。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證你的安全!”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無奈而又擔心地向我道了聲。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一時間有些泄氣,同時也有些心驚膽戰。我剛才只是想著進入海底只需要消滅了切克多就可以取勝,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怪物為他保駕護航啊!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時,我們兩人同時聽到了深海海域傳來了一聲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