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四章 安靜

第三十四章 安靜

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見我沒有了動靜,隨即將我和霍恩海姆大叔慢慢地拖走。 等到我再次醒來,再看看自己周圍的一切,並沒有看到霍恩海姆大叔,而且我只覺得有些頭暈。 為了能讓自己變得清醒,我隨即盡力地搖了搖頭,然後再努力地觀察了一下四週。 這時,我才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自己好像被什麼人或者什麼勢力關在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的裏面。 四週灰暗一片,我試著用手摸了摸周圍的東西。我摸到了堅硬的石頭一樣的墻壁。 我的心裏一時間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顯得異樣地煩悶而又焦躁。於是我禁不住大喊了起來:“霍恩海姆大叔,你在哪?你能聽到我喊話嗎?有人沒有?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可是此時不管怎麼喊,四週除了短短的回聲,並沒有任何人理會我。 我一時間只覺得自己的大腦變大,而且大有快要爆炸的趨勢。 為了自己的安全,我簡單地歇息了一下,旋即又一聲大喊,接著將自己的拳頭施了魔法後在石壁上用力地揮了幾拳。 而那石壁所回報給我的只有疼痛和嗡嗡的幾聲悶響。 我摸了摸自己擂痛的手指,然後又繼續向著黑漆漆的空間大喊:“這是哪?誰來告訴我!你們這群不敢見人的鬼東西,有膽的給我露個面讓我看看你們卑劣的嘴臉!給我出來啊!還我的霍恩海姆叔叔!” 此時,外界並沒有聲響。但是我卻下意識裏覺得此時應該有人在聽著我的動靜。 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我只覺得自己的活動空間好像又大了不少,於是我試著走了幾步,並又繼續摸索了一番四週的情況。 我初步判定所困住我的地方是一個圓形的東西。然後我又繼續摸索。 最後,我竟摸到了四個石門。 簡單歇了歇,我隨即走到第一個石門前,我估摸了一下石門的具體位置,然後對著石門,開始運功發力,施展魔法,我想自己憑著自己的這種魔力,按説正常的石門,這一下子打下去,足可以將其擊碎。 很快,我施了魔法的那道微弱亮光打向了石門。繼而傳來的是一聲悶響,然而除了這聲悶響之外什麼都沒有。 石門依舊緊閉。 我立刻皺起了眉頭,並很是鬱悶地走上前去摸索了一番,沒想到那道石門除了有一點餘熱之外好像什麼都沒有損壞。我在心裏暗暗稱奇。 為了能今早擺脫這裡的一片黑,我馬上放棄了這道石門,又摸索著走到了第二道石門前。 和上次一樣,我試著運功發力攻打了一次石門。這次的效果和上次可以説是幾乎一樣。 我有些泄氣了,沒想到這鬼東西竟是如此地堅硬。 坐在石門下面,我輕輕嘆了口氣,同時感到了自己體內的力量在慢慢減弱。 稍後,我又走到了第三道石門,這次在運功發魔力之前,我做了一個祈禱狀,對著石門道了聲:“親愛的霍恩海姆大叔,我不知道你現在哪,但是請你保祐我,保祐我能夠將這扇石門打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再見面啊。” 説完這話,我鞠了幾個躬,又接著道了聲:“來吧,大叔,讓我們一起努力!” 我輕輕上前挪了幾步,並做了一個馬步蹲位。 待一切都準備好,開始發力時,我又突然覺得這個石門貌似有些斜,於是我又上前試著摸了摸,找了找感覺。 這一摸,我的心裏竟突然間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待確定無誤之後,我隨即折回身來,又開始了蹲馬步,運轉魔力,醞釀魔法之術,然後對著石門盡力地打去。 這時,效果相對於前兩次稍微好一點,因為我聽到了什麼聲音。但是又不知道是什麼。 此時無論是什麼,在我眼裏來説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要趕快出去,第一保住我的自己小命,第二我要找到霍恩海姆大叔還有珊莎他們。 想到此,我心裏急切希望那聲音可以是開門的聲音,可是等了一會兒,我眼見著第三道石門也沒希望,隨即又走到了第四道石門前,我知道這是最後一道希望,一旦這一扇石門也打不開,那自己可就只能在這裡被睏了。 一想到自己接下來有可能會被長期困在這裡,我的心裏一時間便抓狂起來,我連忙摸索到第四道門前,並做好了準備,同時衝著石門吼了聲:“大叔,祝我一臂之力吧!” 説話間,一道極強的魔法氣流猛力地打向了石門處,只聽得“哐啷”一聲巨響,外加上極短時間的回音,我慌忙向後退了幾步,本想著石門就要打開,可是很快一切便又回到了平靜的狀態。 我站在不遠處還等著石門能夠最終倒塌,但是等到最後卻發現剩下了一片安靜。我心裏明白這次又失敗了。隨即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心裏涼到了底。 另外,由於剛才自己使用魔力法功過猛,而使得現在的自己明顯感到了體力不支。 我心裏想著自己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了。 我在心裏幽幽地告訴自己。 可就在我打算躺在地上開始休息的時候,從那圓頂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個黑洞,驚得我一下子彈跳起來,並向後退出了幾步遠。 與此同時,我忙抬頭去看那黑洞裏的狀況。不多時,我便看到了一群渾身黑色的球狀怪物蹦跳著從裏面落了下來。 而就在他們落地的時候,下面的地面也隨之很快變得異常明亮。 我連忙暫時捂住了眼睛,以免受傷。 待穩定以後,我慢慢將眼睛睜開,此時我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許多黑色的毛茸茸的小型球狀怪物。它們一個個抖動著身子,看上去是十分可愛,我不禁笑了笑。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樣可愛的小怪物,我的心情驟然變好,再加上此時有了光,我可以看清眼前的東西,所以我的情緒開始平穩下來。 眼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一個個小怪物,我禁不住將手一掐腰,對著它們擺出了一副不屑的神情。 我先簡單一個個地看了看它們,然後對著那群黑色球狀小怪物笑道:“我説我的小朋友們,你們是從哪而來?莫非真就生活在上面的那個黑洞裏?” 説完,我指了指上面被它們捅破的黑洞,而自己竟也忍不住地笑了笑。 那些小黑色球形怪物一個個瞪著小琉璃珠一樣的黑色小眼睛彼此看了看,然後又看了看我,可能發現了我與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同之處。 這時,從裏面走出來一個像老大一樣的小怪物,身子壯壯的,一眼就可以看出它與其他小怪物的不同。只聽得它衝著我一揮小爪子,道:“你是誰?膽敢進入我們的領地?” 我一聽,心裏頓時覺得委屈,我一皺眉頭,然後一撇嘴,道:“這個,你不能問我啊,小朋友,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你要説是我侵佔你的領地,那我可真是太冤枉了!” 那黑色小圓球狀怪物,將自己的小爪子一擺,然後扭過頭看了看自己的同類,好像對於我這個突然出現的怪物都不太歡迎,於是那個老大模樣的小怪物隨又對著我道:“我不管你是被誰丟到這裡的,但是你剛才嚴重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就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把你判處死刑。不過——” 説到這裡,它上下看了看我的樣子,隨又道:“看你也不像是一個什麼有本事的人,我看這樣吧,限你五分鐘內馬上給我們離開這裡,不然休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我一聽,心裏很不忿,一是覺得一群小人國似的東西竟然對我堂堂八尺男兒説出如此傷人自尊的話,我生氣,二是我覺得自己很冤屈,不能就這樣被人家欺負,隨將眉頭一皺,然後露出一種惡狠狠的目光對著那群小怪物道:“我要是不走呢?” 那群小怪物竟然一起道:“那就找打!” 我苦笑了一下,然後對著他們道了聲:“既然如此,那就來吧!” 話音剛落,自己已經先擺好了架子,開始了運轉體內的魔力。 但是人家人再小,可是一旦擺出了陣勢,我還是覺得自己這邊明顯勢單力薄,有點吃虧,於是慌忙卸了架子,對著那群小怪物道了聲:“等等等,你們先別著急。我還想再説兩句!” 那群黑色球狀小怪物中的領頭者一見我如此,隨又指著我顯出一種不耐煩的語氣道了聲:“我説你還有完沒完?趕緊快點的!把你處理了,我們還有事呢。” 我看著這群小怪物,然後又仰頭看了看上面那個被這群小不點打破的黑洞。我開始在心裏快速地辨識著它們的能力大小,同時在想萬一自己待會打不過他們,自己肯定會死的很慘!可萬一把這群小小可愛全部打倒,自己恐怕又做不到。這可如何是好啊! 我一邊想著,一邊踱著步。他們和我可是沒有一點恩怨啊! 即使我在接下來擺出架勢準備開戰的時候還這樣地想了想。 不過很快,我的這種想法便被實際情況所打破。 那群黑色球狀小怪物眼見著面前的敵人擺好了架勢,隨即一個個嗷嗷直叫著組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圈。 從我的耳朵聽來,這群小怪物的嚎叫聲就像剛滿月的小狗,而它們組成的圈子又像是一個麵包圈。 我看了看心裏不禁暗嘆這群小不點可真是有生活,夠團結啊! 正在我想之時,沒想到的是那些小東西卻已經到了我的面前,並以極快的速度將我逼到了墻壁,同時一群小不點一個個啪啪啪地全部將小爪子扇到了我的臉上。 可憐我的臉瞬間被它們扇得通紅,同時還帶著一種難以言説的火辣辣的感覺。 我連忙用手摸了摸,並一個用力,將整個身子撐起,站直了身子,同時又認真地看了看眼前這群不容小覷的黑色小怪物們。 看著那一群一時間變得可愛可恨的小東西,我也開始變得有些牙根癢癢,我朝那群小怪物獰笑了一下,然後又繼續擺好了架勢,並在心裏想著你們這群小東西,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你們倒是對我不依不饒了。那好吧,就讓我們來個較量吧! 我們雙方很快又面對面對峙起來。 這次,那些小怪物好像也知道對方做了準備,所以也沒有貿然行動,而我因為剛才的那一次吃虧,所以這次我也開始移動著腳步觀察著那些小怪物的破綻。 我們雙方如此對峙了一段時間,小怪物們終於忍不住這種氛圍,紛紛又向著我進襲上來。 我這回不再犯傻,剛才是因為看著一群小東西怪可愛不忍下手,沒想到被他們一個個地扇耳光,要是自己這次還不注意一下,恐怕自己的耳膜都有被扇穿孔的可能。 説時遲,那時快,我眼見著那些黑色球狀小怪物向著自己衝過來,我連忙運內功發魔力,同時擊打出一道強烈的魔幻氣流團,那一個魔幻氣流團正好打進了那些小怪物組成的圈裏面。 結果一部分小怪物因為被擊中而落到了地上。不過還好,因為我氣力有所保留,所以那些落在地上的黑色小怪物們並沒有大礙。 我見自己得勢,隨即又一個急轉身,返回石壁前準備下一輪發出魔力。 而那些黑色小怪物們眼看著自己的同類受到了傷害,外加上它們那種不認輸的勁頭,旋即又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