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三章 大叔

第三十三章 大叔

於是我將霍恩海姆大叔斜倚在自己的腿上,並輕輕地為他理了一下頭髮。 稍後,霍恩海姆大叔突然痛苦地呻吟了一聲,驚得我一陣子激動,我連忙道:“大叔,你醒醒啊!我是羅蘭!”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我的聲音,努力地睜開眼來,看了看我,有氣無力地道了聲:“你找到我的小家丁和珊莎沒?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都還好?”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向自己的大叔彙報情況,只是一邊流淚,一邊説:“他們都好。他們現在都很安全,我現在來就是他們讓我來的。他們讓我好好看著你!”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看著我幹嘛?我都是將死之人了!你還是回去吧!照顧好孩子們。他們不能沒有領隊的人!尤其是珊莎,沒有一個熟悉的人陪著,她會害怕的!”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這話,連忙盡力控制著自己內心的痛苦,道了聲:“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已經不再説話,只是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 其實,我此時是多想告訴給霍恩海姆大叔,他的孩子們此時已經死的死傷的傷,被變異黑衣人瘋狂的撕咬,沒有剩下幾個人了。 可是我終究沒有這個勇氣! 怎麼辦?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少年,你可以用你體內的千年蓮化魔幻術救你的叔叔,或許他可以活過來!” 我一聽這聲音,慌忙四週看了看,並沒有見到什麼蹤影,但是既然有這個希望,我就要試試。 於是我將大叔扶正,隨即坐在他的身後運轉了體內的魔力,並打開了自己的魔法法門,開始對大叔的救療。 半個時辰以後,我已經累得不行。而就在這時,大叔一口鮮血吐出嘴外,噴了好遠。我嚇得一時間渾身無力。 愣了愣,我連忙起身,轉到大叔的面前,看著低著頭,閉著眼的霍恩海姆大叔,連忙扶住他的胳膊道:“大叔,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疲倦地點了點頭:“我現在好多了。羅蘭,謝謝你!” 我一聽這話,又是高興又是激動,隨臉一紅:“這個不用客氣。這事是我應該做的!只要你平安無事,一切就好了!” 讓大叔休息了一會兒,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的臉色逐漸有原來的病態變成了現在正常的紅色,隨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我看你恢復得不錯啊。這樣,我試著把你的外套解開,怎麼樣?” 霍恩海姆大叔有氣無力地看了看我,笑著點了點頭,並道了聲勞煩你了。 我不好意思地道:“大叔這是説什麼話?我們之間有什麼勞煩不勞煩的。對了,我待會撕下你袖子的時候,可能會有疼痛感。所以你要注意一下啊!”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好了,你來吧!儘管撕,我肯定不會叫一聲。” 我聽到霍恩海姆大叔這麼説,忙笑著道:“那也不需要。我們雖然是魔法師,但是我也是人啊!所以如果疼的話,該喊儘管喊就是。”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得到大叔的同意,我隨即蹲下身去,替霍恩海姆大叔解開了他的那件看著就感覺渾身不舒服的外套。這時,一股壞死的血腥味迎面撲來,我多少覺得有些反胃,隨即皺起了眉頭。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看到了我的臉色變化,忙道了聲:“實在不行,讓我自己來吧!” 我笑了笑:“沒什麼,我只是一時有點不舒服。現在好了!” 話剛説完,隨將鎧甲放到了一邊,並用力地將霍恩海姆大叔的右手袖子撕了下來。眼看著霍恩海姆大叔胳膊上那一塊不少的傷口。我的眼睛開始泛起盈盈的淚花。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的這種狀態,可能覺得我有點兒女情長了,忙笑道:“羅蘭,你這是怎麼了?今天怎麼感覺有點像個小姑娘!快點,幫我處理完傷口,我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啊!” 我一聽大叔這話,連忙抿了抿嘴唇,抬起頭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沒有,我只是看著大叔你胳膊上的這個傷口,心裏覺得難受而已。想想當初要不是我——”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知道我又要説什麼,忙用左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沒什麼,你不要再多想了。已經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多想只會讓自己覺得不舒服,對吧!”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剛才吃虧是因為他自己,忙笑了笑,對我道:“好了,羅蘭,你説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吧?我一切都聽你的安排!” 我連忙行了一個禮,道了聲:“這個我可不敢。還有,報告大叔,我們下面該清洗傷口了。不過這一步是比較痛的一個過程,所以我想請大叔把眼睛閉上,不要看我給你刮傷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嘛!”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用手指著我道了聲:“你啊,唉,你讓我怎麼説你好!不過經歷了這麼一件事以後,我發現你小子著實變化不小啊!會辦事了!有勇氣了!不過好像也會説一些那什麼的話了!” 我低下頭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不再言語,只是將胳膊伸給了我。 我慌忙將附近噴泉上的一種發光的白色液體取下,並將其輕輕灑落在霍恩海姆大叔受傷的右臂上,並一直觀察著大叔的表情變化。我很害怕會因為我的一時疏忽,讓大叔受更大的傷害。 不過還好,奇跡很快出現,霍恩海姆大叔右臂上的傷口竟然迅速癒合,我們幾乎可以看到那傷口癒合的過程。 但是這種白色液體好像含有麻醉劑一樣,使得霍恩海姆大叔的精神頭也很快下降了不少,他對我道了聲自己現在只覺得有一種想睡覺的感覺。 我聽了他的話,本想説點什麼,可突然間,我竟也覺得眼皮有點睜不開,可能也是因為接觸到了這種白色液體,所以也出現了跟霍恩海姆大叔相似的狀況吧。我在心裏簡單安慰了一下自己。 可是最後的結果還是我們兩人都閉上了眼睛,並出現了昏昏欲睡的狀態,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打開了魔法法門。 此時,生長在我們周圍的一些植物開始出現了一種像人一樣的狀況,有的在交纏著彼此喧鬧,有的在獨個兒臥著懶洋洋,有的卻在張牙舞爪地亂舞一起,總之每一個植物都不安穩,好像是被神明賦予了一種奇特的力量和意識,竟然像人一樣開始了活動。 正在昏迷狀態的我憑藉著體內的魔力朦朦朧朧聽到自己身邊好像有動靜,於是連忙睜開眼來觀察自己的四週。 這時,我才發現就在自己的腳邊,有一些綠色的藤蔓植物正在慢慢抖動,我有些不以為然,只是覺得那是風吹得結果,旋即又一個翻身繼續睡去。 而那些原本還活蹦亂跳的植物此時也發現了醒來的我,連忙停止了動靜,見我又睡去,才又旋即繼續著它們的狂歡。 很快,成群成片的植物因為沒人打擾,旋即接連成一個網慢慢地遊移著向我和霍恩海姆大叔爬來。有的是用自己細細的龍須支撐著地面,併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有的是用自己的硬甲殼拼命地扒著地面,併發出砰砰的聲響;有的是用自己寬大的葉子摸著地面,併發出一種嗡嗡的聲響,還有的乾脆就用自己的藤莖交纏著往前滾動,發出一種沉悶的聲音。 總之,每一個植物都有著自己的特點,都是拼命地往前爬。 不過,待它們爬到距離噴泉兩米遠的地方時,卻是全部停下,好像一個隊伍遇到了另一個擺好了陣勢的隊伍一樣,沒有一個植物再敢往前走一步,好像它們很畏懼這個噴泉一樣。 所有的植物都在不遠處靜靜地看著我與霍恩海姆大叔,並且顯出了一種未能為力的樣子。一群植物彼此間很快嘰嘰喳喳起來。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卻也可以用耳朵聽到。 不過此時的我與霍恩海姆大叔都因為那噴泉白液的原因依舊昏昏沉沉。 此時此刻,可以説我們雙方進入了一種互相對峙的狀態。 直到一種類似于響尾蛇的植物忽然間出現在我們兩者之間。這種植物看上去明顯要比其他的植物具有更強的殺傷力。 只見它的藤條上到處都長滿了硬硬的閃著亮光的尖刺,別説去觸碰了,但是簡單地看上一眼,便覺得心裏有一種畏懼感。我朦朦朧朧地努力睜開眼睛,可是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努力,眼光都有些散。 而那一群小小的植物看到了我並沒有什麼害怕,倒是看到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後,才開始議論開來。 “她怎麼來?” “聽説這個東西可不是一般的角兒!” “我們且看看她要對這兩個人類怎麼樣!” “我看她肯定會用她的毒刺刺死那兩個人類,然後再將我們纏住,吸食了我們的血。” “那可不成,她要是都吸食了,我們來幹嘛?不是白來了!” “誰讓你沒有人家厲害!你就認命吧!” —— 一陣亂七八糟地議論。 “絲絲——”突然一聲響,驚得所有的植物都閉上嘴巴,大家靜靜地看著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只聽得它對著大家道:“你們給我閉嘴!一群無能的東西。見到那眼噴泉就嚇成那樣!真是一群慫包!” “你能,你怎麼不從它身邊過去!”下面不知道哪個植物嘟囔了一句。 響尾蛇一樣的植物瞪了一眼,衝著那群絲絲纏纏的植物怒吼道:“誰説的?趕緊給我站出來!不然你們所有的東西都要受到懲罰!” 不多時,大家一起指向了一棵比較小的植物。 那棵植物知道了自己説錯話,慌忙低下了頭。 而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卻是不依不饒,對著那群沒用的植物吼道:“給我消滅了他!” 大家一聽命令,一時間群上而攻之,很快,那棵不大的植物便被他們消滅掉,最後只剩下一點殘枝敗葉,像個人被摧殘的凈剩骨頭。 響尾蛇一樣的植物看了看在噴泉不遠處停下來的那些藤蔓植物,臉上露出了一絲怪怪的笑意,隨即轉過身子來慢慢遊移到了我和霍恩海姆大叔的身邊,趁著我雖然發覺但暫未有魔法的功夫,它一個猛衝,竟然直接撲到了我的身上,並很快盡力地將我和霍恩海姆大叔死死纏繞住。 此時已經不能動彈的我和霍恩海姆大叔因為呼吸感到了一種窒息感,都沒有了睡意,我們睜開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一切,不禁驚愕得大嘴像銜了一個雞蛋。我看看大叔,大叔瞅瞅我。 我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全,連忙去叫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然後將眼皮向下垂了一下,那意思就是還好,我並沒有受到什麼大的攻擊。 不過我還是想提醒大叔一定要注意安全,於是我試著張開嘴巴,但是我此時才發現自己的嘴卻是發不出聲音來,只能咿咿呀呀地幹咳幾聲。 可我又不想讓自己如此地難受,更何況我還不知道發生在眼前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用盡全力地掙扎著身子。 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本來可能只是想將我這個人類纏住,然後拖走,沒想到的是我這人竟然那麼多事。 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隨即盯著我看了看,然後將自己滿身帶著毒液的尖刺深深地扎進了我的肉裏。那種尖刺就像一個個鋒利的刺刀一樣,不但鋒利,而且看著就讓人心裏瘆的慌,讓人害怕。 我因為被毒刺所刺,先是感覺著毒素攻心,十分難受,然後便是更加猛力地掙扎與抽搐。 那響尾蛇一樣的植物見我如此,不禁暗笑,心想你個傻小子,你動吧,有能耐你使勁動。你越動你就會發現自己渾身越是沒勁。 可是這種想法也只有它知道,對於我卻是一點用都沒有。此時的我盡力地使出了最後的那一點力氣並拼命地掙扎。 不過很快,我便沒有了動靜,因為我開始慢慢感覺自己的意識模糊,進而像進入了太虛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