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二章 位置

第三十二章 位置

那切克多見狀,隨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霍恩海姆大叔的右臂,並同時開弓拉箭,將我一腳踹的險些沒有了蹤影。 被切克多抓住了右臂的霍恩海姆大叔此時本想動彈左臂,卻才發現右臂好像已經完全沒有了直覺。 切克多抓住霍恩海姆大叔的右臂稍停片刻,然後將霍恩海姆大叔用力地拋出,同時,切克多又用力地擊打了一下霍恩海姆大叔的右臂。 霍恩海姆大叔被拋出丈許後落地。不過這時,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右臂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少穩了一下心神,然後才看了看自己的右臂,這一看,霍恩海姆大叔的心險些沒涼透,只見原本好好的一條臂膀此時已經完全變綠,而且好像還從裏面滲出什麼東西,好像是血,但是又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而且是綠色與紅色的混合物。 他隨氣急敗壞地抬頭怒視著切克多。 那切克多見霍恩海姆大叔用如此的眼神看著自己,不禁仰頭大笑:“我親愛的霍恩海姆,你知道你的右臂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嗎?因為我已經給你往裏面加入了我施了魔法的巨毒綠液,哼,你就等死吧!” 説完這話,他扭過頭去就要走。剛要起身,好像又想起了什麼們,隨又扭過頭來衝著霍恩海姆大叔和我道了聲:“當然,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可以狠狠心,讓你那個小兵用你的寶劍把你的右臂砍掉。不過我看這個有點艱難!但是又不艱難,因為你現在還沒有感覺!而他又不會怎麼心疼!”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得意的切克多,一時間氣得抓狂。 這時,被踢出去的我萬幸竟又奇跡般地爬了回來。我看著自己的大叔那樣痛苦的樣子,禁不住抱住了他,帶著點哭腔,道:“霍恩海姆大叔,我説我們當初不要那啥吧,你不願意!你看你——你的胳膊!” 霍恩海姆大叔本來還想依靠一下我的肩膀,不過一聽我説這樣的話,一下子從我懷裏掙脫出來,瞪著我道:“你説什麼啊?我們這樣怎麼了?我們這樣很光榮!我們這是為了正義而傷!” 我有些慚愧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又連忙抬頭去尋切克多,見沒有了蹤影,慌忙對我道:“你快,快去找那個惡魔。” 我不想走,想陪著霍恩海姆大叔。 結果,霍恩海姆大叔很是生氣,一腳將我踢倒在地,並罵道:“你還是不是法師塔的一個學生!戰場上怎麼能出現如此的兒女情長!快去給我找敵人!如果你找不到的話,就不用回來見我!” 我見霍恩海姆大叔一臉怒氣地衝著我吼,我連忙爬起來,並四下去尋找切克多。 而此時的切克多正在礦場上收拾霍恩海姆大叔的那些小家丁。他的計劃就是將霍恩海姆大叔的人馬消滅得只剩下他一人! 我不知道,霍恩海姆大叔也不知道。 我尋了很久,終於在一個凹處找了正在屠殺小家丁的切克多。我嚇得慌忙躲藏起來,並偷偷地看著那些小家丁傷的傷死的死,我不僅暗暗地流下淚來。 按理説,切克多其實這個時候已經知道了不遠處有人在看,於是對著那些霍恩海姆大叔的小家丁採取了更加兇殘的手段。 我實在受不了,隨一個箭步衝到了一個制高點,衝著切克多大吼了一聲。 切克多聽到我的喊,以為是霍恩海姆大叔,一扭頭見又是我這個踢不死的小家丁,他心裏的那團怒火一時間肯定燒到了腦門,他隨即用力將手中的一個小家丁捏斷了喉嚨,然後將其丟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到這種恐怖而又可恨的情景,隨即指著切克多大罵了起來。 發誓一定要殺死我的切克多一邊衝著我的方向奔來,一邊大吼著不許走。 我可不是傻子,我的任務就是找到切克多。再説這次我不僅找到了切克多,而且還找到了自己的小家丁所處的地方,現在就可以回去給霍恩海姆大叔彙報情況了。 我氣喘吁吁地一路小跑著回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身邊,看了看正躺在地上呻吟的霍恩海姆大叔,連忙將他扶了起來,並急切地道:“大叔,你可不能這個時候睡啊!那個老怪物被我引過來了!還有啊,大叔,我找到那些小家丁所處的位置了!” 此時因為右臂中毒而影響了全身的霍恩海姆大叔有氣無力地睜開眼睛看了看我,並盡力抓住了我的胳膊,低聲道:“羅蘭,我看我不行了,你以後要好好帶領我們的隊伍,爭取早日離開這裡。還有一定要照顧好珊莎。”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開始説胡話,淚隨即滾落下來,並慌忙道:“不行啊,大叔,我們沒有你還叫什麼隊伍啊!你平時可是教導我們戰場上不能當熊兵,你給我起來!” 説著,我試圖扶起霍恩海姆大叔。 這時,切克多已經大笑著過來:“我説你個小兵蛋子,你根本不用費力氣了。你的大叔已經不行了。好,我本想著你們這個隊伍留下霍恩海姆,然後把你們所有人全部斬殺,既然你的大叔不行了,那我就留下你吧!還有啊,我看你跟你的大叔完全不是一路上的人!你比他有眼色,會辦事!我比較看好你!不行的話,以後就跟著我吧!哇哈哈!” 説完,那切克多一邊笑著一邊扭頭就要走。 霍恩海姆大叔怒視著我,意思就是説快拿起你的武器,給我上! 我看著此時已經有氣無力的霍恩海姆大叔,一臉苦相地道了聲:“大叔,我們已經輸了!”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這樣説,氣得舉起了自己的左臂就要打我,可是他試了好幾次,卻才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那個氣力。隨不得不將手放下,道了聲:“你個懦夫,你不是我的兵,更不是我的學生!” 我聽到此,將眼睛睜大,同時有些怨氣地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好,那我給你做個好樣子看看。” 話剛説完,我已經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叫囂著去追趕了切克多。 那怪物本想再去收拾一下霍恩海姆大叔的小家丁,大老遠看到我衝過來,他的那個火氣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我一看他停下來專等著我,隨衝到了距離切克多有二十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衝著他道:“喂,老怪物,我要向你挑戰!不過我有規則,你聽著。第一,你不準用手,我能用;第二,你不準用腳,我能用;第三,你不能用武器,我能用;第四,你不能用魔法,我能用。只要你能在這四種情況下打敗我,我願意代表我們大叔向你投降!如果你被我打敗的話,你必須跟我們回去接受審判。怎麼樣?” 切克多一聽我這無名小家丁的話,不禁仰頭大笑:“哇哈哈,就你一個小小的兵蛋子,竟然也敢對我下戰書,講條件!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正要衝上去,卻又突然停住,好像在思索,稍後對著我道:“好,我答應你的這些條件。我倒看看霍恩海姆大叔看重的年輕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不過可以肯定一點的是你這小人還是比較耐打的!” 我衝著切克多道了聲:“你少廢話,接招吧!” 説話間,已經運轉了魔力開啟了體內的魔法術,並匯成強大的氣流衝向那老怪物。 切克多眼見著我衝來,隨一個轉身避開了我的鋒芒,並進而用自己那黑木硬質的手臂去抓我。這時他好像突然想起了剛才我所説的話,於是慌忙又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只是用腰部用力地將我頂撞了出去。 我被切克多的撞擊頂出了丈許,我愣了愣,,簡單地觀察了一下切克多的身體情況,我發現這個怪物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上粗下細,看來我必須要從他的下盤攻擊才有取得勝利的機會啊! 想到此,我連忙抓起自己的兵器一路翻滾著衝到了切克多的下盤。那切克多見我到了他的身邊,本想用腳將我踹飛,好像突然又想起來剛才的要求不準用腳。於是切克多轉過身來,將自己後面的嘴打開,並吐出一灘綠色的黏液來。 我一見這等情景,一時間噁心眩暈地想吐,隨又停止了一次絕好機會的進攻。我停下來簡單地定了定神,然後又看了看切克多那塊可惡的龐大身軀。 這時,我才發現剛才自己的要求有點不全面。我正想説什麼,切克多卻自己主動走了上來。 我連忙站起身子,並向後退了數步。 那切克多待我站定,道了聲:“小子,你現在已經到了技窮的時候了,要不讓我來給你展示一招我的絕活,怎麼樣?” 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又不敢答應,只是閉嘴不言,並用眼睛死死地盯著切克多的一舉一動。 那切克多見我不言語,以為我同意,隨從嘴角擠出一絲笑來,想必肯定在心裏這樣思忖,小子,你不要著急,我一會兒就可以讓你去見你的大叔了! 想到此,再抬頭來看看距離自己不遠的我,他隨即來了一個半蹲式,並衝著我的方向來了一個獅子大開口。 我初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待後來明白過來的時候,我發現已經晚了。 到底是什麼呢?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巨響,是切克多發出的一聲吼。想必你以前見過獅子或者老虎的吼聲吧!但是你再想想這麼個大玩意,如此巨大,所發出來的聲音更是有些瘆人,有些恐怖啊! 我聽到這麼一聲吼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的耳膜一下子刺痛,並進而流出血來。而我的整個人也在切克多的那聲吼裏不由自主地向後跌落了很遠的距離。 切克多看著跌落在地上的我,本想跟我説幾句話,可能突然又覺得我這人不過是一個小角色,並不值得他自己開口,隨即又扭過頭去了凹處。 我強忍著劇痛站起來,與此同時,嘴角流出血來,心臟疼痛。我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並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痕,無力地看了看不遠處傳來的撕心裂肺的哭嚎聲。 我知道這是霍恩海姆大叔的小家丁在被那個怪物撕咬時的慘叫,但是我一個人又是如此地無能為力,再加上現在也不知道大叔是死是活。 我如此一想,心裏頓時亂成一團麻,我索性坐在了地上,專等著死亡的來臨。 突然一聲雷響,並夾帶著一絲絲的雨降落在地上,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張開嘴盡力地將雨水吸進自己的嘴裏,然後待精神好些以後,我又艱難地爬起來去了印象中大叔待著的地方。 可是到了地方以後,我並沒有找到霍恩海姆大叔,突然一種不祥的預感在我的心裏一閃而過,我禁不住地叫著大叔,並四處尋找了一番。 最後在一處破帆佈下找到了暈過去的霍恩海姆大叔。 我連忙將他扶了起來,先是看了看他的傷勢,見被擊中的皮膚已經發綠,好像多少還有些泛黑的樣子,看上去情況很嚴重,然後我又試了試看能不能叫醒他。 然而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因為巨毒攻心,可能已經處於生與死的邊緣了。 我左右看了看他的傷勢,隨將霍恩海姆大叔慢慢地扶正,並試圖用自己的功力與魔法將他體內的毒氣逼出來。 可是經過一番努力以後,我發現自己的作用對他來説可謂是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