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

第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

沒想到這時,那切克多見自己的敵人傻傻的樣子,不僅沒有生氣,反倒仰頭哈哈大笑:“我説我的老朋友,這就是你的本事嗎?不過這要是你的本事的話,那我只有對你説不好意思了,因為你的這兩把刷子是根本不可能把我帶走的!還有,你的小跟班魔法不怎麼地啊!不如我送你們一程,回去好好練習,如何?” 霍恩海姆大叔氣得將手狠命地一摁地,又從地上站了起來,同時看了看我。 我見自己的大叔都有如此的勁頭,我也不敢怠慢,慌忙從地上爬起來。 霍恩海姆大叔走到那切克多不遠處將自己的劍拾起來,又看了看切克多:“我告訴你,你這個怪物,今天不管怎樣,你既然讓我碰上了,你就休想再逃走!我非要把你帶回法師塔聽候法庭的裁決不行!” 切克多心裏肯定覺得霍恩海姆大叔這是在説大話,不禁哈哈大笑:“我説霍恩海姆,你這人怎麼説大話不臉紅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本事,你連我的身邊都靠不近,你還想把我怎麼地!還有,你也不看看你的小家丁現在的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切克多説到他的小家丁,才慌忙扭過頭來對著我道了聲:“羅蘭,我們的小家丁現在都在哪?” 我連忙扭頭尋找,這才發現身邊已經空無一人,就連我心愛的珊莎也不見了蹤影,心裏很慌亂,但是臉上又必須做出一副鎮定的樣子,唉,我只好搖了搖頭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會一直陪著你!”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又好氣又好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道:“這樣,你先去看看我們的小家丁情況。我在這裡對付他!最重要的是珊莎現在的安全是不是有保障啊!” 我一聽,雙眼圓睜,嘴巴大張:“什麼?你讓我走,你自己對付!大叔,你覺得我會走嗎?我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 霍恩海姆大叔知道我理解錯了他的意思,隨笑著對我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但是你也要知道,我們現在是一個團隊,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制度,要有自己的人員啊!你現在看看左右,除了你和我,還有誰?我讓你離開,並不是讓你逃生!是讓你去找人,救人!你明白了嗎?” 我點了點頭。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但是我能夠感受到他的那種笑不是開心的笑。 此時的他已經扭過頭去準備備戰切克多。但是再一看我竟然還在身後站著。霍恩海姆大叔隨對我苦笑道:“我説孩子,我剛才的話你難道沒聽見?”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臉色立刻顯出一種難見的難看,明顯是有些生氣了。還沒等我張嘴説話,他已經開口,並帶著一種嚴肅的語氣:“既然你聽見了,為何不去尋找!” 我有些委屈地看著他,不忍心丟下他一個人在此與怪物決鬥,我們心裏誰都清楚憑藉著他的魔法想打敗這個怪物,幾乎是不可能。 於是我低著聲音,道:“可是你的安全也很重要!萬一我找到了珊莎,可是給她説把你丟在這裡們,我可怎麼——” 霍恩海姆大叔嘖嘖兩聲,還想再説什麼,那邊切克多已經開口説話:“我説霍恩海姆,你們搞好沒有?兩個男人在那裏唧唧歪歪,還有完沒完?別凈扯些不鹹不淡的話,你我現在可是要打仗的,要拼命啊!來吧,我的霍恩海姆,我們可是好久沒交手。剛才那一下權當是熱身,讓我們從現在開始吧!”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看了看那個該死的切克多,我知道他此時肯定已經氣得牙疼,因為我能夠看到他的牙部肌肉在抽動。 他看了看我,急忙道:“好吧,羅蘭,既然你不願意去尋找我們的小家丁,那就讓我們再次合力,跟這個鬼東西決一死戰吧!” 我一聽大叔這話,用力地點了點頭。同時怒視著那個大怪物。 我們兩人很快便背對背站立在了切克多的面前。 那怪物看著我們兩人一起並肩而立,不禁哈哈大笑:“哎呦呵,可以啊,霍恩海姆,沒想到這麼些日子不見,竟然有如此肯為你賣命的年輕人。好,我就喜歡這樣的人!來吧!”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我點了點頭,我們兩人旋即運轉了魔法,並在體內匯聚魔力,將要開始與這個大怪物開始一次大決戰! 切克多看著霍恩海姆與身邊那個不知道姓名的小兵蛋子,他不禁呵呵笑了笑:“我説霍恩海姆啊,你其實挺可憐的。你知道嗎,我跟你交手根本就沒有費力氣,説白了,要是我用力的話,你們早就已經上西天了!所以呢,我奉勸你們還是早點回去,我這個人其實對於老朋友還是有那麼一點憐憫之心的!我不想吃熟悉的人!” 霍恩海姆大叔拿著劍,揮了揮,衝著切克多道了聲:“你少廢話,趕快給我過來送死!” 切克多看著我們兩人,不禁仰天大笑:“就你們兩個?!我説你啊,就這個壞毛病,到死都不肯認輸!這樣啊,你只要對著我一點頭認輸,我立刻把你的所有小家丁放了。但是你如果再跟我繼續反抗,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和你的所有小家丁都將會葬身於此地。不管你們的魔法有多厲害!你信不信?” 霍恩海姆大叔聽著切克多如此讓人上火鬥氣的話,他此時只感覺自己的牙齒都要被自己磨碎了。他看了看我,低聲道:“羅蘭,你覺得怎麼樣?我們再來一次剛才的那一招式!” 我一聽,慌忙道:“大叔,我們能不能再換一種形式,説實話,剛才他那一腳已經讓我的內臟受傷了。我現在只是做個樣子!我想我的魔法可能施展不出來了!”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此話,慌忙問道:“怎麼,他剛才踢到你的心臟了嗎?這該死的東西,竟然朝著你的心臟踢!還説什麼對熟悉的人手下留情!去他奶奶的!” 我這是第一次聽到霍恩海姆大叔説髒話,不禁搖了搖頭:“沒有啊,不過好像震到了心臟!我只感覺著這裡很不舒服!有點酸痛!”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嘆了口氣道:“那既然如此,你權且在此暫歇,我一人上去跟他決鬥,拼魔法!” 我慌忙將霍恩海姆大叔拉住,説:“這怎麼行!我留下來的目的就是陪著你一起作戰的!我怎麼會看著你自己上去跟他廝殺!來吧,大叔,我不怕,我願意將自己的全部獻給國家!更願意為了保護你,折了我的這條小命!”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隨即又再次看看這個平時雖然有些油嘴滑舌,但是關鍵時候還是有大用的學生,他用力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並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呵呵笑了笑,並不言語。 很快,我們兩人便合力運轉魔幻異形術,在一連串的變幻中又一起衝了上去。 切克多見又是我們兩人一起衝擊,他的心裏肯定是起了怒火,只聽他對著霍恩海姆大叔和我滿是怒氣地道:“你們這群鳥人實在可惡,剛才我念于你和我相識,並沒有下狠手,沒想到你們竟然不識好歹,還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好吧,今天我就送你們走!他奶奶的!” 説話間,他早已將他那龐大的身子轉過個圈,以背部對著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兩人。 我們不知道他這是幹嘛,但是下意識裏又都很清楚這肯定也是切克多的一種反攻方式。於是我們都多加了一點防備之心,以應對那切克多的衝擊。 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看見那怪物背向我們,以為這正是衝擊的最佳時機,隨對著我道:“快,我們的時間到了。你從下面攻他下盤,我這次從上面直接擊殺他的大腦。我就不信搞不死他!” 我看著滿是信心的霍恩海姆大叔,隨即點了點頭,並按照霍恩海姆大叔的意思握緊自己的兵器,盡力地衝向了切克多,而那切克多見我們逼近,他卻並不動彈,只是靜靜地等候著我們兩人的衝刺。 此時的我心裏有些遲疑,但是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那副表情,我只好將到了嘴邊的話憋進了嘴裏,跟著他奮力向前。 説時遲,那時快,那切克多眼見著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兩人到了自己的身邊,他立時張開了背後的那張大嘴,同時噴出了一股股綠色的黏液,那黏液正好將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兩人連人帶兵器一併包裹住,並順勢將我們丟出了老遠。 我們兩人因為被那噁心的黏液粘住了身子,因此無法施展魔法,只能互相看著對方。此時看著包裹著我們身子的那層黏黏的泛綠的薄膜,我們兩人都覺得彼此有些噁心。 霍恩海姆大叔氣得更是雙拳舉天,發誓一定要幹掉這個該死的切克多。 但最終是無濟於事。 我們稍時休息,霍恩海姆大叔與我竟又再次站了起來。 那邊的切克多倒是覺得我們這兩位真成了打不死的蒼蠅。此時的他耐力也已經到了極限,看著兩個死死糾纏著自己的敵人,他的心裏也開始煩躁起來,通過他那種獨特的聲音我可以辨識出來。 此時的他氣得朝著天空咆哮了一聲,驚得我和霍恩海姆大叔的心一起顫抖了一下。 不過,霍恩海姆大叔還是依舊顯得戰鬥力十足,我看了看他,不得不重又握住自己的兵器,並艱難地試著走動了一步,但是卻發現這種動作是那麼的艱難。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小子,你還是省省力氣吧!這種薄膜叫魔結線網,是一種施了魔法的東西,你和我根本無法將其打斷。” 我一聽連大叔都解決了這種問題。我隨即癱軟了身子,並開始心情煩躁。 此時在外面的切克多雙眼圓睜,緊緊瞪著眼前我們這兩個好像一萬個該死的小人。 而霍恩海姆大叔與我還是試著做了最後一次努力,以期能靠近彼此。 當我們將那綠色薄膜在地上滾動著到了距離自己只有一米的時候,切克多止住了我們,道:“霍恩海姆,你知道嗎,你們身上所粘附的東西是毒液,不過一天,你就會全身腐爛而死!”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切克多笑了笑,我倒是心裏一緊,同時心裏變得異常煩亂。 就在我們覺得希望不大,而又抱著烈士一樣的心態時,那薄膜竟突然炸裂。這時,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站在我們前面不遠的怪物。 那切克多看了看我們兩人一身臟兮兮,隨笑著道:“我看這樣吧,霍恩海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求我放你。我就將你所有的人馬全部放掉,還包括你的小女兒哦。你看如何?”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切克多的話,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你甭想!你是邪惡,我是正義,自古我們都勢不兩立,你休想讓我放過你!” 切克多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話,不禁哈哈大笑:“我説可憐的霍恩海姆,你到現在竟然還在説什麼大話。你放過我?上帝,你現在已經是泥菩薩過河了呢!我看你還是想想怎麼救自己吧!” 霍恩海姆大叔也笑了笑:“但是我終究還是菩薩!而你呢,再怎麼説也是一個妖!你少廢話,受死吧!” 説話間,霍恩海姆大叔已經將手裏的巨劍抽出,並施了魔法,開始盡力地刺向切克多。 那切克多豈是等閒之輩,眼見著霍恩海姆大叔與我衝來,他連忙伸出自己那長滿渾厚堅硬黒木硬質的手去接霍恩海姆大叔的劍,與此同時,他又用自己的腳將走下盤的我狠狠地踢了出去。 那被切克多抓住劍柄的霍恩海姆大叔本想將劍丟開,順勢攀上切克多的肩膀,卻沒想到被切克多一個老鷹捉小雞的姿勢給擒在手中。 此時此刻,霍恩海姆大叔才看清那切克多的真相,那可真是個噁心至極啊。同時我也感覺到了一種黏糊糊的東西緊緊地包裹著自己的身體,從而使得我無法正常呼吸。 我怒視著切克多,而那切克多則是看著霍恩海姆大叔哈哈大笑:“你看看我早就説了,就憑著你那兩把刷子的魔法還想跟我鬥,是絕對不行的,你還不信,現在怎麼樣啊?” 正説話間,切克多卻莫名地大叫了一聲,因為我此時衝來了。 我被他踢出以後,又忍著劇痛趁著切克多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霍恩海姆大叔身上的當兒,從下面施了足夠的魔法,並狠狠地用兵器刺了一下切克多的下盤。 這一擊很湊效,使得切克多用力地將霍恩海姆大叔拋了出去。 霍恩海姆大叔借勢輕輕落在了地上。 我連忙跑到霍恩海姆大叔的身邊詢問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沒事。我們兩人方才穩住,觀看那怪物的表現。 那切克多被我如此偷襲了一次,他的怒火幾乎到了嗓子眼,隨即大叫了一聲,並主動地衝了上來。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本以為自己這一方已經佔了優勢,隨與我一起向著那切克多的心口猛力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