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十章 體型

第三十章 體型

珊莎不多説話,只是認真看著切克多那怪怪的龐大的身體,他那身形巨大得可以用參天古木來形容,多有幾十丈高,這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他的兩臂不同凡人,竟然長滿了厚厚的堅硬黒木硬質,更奇怪的是身上也補有一層薄的黒木硬質。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他這一身怪怪的裝扮,不禁啞然一笑。 我此時已經是一頭霧水,我低聲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你是不是覺得他長相古怪?其實我正想説這一點!” 霍恩海姆大叔向著我擺了擺手,示意我不要説話。他自己只顧去觀察那個切克多。而那切克多見了霍恩海姆大叔倒是顯得形同陌路,並沒有過多的理會,而且好像是將自己最威力的一面展示給霍恩海姆大叔我們看一樣,又轉過身去,將後腦長著的一張大嘴給我們看。 我見狀,頓時覺得胃口倒翻,再看看霍恩海姆大叔,倒是張大了嘴巴,只見那切克多的後腦上所長的嘴巴長滿獠牙,而且各個是鋒利無比,好像是一把把刺刀一樣,在光的照射下發出強烈的光芒。另外,那獠牙縫裏還向外滲著綠色的黏液,滴落在那切克多的後背,顯得一片瘆人的綠,讓人一看就已經覺得無比噁心,倒胃。 我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我受不了,我先撤了。你看你是不是也趕快跟我走!”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那奇醜無比的切克多,聽到我的話,又看了看自己的隊友,我苦笑了一下:“走?你覺得我們能走嗎?” 正説話間,那怪物開口説話:“喂,你們是從哪來的怪東西,又小又醜!”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張開大口的切克多,他儘量使自己的情緒保持穩定,然後用一種相對比較平和的語氣道:“我是霍恩海姆大叔,你應該聽説過,你這個大魔頭。” 那切克多一聽霍恩海姆大叔的名字,不禁仰頭大笑,然後顯出一副不屑的神情,低頭看著我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臭名遠揚的大笨蛋霍恩海姆啊!你小子不在你的地盤好好呆著,跑我這裡幹什麼?” 霍恩海姆大叔苦笑了一下:“你這人,不,你這個怪物,你做了作姦犯科之事,我為何不能來此抓你!” 切克多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不禁又是一陣大笑:“就你?就你的這些小不點手下!霍恩海姆啊,我看你還是省省吧!你以前打不過我,現在恐怕更是不行了。這樣吧,我念在我們認識的份上姑且饒你們一條小命,走吧!”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切克多如此狂妄的話,從鼻孔裏哼了一聲:“你別把自己想的太高,你是什麼樣的角色,別人不了解,難道我還不清楚嗎?你不過就是一個長成怪物身形的無能之輩!” 那切克多一見霍恩海姆大叔竟如此説他,臉色驟變,隨將臉陰沉下來,衝著霍恩海姆大叔與我道了聲:“滾,現在就趕緊給我滾出我的地盤!” 他的這句話看似不大,但是卻震得地面有點晃動。 我心裏一驚,連忙用胳膊肘捅了捅霍恩海姆大叔:“大叔,我看我們還是走吧!趁著他還沒有發火!”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我如此沒有鬥志的話,瞪了我一眼。又看著切克多道:“你別把自己看的有多了不起!我告訴你切克多,今天我霍恩海姆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抓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什麼本事你就使出來吧!” 那切克多一看小小的人兒竟敢跟他叫板,他心裏那團怒火肯定是瞬間爆發,隨將自己的大腳抬起,試圖去踩死霍恩海姆大叔和我們這些小輩。 大家見狀,慌忙躲開。 霍恩海姆大叔在避開以後對著我道了聲:“他塊頭大,我們多跑動,他的速度肯定趕不上我們,然後我們找準時機施展魔法給他一個透心涼!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點了點頭,然後慌忙拉住霍恩海姆大叔:“大叔,你覺得是你能夠到他的心窩處還是我能到?”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扭過頭看了看此時臉色都有點變紫的部下——我,他隨將自己的臉沉了下來:“羅蘭,你可是我一直看好的學生,這個時候可以説正是你和我展示自己魔法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能讓我瞧不起啊!還有,我的女兒可是在看著你的表現啊!” 我聽到大叔竟如此説我,隨將胸脯一挺,道:“這個,請大叔放心。就是死,我也願意陪著你一塊!” 霍恩海姆大叔用手指在我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去你的,竟説不吉利的話,你怎麼就那麼肯定死的人會是我們。嘿嘿,萬事都有變數,你看吧,我今天非把這個大怪物整垮不行!” 説話間,霍恩海姆大叔已經站了出去,準備好了與切克多決鬥。 我看著形勢明顯對霍恩海姆大叔不利,趁著那切克多再次將大腳踩下來的時候,我慌忙將霍恩海姆大叔拉到安全範圍,並多少帶著些著急的語氣對著大叔埋怨道:“我説我親愛的大叔啊,你怎麼就那麼想抓住他!你也不看看他那體型,你再看看我們這一個個弱不禁風的小身板。這不是明顯拿著薄皮小雞蛋去碰那硬邦邦的大石頭嗎。唉,你就聽我一次,我們趕緊逃走吧!” 此時的霍恩海姆大叔心裏的火氣可能終於被我徹底擊了出來,他對著我瞪了一眼,然後大聲喊了聲:“羅蘭,你給我聽著!就是死也要做一個勇士,卻不能遇到點困難就選擇退縮,這不是我們法師塔的師生應有的品質。我的精神是什麼?那就是遇妖斬妖,遇怪殺怪。這樣才能使我們的魔法變得更有正義,更有魄力!” 我一聽大叔那麼正式地叫我,我連忙站成軍姿,等候著他的訓話。 霍恩海姆大叔用手指著我的鼻子道:“我們現在面對的不是一個平常人,他是一個變異人,或者説是一個魔鬼,我們必須要用我們的魔法除掉他!” 我在心裏泛起嘀咕,並開始嫌霍恩海姆大叔説話啰嗦:“這個問題我覺得你不説我也知道!”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一臉不服氣的我,又接著道:“你可知道我每天吃什麼?你知道嗎?”説到最後一句,霍恩海姆大叔將聲音的分貝提高了許多。 我想遮住自己的耳朵,但是看著一臉怒氣的大叔,我明白此時我的任務只有好好地站直,聽話,挨訓。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不説話,但是臉色明顯是不忿的樣子,隨又道:“他是一個變異人。你知道什麼是變異人嗎?他可不是這樣簡單地一變身形就是變異人了。不是的,羅蘭,他還要吃東西!你知道他每天吃什麼嗎?你不知道,這個問題我看也只有我們法師塔像我這樣的老古董曉得咯!” 我看著自己的大叔自問自答的樣子,我心裏竟覺得一陣子不舒服。 可是,霍恩海姆大叔並不理會我,依舊説著他自己的話:“你不會知道的。你還年輕,你根本沒有見過這種變異人。他們真的很恐怖。他們每天都吃人啊!” 我聽到大叔説出這麼一句話,只覺得後背一陣涼,我苦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剛才説什麼?我沒有聽清楚!麻煩你再給我説一下!這個鬼東西每天吃什麼來著!”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有些害怕的手下,冷笑了一下,然後道了聲:“怎麼,你開始害怕了?他每天吃人啊!吃人!” 我經過再次確定了那怪物的食物以後,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腿竟然一下子變得酥軟!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並沒有去扶我的意思,好像還覺得我這樣是一種懦弱的表現。於是他依舊是滔滔不絕:“他們每天都吃人!而且至少一天吃一個!你想想,一天吃一個,一年就是三百多人啊!三百多條性命被他這樣的怪物禍害!你説我們作為人民衛士,我們怎麼能逃!你説我們要是逃了還怎麼面對那些為我們納稅的公民!” 我聽到大叔説出這樣的話,心裏覺得也沒什麼好説的。隨將身子一挺,對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請大叔下命令吧!我願以死報國,為人民服務!”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那有些發顫的身子,苦笑了一下:“我説你得了吧!你還以死報國!拜託你能不能給點力!幫我將他打敗!他其實沒什麼可怕的!很多人之所以成為他的獵物,多半是被他那醜陋的長相所嚇住,進而被他所害!”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大叔,你説的極是,我完全聽你的,你發話——” 我的話還沒説完,切克多已經過來,我能夠明顯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的一種難聞的氣息。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比我感覺出的早,因為就在他將我拉出的一瞬間,那切克多竟然已經將我們兩人用來防身的大石頭一腳踩得粉碎! 我與霍恩海姆大叔兩人撤出安全地帶以後,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大石頭,不禁驚得我們彼此看了看。同時,我苦笑著向霍恩海姆大叔聳了聳肩膀。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也不顧我,只是怒視著切克多,隨口對我道了聲:“好了,下面我們不能再讓他如此倡狂了,來吧,我的勇士,讓我們合力將這個怪物消滅吧!”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同時與霍恩海姆大叔一起將手中的兵器用力地握了握,並在體內尋找著魔力的所在。 而那切克多見我們兩人竟然都敢反抗,先是哈哈大笑,並豎起大拇指表示對我們兩人勇氣的讚揚,然後就是抬起大腳繼續踩。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看準時機,隨即各自將手中兵器合力刺向那切克多,見兵器並不見成效,隨又一個轉身,我們合力打出了一團魔幻火焰。 那老怪物見我們兩人竟如此難纏,不禁發怒起來,揮動自己的黒木硬質臂膀,衝著我們兩人便是盡力揮打。 他這一揮,威力還真是不小,竟然攪得滿地的黃沙頃刻間像白鷗一樣躥飛起來,還有那成堆的碎石在地上胡亂地翻滾著,抖動著。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一時間也被這股強大的魔鬼似的氣流推出了丈許遠,而那黃沙又將我們的眼睛迷得不知東西。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羅蘭,你沒事吧?看樣子我們不能再這樣打下去,不然我們兩個肯定都要死在他的手裏了。這樣,你從他的下盤著手,專攻他的腿部,襠部,我運功上他的肩膀,如有可能我就用劍刺破他的眼睛。”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注意,看著他,有點擔心地道:“可是這樣的話,大叔,你的危險系數要比我大很多啊!萬一你——我到時候該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這次認真的樣子,抿了抿嘴唇:“萬一我真是因為自己的魔法不高而被這怪物打死,隊伍就交給你來指揮。我相信你能行!他們都是不錯的家丁,很聽話的!再説還有珊莎!” 我一時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兩顆淚珠從眼裏滾了出來:“難道就不能讓我們兩人一起合力施展魔法對付他嗎?我就不信一個和我們一樣有著肉體的人,我們的魔法就不能把他消滅掉!”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好像覺得有些幼稚,隨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夥子,不是我不相信我們的能力和魔法,畢竟我和這個東西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過交手,現在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到底練到了哪種程度。我怕到時候萬一我一失手,你也好做個繼承,他們幾人也好有個領頭的人好帶著他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無力地看著霍恩海姆大叔,想再説什麼,他伸出手來制止了我。 隨後,我們兩人便按照剛才霍恩海姆大叔的計劃開始行事。 那切克多不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幹什麼,只是嗷嗷直叫著,硬衝了上來。 説時遲,那時快,霍恩海姆大叔趁著我在下盤用魔力干擾切克多的注意力的時候,他一個箭步借助我的胸口蹬到了我的肩膀上,並使用飛天魔輪術,一個翻身騰雲式,噌地一下竄到了那切克多的身上,並就勢舉起手中的寒光巨劍,看準那怪物的腦袋就是狠命地一劍。 這一劍刺得那切克多大叫一聲,一腳將我踹出了幾十丈遠,更是把那霍恩海姆大叔抓下來丟出了百十米的距離。 我們各自都受了點皮外傷。霍恩海姆大叔皺了皺眉頭,看著我,我也連忙去看他的情況。還好,我們及時利用魔法護住了身體,幸虧平安無事。 我們兩人坐起身子,原想著剛才那一下怎麼説也有可能會使那切克多受傷,沒想到的是那怪物忍著痛竟然又將霍恩海姆大叔的那柄寒光巨劍拔了出來,並帶出了自己體內的綠色液體。他用那條長長的舌頭舔了舔那柄劍,然後看了看遠處的霍恩海姆大叔和我。 我們本想著這下子算是徹底將這怪物惹火了,可是我們的魔法表現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 就在我們兩人不知道該怎麼才好的時候,他竟然又將劍丟給了自己的敵人霍恩海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互相看了看,覺得這真是不可思議,同時我也預感了接下來的任務的艱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