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九章 礦場中央

第二十九章 礦場中央

抬頭看,我的眼睛此時只能見一股股濃郁的黑氣包裹著一些不知道什麼的雜物一團團地從礦洞中竄出,就像夜裏成片起舞的黑蝙蝠,讓人一看就立刻在心裏發顫。再加上那一道道碗口大的裂痕一點點地將大地開裂,更是給人一種膽寒的感覺。 更加可惡的是,正是這樣一種灰暗的環境影響,使得大家的視力差到了極點,視線一時間縮短到不達一米。 珊莎與我兩人逃到一個大岩石下,穩住以後,她向著我用一種還不太放心的語氣道:“拜託你再看看,看看我爸爸他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是不是還在?” 我無奈,隨略微一站身,然後嘴一撇,道:“我看你就別惦記霍恩海姆大叔的安危了。他肯定沒事的。他會魔法護體的!再説我看這濃霧黑煙的,我們倆啊八成也活不了。” 就在我們兩人説話間,三四個小家丁逃了過來。 我連忙問他們:“那兩個活捉的蒙面人呢?還有霍恩海姆大叔現在情況怎麼樣?” 幾個小家丁互相看了看,並做戲一般彼此問了問,都説沒看見。 我隨即將手一攤,對著珊莎道:“你看,我就説嘛,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按照我們的計劃走了!” 珊莎輕嘆了口氣,同時臉上顯出一副憂傷的神情。 正在這時,那股黑煙頃刻間又襲來,珊莎見狀,好像夢遊一樣,又一把拉住我:“快點看看我爸爸在哪?” 我一臉苦相地直搖頭,同時心裏直叫,我的好珊莎,你能不能也為我著想一下。 珊莎眼看著黑樹根完全罩住了礦場,而那黑煙又一步步地逼近,隨後無奈地嘆了口氣,對著我道:“你快使魔法吧,儘量將這股黑煙驅散。不然我們都有可能被這股黑煙熏死啊!” 我聽到珊莎的話,慌忙穩住陣腳,扎了一個馬步,並以極快的速度開始運功,互搓雙手,希望能夠魔法再現,幫助我們脫離苦海。 很快,一道青藍色火焰便在我掌心間開始運轉,就像一個陀螺,打著轉,而又能從中感受到一種威力的存在。 恰在此時,霍恩海姆大叔正好趕來,他見我如此,慌忙也打開自己的魔法氣團,與我一起合力燃起了一道長長的火焰,並借助雙方的一種力看準向大家襲來的黑煙徑直打去。 只聽得半空中一聲巨響,不過效果並不是太明顯。 霍恩海姆大叔一看這情形,慌忙對著我們道:“我看不行,我們必須要再等羅蘭的氣力恢復,然後我們一起合力,估計才能將這股惡煙驅散啊!” 説完,他看了看我,猶豫了一下:“你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不然我們幾人恐怕都會有危險啊!” 我聽了霍恩海姆大叔的話,又看了看頭頂一片黑,再加上那一股股的黑煙,我的心裏多少有些怨氣,但是這就是命令,這就是長輩與小輩的不同。一切行動聽指揮! 於是我抖擻了一下肩膀,一個箭步衝出去,試圖尋到一個靜處,好讓我的魔法儘快回體,回轉魔力。 可此時的情形已經對我極為不利。 我眼見著那一團團的黑煙已經完全將礦場中央罩住,正在持續向著週邊蔓延。 我一邊摸索著,試圖恢復著,一邊還要防範著這些黑煙對自己身體的傷害。我知道這些看似一般的黑煙必定還有著我所不知道的物質。因為聞著就有一種説不出來的味道,但是卻讓你有點想暈的感覺。 我正在心裏焦躁的時候,一個聲音叫住我,我扭過頭見是一個還活著的小家丁,心裏很高興,隨將霍恩海姆大叔的位置告訴他,讓他自己去找。 別了那個小家丁,我又一個人忍受著黑煙的蒸熏,繼續在黑樹根的籠罩下尋找著對我好像産生了抵觸情緒的魔力。 閉上眼,將自己的元神在太虛界裏遊走,沒想到,我竟迷了路,一個人走到了一大片樹根交錯中。 在這裡,我看到了自己的隊友,因為剛才的疏忽而被那粗壯的樹根偷襲,交纏住了身體而不能脫逃,最終困死在這裡。 一看到自己的小家丁那一個個慘死的樣子,我的心裏一時間怒火中燒,我嚎叫了一聲,並無回音。相反,倒增添了更大的安靜。 我一個人此時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我有些慌亂了,再加上剛才吸入了太多黑煙,此時有些缺氧,很快,我大叫了一聲,便暈倒過去。 不知什麼時候,我睜開眼來,看到了霍恩海姆大叔、珊莎,還有其他幾個小家丁。當然此時的人數已經不能和當初相比了。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還有其他小家丁那一張張熟悉而又憔悴的臉,我一時間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一下子栽倒在了霍恩海姆大叔的懷裏痛哭了起來。 霍恩海姆大叔安慰了我一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對著我道:“你看我們已經將黑樹根打斷一部分。” 順著大叔的手看去,我果然看到了一片灰暗的天,我有些傷感地道:“可是大叔,我們還是出不去。我估計我們這一幫人要——要困死在這裡了!還有,我剛才無論怎麼努力,我發現我的魔力始終不能完全恢復。它好像不要我了。它不幫助我啊!”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我的話,勉強笑了笑:“怎麼會。我們一向可是無敵的。如今怎麼可能會被這小小的困難嚇倒。你要給自己信心才行!你看這些孩子們!” 説著,他用手指了指身邊的那些傷兵殘將。 我抬起眼看著體無完膚的孩子們,我一時間不知道説什麼好了,最後索性一抱拳,對著大家道了聲:“我,我對不起大家。我懦弱了!” 眾人連忙安慰我。 我兩顆豆大的淚珠砸了下來。 霍恩海姆大叔見其如此,再看看頭頂上的黑煙貌似又開始變濃,於是對著我道了聲:“振作起來吧,我們沒有你還是不行的,你看這些黑煙,我們剛才用我們幾人的火焰魔法術對它們根本不能産生任何作用。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火焰魔法術都是普通色的緣故。而你的不同啊。所以我們需要你!” 其我人也附和著向我投來一種信任的眼光。 我慚愧地低下頭,然後再抬起時已經雙眼含淚,我抿了抿嘴唇,道了聲:“好,如果我的火焰魔法術果真有效。我,我願意以死力救大家。”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並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這才對吧。這才是我們的勇士。加油!來吧!” 我點了點頭,並站起身來,順勢看了看那些此時心慌的小家丁,見他們一個個都是精力不足的樣子。我隨折過頭來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了聲:“大叔,我看要不我們再等會吧。我看他們好像都有些吃力了!” 幾人一聽,慌忙齊聲道:“你説哪話,我們這都是正常狀態。再説現在我們只有將這黑煙打散,將黑樹根打斷,我們才能得以逃脫啊!” 我看著幾個執意要和我運力的小家丁,又再次用力地抱了抱拳頭。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同時充滿信心地點了點頭。 很快,幾人坐定,開始了彼此間的運力。一片黑中,我們也很快看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火焰魔法術所發出的光芒。 一團普通色的魔幻火焰中夾雜著一大束青藍色的魔幻火焰在半空中開始慢慢擴大,慢慢鋪展開去。 兩團魔幻火焰就像掉在水裏的一團彩色肥皂沫,散著散著,然後借助一陣風或者一股氣力,而頓然炸裂成一點點的小金花。那些小金花又彼此地互相吸著,並依此將身邊的那些不同類的東西吸進包圍圈中。 此時,霍恩海姆大叔與我們合力所産生的這樣一種魔幻火焰便是如此的情形。 在下面看去,那團火焰可真是美麗。 但是我們誰都知道那是一種力量非常強大的魔法氣流包,而正是這種強大的魔法氣流包阻隔了那些黑煙的進襲,從而保證了我們能夠看清前面的道路。 霍恩海姆大叔低下頭看到了不遠處的一點清晰,他連忙興奮地對著我們喊:“孩子們,我們的魔幻火焰好像起作用了。我已經能夠看到不近的距離。你們幾人先在此發力。其我人暫且跟我往前走一段距離。然後羅蘭根據自己的感覺在後面跟上。” 眾人會意,然後跟著霍恩海姆大叔先行了一段路程。見前面又是一團黑方停了下來。 而此時的我已經在後面也已緊跟了上來。 大家見面以後,霍恩海姆大叔又對我們又道:“我看我們就按照剛才的辦法做吧!請大家相信我,我們一定能夠走出去。” 我苦笑了一下:“大叔,我們先不要想著走出去,看看能不能先成功地擋住這些可惡黑煙的襲擊吧!你不知道,我已經明顯感覺到了有些體力不支。我相信他們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説完,我將目光投向其他幾人。 那幾個小家丁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見大家如此,隨嘆了口氣,道:“那好吧。我們就一起合力,爭取暫時抵擋住黑樹根的襲擊吧!” 我點了點頭。 然後,大家重又坐定,一起運力,很快一團魔幻強光射出。大家也與此同時看到了那團黑煙逐漸消散,而原本黑乎乎的一片黑樹根好像也弱了下去,不再像剛才那樣一直追攆,並不定時地襲擊大家。 霍恩海姆大叔終於松了口氣,對著大家道了聲:“好了,孩子們,我們暫時抵擋住了黑樹根的襲擊。下一步,我們趕快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儘快離開這裡吧!” 大家一起點了點頭,並彼此間鼓勵性地笑了笑。 就在這時,我們的前面突然傳出一聲大笑。 大家慌忙去看,卻見一個黑衣人怪模怪樣地站在了我們不遠處。霍恩海姆大叔見狀,隨即讓我們護在身後,並衝著那人喊話。 那人並不理睬,只是用他那一雙明晃晃的眼睛看了看我們,旋即便衝了過來。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見狀,慌忙合力使出魔法,並與那黑衣人拼命廝殺在一起,沒想到的是那黑衣人竟然也是使用的魔法氣力。 霍恩海姆大叔與我都很驚異,但是又不敢掉以輕心。 我們經過這樣一場慘烈的戰鬥後,那個黑衣人的真面目終被我們二人打出。 定睛一看那人模樣,霍恩海姆大叔頓時傻眼,因為站在眼前的這人,霍恩海姆大叔好像對他是非常熟悉。 “他就是切克多。” 聽到霍恩海姆大叔如此一説,我也顯出了驚訝的表情。 我看到珊莎也是大張著嘴巴,不禁道了聲:“怎麼,你也認識這個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