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八章 時機

第二十八章 時機

眼見著一片大火,霍恩海姆大叔對著我道了聲:“雖然我知道你已經很辛苦,不過還是要麻煩你一下,將這些火撲滅,如何?” 我連忙點了點頭,並很快拿起自己的武器投入到滅火之中。 待一切收拾完畢,霍恩海姆大叔在大家的簇擁下走到了一個不錯的帳篷門前,卻突然停住了腳步。 我看著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猶豫,隨道了聲:“這個帳篷聽説是他們頭領居住的地方。大叔不妨進去一歇。”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我這樣説,隨道:“你也知道,我和孩子們這可是一起死過來的。如今你讓我住這樣的帳篷,我怕我的良心不安啊!” “大叔,你這是説哪的話?!我們誰會怨你,誰會説你?我們一直視你為我們最好的領導。好了,你就不要多想了,跟我一起進去吧!” 霍恩海姆大叔見我如此説,又看了看身邊的孩子們那一雙雙眼神,他隨點了點頭:“好吧,不過我這一進去,恐怕今晚將要失眠了!” 我與其他幾個隊員暗自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安排定,他又將我叫來:“你看大家這一仗打下來,也不容易。再説,你也知道,我們現在的情況其實並不好。所以為了能夠給大家鼓一下士氣,我想讓大家好好地痛快一下。怎麼樣?” “好啊。我正想向你提這個建議!沒想到我們撞一塊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順風説話的我,笑了笑:“好,你去通知那幾個家丁還有珊莎他們吧。讓孩子們注意一下聚會的度,可不能因為一次聚會,而出現什麼亂子。” 我領命而去。 霍恩海姆大叔一個人待在帳篷裏,卻是無論如何也坐不安穩。他隨又衝到外面叫我。我權當沒聽見。 只聽得他的隨身小跟班道:“大叔,你不是讓他去通知各支隊進行宴會嗎?” 霍恩海姆大叔一聽小家丁這話,隨點了點頭。 我通知大夥時,一幫人正聚在一起議論:“這大叔怎麼回事?打了這麼一次大仗,收繳了這麼多東西。也不説舉行一個宴會或者慶功會啥的。他竟一個人跑到帳篷裏去閒悶著。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我走到大家面前。那些人隨也停止了議論。我看著大家笑了笑:“你們多心了。大叔自有他自己的主張。還有,我們大叔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清楚。你們可不能亂説啊!這不,他讓我來通知大家今晚好好快樂呢。” 眾人一聽,一片歡呼。 很快,燈火齊明,歌樂聲頓起,這片原本廝殺得不分你我的戰場頃刻間又變成了這群有血性的取得勝利的戰士的娛樂場所。 大家盡情地歡樂,盡情地痛飲,高歌。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的隨身小跟班來到眾人中,找到我,道了聲:“大叔找你!” 我問什麼事。小家丁只是搖頭説不知。 我看了看那小子有些硬的語氣,不自然地從嘴角擠出一絲笑,並跟著他去了霍恩海姆大叔的帳篷裏。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進來,隨即向著我左右的小家丁一揮手,道了聲:“你們先出去吧!” 我看了看走出去的人,心裏頓時一緊,不知道大叔如此做法是所為何事。 我連忙翻著眼皮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大叔不説話,只是一邊看著我,一邊用手指了指一把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聽話地慢慢坐下。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開口,不過語氣並不是太好:“我在你們出發後,好像通知你利用你的魔法看準時機最好給我抓來個活口。但是這為何不見人影?”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這話,心裏一放鬆,我原以為會是什麼要緊事,原來是為這個。於是我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道:“是這樣的,我當時怕影響大家的情緒。另外,你也知道在戰場上,最容易使大家眼紅的便是敵人。如果那個時候我給你送來,我怕到時候連你也不好收拾,所以我給你放起來了。”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我這麼説,呵呵笑了笑:“是嗎,還有人敢收拾我?” 我點了點頭,然後又連忙搖頭:“不是這個意思,大叔。我是説吧,我們將那活捉的兩個人暫時關押起來了。” 霍恩海姆大叔想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恩,如此也好。還是你做的對啊。想想如果你在作戰後給我交人。我估計大家都會説閒話。不錯,你辦的還是有一定水準的。呵呵,這樣吧,你明天上午八點將他們帶來,我們正好在明天當著大家的面對他們進行一次審問。怎麼樣?” 我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本想再説什麼,可能見我心不在焉,於是揮了揮手,示意我出去。 我隨即聽話地離開。 很快,外面的喝酒猜枚聲又繼續傳來,霍恩海姆大叔沒好氣地笑了笑。 第二天,大家因為昨夜的興奮多是攪得頭腦沉沉地醒來。我挪開一個小家丁的腳,然後看了看手錶,見誤了點,慌忙穿衣著裝,並叫醒了和我同住一個帳篷的人:“趕快起來,今天大叔要審問那兩個活捉的蒙面人。説是讓八點集合,你們看看現在都快八點半了!” 幾人一聽,也慌忙起身。 我帶著自己的幾個小家丁來到礦場時,老遠便看到珊莎他們幾人都已集合在了礦場中央。而大叔正掐著腰站在那裏,一副威嚴的樣子。 我心裏知道要挨訓了,再者加上剛才的一著急,又忘了去提那兩個活捉的蒙面人。於是我連忙對著自己的小手下道了聲:“趕快,把那兩個活捉的蒙面人帶來。” “帶到這裡嗎?”一個小手下用一種不確定的語氣問我。 “你覺得呢?去交給大叔啊!”我見他有些犯迷,有些生氣地吼了一句。 我眼看著幾人去了一個帳篷,自己才慌忙去了霍恩海姆大叔那裏報告。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白了我一眼:“你終於睡醒了,大英雄?我正打算叫人去把你抬來呢!” 我呵呵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臉色不太好看地又問我:“人呢?我昨晚給你説的話還記得嗎?” 我連忙説:“我去讓人帶了,很快就會來!” 霍恩海姆大叔皺了皺眉頭:“自己不是會魔法嗎?你完全可以使魔法把他們搞來吧!” 我一時間不知道説什麼,因為昨夜喝了點酒,頭有點暈,我不敢確定自己的魔法是不是可以湊效。 於是我將頭一低,隨便大叔説去。 還好,時間並不算長,兩個蒙面人在幾個小家丁的押解下給帶到了礦場中央。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兩人一臉憔悴的樣子,再加上嘴唇乾裂,他立刻瞪了我一眼:“你不會沒讓他們吃東西吧?” 我知道沒有,但是又不敢説。只是撮了撮嘴,不説話。 霍恩海姆大叔用手指著我道:“你可知道這是違反我們規定的行為?趕快!” 我點了點頭,並將雙掌緊搓,以期通過此將魔法施展出來,但是結果卻是徒勞。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的糗樣,心裏好像明白了什麼,讓我道了聲:“你退後!”他自己徑自走上前去,施展了魔法,併為被俘的那兩人變出了水和食物。 小家丁將兩人喂飽,霍恩海姆大叔隨即衝著兩人吼叫:“快説,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兩人本來還是狼吞虎咽樣,一聽我的霍恩海姆大叔這麼一問,頓時止住,並同時間將頭顱仰起。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火氣有點大,我看了看那兩個明顯欠揍不打折的蒙面人,隨指著押解的幾個小家丁道:“你們把他倆的面罩摘下來!” 幾人領命,並走上前去試圖摘取那兩人的面罩。這不摘不知道,一摘才發現一個嚴重又可怕的問題,那面罩好像直接與他們的面皮連在一起,生了根一樣,根本揭不掉。 於是一個小家丁去霍恩海姆大叔那兒彙報情況。 霍恩海姆大叔聽到這個消息,一時間大眼圓瞪,覺得有點不可信,隨即自個兒走上前幾步,看了看兩人的面罩,發現果然沒有縫隙,然後才轉過身對著小家丁道了聲:“那既然如此,我們就開始審問吧!”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示意了一下我。 我見狀,一個箭步走上前,並用手指著那兩個蒙面人高聲問道:“我説一句,你們答一句。不用多説話。當然,也不能少説話,或者隱瞞什麼。説吧,你們是哪個地方的?你們的組織名字叫什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兩個蒙面人互相看了看,然後對於我的話全當沒聽見或者沒聽懂,都不理會我。 我一見兩人如此的架勢,心裏很來氣,隨掄了掄衣袖,想湊上前去狠狠地揍他們一頓。 霍恩海姆大叔見狀,連忙止住我,並道:“我看他們也是一個有著極嚴格規定的組織。好了,你就算了!” 我見如此,隨又道了一句:“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對他們用刑嘛,我就不信他們不説。” 霍恩海姆大叔瞪了我一眼。 恰在此時,就在大家不知道什麼狀況的情況下,偌大的一個礦場頓時開始了晃動。 同時那兩個蒙面人一起哈哈大笑。 眾人正在猶豫間,距離大家不遠的幾個礦洞突然發生大爆炸,與此同時,整個礦場開始被黑樹根籠罩。 而那些不知情的小家丁因為沒有做好防範,隨即被黑樹根纏住或者因大爆炸而死掉。 我眼見著礦場變暗下來,而且跟在我身邊的幾個小家丁一見這情形,慌忙各自躲避,沒有人護著珊莎。我趕緊衝上去護住了她,並拉著她往週邊跑。 珊莎此時因為擔心霍恩海姆大叔的安危,還在念叨著讓我快施展魔法去救他。 我只有苦笑。並一邊護著她逃,一邊揣著粗氣:“我的姑奶奶,我們還是暫時躲避吧,然後再從長計議也不遲!” 珊莎聽了我的話,然後用一種懷疑的目光看了看我,並對我道了聲:“我説你到底怎麼回事?那可是我爸爸!還有啊,你趕緊松手。你太有勁兒,搞得我手腕子疼!” 我聽到珊莎這麼一説,隨即鬆開,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此時,整個礦場已經被黑樹根死死地扣住,就像一個籮筐蓋住了一片本來看著還不錯的地面。不過這種情形要比那種狀態的破壞程度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