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七章 魔法

第二十七章 魔法

小家丁見大叔有些出神,隨小心地碰了碰他,見霍恩海姆大叔將頭扭向自己,他又將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並對他道了聲:“我們回去吧。商量一下對策。” 我們隨即折回。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大夥,抿了抿嘴唇,道:“我的朋友們,我剛才看了看他們的情況,人數不少,但是我通過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我發現他們內部並不團結,尤其是那些蒙面人之間貌似存在著什麼矛盾。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利用他們的這一點從中而破,進而攻入礦場,佔領那裏。” 説到這裡,霍恩海姆大叔頓了頓,若有所思地又接著道:“當然,如果順利的話,我們完全可以將此地作為我們的營地。這樣一來,我們也就不需要如此地擔驚受怕了。” 眾人聽了大叔的話,一些勇士級的家丁都點頭,但是也有害怕的小女生在下面小聲嘀咕了幾句。 霍恩海姆大叔心裏明白,其實對於此事,就連他自己也是不自信的。但是為了這些人能走出去,他必須要這樣做。 霍恩海姆大叔又看了看大家,隨站起身來,衝著眾人道:“我決定了今晚趁著夜色,我們對它來個大包圍。” 聽完他的話,一個小家丁開口道:“大叔,我們就這麼些人,怎麼對人家進行大包圍啊?” 霍恩海姆大叔聽了那小家丁的話,又看了看我們。此時他才發現原來我們並沒有幾人可以玩轉魔法,也就是説萬一真動真格的,恐怕也只有我和他兩人。 於是他嘆了口氣。我可以看出他此時很鬱悶。 看了看我們,他將眉頭皺起,又看了看周圍潮濕而又悶熱的環境,再加上不遠處幾陣蟬聲的亂糟糟,更使他的心裏煩悶起來,因為他的表情很不好看。 但是眼看著自己的孩子與家丁,他還是提了提自己的勁頭。對著我們提高嗓門道:“大家一定要有信心。你們可以看看我們的周圍,除了我和羅蘭有一定的魔法外,你們恐怕沒人再有超強的魔力了。而我們面前的那些東西,你們也看到了,都不是什麼好惹的東西。唉,再説,我們現在後面也早已沒有退路了。孩子們,振作起來吧,我們如果能將這個大型礦場裏的那些雜碎們清理乾淨,我們就可以好好地歇一歇,然後離開。” 眾人聽著大叔的話,心裏都開始增添信心。 霍恩海姆大叔能夠看到這一點變化,他心裏很高興,為了能使所有人都跟著他揭竿而起,他又接著道:“孩子,尤其是那些心裏還在動搖的孩子,你們一定要振作。你們應該想想外面的世界,想想那些牽掛著我們的親人。為了能夠見到他們,我們也必須要挺起腰板,拿起武器跟那些狗東西拼上一場。待會萬一交手,我希望每個人都全力以赴,你會多少魔力就使出多少。你們説好吧?” “別説了,大叔。你讓我幹啥,我就幹啥,一切都聽你的!”一個暗暗的角落裏不知道是誰説了這麼一句話。 接著便是其他人的應和。 我們常人就喜歡這一點,愛隨大溜。 不過這種跟風,隨大溜,卻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力量。於是他將拳頭一舉,對著我們道:“孩子們,我決定了今晚八點,我們一起進發。” 這時的我開口説話了:“大叔,我能説幾句嗎?” 霍恩海姆大叔扭過頭一看是我,隨點了點頭。 我看了看其他家丁兄弟,然後猶豫了一下,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我看這一帶多是些雜草灌木叢。而且你們看,它們還都正處於半潮半幹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正好利於我們的進兵。” 看著眾人大眼瞪小眼地看著我,我咽了一口唾沫,又接著道:“你們想啊,這種半潮半幹的狀態不僅容易點燃,而且還會産生大量的雲煙。我們到時候每個人都用濕布捂好自己的嘴鼻,而那些蒙面人在睡覺的時候必定會摘取面罩。這個時候,大家就可以奮力殺出,使用魔法。”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笑了笑:“萬一他們在睡覺的時候不摘掉面罩,那我們又該怎麼辦?” 我將手一攤:“大叔別著急。這萬一他們不摘面罩,那我們就利用魔法給他來個人造毒氣。” 説完,我和大叔互相看了看,彼此點了點頭。 霍恩海姆大叔隨對著大夥道:“我們今晚就這麼辦了。淩晨十二點,我們出發,大家現在先休息一下。還有,到時候大家一定要拿著自己的防毒之物。” 眾人有些不解地看著大叔。而霍恩海姆大叔卻不再理會大家,他自顧自地躺在一片草上閉上了眼睛。 我此時心裏很明白大叔壓根就睡不著,所以禁不住朝著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 眾人見大叔已經睡了,於是也各自找自己的睡覺地兒。放哨的小家丁又換了兩個,大家很快睡去。 我看著大家都閉上眼睛,隨悄悄地站起身離開了大家,獨自一個人去了前方不遠處的灌木叢裏,蹲下身,仔細看了看那個大型礦場。 這一看,自己完全被那片地給鎮住了,我剛才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那可真是個好地方。 只見礦場上堆放著很多的糧食,不遠處還有不少綠色的軍用帳篷,貌似這裡是一個軍工廠。 而那些原本應該生龍活虎似的大怪鳥此時此刻卻好像被什麼施了法一樣正乖乖地替那些蒙面人拼命地搬運糧草。 再看那些蒙面人,我頓時覺得奇怪而又可怕,那一個個蒙面人都是膀大腰圓的類型,而且臉上所戴的面罩好像也是一種圖騰或者標誌。 大家的都一樣。 而那些蒙面人所穿的獨特服飾看上去確實是美麗漂亮。 尤其是在這樣夕陽西照的時候,加上那些服飾本身所帶有的色彩,越發顯得那些蒙面人仿佛是一個個聖徒一般。 細細觀看那些服飾好像是哪個少數民族的服飾,但是一時間他又想不起來,只是覺得花花綠綠,還是比較好看的。 我觀察了這些以後,又將自己的目光投向那些剛才所謂的糧食,此時的我相信那些東西足可以讓大家吃上幾年沒問題。 一定要把這些東西搞到手。 我在心裏如此想著。 然後一個滑身,跌坐在灌木叢中,同時牽拉住了一個長藤。我嚇壞了,連忙屏住呼吸,還好,自己並沒有被人家發現。 然後,我小心地離開,回到了自己的隊伍裏。 晚上十二點很快到來,放哨家丁換了五人後,我將霍恩海姆大叔叫醒。 霍恩海姆大叔睜開眼睛,揉了揉,然後掃視了一下大夥。 此時已經有幾個人坐起來。 霍恩海姆大叔隨幹咳了一聲,然後低聲對著大家道:“孩子們,都醒醒!開始幹活了!” 然後,那些已經醒來的人又將自己身邊的同伴叫醒。 很快,大家站好了隊形。霍恩海姆大叔走到前面對著大家道:“孩子們辛苦了。但是這個時候正是決定我們成敗的時候,所以我們還是需要再努力一把。待會一旦打起來,如果説在戰場上沒有了大叔,那麼你們就聽那個表現最英勇的人的話。都聽到了嗎?” 眾人異口同聲道了聲明白。 霍恩海姆大叔將手一揮:“好了,大家開始準備吧,一分鐘後拿著你們的武器再次集合。” 隨後大家解散,開始收拾東西。 很快,隊伍又再次集合。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背上各自施展魔法武器的孩子們。他又抿了抿嘴唇對著大家道了聲:“請大家務必注意安全!” 隊伍開始出發。 根據白天的計劃,隊伍共分為兩隊,一隊是有霍恩海姆大叔領導,一隊是有我來領導。 先出我的這一隊。 在我的一聲出發令喊出後,幾個家丁一下子涌向了那個礦場。 在我們未行動前,大叔又交代了大家一遍“糧食不準燒!” 因此大家進去以後,先是偷偷地竄進場地,並在敵營四處點燃了一些乾草,並借著火勢分攤開乾草,直達內部。 礦場裏的蒙面人一見有火起,大叫失火,救火。 霍恩海姆大叔見裏面的蒙面人紛紛出來,隨又將大手一揮,他的那一隊人也隨即出發。很快,我們兩隊人從兩方夾擊,將那些蒙面人死死地包圍在中間。我和霍恩海姆大叔同時施展魔法,我將小火球打出,並將其射到那些蒙面人的帳篷上,使其點燃,而霍恩海姆大叔則是用魔法變成很多的大石頭封住帳篷的大門。 大家原想著這些人是不堪一擊的,沒想到的是他們竟那麼難對付。霍恩海姆大叔在高處看著自己的隊伍並不佔優勢,隨又對我道:“羅蘭,你帶領幾個人去幫他們一把。” 此時的我早就手癢,一聽大叔説這話,慌忙點頭,並對著後面的隊友一揮手,直竄向敵營而去。 為了不傷到自己的隊員,我在距離那些蒙面人不遠時,衝著裏面大喊了一聲暗號。 眾人會意,一時間消散,我借機趕快又再次施展魔法,打出火球,並運用魔力將那些帳篷盡數消失掉。 一時間,蒙面人隨之倒地不少。我為了過一把手癮,隨即揮舞著手裏的兵器,叫囂著直衝向敵陣。 很快,人數並不少的蒙面人便佔了下風,並有向後退的形勢。 我此時殺紅了眼,跟著大家嗷嗷地衝上戰場,斬殺了不少蒙面人。 我看著眼前的一片血紅場面,內心裏重又拾起一種難言的快感。隨將兵器舉起,嗷嗷叫了幾聲,並又衝撞入敵陣中。 如此一來二去,蒙面人死傷不少,癱倒在地嚎叫的,半死不活呻吟的,一時間躺了一地。我以及那幾個勇猛的家丁哪管蒙面人這些做作行為,但凡是有一點氣力的,盡數斬殺。 到最後,我還是感覺不痛快,又奮力地衝上前去。 這時,霍恩海姆大叔的小家丁來到陣前,衝著我們喊了聲:“大叔有令,要抓住幾個活的。” 我一聽這話,心裏暗嘆這大叔慈悲,再説這戰場上哪還有什麼活口?唉,不過命令還是要遵守的。於是一番廝殺中,我與自己隊員互相配合著,經過一番艱苦的奮戰,我們終於好歹捉住了兩個。 經過如此一番廝殺,蒙面人被殺過半,其餘一小部分逃得不知去向。 我將那兩個活捉的蒙面人交給手下,並囑咐他們要好好看管,然後去見了大叔。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一個個滿臉都是血水的家丁,他的心裏既高興又難過,此時此刻,他本想著鼓勵大家一下,但是他竟發現自己張開嘴,卻是説不出話來。於是他將拳頭一抱,嘴巴一崩,對著大家用力地點了點頭。 大家都會意,隨也附和著一起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