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六章 語氣

第二十六章 語氣

本來,我想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給她,不過看著她那一副好像蠻有愜意的樣子,我又不忍打擾她的一片美好想像。 很快,掃帚載著我們趁著夜色又回到了她的家裏。 她老爸看到我們的那一瞬間先是笑開花,但是很快臉色便沉了下來,並怒視著我:“你這人可不行啊!我本想著你可以帶著我的女兒,讓她脫離苦海,你怎麼又回來了?怎麼,難道你不打算離開法師塔?” 我看著眼前這個皺紋條理清晰的男人為了自己的女兒,顯出如此一番表情的樣子,心裏一時間很不是滋味,還有他的問題。 法師塔,這個地方可以説是上千上萬有著夢想的年輕人所嚮往的地方。在這裡你不僅可以學到一些魔法。如果夠幸運,你還可以接觸有名的魔法師。 雖然直到目前來説,還有一部分人對魔法師有意見,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魔法師卻正在真真切切地深入到了人們的生活中。 這一點,我堅信不疑! 但是珊莎的老爸霍恩海姆大叔卻好像還有些疑惑,他好像心裏還在擔心著什麼,至於具體的內容我們肯定不知道,但是我相信這其中的內容肯定與一種生活方式有關。而這種生活方式正是大家所想要見但是又害怕見到的東西。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問問霍恩海姆大叔,我一直覺得這個男人有著猜不透的底子。 看著大叔那一臉的苦惱,我只好一抿嘴,然後對他説了我的想法,我希望自己能夠在法師塔裏好好練習魔法,然後能夠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在眾位魔法師之上成就自己的事業。 “那珊莎怎麼辦?” 霍恩海姆大叔聽完我的想法,反問了我一句。我連忙去看珊莎,我這時才發現剛才與洛林見面的那一幕可能嚇壞了這個善良的女孩子。 當務之急,我不得不先去安慰她,於是我笑著對霍恩海姆大叔説了聲:“肯定負責到底。”然後便走到了珊莎的面前。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看出了我的內心,他隨對我道:“既然你選擇了法師塔,那麼我希望你也能照顧好我的女兒。我相信你能給她想要的幸福!小夥子,你不能讓我失望!”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如此信任我這個什麼都還沒有的人,我竟頓時覺得眼眶火熱,並用力搓了搓手,沒想的是小火球竟然因此而生出。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此種情景,向我點了點頭:“我覺得你有必要學會控制火球的産生與消滅。不然它對你來説並不一定是一個好東西!” 我點頭表示對他説的話贊同。 他看著我笑了笑。不過我覺得那笑中多少帶點不自然。 當我和珊莎坐下來,霍恩海姆大叔從外面給我搬進來一塊大石頭,然後笑著對我説:“來吧,小夥子,用你的魔法看看能不能把這個大石頭給我變成麵包!” 我當時一聽,眼睛頓時大睜,同時在心裏叫苦:“叔啊,你這不是拿我開涮嗎?” 不過看著他對我仿佛是一臉的信任模樣,我又不好意思拒絕,隨硬著頭皮站起身,來到石頭旁。 珊莎以為開玩笑,忙對著她的爸爸努著嘴:“爸爸,你這是幹什麼啊?人家好不容易來咱家一次,你就不能正式一下。整天就是——”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珊莎笑了笑:“我這很正式啊!而且我也知道這小子喜歡你。既然想做我霍恩海姆的女婿,我不應該考驗一下他嗎?萬一他的魔法不怎麼地,這個我看我還要考慮他以後能不能保護你的安全呢!” 我一聽霍恩海姆大叔帶著些生氣的語氣,忙道:“大叔説的是,我這就給你試一試魔法。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還望大叔能夠給我指正,讓我能夠儘快地調整!” 霍恩海姆大叔笑著點了點頭。 我隨即站定身子,立在那塊大石頭旁,並將雙手合攏,開始了搓手的動作,同時我在心裏暗暗祈禱著自己的小火球能夠爭口氣,讓我在此炫上一把,如此我才能更好地讓珊莎愛我,同時也可以讓她的爸爸放心。 感覺著自己的手心越來越熱,我笑著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並將目光投向了珊莎。兩人此時正專心看著我的表演。 話不多説,我見掌心的熱量已經達到了一個點,連忙朝著那塊大石頭打去,沒想到的是從手中匯聚的那股熱力竟真的變成了火球,同時撲倒在了石頭上。 我見狀,忙道:“來吧,讓石頭變麵包!” 那石頭還真的于瞬間變成了一塊大麵包。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有些驚呆了,並上前幾步,走到了那塊已經成為麵包的石頭旁,用手在上面摁了摁,見果然是麵包,他方笑著朝我點了點頭。 我此時竟有些懵了,沒想到自己還真的可以駕馭自己體內的那團火氣,並讓它為自己服務。 珊莎此時更是變得異常興奮。 我們三人這頓飯便省下了他們家的食物。 我用自己的魔法給他們變出了奶酪,巧克力餅,油酥餅,還有一些其他的餐點。 大家簡單用過餐,霍恩海姆大叔好像想起了什麼,看了看我和珊莎,道了聲:“你們有沒有興趣跟著我離開法師塔出去逛一逛?” 珊莎一聽,滿心歡喜,我倒是覺得沒什麼,畢竟外面的世界我早已出去多次。看著珊莎興奮的樣子,也便裝出很高興的樣子對著霍恩海姆大叔用力地點了點頭。 説幹就幹,我們連忙準備了一下外出的用具,缺少手電筒,珊莎看了看我,我明白她的意思,於是試了魔法,變出照明工具。 我們三人再加上珊莎的兩個女同學以及幾個家丁,一行數人開始出發。霍恩海姆大叔變出飛毯,讓我們坐在上面,他坐在最前頭,還説這樣他可以尋找可以遊玩的地點。 我們都點了點頭。 先前因為大家都很興奮,我們都沒有注意點馬上遇到的危險,就連霍恩海姆大叔也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他只是看著下面的一片黑壓壓的樹林,感覺著裏面肯定會有稀奇古怪的野獸,於是便對我點了點頭:“孩子們,我看下面的環境不錯,進去以後肯定涼爽,抓緊了,我們就在這一片地兒玩耍了。” 這時,珊莎往下看了看,然後有些擔心地對他説會不會有危險。 霍恩海姆大叔好像蠻有信心地對我們説:“放心,有事,我來擔。” 小孩子一般情況下聽到大人説這話,心裏都會放鬆警惕,於是我們幾人跟著霍恩海姆大叔下了飛毯,他收了魔法,隨帶著我們在森林穿行。 剛開始的時候還好,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很快,我們就發現了前面的一些障礙,不知道什麼東西設置的陷阱,三番五次地險些沒要了我的小命。 珊莎連忙對霍恩海姆大叔説:“爸爸,我們還是回去吧!我怎麼感覺這裡有一種陰森恐怖的氣息。” 霍恩海姆大叔笑了笑:“你啊,恐怕是驚悚片看多了,我的孩子,讓我們走吧,越往裏走,你將會越發現這個地方的奇妙與可愛。” 不過,此時的我和珊莎的其他兩個同學都不怎麼贊同他的話了。 就在我們説話間,突然一聲怪叫響徹森林。霍恩海姆大叔自己也嚇了一跳,他連忙伸手攔住我們:“不要走了,我怎麼聽著剛才的怪叫聲像是古德和森怪鳥!” 我們一聽他説出的這樣一個怪鳥名字,不禁同時將目光投向了他。 霍恩海姆大叔看著我們道:“這個古德和森怪鳥傳説是魔界裏的一種聖鳥,但是如果它不小心被惡勢力利用就會傷害無辜和善良的人們。” 我一聽,苦笑了一下:“霍恩海姆大叔,你覺得我們是善良的人還是無辜的人?” 霍恩海姆大叔衝著我將手一攤:“我的孩子,這個問題只有去問那種怪鳥,我們才能知道答案啊!” 就在這時,一陣涼風襲來,霍恩海姆大叔連忙衝著我們喊:“快,趴下。它們來了!” 我們一聽大叔的喊話,慌忙全部臥倒。而就在此時,從黑壓壓的森林深處飛竄出三四隻超大型的怪鳥,它們在我們的頭頂盤旋了一會兒,好像沒聞到什麼東西,又飛走了。 我見此情景,隨低聲問霍恩海姆大叔:“這是怎麼回事?它們好像是瞪眼瞎呢。” 霍恩海姆大叔點了點頭:“是啊,可以這麼説。這種鳥是憑著氣味來辨識東西的。” 我們聽了他的話,又見怪鳥沒了蹤影,隨站起身來。 為了安全起見,霍恩海姆大叔命令一個家丁先去前面看了看情況。 時間不長,那小家丁帶傷歸來,嚇了我們一跳。只聽著他對霍恩海姆大叔彙報道:“大叔,我在前面不遠看到了一個——一個大型礦場。裏面還有一些看上去怪怪的人在指揮。” 聽了小家丁的話以後,我一時間眉頭緊皺,並在心裏自語:“怎麼,難道説這裡除了怪鳥以外,還有別的其他種族存在?他奶奶的,幾個大鳥就已經讓我們難對付,這萬一再出現一類比他們還要兇狠的狗東西,那可如何是好。” 我看到霍恩海姆大叔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我想他心裏很明白這種焦慮只有也只能他一個人知道,這是萬萬不能讓自己的手下和自己的孩子看到這種失落心理,於是他隨即振作了一下精神,對著我們道了聲:“既然如此,你們先暫且在這裡稍等。我和他一起去看看究竟。” 大家點頭,我則央求他能帶我一起去,大叔看了看我,好像從我的臉上並沒有看到恐懼,隨點頭同意。 於是,霍恩海姆大叔和我在那小家丁的引領下,很快蹲在一片濃郁的灌木叢中。那小家丁指著外面向著霍恩海姆大叔道:“大叔你看那邊。你看那蒙面人,是不是怪怪的?” 霍恩海姆大叔此時並沒有認真去聽他手下的話,他的眼睛已經盯住了那些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