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五章 離開

第二十五章 離開

“咦?”羅蘭反應過來,“我剛剛説了什麼嗎?”所有混混一起點頭。 第二張畫面的中央,一個旅行法師正在教那個男孩一個咒語,畫面的角落,那個胖乎乎的小女孩正擔憂地望向這邊。 羅蘭摸了摸臉,似乎有不正常的液體劃過。 第三張,男孩一邊回頭做鬼臉,一邊拉著小女孩跑走了,畫面的後方是臉上沾著牛糞的氣急敗壞的旅行法師。 羅蘭的眉毛皺起來,怎麼好像有些不對呢?他飛快地翻開後面的畫。 第四張,依然是這個村莊,兩個孩子都長大了,她變得苗條,他們在一棵橡樹下接吻了。 第五張,教堂裏,兩個年輕人正在舉行婚禮,他們的雙親坐在一旁,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一個大叔被死死地綁在了座位上,他的嘴裏叼著一根雪茄,臉上是惡狠狠的表情。 “霍恩海姆大叔……”他已經慢慢想起來了,眼淚開始不由自主地流出來。 第六張,他們有了兩個孩子。一個騎在他肩膀上,一個被她抱在懷裏。 第七張,他們的孩子長大了。 …… 最後一張裏沒有畫,只有一行字: “吶,我想我看到了平行世界哦。” “想不到她還有繪畫的天賦啊。”羅蘭喃喃地説,他已經完全想起來了。 平行世界也是他告訴她的理論,這是她唯一死纏濫打也要弄清楚的魔法理論。 她究竟是自己編出來的這些故事,還是她真的看到了另一個可能的世界? “兄弟……今天是幾號?”羅蘭問旁邊的一個混混。 那個混混飛快搖頭:“不知道。” “笨蛋,”另一個混混接腔,“今天不是城主的兒子大婚的日子嗎?” 羅蘭猛地一抬頭,衝出酒館。 “珊莎!等等我!” 他爬上一頭獅鷲雕像,飛快地在上面畫了一個魔法陣。 “向日葵之力!”這是他為自己獨創魔咒起的名字,來源於這個魔法陣的形狀。 源源不斷的魔力被從裏面汲取出來。 獅鷲雕像活了過來,尖嘯一聲,帶著他起飛。 “目標,岡薩雷斯家的教堂!” 獅鷲沖天而去。 一定要趕上啊!他在心裏説。 這時,一個幽幽的聲音突然響起來,那是集合了數萬名靈魂碎片的怨念的聲音:“羅蘭……” 他隱約有了不祥的預感:“怎麼了?” “我們都知道了喲……你現在要去的地方,你將要做的事情,你找回的回憶……我們通通知道了喲。”這個聲音來自獅鷲脖子上的魔法陣。“真是……無比青春,無比熱血,無比感動啊……呵呵呵呵……”它發出了毛骨悚然的笑聲。 “等一下,聽我解釋……”羅蘭努力想説。 “我們……絕對不會祝福你的……叛徒……人生贏家……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火刑架哦…… ……在地獄裏。” 魔法陣失去了效用,振翅高飛的獅鷲變回了雕像。羅蘭張大嘴巴,感受著自由落體運動。 “混混混混混蛋蛋蛋蛋蛋,我沒有帶風風風風風帆帆帆帆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邊,珊莎再次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 穿著婚紗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如此美麗的自己。 她嘆了口氣。 門響了兩下,然後被推開了。 “女兒,我覺得你還是得再想想。” “這已經是決定好了的事情了,不是嗎?憑著這次婚姻,我們家族的事業離洗白就更近了一步,對吧?” “……不,女兒,我想清楚了,對我來説,更重要的還是你們,你們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好了爸爸,”她將來人推出去,“現在反悔的話,我們可就大大地得罪岡薩雷斯家了,您的事業可就根基不穩了啊。” ?“我不想你後悔啊……” 關到府,她背對著門呼了口氣。回到鏡子前,她的化粧師立刻繼續為她化粧。 她其實從來沒喜歡過這種又長又笨重的裙子,不過她一直想在他面前穿一次。 算了吧,她自嘲一笑,為什麼現在還在想那個混蛋? 教堂的大廳天花板正中央是沒有頂的,一束束神聖的光線垂直地從上面照下來。 一對心思各異的新人就沐浴在這些神聖的光線之下 長著濃密白鬍子的神父咳嗽了一聲:“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于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她死亡。” 洛林的注意力一直在後方,他明白,自己的他正死死地盯著這邊,但他也知道,這是他母親給他唯一的選擇,他只能痛苦地閉上眼,説,“我願意。” “可是我不願。” 珊莎瞪大了眼睛,看著大鬍子神父摘掉鬍子變成自己熟悉的那個人。 “抱歉,”羅蘭説,“只有通過這樣的方法,我才能接近你。” 羅蘭一腳將洛林踢飛,在人們的尖叫聲中,那個孔武有力的侍衛接住了他。 所有的衛兵都衝進來,包圍了這兩個人。 洛林聽到他母親説:“不要做傻事!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難道你們以為你們還能飛出去嗎?” “是的,女士。”羅蘭説。 羅蘭開始飛快地搓手,一團大火球突然出現,衛兵們嚇了一跳,紛紛退後留下一個空白圈子。 “背上這個。”羅蘭將一個背包拿給珊莎,讓她背上後又從背包上取過一個帶子環繞住自己。 於是兩人變成了面對面緊貼,看到這一幕洛林的母親已經要氣瘋了。 一個衛兵偷偷向她報告:“在教堂後面發現了被打暈的神父。” “殺了這小子!” 珊莎擔心地問羅蘭:“這是什麼?” “兩人合用的風帆,我臨時做出來的。”羅蘭給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你會恐高嗎?” 珊莎興奮地搖頭。 “那好,一二三,一起拉繩子!” 衛兵們還在忌憚著火焰的威力,教堂中心的兩個人頭上突然爆出了一塊巨大的布。 “燃燒吧,大火球術!” 羅蘭拼命地搓手。 這塊布被上升的熱風吹起來,拉動繩子將下面綁著的兩人拉上天。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兩人飛上天空。 教堂的正中央是沒有頂的……他們就這樣飛了出去。 洛林坐在他懷裏笑了。 多麼華麗、多麼浪漫、多麼危險的搶親啊! 那個男人,為了他的愛人,真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呢! 真的有些羨慕姍姍了呢。 妻子被人奪走的他,在心中默默地祝福天空中的那兩個人。 這時,他的手被侍衛握住了,他讀出了侍衛眼裏的決意。 “那種程度,我也可以為你做到哦。” 一個更年期婦女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對視,洛林的母親站在他們面前,她的影子籠罩了他們:“周圍有這麼多親朋好友在,你們也敢這樣摟摟抱抱?快點分開!果然,我一早就覺得那個女人不正派,黑社會老大的女兒怎麼可能配得上我的兒子呢?你等著,明天我要你去娶公爵的女兒!” 洛林兩人對視了一眼,彼此確定了心意與決心。 於是…… “快來人啊,城主夫人被打暈啦!城主之子被一個侍衛劫走啦!” 混亂教堂的另一邊,霍恩海姆大叔正努力咬住雪茄,以免自己笑出來。 “我偷偷帶了手弩進來。”他的副手在旁邊低聲説,“讓我把他射下來怎麼樣……?” 回應他的是大叔的響亮的耳光。 “聽好了!”他嚴肅地盯著人的樣子像暴怒的獅子:“誰敢不讓我女兒幸福,我就讓他一世不幸福。” 他轉過頭,笑瞇瞇地看著天花板,那兩人幾乎已經要飛出教堂了。 飛吧,飛吧。 離開這個充滿勾心鬥角,充滿鬥爭與傷害的地方吧。 要幸福,你們兩個。 敢欺負我女兒的話,不管你是學徒也好魔導師也好,也不會放過你。 半空中,羅蘭關心地問:“不怕了嗎?” 珊莎終於肯睜開眼了,她還是不肯看下面;“我,我才沒怕過!”她頓了頓,突然用力地咬住了羅蘭肩膀。 “為什麼這麼晚才來?” “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啦……昨天剛剛順手拯救了一回世界呢。” “以前都沒發現你這麼會吹牛哦!”珊莎看著羅蘭,發現他確實有了不少變化。“我們飛去哪兒?” “其實……”羅蘭説,“我也不能確定的,這個貌似只能看風向……飛到安全的地方我們就下去吧。” 其實珊莎早就想下去了,不過嘴上卻説:“切,真遜。” 羅蘭認真地説:“不,這可一點都不遜哦。你知道嗎,這可是我的獨門發明呢!” “你發明的?” 羅蘭迅速進入解説模式:“對啊對啊,這裡可是一連利用了好幾個原理,比如説,熱脹冷縮原理,這個原理是這樣説的,你看,當給一個東西加熱的時候,它會膨脹起來對吧?如果是對空氣加熱呢?……” “天吶!!!!!!” 就在我給珊莎興奮地講著熱脹冷縮的原理時,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向下的力死死拽著外面的力量。此時已經嚇壞的珊莎聲音顫抖著看著我:“天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會——” 還沒等她説完,我們兩人已經跌坐在地面上。而在我們周圍是茂密的森林。珊莎連忙將身子緊緊貼著我。來自她身上的那種火熱頓時激發起我體內的一種力量。我連忙站起身來,開始搓手,想以此打出小火球,看看能不能帶著我們離開此地。 但是到了最後,我發現這種行為只是徒勞。 珊莎看著我有些著急,再加上此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怪鳥的叫聲。我之所以叫它怪鳥,是因為這種鳥叫在以前是我所不曾聽見的。 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並帶著些顫音道:“羅蘭,拜託你快點使魔法帶我離開這裡吧!我怎麼聽著這一陣陣的鳥叫心裏感覺著就像是一群孤魂野鬼在這裡亂嚎一樣。我——我有點害怕了!” 我聽著珊莎那害怕的聲音,再看著她那有些恐慌的神情,故作鎮定地將她攬進自己的懷抱,安慰她:“親愛的不要怕,有我在!你在一旁先等等我。我努力一把,我相信我們很快就可以離開這裡。” 珊莎看著我,滿是信任地朝我點了點頭。 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是我第一次感到了內心裏沒底,看著已經明顯嚇破了膽的珊莎,我的心裏也多少受了點影響,而正是這種影響使我的心智不能完好地定下來,所以在我使魔法時,我總覺得心裏有什麼在阻擾一樣。 就在我使出點木為舟術,準備將身邊的一棵大樹變成飛船時,我的心口猛然一痛,我竟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同時吐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珊莎看到了這種情景,慌忙蹲到我的身邊,我能迷迷糊糊地看到她那張緊張而又擔心的臉,可是很快我便失去了知覺。 等我再睜開眼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和珊莎已經躺在了一個滿地鋪草的大暗室裏,我連忙問珊莎這是什麼地方。 此時已經嚇壞的孩子只是驚恐地看著我。 我見她那一副可憐相,也不忍心再讓她心亂,於是朝她的小鼻子上點了點,寬慰她:“珊莎,你放心吧,我肯定會把你帶出去!” 説完,我試著摸索一些石頭,並希望能夠通過它們幫助我們離開此地。但是無論我怎麼摸索,到最後所能感觸的就只有那一層光滑的地面。我心裏一時間很納悶。 就在這時,房門打開,我和珊莎同時傻眼,沒想到那人竟然是洛林和他的小侍從。 珊莎見到是洛林,以為他是來這裡找她要帶她回去,於是連忙躲到了我的身後。我見是洛林和他的小侍衛,連忙站起身來衝著他們兩人怒視道:“你們來這裡幹什麼?不對,你們把我們帶到這裡幹什麼?” 洛林見我一臉不友好的態度,忙笑著迎上我:“羅蘭,你想錯了,我們並沒有害你們的意思。還有,你放心,我現在一點都沒有想奪回珊莎的想法。我只是——” 話沒説完,他看了看我。 我不言語,只是盯著他。 洛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後的珊莎,小心地道了聲:“我其實救你們到這裡,是想讓你教我一些魔法。你也知道,我這人笨,在我那視一切都像糞土的老媽眼裏我就是一個榆木疙瘩,是永遠也不會開竅的。不過我就是想出來學點東西,然後讓她知道我不是那種笨人!” 我看著一臉認真的洛林,然後又看了看他那身體十分健碩的侍衛,苦笑了一下:“你也真是難為了你的媽媽。我相信她的初衷也是對你好!只是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了!” 洛林點了點頭:“是啊。你也不想一想,我都已經多大了!這都要結婚的人了,還整天把我當小孩子一樣看待!你説説我能不煩嗎?其實我是一萬個不想難為珊莎。可能你不知道,那天在教堂,當我看到神父是你喬裝的時候,我的心裏不但沒有著急和惶恐,我倒是覺得自己的內心得到了一種解脫。我在想好了,終於珊莎想的人出現了,以後她就會幸福了!所以當初我根本就沒有阻擋你!” 我苦笑了一下,並在心裏想,你想阻擋,就憑你恐怕也阻擋不了啊! 不過,我只是在心裏想想,嘴上還是笑著謝了洛林,並問他以後有什麼打算。 傻小子還是對著我道了聲:“以後就跟著你學魔法啊!你看看你的魔法多厲害!搓一搓手,就可以迸濺出那麼多厲害的小火球,我現在就想學這個!” 我苦笑了一下:“你不會真想學這個吧?其實我們的德雷克大師就會這個啊!你可以回去給他送點禮,然後跟著他好好修煉,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是一個優秀的人!” 洛林看著我,頓了一下:“難道跟著你不能更好地進步嗎?” 我一時嘴塞,想想怎麼回答都不是。怎麼著,也不能説自己不是吧,只好嘆口氣:“這個,你能不能讓我想想,説實在,我這個也是自己瞎捉摸,其實我也什麼能耐。你也不想想,我是真有超強的魔法,我還能讓你捉住嗎?” “你這是一時失誤!” 洛林呵呵笑了笑。 我還能説什麼,唉,得了,我教! 看著自己眼前這個有點木訥的傻學生,我的心裏一點譜都沒有。 就在我們商定好的時候,珊莎説話了:“我不管你們幹什麼,麻煩你們把我先送回家,好嗎?我爸爸在家肯定擔心死!” 我一聽珊莎這話,心裏立刻聯想起老丈人那頭難過的情景,只好對著洛林道了聲:“看來,我們只能等以後有時間再開始吧!” 看著有些不願意的洛林,我笑了笑,轉過身後又突然想起了件事,隨又折過身來,對他道了聲:“如果沒什麼事,還是早點回家。雖然你媽媽對你要求很嚴格,但是那也是她對你的愛的一種表達方式。可能你覺得有點方法不對,但是那種愛是存在的,這一點你我都不能否定,對吧?” 洛林點了點頭。 我和珊莎隨向他簡單道了聲別。 然後,他把我們放出來,在一塊空地上,我看到了一把大掃帚,於是我連忙走上前去,在上面摸了摸,試了試魔法,眼見得那大掃帚有了飛行的能力,我連忙叫上珊莎上去。 我們兩人很快便離開了洛林與他的小侍衛,但是我還會回來。我既然答應了他,我就要做到。 我把我的心理告訴給了珊莎,她不同意,原因是她不想再見到洛林。其中緣由我明白,可是我也要實現我的承諾啊!不然我以後可怎麼在法師塔裏混下去。 我看了看珊莎,看到她正瞇著眼睛試圖看向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