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二章 叛亂

第二十二章 叛亂

“今天您要是成功了,無數先人累積下來的知識就要毀於一旦,這也是為了您所求的復興嗎?” “些微損失與我們將獲得的相比,微不足道。”厄尼爾舉起雙手,虔誠地説,“今夜,魔法之神即將復蘇!” 卡奇拉説:“呸,你們所謂的魔法之神只是一個臆想而已,它根本就不存在。”他一揮手,一個無比熟悉的酸球飛向對面。 酸球在半空中碰上了透明的防護罩而消失了,厄尼爾將目光轉向了他:“與學院派的你們相比,我們這些被排斥在外的法師天生就有著不足,我們沒有你們那麼多資源,沒有你們那麼多知識,許許多多的咒語我們見都沒有見過,我們為了戰鬥不得不放下法杖與咒語,而拿起刀劍弓弩——在你們眼裏,這或許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也唯有一直呆在封閉的平靜的港灣中的你們,才會有這种老舊過時的觀念。” 兩邊似乎都在拖延時間,我這樣想,卡奇拉這邊會想拖延是很正常的,因為大賢者只要進行完儀式,從法陣的束縛中掙脫出來,局面就會立刻倒向他們這邊,恢復了魔力中樞的法師塔有無盡的戰鬥傀儡不説,大賢者本身就是深不可測的戰鬥力。但是為什麼從厄尼爾臉上看不到一絲急切的表情呢? “不過我也有我的優勢:你們宅在這個世外桃源太久了,根本沒有真正接觸到外面,枯魔期的魔法師們有多麼辛苦?法師塔之外的法師們的生存環境有多惡劣?他們究竟被殘酷的現實扭曲成了什麼樣?你們坐擁如此大的財富,對此沒有直觀的感受也是正常的。我可是親眼見過無數起因為咒語失靈而釀成的悲劇,無數同類為了爭奪資源而爾虞我詐,魔法師早就成了陰暗、變態的代名詞。以至於我剛來到這裡都感到不自然,你們的心理真是太健康了!” 不,你只看到了表像而已,我們也差不多快心理變態了,有三十多個學徒正在與想像中的女人談戀愛呢。我在心裏默默地説,同時向麥迪文偷偷道歉,雖然很抱歉但我是真心認為這種行為很變態啊。 “你的廢話真多!”卡奇拉身前出現了八個酸球,但依然沒辦法突破對面的防護咒語。 “你們對刀劍固執的排斥就是表現之一,你們充其量只是一群研究者而已,根本不了解戰鬥,更不了解戰爭,如果要説殺人的話,一支毒箭與一個酸球相比究竟哪邊更有效率呢?你的酸球移動速度還不到毒箭的一半。” 身後的儀式似乎進行到了高潮,我回頭看到大賢者舉高了雙手,他口中吟唱的聲調也達到了最大,看得見的光芒正在修復著大廳中央的碎裂石柱。卡奇拉臉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儀式成功後,我會更有興趣聆聽您有關魔法師戰鬥的課程。” “不,你們的儀式不會成功的,”厄尼爾説,“那麼我也該施展那個咒語了。” 咒語?我和所有沒有參與進儀式的學徒和兩位大師都一樣,注意力被這個不祥的名詞吸引過去。 厄尼爾胸有成竹地説:“聽好了,這就是學院派法師與當代實戰派法師之間的差距,當這個咒語開始作用時,我就贏了。” 他擺出一個奇怪的姿勢,一隻手指指向天空,同時用極慢的口型拼出三個字。 “動,手,吧。” 於此同時,我看到旁邊一直在顫抖著的麥迪文突然停止了顫抖,他衝向了將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厄尼爾身上的卡奇拉,並將那把藏在袖子裏不知道有多久的匕首刺進了他的背心。 十數名學徒做了與麥迪文相同的事情,他們將匕首插進了面前的大師背後。 儀式瞬間被打斷了。那些沒動手的學徒方寸大亂,他們看到自己敬愛的導師倒在同窗的手下,一個個不知所措,站在法陣中心的拉比克大師噴出一口血,倒在地上,似乎受到了強烈的法術反噬。 厄尼爾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他居高臨下地告訴沒有瞑目的卡奇拉大師:“這就是你我的差距,我們在外面經歷過的,現代法師們之間的戰爭……你們想都想不到。” 卡爾是唯一還站著的大師。他和他的泥漿傀儡一起,走到了厄尼爾身邊。 我被眼前的情形震驚得説不出話來,局面在一瞬間就顛倒了。“告訴大賢者,要小心卡爾。”德雷克大師的話語猶在耳邊,而我一直沒有機會將其傳達給拉比克。 “天啊,我都做了些什麼啊。”雙手沾滿導師鮮血的麥迪文跪倒在地。 “你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情。”站在他面前安慰他的並不是厄尼爾,而是卡爾。“你,和他們,救了我們所有人。那個咒語,我會教給你的。” “叛徒!”“走狗!”“説你是狗屎都已經是在侮辱狗屎了!”那些並未參與到叛亂的學徒們大罵道。但無人敢向卡爾動手,他們明白自己與大師之間的差距。 趴在高臺上的拉比克的聲音此時聽起來無比虛弱:“我曾以為,你會是那個預言中帶給我們復興的年輕人。”此時的他,已不再是那個偉大的賢者,只是一個衰弱的老人罷了。 卡爾的聲音聽起來很冷漠。“對,我會帶來的是整個魔法文明的復興,而不是一座腐朽破落的塔樓的。” 回應他的是一陣幹澀的苦笑,伴隨著一個垂死老人的咳嗽聲:“一群盲目的瘋子。想不到你能蠱惑這麼多學徒。” 那些手上沾著自己導師鮮血的背叛者們羞愧地低下頭。 “你的名字叫奧特蘭是吧?”拉比克對其中一個背叛者説,他的聲音沉重無比,“我記得你……因為拉格納羅斯大師經常提起你的名字,是他親手從貧民窟裏發現了你,把你帶進了這兒,你剛到這兒的時候瘦小得像只小雞。他是個不懂得表達自己感情的人,但你應該明白,他會對你這麼嚴厲,是因為他把你當做了自己親身的兒子啊。你看看剛剛你對他做了些什麼?” 那個名叫奧特蘭的學徒痛苦地看著炎魔拉格納羅斯的屍體。 但是卡爾插進了兩人之間:“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演説吧,大師們究竟對我們怎麼樣,我比你們清楚得多!你們只不過是僕人,是奴隸而已,他們根本沒有把你們當做真正的學徒在培養!” 回應他的是一片叫罵聲,“胡説!”“危言聳聽!”“一派胡言!” 卡爾沒有理這些罵聲,他向厄尼爾點點頭,然後走到拉比克身邊,將他面前那本咒語書拿起來,看到他的動作拉比克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想要反抗,卻被卡爾用一個簡單的咒語制服,失去了知覺。 學徒們發出一陣驚呼。 卡爾指了指其中罵的最大聲的一個學徒:“我記得你,你的名字是克斯汀吧?你是法師塔的秘書。” 儘管被指名道姓,此時已毫無戰鬥力的學徒克斯汀卻不打算有任何妥協,他用冷哼來回應卡爾。 “你能不能告訴我,法師塔現在總共有多少位大師,而今年的魔資考又為它新增了多少位?” 克斯汀遲疑了一下:“法師塔總共有二十二名大師,今年能通過的……只有三位。” “那有多少位學徒,今年又從外招收了多少新生呢?” “二百四十名學徒,今年招收了……大概五十個吧。” “五十個學徒進來,卻只有三名成了真正的魔法師不是嗎?那其他的學徒呢?” 克斯汀沉默了。 “你還是新生,當然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已經困擾老生們很久了,可是他們又因為無法離開法師塔太遠而接觸不到那些已經出局的學徒。讓我來告訴你們吧,當一個學徒魔力枯竭後,就會被法師塔一腳踢開。他們花費了十數年青春學習的知識被封印住,又沒有其他的技能,窮困潦倒,成了真正的廢物。這就是你們中大多數人將來的命運!” 一片死寂的沉默。 為了保守住法師塔的秘密,離開的學徒會被封印住知識,我從來沒考慮過這一條有什麼不妥。 不,是不敢想。 可是半生所學都已經被封印的話,那我們還能幹些什麼呢? 卡爾繼續説:“更可悲的是,他們悲慘的命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不過法師塔不需要這麼多大師罷了。” 克斯汀強辯著説:“胡説,這不過是因為他們的天資與努力不夠……” “那麼我呢?為什麼我會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大師?在我還是學徒的時候,可有一位導師誇過我的天賦嗎?” 卡爾的話引來更多的思考,不錯,卡爾作為學徒時的成績並不出彩,真正有天賦的學徒是已經出局了的費勒。一個天賦並不高的學徒,為什麼會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成為大師呢? 學徒克斯汀抬頭:“莫非你掌握了修煉魔法的捷徑?” 所有學徒看向卡爾的視線都變得灼熱。 “不錯,”卡爾點頭,“但老實説,這也並非什麼秘術,至少有一半的大師對此心知肚明,但是他們絕對不會教給你們!” “為什麼?”不光是克斯汀,有好幾個學徒都叫出來。 “因為你們不過是奴隸而已!” 克斯汀反駁:“胡説,我們在法師塔的待遇很不錯!” 卡爾冷笑:“你們難道是那種只要能吃好穿暖就會心滿意足的動物嗎?那和家養的豬有什麼分別?與這些東西相比,大師們從你們那兒得到的可遠遠超過這些!他們從你們這兒剝奪魔力,他們甚至剝奪了你們的未來!” 克斯汀嘴巴大張,幾乎要被他説服了,但又嘴硬地説:“妖言惑眾!” “用你們的豬腦子好好想想吧,大師們究竟是怎麼控制你們的,他們只用了一個咒語,你們中所有人,不論新生老生,都無比熟悉的那個咒語。” 我們都明白了,他指的是哪個咒語。 是支援法咒。 當然所有學徒都會這個咒語,因為它就是法師塔用來判別一個孩子是否有資格有天賦成為學徒的唯一標準。像我,很小的時候就在那個旅行法師面前複製了一遍這個咒語,於是被興奮的他帶到了法師塔。 這個咒語的作用很簡單,向另一位法師提供純粹的魔力支援。火龍在大禮堂發飆的時候,德雷克大師就從兩個學徒那裏得到了支援,施展了一個高級咒語困住火龍。在這次和戴維教派戰鬥中,法師塔的人分成戰鬥小組,一位大師帶著數名學徒,也是以這個咒語為基礎的。 在魔法史的課本中,對這個咒語的評價很高,“它的創立給原本已經日暮西山的魔法文明帶來一線曙光。”有了它,那些深藏在古書中,原本因為需要消耗太多魔力,已經超過一名當代魔法師所能的咒語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線。這也促使一些固步自封的老魔法師走出自己的實驗室,去招收一些年輕的學徒,因為光憑他一個人的魔力根本無法做研究。 “對大師們來説,這個咒語,就是你們存在於法師塔的意義。”卡爾説。“你們怎麼能成為大師呢?成為大師就不必給他們提供魔力支援了啊!” “等一下!”克斯汀説,“用支援法咒為大師提供支援,完全是我們自願的啊!這根本不存在掠奪,我們也不是奴隸!” “你們真的是自願的嗎?”卡爾露出了嘲笑的表情,“你們有選擇給這個大師或者那個大師支援法咒的權利,可是,你們有選擇不使用支援法咒的權力嗎?” 不用克斯汀回答我們也早已知道答案了,我們沒有。 我們在法師塔裏的衣食住行,並不是免費的,更何況還有學費和鉅額的魔資考費用,我們無法離開法師塔,所以只能通過從大師那兒打工來賺錢,而這些所謂的打工,就是給他們的魔法實驗提供魔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