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一章 支援

第二十一章 支援

毒球在空中禁止了。 學徒們看向戒指的表情有些迷惑,他們顯然並不清楚這是什麼,不過卡奇拉死死地盯著它,我從他的目光中得到靈感,作出一個投擲動作:“再威脅我們的話,我就把它扔出去!” 卡奇拉説:“交出來,我就放你回去。” 在快交出去的那一瞬間,一陣莫名的驚慌擊中了我,我縮回手:“德雷克大師需要我親手交給大賢者。還有,如果你們敢傷害他的話,”我看了看老頭,“我也會把它扔出去!”外面是皚皚白雲。 “説起話來顛三倒四的。”卡奇拉的表情變得很可怕,我鼓起勇氣和他對視了一會兒,他揮揮手,“把逃犯帶回去!” 我沒有選擇。 或許我正處在一個會改變整個魔法文明進程的時刻。 法師塔可能是整個大陸對魔法文明保持得最完整的地方了。其他地方的法師組織或者以家族、派系、宗教聯繫起來,又或者乾脆是一個老法師帶著幾個學徒單幹,還停留在最初級的口傳身授的方式,只有這裡最開放,最包容,有最豐富的藏書。每年都有雲遊法師來交流心得,無數思想在此碰撞。 可以説,法師塔是整個魔法文明的學術中心,它的毀滅,對這個領域來説無異於一場地震。 奇怪的是,此時此刻的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明明災難就發生在我面前,我卻覺得離自己好遠。 我現在在想的,反而是女人。 珊莎她怎麼樣了?她沒事兒吧? 婚禮快進行了吧?還是説……她遇上危險了? 我想到了幻境中她憂傷的屍體,一種恐慌情緒抓住了我。 我想見她!哪怕只是一面也好,我要確認她的安全。 在行進過程中,整只隊伍保持著沉默、壓抑的氣氛。麥迪文偷偷地告訴了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三天前,一位名叫厄尼爾的旅行法師來此拜訪,儘管對這個名字很陌生,不過在他展示了精湛的魔法水準後,作為學術中心的法師塔還是熱情有禮地招待了他,大賢者拉比克甚至與他秉燭夜談。他們萬萬沒想到這位學識淵博、風度翩翩的大法師就是臭名昭著的戴維教派領袖,在三個小時前,所有的大師和學徒都處在沉睡中的時候,他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擊碎了法師塔中心的魔力中樞。失去結界保護之後,大批邪教法師入侵了法師塔,打了大師們一個措手不及,德雷克大師就是在混亂中受了致命傷的。 “不過等大師們醒了之後,整個局勢就逆轉過來了。”列文在旁邊得意地插話補充。 在大賢者親自出手後,厄尼爾很快就敗下陣來,來勢洶洶的戴維教派分崩離析,四散逃命。大師們開始組成戰鬥小組,就像卡奇拉大師這樣,一名大師帶著幾名學徒,由大師施法,學徒們提供魔力支援。他們正在搜索剩下的邪教徒。 “對了,”我想到一個人,“卡爾呢?他在哪?他也組成了一個戰鬥小組嗎?”德雷克大師曾經叮囑過我要小心他。 “卡爾大師?”麥迪文頓了一下,問我:“為什麼會突然問起他?” “因為他才是殺死德瑪西亞大師的兇手,德雷克大師臨死前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了證據。”我告訴麥迪文。“必須要小心他。” 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想不到麥迪文的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似乎內心在掙扎著,他想相信自己的好友,又不願意接受卡爾是兇手的事實。 他看了看周圍,沒有其他學徒在注意我們的談話,於是低聲對我説:“你一定搞錯了。我相信你不是兇手,我的朋友,但兇手也不可能是他,卡爾大師是不會殺人的。” “他也有動機!他和我一樣拿著那間教室的鑰匙,他才是最終控制了火龍的那個人!” “安靜一些……你還不清楚卡爾大師現在的處境。”麥迪文低聲説。“對其他大師來説,卡爾大師的存在稍微有些敏感……他新開的課程對學徒們來説吸引力太大了,搶走了他們不少的學徒,有不少大師將他視為眼中釘,這一定是他們為了打擊卡爾大師而做的栽贓!” 我看著他,他堅定的眼神説明瞭他根本不會相信卡爾殺人。 學徒卡爾在其他學徒中間還沒有多少朋友,那個一直孤僻地呆在陰暗角落裏的卡爾仿佛還在昨天,想不到成為大師後的他,已經在學徒們中間建立了這麼高的威信。 “因為他向我們保證,進入他的速成班,只花一年的時間就我們通過魔資考。而且,他還會將那個咒語教給我……”説這話時,麥迪文的眼中發出狂熱的光芒。“總之,你的指控能不能先不要提?” “為什麼?”我不解。 “現在正是戰爭時期,我們不能在這樣關鍵時候亂了陣腳,如果爆出來的話,那幾位對卡爾大師懷有惡意的大師們,肯定會引起內亂的!”他的言辭懇切,“等整件事結束之後,我們再把整件事情搞清楚好嗎?” 我還未來得及給出答覆,就聽到前面的人大喊一聲“有敵人!”緊接著一陣箭雨從天而降,我和其他學徒一樣低頭躲避。 所有的箭矢在飛行過程中都受到一股看不見的力而偏移的方向,打在墻壁或者地板上。卡奇拉大師打了個哈欠,“他們連給箭矢附魔都做不到嗎?” 卡奇拉幾乎是輕描淡寫地將這波敵人幹掉了。以我的眼光來看,這些邪教徒離想像中的法師差太遠了:大多是一身武者裝扮,揮舞著刀劍或者弓弩,很少見他們施展咒語。轉念一想這也正常,在咒語時靈時不靈的今天,這些水準不夠又不得不戰鬥的法師們也只能拿著刀劍弓弩來戰鬥了。 這充分證明了法師塔的一句名言:拿著刀劍的法師失去了尊嚴。 這些邪教徒們在煉金大師卡奇拉麵前不堪一擊。隊伍行進之處,只留下被濃酸和劇毒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可憐教徒們。 從來沒經歷過戰鬥的學徒們被勝利激勵得滿臉通紅。 但是很快的,地板又迎來一陣震動,衝散了學徒們臉上的笑容,其中一個不安地説:“怎麼又震起來了?” “等下,”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你們就沒發現整座塔快塌了嗎?” 這些學徒們一臉驚訝地看著我,我把自己之前的計算結論告訴他們,“如果失去了咒語的支援的話,這座塔絕對堅持不了多久!” 他們紛紛反對。“開什麼玩笑!”“不可能!法師塔怎麼會塌掉?” “他説的沒錯。”卡奇拉大師插話進來,他的表情無比陰沉,“魔力中樞如果被毀的話,法師塔確實撐不了多久。”話剛説完,塔樓又是一陣震動。 他剛剛一直在閉目冥想,這時站起來對我們説:“剛剛收到了大賢者的指示,他終於找到了恢復魔力中樞的咒語,現在需要我們都趕到那裏去,保護他將整個儀式進行完。” “諸位,”他説,“如果要守護好法師塔,這就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 他的表情鄭重,堅定,他看向周圍,其他的學徒們也是相同的表情,一種悲壯的氣氛在他們之間飄蕩。 老頭在旁邊嘀咕:“不就是一座塔樓嘛,塌了也就塌了……”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看上去也被這種氣氛影響了。 還好他的話沒被這些人聽到,我看了看他。我們兩人與現在的氣氛格格不入。 “行動吧!”卡奇拉大師打了個響指,他們押著我和老頭兩人,改變目標,朝法師塔的魔力中樞走去。 整座法師塔的結構極其複雜,每一層都不規則地排列著教室、圖書館、自習室、冥想室、實驗室等設置,看上去就像迷宮一樣,但不論哪一層,它的中央都是規則的——魔力中樞。 在魔法衰微的今天,它為整座法師塔提供著近乎奇跡般龐大的能量,支援著法師塔的運作。據説這是一種自古代失傳的立體法陣,源源不斷地從地脈中汲取力量。 大師們相約在法師塔底部集結,這個地方我很熟悉,每月所有的學徒都要來這裡進行一次加固封印的儀式。 等我們到達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大師與學徒都有,看到我們到達,當先一位大師迎上來:“卡奇拉大師,您終於也來了。”但他的眼睛卻看向我。 看到他冰冷的眼神,我的心臟縮緊了:這個人就是卡爾。一個人握住我的手,我回頭對上麥迪文懇切的雙眼,一時間沒辦法説出話來。 “這個逃犯是被我抓回來的。”卡奇拉大師指了指我。“畢竟監獄已經毀了,暫時也沒辦法把他送回去。” 卡爾點點頭,輕描淡寫的態度仿佛在説在現在這個嚴峻的形勢下逃犯根本微不足道。 “儀式早已開始了。”他向卡奇拉介紹道,“大賢者説過了,這次儀式中的咒語是他畢生所用中最複雜、最深奧、最偉大的一個,他的施法過程絕對不能被干擾。”七名大師結成了一個防禦法陣,大賢者站在防禦法陣的中間,長袍白鬚無風自揚,像是傳説中的聖者。週邊被學徒包圍住,支援法咒的吟唱聲響徹整個空間。 “你覺得那些邪教徒會來這兒?”卡奇拉問。 卡爾點頭:“那個厄尼爾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法術反制了兩位禁錮他的大師,現在下落不明,如果是他的話,肯定能看出來現在是大賢者最脆弱的時候——他會花這麼大力氣破壞魔力中樞,説不定就是為了這一刻。所以我才從大賢者那兒得到命令,要在這裡阻止他們。”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耳邊就響起了一個陰森沙啞的聲音:“説得不錯,我已經來了。” 正在引導著支援法咒的學徒中間出現騷動,一個寧靜的聲音響起:“放鬆身心,努力找到冥想課上的感覺,不要被外界所干擾。” 聽到大賢者的話,騷動漸漸平息下來。 這時,戴維教派的邪教徒們出現在了大廳的門口,尚未加入到儀式中的兩位大師連忙做好迎戰準備,卡奇拉手中托起一個濃酸做成的球,卡爾面前的泥土迅速變成一個泥漿傀儡。 連我這樣的半吊子都能看出,這次進攻的邪教徒明顯與之前在路上遇到的雜牌軍不一樣,他們至少穿著統一的代表著不祥的法袍,手裏拿著的是法杖而不是鐮刀鋤頭刀劍。 那個站在邪教徒中間,顯得地位超然的法師説:“日安,法師塔的諸位。” 看來他就是麥迪文口中的厄尼爾了。我看了眼麥迪文,發現他額頭上全是汗,身體也顫抖不已。雖然這個敵人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不過需要這麼緊張嗎?我拍拍他的肩膀,他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是我才勉強笑了下。 卡奇拉説:“你們就來了這麼點人嗎?” 厄尼爾回答:“其實我心裏覺得,自己一個人來就足夠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們還是執意要跟來。” “真好笑,您就那麼有把握能夠打贏我們?雖然我們不常打架,不過,”卡爾揮揮手,泥漿傀儡晃動著龐大的身子上前。“不要小看法師塔的大師們啊。” 這是我第一次見證真正的魔法師之間的戰鬥。 一位魔法師究竟掌握著多少咒語?旁人永遠不會知道。就像一個賭徒永遠不會告訴他人自己手中有什麼牌一樣。 酸霧、火焰、霜凍、傀儡、替身、力場、肉體強化、時間減緩、空間跳躍、心靈震爆、重力加倍…… 我和其他學徒們都屏住了呼吸,面前發生的戰鬥之華麗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厄尼爾一人獨鬥卡爾與卡奇拉兩人而不落下風,似乎還遊刃有餘的樣子。卡爾與其他兩位相比,所掌握的咒語明顯遜色不少。 咒語在狹小的空間裏産生爆炸,激起大量灰塵,兩邊都因為視線受阻而不得不暫緩進攻,我聽到卡奇拉大口大口喘氣的聲音。 “以您剛才表現出來的水準,即使放在法師塔裏也是一流頂尖的了,有這樣的造詣,完全可以在一個大型帝國取得首席宮廷法師的地位,又何必甘願與邪教徒為伍呢。”卡爾説,他額頭上流下一行汗。 回應他的是一陣乾枯的笑聲:“到了我們這個地步,金錢與權勢又有什麼意義呢?我畢生的追求其實與諸位一樣,在於復興整個魔法文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