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二十章 接觸

第二十章 接觸

“太過仁慈是我最大的錯誤,”魔王掙扎著説,“從一開始,我就該將你們這個種族全部毀滅乾淨!” “導師,沒有人類這一智慧種族,您又該與誰聊天呢?不會覺得寂寞嗎?為什麼不會懂得對他們好一些?這些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又有三個人類法師將匕首刺入了心臟。 魔王大半的身子已經陷入法陣中,他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 “醜惡的人類,不值得我對他們好!”他的表情空前猙獰。“等著瞧吧,等我再次出來時,就是你們毀滅的時候。” “我們以自己的生命擔保,不會讓這一天發生的。”雲迪説。 “不會有人記得我們……同樣,你也會成為人類厚重史書中一個不起眼的小章節……剩下的學徒們也不會知道我們用了什麼方法封印住你的……他們將會成立一個組織,在此處建立起一座高塔,隔絕世人,只為能將你葬入永恒。” 所有還活著的人類法師將匕首刺入了自己心臟,包括雲迪。 “不要小看人類了啊,導師……” 我看著他的笑容,他的笑容與其他所有祭品的笑容都不同,是一種解脫的,得意的笑容。就好像一個終於下贏了對方的棋手。 至少還有一個人會記得你,雲迪,封印住魔王的無名法師。 等等,我晃了晃頭,我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他們都沒看到我嗎? 我伸手想碰碰雲迪的屍體,卻發現自己的手直接穿過了他,並沒有任何實在的觸覺。 這是幻象…… 我又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一點都不痛,這裡真的是幻境。 我看著天空,天空依然在燃燒,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回到原樣,然後再繼續燃燒。 很快這種很壯觀的畫面就讓人看厭了。 我雙手做成喇叭狀,努力喊出來。 “有人在嗎?” “故事已經講完了不是嗎?” “是不是該放我出去了呢?” “我女朋友馬上就要和別人結婚了,我還想見她最後一面呢,我時間很急的!” 聲音在空曠的空間中回蕩,不過無人回復。 不,回復還是有的,如果説屍山中那一浪高過一浪的嬰兒啼哭聲也算的話。 我忍不住走向屍山,嬰兒就躺在那裏,或許是這裡除我之外唯一的生命了。 咳,幻象也算生命的話…… 很讓人意外的是,我居然能碰觸到這些屍體。 我強忍著噁心感,撥開這些屍體,嬰兒就在這些屍體裏面,他的哭喊聲變清晰了。 “能不能安靜一點啊,就知道哭,吵死了!” 我終於見到嬰兒了,還順帶見到了一直抱著他的母親——如果這確實是他母親的話。 那一瞬間,我的手腳冰涼,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是珊莎的臉…… 與其他的屍體不一樣,她的臉上沒有半點血污,依然如此清晰美麗。 但這改變不了她已經是屍體的事實。 她抱著嬰兒,臉上的表情也與其他不一樣,不是扭曲的笑,而是憂傷。 懷中的嬰兒給了她一種聖母般的氣質。 但這改變不了她已經是屍體的事實。 我忍不住退後,雙手抱頭,精神幾欲崩潰。 空蕩蕩的空間中回蕩著一個廢柴魔法學徒絕望的咆哮。 一隻乾枯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作死啊,叫得那麼大聲!” 我猛然驚醒過來: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大師們的休息室,我的左手還拿著為自己準備的風帆,右手上則是那枚戒指。 沒有燃燒的天空,沒有破碎的大地,沒有屍體堆成的小山,更不存在所謂珊莎的屍體。 謝天謝地,這些都是假的……我幾乎想要跪下來痛苦流涕了。 “不就是拿到一枚很燙的戒指嗎,至於叫的那麼慘麼。”老頭不滿地看著我,是他把我抽醒的。 我晃了晃頭,戒指已經不燙了,和他爭這玩意兒仿佛已經是很遠的事情了,不過事實上説不定就在剛剛才發生。接到戒指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很不好的東西,不過沒必要告訴他。 老頭説:“戒指我也不和你搶了,快點走吧,叫得那麼大聲,把壞人引過來了怎麼辦?” 話音未落門就打開了,一隊學徒衝了進來,老頭怨念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説壞人果然被我的慘叫聲引來了。我偷偷將戒指放回口袋裏,和老頭一起舉手投降。 想不到麥迪文也在其中,他看到我驚訝地説:“羅蘭?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你……” 帶領這些學徒的是卡奇拉大師,他屬於煉金術專精,平時我與他沒什麼接觸。他看著我皺眉:“我記得你,既然你能逃到這裡,就説明禁魔監獄也失效了嗎?” 我和老頭只能尷尬地笑。 兩個學徒過來檢查了下德雷克大師的屍體,然後臉上帶著悲傷地向卡奇拉大師搖搖頭。從他們的表情中卡奇拉明白了什麼,惡狠狠地一拳擊在墻壁上:“那群邪教徒,我們來晚了!” 一個學徒問卡奇拉:“大師,逃犯該怎麼處理?” 麥迪文低聲對卡奇拉説:“大師,我們的任務是搜尋潰敗的邪教徒。”聽得出來他是想為我求情,我感到一股暖流從心中流過。 “嗯,”卡奇拉大師正在德雷克大師身上搜索著什麼,“那就殺了吧。” 不光是我們,麥迪文那幾個學徒也嚇了一跳。老頭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冤枉啊,門是自己打開的啊!” “法師塔有明文規定,對逃出禁魔監獄犯人二話不説立刻擊斃,自古以來能從中逃出去的都是極度危險的法師,十惡不赦,魔法功底深厚,放出去會引起整個世俗社會的劇烈動蕩。更何況現在正是戰爭時期,局勢瞬息萬變,留下來始終是隱患,錯一步,就可能輸了。”卡奇拉大師輕描淡寫地説,他還在翻找著什麼。 等一下,“逃竄出去邪惡的大法師”?現在這個年代哪有魔法師能“引起整個世俗社會劇烈動蕩”啊?即使是大師們變個火球也要好半天,你説的那種情況兩百年前就不存在了吧?? 幾個學徒相互看了看,似乎被説服了,但表情又有些勉強。麥迪文張張嘴想反駁,不過沒能説出話來。 他們真的殺過人嗎? 卡奇拉大師似乎沒有找到他想要的,他的語氣變得很不耐:“列文,就你,上吧!動作快點,那群邪教徒隨時可能帶著人來!” 那個叫列文的學徒勉強拿出一把匕首。 麻煩你有點職業道德好不好,作為一名法師,哪怕只是法師學徒,準備殺人時也該拿出魔杖而不是小刀肉搏啊! 逃跑的路已經被其他幾個學徒堵上了。 列文滿臉緊張猶豫不情願的表情,我相信他以前也和我一樣就是個普通的學徒,恐怕連雞都沒有殺過。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其他學徒,被他的目光掃到的人連忙移開視線。 不行,這麼多人,真的要反抗的話絕對幹不贏的。 媽的,我明明不屬於任何一派,只不過想逃出去想見前女友一面而已啊! “冤枉啊!”我大喊,“我不是叛徒啊!” 卡奇拉終於放棄了搜索,他站起來對我説:“那場審判還沒過幾天,我們可還記得你呢,殺死德瑪西亞的學徒!” “那是卡爾嫁禍給我的!他才是偷龍的賊啊!” “你以為把罪名推到卡爾大師身上去就沒事了?夠了讓我來吧。”他手心上托,一個綠色的毒球出現在手中。 “德雷克大師也知道真相,他相信我!” “這不是你第一次把證據推給死人了。”卡奇拉揮揮手,毒球飛過來。 緊急中我掏出手裏的戒指:“德雷克大師他相信我,他把這個託付給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