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十五章 城主

第十五章 城主

是卡爾的泥漿傀儡,剛剛龍炎蒸發掉了它身上所有的水分,現在的原地只剩下了一團乾燥的泥塊。 “塑能之手。”德雷克大師的咒語終於完成了,他一隻手向前做了個抓取的動作,虛空中出現一隻巨大的由能量手抓住席拉,但德雷克大師顯然並不輕鬆,他伸出的手隨著席拉的瘋狂掙扎也在微微顫抖著,他的額頭上出現了汗珠。 其他大師也紛紛拋出自己準備好的法術,冰箭、閃電、鐳射紛紛打在了席拉身上,火龍在掙扎時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但大師們的攻擊持續了一會兒就被迫終止了,一個人的背影擋住了他們的攻擊。 拉格納羅斯大師説:“卡爾,你在搞什麼?這裡很危險!” 卡爾似乎沒有聽到大師的話,他仿佛被席拉吸引了一樣走近它,被能量手限制住的火龍只能徒勞地掙扎。 “快滾開,我不能堅持太久……”德雷克大師憋紅了臉説。 “你們不覺得,她太委屈了嗎?來到這個世界並非她的本意,可是又因為無人能控制所以只能被牢牢拴在鎖鏈裏……這又不是她的錯。”卡爾的喃喃自語清晰地傳到了所有學徒耳裏。“她還小,只能用這樣過激的方式錶示自己的不滿,她只是不懂事而已。” 火龍的掙扎變小了一點,卡爾伸出手去摸她的頭。 塑能之手的效果消失,德雷克大師精疲力盡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身後的兩名學徒已經累倒了。 但是獲得自由的火龍並沒有大開殺戒,卡爾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樣,將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卡爾的手碰到她的頭時,她順服地低下了頭。 所有大師看到這一幕都站起來了,拉比克大笑著説:“真是一個創造奇跡的年輕人啊,他做到了連德瑪西亞都做不到的事!他會是預言中的那個人嗎?” 年輕的學徒們更加熱情,他們歡呼著將卡爾和他的龍圍了起來,伴隨著“一、二、三”,卡爾被學徒們高高拋起。 “萬歲!最年輕的魔法師!” 我沒有參加進去,自從席拉失控後我就一直站在原地,我知道我的一切都完了。 他理應受到此殊榮,我看著卡爾意氣風發的臉。 他為此花了多少時間與努力,這是他應得的。 不像我,渾渾噩噩地過了幾年,過半精力都放在不知所謂的東西上面,到頭來只能寄希望於奇跡。 唯有弱者才會期待奇跡,因為他們根本毫無力量。 魔資考一結束,我就明白有些事情已經躲不過去了。 下一個假期裏,我如約前往薔薇旅館,手中拿著珊莎的信。 “我們私奔吧。”珊莎的信開頭就這樣説。 “我可以等明年,但我爸一定等不下去,他暗地裏給我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了,知道你沒考過,他會做出什麼來誰都想不到。” “我已經計劃好了,這個月正好我爸會跟著城主出去打獵,我會讓我的侍女扮作我的樣子,在房間裏彈著豎琴,聽到琴聲我爸的手下就會放心了,而我可以扮成倒垃圾的女傭,和其他女傭一道混出去。” “目的地我都想好了,我偷偷藏了一條船在塞納河邊,我們乘船順流而下,那裏的流嶼堡不在我爸的控制之下。我們可以在城堡外找個封閉的、安靜的小鎮小村子生活下去。” “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這幾年悄悄存下了不少呢。” “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嘆息地垂下了手,即使大叔願意等到明年,珊莎的期待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我已經付不起下一次的魔資考報名費了。 我還要讓珊莎等多少年? 我想像著三十年後,五十歲的我終於拿到了魔法師資格,乘著五色飛毯到了她家門口,大門打開,臉上打著摺的珊莎開門讓我進來,笑容和皺紋讓她的臉變成了一朵花:“親愛的,我終於等到今天了!”我們兩人激動地雙手交叉,老淚縱橫。 一個小女孩拉了拉她的圍裙,然後躲在她後面怯生生地看著我。 “她呀,”珊莎蹲下來親昵地摸著小女孩的頭,“是我的外孫女呢,可愛吧?她的爸爸媽媽都在城裏工作,所以由我來撫養她……不過你放心吧,她的外公前幾年已經因病去世了,不然我又要糾結很久呢……” 我打了個冷戰,把這個荒唐的妄想驅逐出大腦。 要和她在一起的話,就只有私奔這一條路了。不過這樣,又有其他的問題會困擾著我。 我不可能帶她躲進法師塔的。法師塔本身帶有特殊結界,沒有天賦的凡人連看到法師塔都不可能。那麼私奔的話,就只有和她一起去別的地方。 我不知道船王究竟有多大本事,珊莎帶著我是否真的能逃過他的追殺,但我知道法師塔的大師們一定有本事找到我,畢竟他們有預言術這樣的咒語啊。 所有學徒必須住在法師塔內,除假期外不得外出,逃亡學徒會被自動視為叛徒,這是法師塔的鐵律,是為了保護法師塔的珍貴知識不被外泄給其他魔法師組織而設的條例。 所以我也只能提前像費勒那樣自動出局了吧。拉比克大賢者會封印住我腦海裏所有關於奧術方面的知識。 可是失去了魔法之後的我,又能幹什麼呢? 我想像著私奔後和珊莎的生活。 “我回來啦。”珊莎回到了我們的愛的小巢,疲憊地扭了扭肩,“今天和客戶談了半天生意,累死了。” “親愛的你回來啦~,”我穿著圍裙從廚房裏探出頭來,“今天辛苦了,晚飯和熱水都準備好了,您是要先吃飯呢,還是要先洗澡呢,還是要……” 我打了一個比剛才還大的冷戰。 不管怎麼樣,我必須要給她個答案。 雖然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答案。 我又來到了塞納河邊,這段時間經過這裡好像都會出點事情。 “媽媽,那人的衣服好怪哦。”一個小男孩拉了拉母親的手,指著我悄悄地説。 婦女悄悄説:“噓,小聲一點,別讓他聽到了,那是魔法學徒的衣服呢,你看他頭髮又臟又亂,眼鏡又厚又油,魔法學徒全都是這種怪人啦,以後千萬不要成為魔法學徒哦,會找不到女朋友的……” 喂,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而且我才不是沒女朋友的人生失敗者啊。 “讓開!”一架馬車無視著街上的行人疾駛過來,行人紛紛避讓,馬車上的高貴紋章讓行人敢怒不敢言。 那個婦女發出一聲驚呼,她的兒子在躲避中不小心掉進了塞納河。 “誰來救救他!”婦女將求助的目光掃向周圍,行人們紛紛心虛地偏頭。她將求助的目光鎖定在我身上,或許是因為我沒有偏頭吧。 我也不會游泳啊。 “做點什麼!拜託了!”她哀求道。 孩子在水中掙扎著,力氣越來越小。 “好吧,”我下定決心,“……雖然咒語並不是每次都靈。” 但這次顯然是靈的。由能量構成的一條繩子,迅速準確地將小男孩纏住。 成功了!驚喜只在我心中停留了一秒,接下來還有更難的……我潛下心來,將魔力注入到繩子裏面。 這個咒語是德雷克限制火龍時所用的弱化弱化再弱化版,即使如此要不是這段時間為了魔資考惡補了相關知識,我也不會學到它。平時我用它的成功率是三成。 慢慢地,慢慢地……我全神貫注地將孩子拉上來。 母親一把抱住了濕淋淋的孩子,喜極而泣。 這樣就好,我擦了擦額上的汗水,原本安靜的周圍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 “這樣的魔法還是第一次見到啊,他是法師塔的大師嗎?” “好厲害啊,這就是魔法嗎?一直以為法師塔裏都是一群騙子呢!” “這個年輕人好帥。”也有女孩紅著臉説。 我傻笑著摸頭,近幾天的疲憊與憂慮一掃而空。 孩子的母親也到我面前向我道謝,我連連擺手説不用。 “當年他也有你這樣的天賦就好了。”母親擦著眼淚唏噓道。 她的前男友也是魔法學徒?聽完她的敘述我張大了嘴,難怪她會對魔法學徒有這麼深的怨念。 “他現在好像還是魔法學徒呢。”母親長嘆了口氣。 “媽媽,我也要做魔法學徒!”水靈靈的小男孩睜大了眼睛説。 我一把摸住他的頭:“記住,不管你有沒有這個天賦,離這個職業遠遠的。” 這段插曲很快就結束了,大家各回各家,各走各路,可是它帶給我的好心情卻持續了很長時間。 我終於注意到了一點,我學魔法並不是為了貴族地位,也不是隨波逐流,更和“成功”、“奮鬥”之類虛無的人生信念沒有關係。 我只是單純地喜歡著魔法啊。 我喜歡看著龍在天空中飛翔,喜歡手中托著火球時的沉甸甸,喜歡站在高聳入雲的法師塔往下看時那壯觀的景象。 我更喜歡……用魔法幫助人們之後得到的感激。 我已經有了答案,我和珊莎會找到其他辦法的。 想不到珊莎聽到我的回答會這麼淡定,她微笑著説:“以前和你約會時每次都會聽你講兩個小時魔法理論,這樣的答案也是意料之中啊。” 我點了點頭,珊莎果然是最懂我的,會支援我的夢想,我開心地握住她的手:“我們會找到其他辦法的。” 她説:“還記得小時候嗎?我們在村裏一起玩的時候,那個時候雖然只有我們兩個,但真的很簡單很開心啊。” 在我的記憶裏其實一直是我在欺負胖墩墩的她,不由撲哧一笑,現在回憶起來那時候確實非常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