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十四章 警告

第十四章 警告

安東尼達斯所説的地方,居然是奇幻種培育室教室。他沒有具體説來這裡之後要幹什麼,不過我已經沒別的選擇了。 幸好我早就配過一把這間教室的鑰匙,我開門進去。 月光從那個我跳過好幾次的窗戶外灑下,夜風吹過,教室裏什麼都沒有,不,面前的地上有一把匕首。 我將它撿起,這是南方儀祭時常用的一種祈福匕首,也就是説,幸運匕首。 這就是安東尼達斯口中所指嗎?我迷惑地看著它。 但我很快又注意到了其他,月光找不到的角落裏,有什麼東西,我屏住呼吸往那邊靠近。 那個東西動了一下,喉嚨因為含著火焰而發紅髮亮。 是火龍席拉。它依然被鐵鏈鎖著,安靜地趴在教室的角落裏。我長出了一口氣,將臨時想用來防身的匕首別在腰帶上,蹲下去摸了摸它的頭。“笨孩子,不嚇人會死嗎?” 真奇怪,剛進來的時候怎麼會沒注意到她。 即使沒人召喚,你也會經常出現在教室的法陣裏嗎? 一直被鐵鏈拴著,會不會寂寞呢? 一定很辛苦吧? 她突然變暴躁,喉嚨嗬嗬作響,龍炎在其中醞釀。 “不是吧?又來?”我狼狽地被龍炎趕出了教室。 這段毫無頭緒的深夜探險就此結束,我也不知道我得到了什麼,或者失去了什麼,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明天就是魔資考。 我爬上床,心中毫無底氣。 這天夜裏發生的事情有多重要,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完全想清楚。 “魔法”一詞的第二定義就是奇跡,理論考試結束之後,我的心裏只剩下這個念頭。 我考得怎麼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沒把握的地方太多了。我總覺得如果運氣好的話,它們未必會全錯。 如果運氣好的話……該死我應該再多看點書才對。 實踐測試在大禮堂中間舉行。我從沒見過這麼多大師坐在一起,再加上不少來看熱鬧的學徒,我要在這麼多人面前表演自己的火球術嗎? 大賢者拉比克也來了,其他大師站起來行禮,大賢者悠然坐下,“你們也坐吧。” 主考官德雷克大師緊張地問:“您怎麼也來了?” 拉比克一臉輕鬆的樣子:“唔,只是有某些預感罷了,總覺得預言中即將帶給魔法復興的那個人會在最近出現……今天有年輕天才想要過關對嗎?” 德雷克點點頭,往我和卡爾這邊指了指:“有兩位。” 拉比克微笑道:“或許預言中的人就在他們中間呢——年輕人,放輕鬆一點,無論輸贏,這對你來説都會是個不錯的經歷。”後半句話是對我説的,我點點頭,抹去額上的汗珠。 大賢者的話在人群中産生了不小的騷動。 “每年的實踐測試都會出幾個聰明的笨蛋想要騙過我們,”德雷克站起來,先向拉比克鞠了個躬,然後説,“他們有的背後有其他學徒暗暗用支援法咒,有的身上藏著魔法卷軸,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是一個學徒,他用拋硬幣的方式證明自己掌握了幸運術,不過我們很快就發現他的硬幣一面密度是另一面的兩倍——我説了這麼多,是想警告大家,不要試圖在這麼多大師面前撒謊。 “那麼,測試開始吧。” 一位又一位應試者上去了,冰箭,傳送,閃電,幻象……各種各樣的中級咒語伴隨著學徒們的驚呼,不論是成功還是失敗的應試者,下來時都是一臉疲憊。 卡爾是在我前面上去的,上去前他向我微行了個禮。看到他的身影,人們開始竊竊私語。 卡爾閉上眼睛默念咒語,面前的一堆沙石突然滾動了起來,就好像煮沸的水一樣。人群中的嗡嗡聲變大了。 沙石滾動著迅速直立起,仿佛有刻刀在上下來回一樣,它的頭顱,四肢,五官漸漸成形,居然是一個小巨人般的泥漿傀儡! 泥漿傀儡走到卡爾身邊,和卡爾一起優雅地向大眾鞠躬。 “他才二十歲出頭!他一定作弊了!” 德雷克站起來將異議壓了下去:“對此結果大師們並無異議,沒有作弊。” 可是這是高級咒語啊……我呆呆地想到。後面的人捅了捅我,“該你了。” 我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大禮堂中心已經空了,所有人都在等著下一位上去。 所有人……大師、學徒、清潔工、在桌下啃骨頭的狗、大師肩上的烏鴉……都偏過頭來看我。 卡爾帶給他們足夠的震動,他們在期待著同樣是年輕學徒的我。 他們在期待著奇跡。 我張張嘴,感覺非常渴,早餐應該多喝點什麼的。 “我要表演的是……” 眼角瞟到了那幾個狐朋狗友們,他們揮舞著旗幟為我吶喊。 “火球術。” 我低下頭開始搓手。我的兄弟們開始鼓噪起來。 “加油啊,給我弄個太陽出來!”這是麥迪文。 “不可以輸給卡爾那個性冷淡啊!”這是戴普。 “考完了我請你吃肥鵝肝!”不用説了這一定是阿蘭。 面前的幾位大師們開始竊竊私語,“這是什麼?”“一種新的施法手勢嗎?”“有誰見過這樣的火球術手勢?” 大賢者拉比克微笑著説:“我記得風帆也是這位學徒弄出來的吧?我沒有理由不期待一下他新的表現。” 沒有。 我的手開始顫抖起來。 什麼都沒有發生,連青煙都沒有。 感覺眼睛變模糊了一點,我飛快地抹掉這些多餘的液體,默念咒語的聲音開始走調。 人群中的嗡嗡聲變大了,我幾乎可以想到他們在談論著什麼,但我不敢想像。嘲笑、鄙視、同情……周圍的身影漸漸變高,開始扭曲異化,開始居高臨下地審判著我。 我跪倒在地,痛哭失聲。奇跡是不存在的。 珊莎……結果我還是沒辦法娶你啊。 伴隨著玻璃碎開的清脆響聲,只存在於人類傳説中的生物出現在眾人面前。 火龍席拉四肢抓著已經破碎的窗戶邊緣,示威性地吼了兩聲,然後展開翅膀飛了進來。她雖然沒有吐火,但禮堂裏已經一片混亂。 “該死的為什麼它會出現?他身上的鎖鏈呢?” “德瑪西亞?出來負責?!” 大師們手忙腳亂地準備咒語。 火龍盤旋了幾圈,然後輕巧地落了下來。她就落在我面前,一雙眼睛對我眨了眨,似乎在打招呼。 整個大堂靜下來了。 我屏住呼吸,向她伸出手,她溫順地低下了頭。 如果可以得到一隻奇幻種的承認並且簽訂契約的話,我就可以以召喚師的身份脫去學徒袍…… 人們沉默地見證著這一幕。 席拉眨了眨眼睛,睜開時突然變紅了。我心中莫名地産生了一種熟悉感,我知道它要做什麼了。 又來? 在她張開口的同時,我拼盡全力向旁邊閃躲過去,與此同時,龍炎擊中了我剛剛站立的地方。 雖然我沒有受傷,但身後的幾位學徒慘不忍睹。 席拉發出震天的怒吼聲,“契約簽訂失敗,大家小心!”德雷克大師站起,“給我輔助!”他身後的幾名學徒會意過來,默默地開始準備支援法咒。 不愧是在法師塔主掌紀律的大師,虛空中莫名且強大的力量醞釀著,但是席拉的龍炎更快,她再一次噴火,目標依然是我。 學徒們四下奔逃,驚嚇的尖叫聲與被灼燒時的呻吟使整個禮堂混亂不已。 我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從這裡看著席拉張開大嘴是那麼陌生,雖然我也記不清這是她多少次向我噴火了,但唯有今天她的火焰中帶有殺意。 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了我面前,龍炎摧毀了它,卻也保護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