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十三章 優雅

第十三章 優雅

“自從那次越獄後,他的成績就突飛猛進了。”麥迪文告訴我。 “瘋子一下子多了兩個。”德普嘆了口氣。 從來沒有哪個學徒會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就報名魔資考的。不光是自信不足的原因,還有報名費。 魔資考的報名需要海量報名費,至少花掉了我七年的積蓄。這些積蓄都是我為大師們打工一點一滴攢下來的。還好我從不去烈焰紅唇,不然這麼多錢怎麼也攢不夠。 但這還只是第一步而已,魔資考除了題目量巨大的理論測試部分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應試者需要當眾展示一次中級咒語,才足以證明自己有資格成為魔法師,而不是半吊子的紙上談兵。 對我們這樣連初級咒語都時靈時不靈的學徒來説,無疑比天還難。 不過我有一張底牌,火球術。雖然一開始只是為了討珊莎開心,但隨著我搓手的技巧日漸熟練,這個中級咒語的成功率已經越來越高了。 我更需要擔心的,是理論測試,這部分我的信心幾乎為零,下定決心後,我在圖書館安下了一個窩。 “瘋子……”人們偷偷在我背後指點。雖然也有其他備考的考生會流連於此,卻從來沒有哪個有我這麼瘋狂的。 《多元宇宙理論的具體論證過程及其衍生法術》 必須全部背下來。 《奇幻種特性與幽界環境詳解》 看不懂?看不懂也給我一個字一個字啃下來。 《元素精靈理論發展史》 這是多少個日夜了? 珊莎……我一定會成功給你看的,我們約好了…… 珊莎出現在我面前的書上,溫柔地看著我。 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考試前再不見你,但果然我還是好想你啊,你終於來見我了嗎? 我低下頭,用側臉摩挲著她的臉,這觸感如此美妙…… 我眼前的世界漸漸變暗了,越來越黑…… 我會成功的,珊莎。 身穿著白色禮服的珊莎優雅地伸出了手,洛林低頭輕輕行了個吻手禮。 開工車時,珊莎看了過來,不是隨意地看,而是直直地盯過來,眼中帶笑。 “怎麼了,那個人你認識嗎?” “我怎麼可能會認識這樣的男人啊,”珊莎輕輕搖頭,“或許是法師塔裏出來的死宅吧……我只是覺得他有些奇怪而已。” 拜託了,不要看我,給我保留最後一點尊嚴吧。我轉過身去,跌跌撞撞地跑開了。 “他跑路的姿勢好像一條狗啊。”洛林輕笑著將珊莎擁入懷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坐起來,發現自己正在寢室裏,頭上是熟悉的天花板。 門打開,還是那幾個學徒進來,德普一屁股坐在我對面的床上:“你一定做了一個非常美妙的夢,你喊著‘珊莎……不要……珊莎……不要’喊了七十六句。” 我摸摸頭,上面全是汗,勉強笑了笑。 阿蘭送上一碗燕麥粥:“你居然是餓暈過去的。就在魔資考的前一天。” 我驚訝地看了看日曆,魔資考就在明天了,我顫抖著手想去拿書,被麥迪文擋住,他把粥強塞給我,“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吧。” 德普問:“準備好了?” 我沉默地搖頭。 德普説:“説到底你還是太勉強了,二十歲就成為魔法師,哪有這樣強人所難的事情啊,這麼好的時光就這樣白白浪費掉了。” “不,”麥迪文説,“奇跡是存在的,也不是沒有先例嘛。” 我的耳朵動了動,默默地把粥喝完了。 深夜裏,我悄悄站在禁魔監獄的門口,這裡有我最後的希望。 安東尼達斯大師,法師塔百年來最年輕的魔法師,他就是麥迪文口中的奇跡,他二十二歲就通過了魔資考。 我回憶起他被傀儡拖入監獄前的話,“不要被表像所迷惑了!你們要睜開眼睛看清楚這扭曲的制度的真實!你們要學會反抗!不然,你們永無擺脫魔法學徒的機會!” 或許我的想法有些荒誕,但我總覺得他知道點什麼,很多學徒都這樣懷疑,但無人敢在公眾場合談及此事,因為有禁魔傀儡的存在。 我現在唯有將希望放在他身上了。我悄悄地潛入進去。 據説禁魔監獄的每一塊磚石都滲透著先代大師們的禁咒魔法,即使是蒼蠅未經許可也無法進來。不過這至少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 現代魔法文明已經衰落到連這裡的禁咒都維持不住的地步了。在監獄的最深處,我見到了他,隔了一塊鐵質柵欄,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安東尼達斯。 他完全失去了昔日年輕有為,風流倜儻的外表,整個樣子悽慘到讓人難以認出。 “你怎麼又來了……”他抬起頭,看到是我後又頓了一下,“喔,是你呀,為什麼直到這個時候才來找我?” 我恭恭敬敬地行了個弟子禮,並將自己的煩惱與要求告訴了他。“大師,我來向你祈求真理。” “想要成為魔法師……二十歲?”他神經質地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絲毫不介意會驚動別人,“比我還瘋狂呢……幫你有什麼好處?” “我成為魔法師後,會想辦法救你出去。”我允諾道。 他思考了半天,突然問了個毫不相干的問題:“你沒有吃我送的蘑菇嗎?”我搖頭。 他嘆了口氣:“那就難辦了……我確實可以給你增強記憶力的藥劑配方,不過明天就要魔資考的話,也來不及了。” 我沒説話,低下頭去,悔恨在胸中醞釀。 “不過你還有機會,”安東尼達斯説,“這需要你去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