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十二章 嘖嘖稱奇

第十二章 嘖嘖稱奇

“至於法師塔嘛……”他拉了拉桌邊的鈴鐺,對進來的副手説,“讓客人進來吧。” 霍恩海姆的客人嚇了我一跳,居然是德雷克大師,學徒的天敵。此時他卻沒有了讓我們心驚膽顫的鐵面無情,而是一臉諂媚地笑著説:“您可算是接見我了,不不不,我絕對沒有等得不耐煩的意思。” 霍恩海姆説:“我們的事情先不談,他是你們的人嗎?” 德雷克大師一看到我臉色就變了,眉毛擰起回到了那個我熟悉的德雷克:“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的假期不是被取消了嗎?” 我一下子虛了,霍恩海姆説:“想不到他還有其他問題啊……我和他還有些話沒説完,能不能等下再進來?” 德雷克大師點頭哈腰地出去了。 我心中的信心被一點一點摧毀了,不愧是船王啊,法師塔的大師在他手下可以招之則來,揮之則去,實力深不可測。 “可是事情畢竟沒有惡化到那一步的時候,”霍恩海姆説,“所以我才會找上你,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從你們的角度出發,奉勸你們分開吧。” 我反駁道:“可是伯父,如果你真的是為珊莎著想,就不應該阻礙我們之間的感情,難道分手不會讓她傷心欲絕嗎?” “你想得太天真了,我內心是個嚮往自由的人,這一點我也同樣寄希望於我女兒身上,她即使愛上的是掏糞工的兒子,或者小偷妓女的後代,都是她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出手干涉,唯獨你,魔法學徒羅蘭,你不行。 “你們年輕人真的很浪漫,口中説著‘有愛就行’,看事情樂觀地像傻子,你有沒有想過,你能給珊莎怎樣的將來?你要何時成為正式的魔法師獲得自由,好有足夠多的時間來陪她?四十歲?五十歲?又或者,就這樣和珊莎一個月一次見面過下去過一輩子。 “我已經看到你們的未來了,原本熾熱的愛情冷卻下去,只剩下無盡的猜疑、吵架、嫌棄、拖累,這是個多麼垂頭喪氣的結局啊…… “所以早點脫身吧,在這份感情它還美好的時候,就封存在記憶中,這樣你還能有個甜蜜的回憶。” 我張張口,這些東西我真的沒想過。 我能給珊莎未來嗎? 珊莎是怎麼想的? 德雷克大師帶我離開時,我偏頭問了他最後一句:“只要……我成為魔法師就可以了是嗎?” 他點燃了另一根雪茄抽上一口,一言不發。 回法師塔的時候,德雷克大師向我抱怨:“你怎麼會惹上那個傢夥?”他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與平時相比多了不少人情味。 我小心翼翼地點頭:“船王確實是很了不起的人呀。” 德雷克大師搖頭:“雖然還不是魔法師,不過你必須保持作為魔法師的氣節!不要隨便在一個凡人面前就萎了!” 打消掉魔法師氣節的人不就是你麼……我看著他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前幾天打牌輸了他不少錢。” 德雷克大師沒收了我的風帆。法師塔的大師們對它嘖嘖稱奇,破例沒有加重我的刑期,不過讓我做了兩個月的清潔工。 這樣的處罰對我來説,已經是萬幸了,我再也沒有奢望過越獄去找她。 面對珊莎那如同雪花般飛到我面前的信鴉,我只簡短地回了一句“我會成為魔法師的,等我”。 成為魔法師,這個願望從來沒這麼強烈過。 仔細想想我來到法師塔純粹是隨波逐流而已,那時候還小,連什麼是魔法師都不懂,就被人們送到了這兒。這裡的日子雖然苦悶了一點,但吃飽穿暖也足夠安逸,認真回憶起來,我這二十年幾乎沒有産生一個明確的人生目標。 對啊,我已經二十歲,不可以再玩下去了,我在家鄉的弟弟十八歲,孩子都已經出生了。 我可以結婚的,我應該結婚的,我連對象都有了,珊莎,我的稀世奇珍。 有多少無意義的時間悄悄從我手中流失? 有多少空白的時間裏我用來發呆而非冥想? “小甜甜……來……親一口……” 深夜裏當他人在夢囈時,我點著蠟燭在看書。 “羅蘭,我們去龍息堡玩吧!德普好像約到了安娜!她只要一個金幣!” 我拉上窗簾,將男人們心照不宣的笑聲隔開,再把書翻到了下一頁。 “羅蘭,信鴉已經把《魔法英雄傳奇》新的一卷送來了,幫我去取一下,作為交換看完了我可以給你借哦,是你最喜歡的《魔法英雄傳奇》哦!” 我閉目冥想,充耳不聞,唯有燃香升起。 這幾天的冥想不再毫無頭緒了,我幾乎能夠感受到冥冥之中的某些東西,元素也好,秘能也好,精靈也好,幽界也好,不同的魔法流派對其有不同的稱呼與解釋,但所有流派都指向了一點:它是咒語成功的關鍵。 “羅蘭?” “羅蘭……” “羅蘭!” 我睜開眼,看見的是朋友們擔憂的臉。 麥迪文問:“你最近怎麼了?有些怪啊……也不和我們玩,也不出去泡妞,連看小説的興趣都沒了。” 德普補充:“上次安娜那次真的很過癮啊……連堅稱對現實中女人沒興趣的麥迪文也動心了。” 貝爾用陰陰的聲音説:“失戀了對吧?女人啊……” 我平靜地看著他,心中有漏洞才會被言語所擊中,不過現在的我心裏沒有了,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我對自己的愛人有足夠的信任。所以我不會生氣。 阿蘭説:“這幾個月你好像變成卡爾附體了……這可不行啊,失去了食欲和性慾作為源動力,人類就失去了人性,這樣下去和高等傀儡又有什麼分別呢?” 幾個學徒一起點頭,我不禁笑了,這就是我的兄弟們吶,如果我要離開這裡,最放棄不下的也是他們吧。 “其實,”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説實話,“我最近在準備這個……” 我指了指桌上的日曆,上面的一個日期有我做的鮮明記號。 他們一驚:“魔資考?” 魔資考,每年一度的魔法師資格考試,我已經報名了。 面對著他們像看瘋子一樣的眼神,我微笑道:“所謂魔法……就是産生奇跡的東西啊。” 我打了個響指,從拇指中指摩擦的地方出現了一星火光,隨著我默念咒語之下這一絲火光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亮,雖然最終也只有燭光一樣大小,但也足以讓他們目瞪口呆了。 我在心裏偷偷呼了口氣,還好成功了,總算沒給我丟臉。 但是,如果在魔資考上它沒有成功呢? “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渡過這個難關的。”一次假期中,還是那棵老橡樹下面,珊莎握住我的手説,她心痛的摸了摸我的臉。“你這段時間憔悴多了……” 我勉強給出個微笑:“魔法的第二定義,就是常人所不能見到,更不能做到的奇跡啊……我們要相信奇跡,相信自己。” 橡樹下,兩人的影子短暫但是甜蜜地和在了一起。 就算是為了她,我也一定要成功。 魔資考地獄衝刺計劃,開始。 我報名魔資考的消息,在學徒中炸開了花,許多四十多歲的前輩學徒們搖頭冷笑。 值得注意的是,那個一直不合群的卡爾也報名了這次魔資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