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八章 水分

第八章 水分

已經到黃昏了,暖風微醺,夕陽浸泡在河水中,此時正是塞納河岸一天中最美,也是遊人最多的時候。 一個孩子正開心的奔跑著,手中高舉著一隻玩具風車,這是他親愛的媽媽親手買給他的,他超喜歡這個。 一定要將這個拿給隔壁家的瑪露蒂娜看看,他幸福地想。 前面有一個男子跪倒在地上,行人紛紛避過。他擔心地跑過去問:“叔叔,你哭了嗎?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嗎?” “是哥哥不是叔叔,”我摘下眼鏡,擦去眼鏡裏面多餘的水分,“哥哥可沒有哭哦,只是在感嘆人生而已。” “哇哦,感嘆人生啊……”小男孩瞪大了眼睛,雖然沒聽明白,卻本能地覺得很深奧的樣子。 我看著他,突然覺得很親切,同時那種積鬱在胸口的悲傷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小朋友,有件事請一定要記在心裏,這是為你好,你將來可以少走很多彎路,少受很多痛苦。” “嗯!”他重重地點頭,真是個可愛的孩子,所以我就更有義務幫助他繞過一些難關了。 “聽好了,”我摸著他的頭,説出了我這二十年總結出來的肺腑之言:“永遠,永遠都不要相信女人。” 虛空出突然出現一聲暴喝。 “你個笨蛋就不要再誤人子弟引人進歧途啦!!!”珊莎突然出現,從撕破的裙子裏伸出一條長腿,將我踢開。轉身之後又回到了平時那個溫柔優雅的珊莎,她親昵地摸了摸小男孩的頭,用足以卸下所有人心防的甜美微笑説,“小朋友千萬不要聽那個怪叔叔亂説,每一個女孩子都是上天賜給人間的珍寶,值得人們好好珍惜唷。好了,快去玩吧。” 小男孩重重地點頭,高舉著風車開心地跑開了,“瑪露蒂娜!我有好東西要給你看!”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這個珊莎,她的長髮不再像以往那樣溫柔地飄下來,而是扎成了利落的馬尾,露出的耳釘閃閃發光。她的白手套不知道扔到什麼地方去了,袖子被捋起來,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更引人注目的是那條原本潔白的晚禮服長裙,上面不僅沾滿了灰塵,還從右側人為地撕開一條長長的口子,美腿在其中若隱若現。再往下看,她的鞋也不見了,小巧的腳丫臟兮兮的。 此時她正插著腰,一條腿踩在石頭上,那樣子就好像…… 我喃喃地説:“自由女神……” “笨蛋你的眼睛在往哪瞄啊!”她整了整裙子。 “借光,讓一讓!”一輛豪華馬車擠開了圍觀人群,在我們面前停下,車夫是盛夏餐廳裏的那個男子。 “這裡不方便,先給我上來再説!”珊莎拉著迷茫的我上了馬車,男子一甩長鞭,馬車像逃難一樣絕塵而去。 馬車裏的氣氛有些僵。 我一直在偷偷地瞄珊莎,珊莎則一直把臉扭向窗外,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還是坐在前面的男子回過頭來,他先把手伸到我面前:“你好,我叫洛林。”他一臉平易近人親切和藹的微笑讓我想扁他的心情完全找不到地方發泄。 我握了握他伸過來的手,“我叫羅蘭。”我腦子裏突然感覺到一些不和諧的地方。 “這就是讓珊珊發狂的男人嗎?光從外表和言行中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或許多發掘一下可以看到更多的亮點。”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貴族人特有的傲慢,不過這不會削減我對他的敵意。 因為他居然開口叫她“珊珊”,這麼親昵的口吻? 我又偷瞄了一眼珊莎,她的臉還望著窗外。 洛林繼續興致勃勃地説著:“我從來沒看到珊珊那麼認真呢……她看追不上你,於是就搶過我的馬車,將車夫趕下去,一個人帥氣地一甩韁繩,七條街的市民們都看到了船王之女帥氣地駕著馬車的英姿呢,後來跑到人多的地方馬車過不去,她就自己下來跑,嫌長裙絆腳了就撕開來,高跟鞋太高了就踢飛掉……” 他後面的話説不出去了,因為珊莎微笑地用手帕堵住了他的嘴,把他的臉推回去:“車夫在趕車的時候是不是該認真地看著點前面呢?”她瞄了這邊一眼,又把臉轉向窗外,“這種又拌腳又固著鐵絲的裙子麻煩死了。” 這幸福來得太快,我都無法呼吸。 “那,你呢?”珊莎的臉還是對著馬車外面,但注意力明顯轉移到我這邊來了。 “嗯?” “我剛剛吃完一頓讓人累得半死的飯,出門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見了我像見了鬼一樣跑得遠遠的,為了他我追了好幾條街,他就不應該解釋點什麼嗎?” “那個那個是因為什麼來著……”我搔著通紅的臉蛋。 她轉過來的臉上一股壞笑:“啊~~我來猜下吧,某個玻璃心的男人是吃醋了對吧?他是不是以為,自己溫柔善良的女朋友要跟別人跑了?是不是打算回去苦練魔法,日後成為大魔導師後再回來復仇?” 她似乎非常享受這樣死抓不放痛打落水狗的行為,看著我陷入尷尬很開心嗎?我無奈地想。 “不,回來復仇那一段我沒想到。”我誠懇地回答。 “咦,這和《屠龍騎士安德烈》上面不一樣啊。” “……女孩子不要通過看那種書了解男性啦!” “那你會默默留下祝福,然後悄悄離開?” “……我是絕對不會祝福你們的。” 我們的馬車夫輕笑了一下,一甩鞭子,駿馬長嘶一聲,跑得更歡了。 我把用“風帆”越獄的故事告訴了她,她嚇了一跳:“要死哦,你不要命了嗎?” 我微笑地看著她,現在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馬車裏的氣氛緩和多了,我心中已經不會懷疑珊莎對愛情的忠誠,但依然有揮之不去的疑慮:“那個,洛林先生確實是個不錯的男性呢。” 車內氣溫稍微降了一點,珊莎翻了個白眼:“你還是在懷疑?切,真小氣。” 我只能撕下臉皮來説情話:“還不是因為珍惜你……”不行了這種程度的情話對我來説還是太勉強了。 珊莎嘆了口氣,對前面車夫的方向打了個響指:“羅琳姐姐,你不會介意吧?” 等等,我好像稍微聽錯了點東西。 男子回過頭來,微鼓著腮説:“好吧,雖然有些不喜歡,不過為了珊珊的愛情……”他用水潤地眼睛看我,“你不會對男同性戀有成見吧?” 我從震撼中恢復過來,連忙搖頭。 洛林一笑:“稍微找到你一點優點了,不考慮讓我掰彎他嗎?珊珊?” “去死吧!” 通過他們的解釋,我終於搞清楚了點狀況,他們確實是在相親,不過都是在應付家裏人的催逼而已。 他們的真正關係,是無話不可談的閨蜜。 握手時的不和諧感覺,我終於明白了。 珊莎問我:“好了,問得差不多了吧?” 我小心地豎起一根手指:“還有一個問題……你原來工作的那間‘鑲金玫瑰’怎麼不見了?還有,你這件衣服……好像蠻貴的哈哈。” 想不到面對這個問題她會這麼狼狽。 她理了理自己的頭髮,有些慌張地説:“其實呢……我之前跟你説過,只不過你那時候一直在講自己在法師塔學到的知識心得,所以忽略掉了。” 我搖搖頭:“完全沒有印象。” 她像是放棄了一樣:“好吧……其實我爸一開始確實是在龍息堡繼承了一套酒館,後來有一天被一群壞蛋燒掉了,所以他開始做別的生意,還做得挺大的。” 我想起了洛林剛才的話“船王的女兒”,問她:“是船王嗎?” 她嚇了一跳:“你都知道了!”又變得有些小心翼翼起來,“那你不會……?” 我飛快搖頭:“當然不會,我喜歡的就是你這個人,和你父親的職業毫無關係,你擔心太多無意義的東西了。” 珊莎就是我的女神,不管她有怎樣的父親這一點都不會變的! 她臉色恢復了正常,甚至因為放下一樁心事而欣喜變得紅潤起來。 我們兩個像笨蛋一樣傻兮兮地笑著。 話説, 船王到底是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