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七章 城市

第七章 城市

不在。 不光是她不在,她所工作的整間“鑲金玫瑰”酒吧都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間麵包房。 “我們這間麵包房已經開了很久了,好像這裡原本是一間酒館吧?不過後來被一把大火燒了……”它的主人如是説。 我點頭道謝,茫然回頭,背後傳來了麵包師傅熱情的聲音,“小夥子既然看起來這麼累了,就先進來喝口牛奶,吃個果醬麵包再走嘛……”我充耳不聞。 走在龍息堡的大街上,我突然有種茫然的感覺,花了這麼多心思才逃出來,終點卻並沒有女主角在等我。 珊莎還在這座城市嗎?我抬頭望天,龍息堡似乎有二十萬的人口,要從中找到她,該有多困難?如果我會預言術就好了。 那天也是這樣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呢,那時我剛剛看清楚法師塔的本質和魔法學徒的灰暗命運,心中充滿了對往後道路的迷茫。 蕭瑟的秋風吹下幾片枯葉。 我真的可以成為魔法師嗎?不,是一定要成為魔法師,不然我就一無所有了。 一隻手從背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張傳單映入我的眼簾,同時一個開朗的女聲響起,“‘鑲金玫瑰’酒店新近開張,讓利大酬賓!現在前往即可享受八折優惠,同時還有……羅蘭?”傳單突然被拿開,聲音的主人出現。 傳單小姐是個非常有魅力的女性,我對這樣的女性非常不適應,有些緊張地説:“請問我們認識嗎?” “是我,我是珊莎啊!”她握住了我的雙手,眼睛閃閃發光。 我認真看了看她,她的身材並不腫,聲音也不像記憶中那麼低沉,顯得更自信多了,如果不是眉目依稀有幾分印象,我真的很難將她與記憶中那個小胖妹跟屁蟲聯繫起來。 借著童年的回憶,我們重新熟悉了起來。 我一直相信命運的存在,混沌之中一切都有因果,早已註定。 這種思想與一般的魔法師格格不入,按魔法師的理論,如果不能證明,那就只能是存疑的假説,更何況對他們來説,命運是用來掌握的,許願術和祝福術就是為了這種理念而産生。 但是如果不這樣想的話,就無法解釋為什麼珊莎還會再一次出現在我的身邊了。 當我們關係更親密了一點後,我興衝衝地把我的發現告訴了她,被她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但我能感受到她也對這樣的説法動了心。 她説:“當時你走了以後,村子裏就沒有朋友和我玩了,”她的眼睛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又明亮起來,接下來的話聲音越來越小,臉也越來越紅,“那個時候的我,真的好想再見到你……然後第二天,我爸就真的告訴我,我們全家要搬到龍息堡去了,他要在龍息堡繼承一間酒館!想不到……我們還能再見面。” 我們兩人都紅著臉,像笨蛋一樣。 對啊,她是命運派給我的妻子。 想清楚這一點後,我的目標就很明確了:回法師塔。我恨不得早一刻將信寫好,交給信鴉。 等等,似乎還有件事情忘記了。我眼前浮現出阿蘭的臉。 “有空的話,就去盛夏餐廳裏幫我帶一份魚子醬和肥鵝肝的外賣吧……快走啊,這裡快撐不住了!” 不可以因為女人而忽視了兄弟啊,不是嗎? 盛夏餐廳的店門前停滿了高檔馬車,馬的毛色光鮮,體格驃壯,連馬車上的車夫的穿著打扮都遠勝一般的小市民。 它的店面如此華麗,上面裝飾著水晶與黃金的雕飾,從門縫中隱隱透射出華麗的燈光與輕柔的歌聲。 很顯然,這是一家極高檔的貴族式餐廳,我靠在樹後面仔細觀察,心中有些發虛。前面已經説過了,我只是個農夫之子,進入法師塔後也很少接觸到上流社會。 如果不是為了阿蘭的話,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來這樣的地方吧。 成為魔法師的話,倒是可以名正言順地出入這裡,我安定下心神,準備上去敲門。 門自己開了,一對衣著光鮮的男女走出來。 他們手挽著手,笑容親昵又帶著上層人獨有的優雅與克制。 女性穿著潔白的長裙,天鵝絨的花紋點綴其中,下樓梯時不得不輕提起裙角,那微微小心的姿態也優美無比。男子身穿剪裁得體的晚禮服,紳士地接過她的手,扶她下來,她低頭表示感謝。 他們兩人的儀態仿佛天成,並不是做給任何人看的。 我第一次發現,珊莎看起來如此高貴。 我應該衝上去,我對自己説,我才是她的正牌男朋友,不管怎麼算,我都比他早。 如果他們兩個是從一間粗俗的小酒館摟著肩出來的話,或許我真的會這麼做。我會給那個男人俊俏的臉蛋上來一拳,再對兩人罵上一句,“姦夫淫婦”。 可是……我看了看自己,身穿著好幾天沒洗的學徒長袍,從風帆上降落時弄臟弄破了不少,孱弱的身體與他比起來就像根細竹竿一樣,臉上帶著老舊的眼睛,髮型亂糟糟的一看就明白從來沒有禮儀師為它打理過。 我上去了能幹什麼呢?被他身邊那兩個保鏢打一頓嗎?然後像狗一樣趴在地上,那個男人會問他的女伴:“這個平民好奇怪,你認識他嗎?”珊莎會這樣回答:“我可不會認識這樣臟兮兮的男人啊……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法師塔裏那群死宅出來的吧。” 我剛剛才和貝爾打了一架,簡直就跟小丑一樣。 剛開工車時,珊莎似有所感一樣停了停,往這邊看來。 不,我不要她看到我這個樣子。 我顫抖著轉身,手腳並用狼狽地跑開。 這棵大樹也沒能擋住我的身影,後面傳來了她大喊大叫的聲音。 拜託了,不要追上來,就當是個普通的乞丐就好。 讓我保持最後一點尊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