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六章 龍息堡

第六章 龍息堡

同樣想越獄的同志要多少有多少。我們選擇了一間無人的教室見面了。一個胖胖的學徒咳了一聲:“那麼,大家先來個自我介紹吧。我先來,我叫阿蘭,刑期三年。出去是為了能夠再次吃到龍息堡名廚的肥鵝肝和魚子醬。”阿蘭拍了拍他圓滾滾的肚子。 “貝爾,刑期兩年零五個月。出去是為了復仇,將那個扮作我兄弟搶走我女友的男人痛扁上一頓。”貝爾是個陰鬱到讓人感到不舒服的人,他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這是因為失戀。。” “卡爾,刑期無限。出去的理由不想説。” 我驚訝地看著卡爾,假期裏他從來沒跟我們一起去龍息堡遊玩過,原來是因為他的假期已經被剝奪了啊。 真是個謎一樣的男人。他還是淡淡地站著,在他的世界裏仿佛除了魔法再無其他。 “德普,刑期五年,出去的目的是找個妓院鬼混一天,”德普嘿嘿地笑著,做了個男人都懂的動作,“年輕人就該為了這種事情而活啊。” 輪到我介紹我自己了,我點點頭:“羅蘭,刑期三個月,出去的目的也不想説。” 他們紛紛表示驚訝。“三個月的刑期熬熬就過去了,為什麼還要冒越獄的風險呢?” 我搖頭不語,是因為愛啊。 雖然説是越獄,不過我們只不過是一群被剝奪假期想要討回來的學徒而已,我們約定,在龍息堡玩一天就回來。 法師塔大門的監督機制,只會阻攔學徒出去,不會監督學徒進入,這也給我們越獄提供了方便,我們只要考慮怎麼出去就好了。 整個越獄行動嚴謹而大膽。我們用一個月的免費助手,買通了奇幻種培育課的老師,德瑪西亞大師,他會給我們借用她的教室一小時。 不過,我們沒打算告訴他這是越獄,我們騙他説借用教室是為了實驗一種禁咒。如果他知道是越獄的話,一定不會同意借我們教室吧。 大師和學徒私下交易是非常嚴重的醜聞,我們打算以此來綁架德瑪西亞大師為我們保守秘密。 整個過程都很順利,我們陸續來到了這間位於法師塔中部的教室,窗外雲海飄蕩。 等待其他人進來的時候,陰鬱的貝爾找我搭話:“我知道你是為了什麼要出去,看你的眼神和表情就明白了,是女人。” 我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五個要出去的學徒中,有三個是為了女人,他能猜到我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貝爾用眼窩深陷的眼睛盯著我:“我聽過你的她的事情,因為你我都是學徒中少數能在外面交上女朋友的人,你是不是還在甜蜜蜜地想著她,想著她在家裏做著午飯,等你榮升魔法師後回去娶她?”他陰陰地笑了。 我低聲説:“住嘴,你不可以這樣侮辱珊莎!” 他笑了,看著我的眼神中帶著憐憫:“你現在的樣子和我那時差不多,真是諷刺啊……女人究竟是怎樣的生物,我們這些將半生奉獻在法師塔裏的可憐蟲永遠猜不到。” “我呢,自從上次安東尼達斯大師從我們眼前被帶走,就得到一種認識,”我慢慢走近他,“不管魔法再怎麼厲害,必要的格鬥術還是非常重要的。” 我揮拳打了他,他狼狽還手,我們扭打成一團。 其他學徒拉開了我們,阿蘭惱火地説:“現在這種時候不可以內訌!” 這時,教室的門打開了,德普喘著粗氣狼狽地進來:“禁魔傀儡往這邊來了!德瑪西亞大師正想辦法攔住他們!” 我們一驚,是因為這次越獄走漏了風聲嗎? “讓我們快點開始吧!”阿蘭急切地説。 我點點頭,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五個包袱,一人一個。“我將它命名為——風帆。”我解釋道,“只要在高速墜落中拉下這根繩子,就可以獲得羽落術的效果了。” “真的要用這個嗎?”卡爾猶疑地看著背包,“完全無法從這裡面感受到奧術波動。” 門外的臺階上響起了“咚咚”的腳步聲,同時傳來德瑪西亞大師刻意抬高的嗓門:“我已經説過很多次了,除了奇幻種外我的教室裏沒有其他人!” 時間更加緊迫了,他們還在懷疑。 我繼續解釋:“我研究過法師塔的結構,這間教室在從塔的主幹延伸出去的支幹上,從這裡往下跳絕對不會遇到其他障礙物。”我指了指翻滾著雲海的窗口,“我們要做的就只有從這裡跳出去,然後拉下繩子。” 德普緊跟我後面,第二個背上背包,他吹了口口哨:“烈焰紅唇的小妞兒還在等我呢。”卡爾也背上了包。不過阿蘭和貝爾還在猶豫。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無人應答,德瑪西亞夫人抬高了嗓門:“鑰匙被我忘在自己的家裏了。”他們開始用力敲門,木質的門板發出呻吟。 十萬火急!門鎖已經開始鬆動。 阿蘭突然露出一幅下定決心的表情,他跑去堵住了門板。 “阿蘭?” “阿蘭!” 我和德普叫了起來。 阿蘭説:“你們先走,我擋住他們!”他灑然一笑,“我覺得以我的身材,用來擋住敵人比跳樓更好一點呢。” 我和德普一起喊道:“好兄弟!” “有空的話,就去盛夏餐廳裏幫我帶一份魚子醬和肥鵝肝的外賣吧……快走啊,這裡快撐不住了!” 我們含淚點頭,轉身跳入雲海中。 “要玩得開心哦!”阿蘭大喊,我們最後回頭,看見傀儡們破門而入,將阿蘭和貝爾兩人圍住。 我們不忍在看下去,閉上眼睛,任由淚水被疾風吹散,同時拉下了背包的繩索。 事後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我們還會感到無限唏噓。 我,德普和卡爾三人最終選擇了跳出去,阿蘭和貝爾被傀儡捉回了監獄,他們的刑期被延長了一倍。對於阿蘭的犧牲,我們無限感激,而貝爾最終的退縮,雖然出乎人之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因為支撐他越獄的動力,是仇恨而並不是“愛”啊! 但是結果並沒有那麼樂觀,我的計算中,忽略了風的存在。平時在高塔內有固化守護咒語的影響,使我們感受不到高空中的強風,但當我們躍出塔外,強風的影響就變得顯而易見了。 可憐的德普被風卷走了,他最後的話是這樣的。 “烏啦啦烏拉烏拉唔啊啊啊啊啊啊啦啦啦啦。”(我要是學會傳送術或者羽落術就好啦!) 不過能學會的話,他也就不會是魔法學徒了。 他最後被發現被挂在法師塔的另一個塔頂,刑期同樣被加倍。 結果我們這支越獄小隊,以過半陣亡的慘烈代價,得到了自由。 等著我哦,珊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