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五章 命運變化

第五章 命運變化

據説在遙遠的過去,魔法師遠沒有今天這樣弱小,他們乘著飛毯肆意翱翔,隨心所欲地玩弄著閃電或者暴風。他們在平民眼裏,是無所不能的神,在貴族眼裏,是值得用一切代價來討好的貴賓。他們深受凡人的景仰,每座城鎮都以能有一位魔法師居住為榮,每個國家都將魔法師當做重要的戰略物資加以拉攏,他們是時代的驕子。他們的力量足以填平大海,升起浮空城,制服多頭海怪,封印遠古魔王…… “我們這座法師塔,就是那個年代的産物,混沌魔王蓋亞被死死地封印在塔底,直到現在,法師塔的魔法師們還在從封印中汲取這個魔王的能量。” “呃,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舉手打斷魔法史導師安東尼達斯的話。 他的臉上露出不快與尷尬交替的表情:“要説遙遠其實也不算遠了……至少在四百多年前我們的地位還是高貴光榮的,不必像現在這樣戴著兜帽躲在陰暗角落裏……你的名字叫羅蘭?” 我站起來:“是的,大師。” “唔,久仰大名的高材生啊……那麼,你來回答一下導致法師命運變化的原因吧。” 我胸有成竹地回答:“魔法師的衰落是一個漫長又突然的過程。我們對超自然的感召能力的下降是緩慢的,以至於早期的魔法師都沒有對此産生足夠的重視,但整體魔法文明的水準確實在退步,一代又一代的學徒發現他們掌握新咒語的速度變慢了,一代又一代的魔法師們發現越來越多的老式咒語在失效。他們也曾掙扎過,努力開發更複雜包含著更多技巧的咒語,魔法從一種粗獷的力量變成一種精細的知識,舉個例子來説,舊式的一個火球術咒語只需要三個音節,而現代火球術卻包含了三十一個音節,還經常容易出錯。但這種努力也只能做到減緩他們衰落的步伐,他們不得不變得深居簡出,不問世事,甚至開始靠偽裝戲法來愚弄世人……” “好了你可以打住了,”安東尼達斯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我承認你將這段《魔法簡史》念得很通順,不過你的復述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究竟為什麼,使魔法漸漸離開我們?” 我語塞了,這個問題無人能答,書本上根本沒有。業餘時間我也參詳過各種各樣對魔法文明的衰落提出假設的文獻,但它們大多都缺乏嚴謹的論證,僅僅處於假設階段,也有魔法師根據這些假設身體力行想要復興魔法文明,但大多都失敗了。 我猶豫地選了一種目前最被認可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接觸到了全知全能神的領域,冒犯了他,使他大為震怒,所以對我們人類下了詛咒,使魔法越來越難以被掌控……” 安東尼達斯豎起一根食指搖晃:“真想不到這種神棍一樣的假説會出現在我們這一代的高材生之口呢……‘全知全能的神’真的存在嗎?有哪位魔法師證明了這一點?真是可笑的理論,南方的戴維教派甚至以此理論建立了宗教,為了取悅這個可能存在的神想盡一切辦法,其中有些手段血腥得像野蠻人一樣……他們甚至嘗試用孕婦和小孩做祭祀來取悅這個‘神’!他們的努力得到過這個‘神’的回應嗎?” 我沉默,戴維教派在魔法師中間屬於禁忌話題,很多魔法師教派都將其視之為邪教。 “難道你們中間,就沒有一個學徒認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嗎?為什麼魔法漸漸枯萎?為什麼我們必須背著大段大段枯燥的原理書十幾年,才能達到古代魔法師一個月的水準呢?” 門突然被打開了,確切地説是被粗暴地撞開,一個禁魔傀儡站在門口,它機械的聲音響起。 “掃描到違禁詞彙‘戴維教派’,確定大師安東尼達斯在授課過程中試圖向學徒傳授禁忌知識。” 禁魔傀儡是法師塔的最高者,大賢者拉比克的得意作品,除了他本人的咒語外,根本不會受其他任何咒語的影響。即使安東尼達斯身為近百年來最年輕的天才魔法師也不例外。 當咒語無用時,適用的就只剩物理手段了,不過安東尼達斯和其他大部分魔法師一樣,不擅長戶外運動,體能偏差,所以只能被禁魔傀儡爆錘。當禁魔傀儡輕鬆地拖著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安東尼達斯的右腿,走向緊閉監獄時,安東尼達斯還在努力地大喊:“不要被表像所迷惑了!你們要睜開眼睛看清楚這扭曲的制度的真實!你們要學會反抗!不然,你們永無擺脫魔法學徒的機會!” 我們呆呆的向他行注目禮。 安東尼達斯絕望地錘地:“該死的醒醒吧!看看你們那呆滯的眼神!” “煽動性言論,政治犯,暫關入小黑屋中,具體刑期待定。”禁魔傀儡機械的聲音響起。 從那天以後,安東尼達斯就從我們的視線裏消失了,但他的影響卻與日俱增。 比如那天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時,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櫃子被打開,安東尼達斯之前分發的那袋蘑菇被小偷吃掉一半,而那個賊——麥迪文正大搖大擺地躺在我的床上睡覺。 雖然沒有貴重物品失竊,但這種目無法紀的行為還是讓我感到憤怒,哪怕他是我的室友兼好友,麥迪文。 我靠近他,他睡得非常甜美,臉上是幸福得要死的表情:“布蘭妮……我的小甜心……” 這個白癡!難道交上女朋友了?我用一杯水倒在他臉上,他一個激靈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時的表情很微妙,有些遺憾,有些惆悵,但又有些甜蜜。 他向我怒吼:“為什麼要打擾我的美夢?!” 我回敬道:“躺在主人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偷沒有資格咆哮!” 他的精神萎靡了一下:“可惜了……今天連二壘都沒上……” 我問他:“小甜心布蘭妮是誰?” 他露出了幸福到癡呆的笑容:“布蘭妮……她是我的女神,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人類的所有讚美詞都不足以形容其萬一。這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比她更了解我,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了。她精靈古怪,有時候會穿成酒吧女郎,有時候是英武帥氣的女劍士,有時候是聖潔的修女,有時候是嫵媚的魅魔……” 從他的語無倫次中,我終於明白了布蘭妮是什麼。我取了一點安東尼達斯的蘑菇來研究,果然是幻覺蘑菇,那上面附帶的晶瑩的小粉末,應該是一種催情藥劑。 我的腦海裏響起了安東尼達斯分發這些蘑菇時的話。 “它可以幫助諸位戰勝孤獨。” 麥迪文這小子,是在做夢啊。 為了將這個甜蜜的夢延續下去,他不光用掉了自己份的蘑菇,還跑過來偷我的那份。 在我發呆的時候,麥迪文又偷到一小塊蘑菇,他手顫抖著吃掉了。 “喂,別睡著,醒醒啊!”我拉著他的領子前後搖晃,他露出幸福的表情説“我想我再也無法愛上現實中的女性了”,眼睛慢慢瞇起。 “這都是假的,不要被這種虛擬的東西騙了啊!”我瘋狂地抽他耳光,他卻陷入了沉睡,“我們又可以見面了,吾愛。” 我一把將他扔下,心中無比悲涼。 這就是安東尼達斯戰勝孤獨的方式,做春夢嗎?就這樣逃避現實? 我絕對不可以這樣!我還沒那麼慘呢,我還有珊莎,我的青梅竹馬,珊莎! 我要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