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四章 法師塔

第四章 法師塔

“親愛的媽媽,那邊是否依然在下雪呢?我們已許久不在法師塔見到雪,這裡的氣候已經被奧術嚴重扭曲了,具體原理很複雜,我也是花了一個月才搞懂呢。 “有時候真的很想帶你們進來,讓你們看看法師塔裏許許多多奇異的景象,上個月馬林在嘗試傳送術時,將一半身體嵌入了墻壁裏,想必你們看到了會嚇得尖叫吧……不過對我們來説,這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了,或許也有一天,當我學會了傳送術後,會一口氣從法師塔傳送到我們村呢。 “對了,你還記得珊莎嗎?她也是我們村的,我想和她結婚……”我想了想,將這段擦掉。 “弟弟在這個年紀應該已經結婚了吧?或許連孩子都已經有了,而我還記得在離開村子的那年,他還只知道留著鼻涕跟著我滿世界亂跑呢,他對我還有印象嗎? “應該已經沒有了吧?媽媽您別罵我,其實我對您的印象也不深了,我還記得您臉上有一顆顯眼的黑痣,可是我就是記不起它是長在左邊還是右邊了,呵呵。 “我離魔法師又近了幾步,但要真正成為偉大的魔法師似乎還有一段路要走呢。總有一天我會成功,乘著五色的法師飛毯回來找你們,到時候家裏就不用每年給領主老爺交那麼多稅,也不用過那麼苦的日子了。 “真到了那一天,您會開心嗎? 羅蘭。” 我將信卷好,連同另一張珊莎的信,分別係在了兩隻信鴉身上,拍了拍它們的頭,我叮囑道:“別弄丟了哦。” 信鴉們叫了兩聲,撲騰著翅膀飛走了,父母都是不識字的人,但我能想像他們請村子裏的學者為他們朗讀信時的場景。 至於珊莎呢?我失去了三個月的月假,珊莎會失望憤怒嗎? 應該會吧。 如果我把失去月假的真實原因——和騎士老爺為了劇院的臺柱子爭風吃醋的話,那就會變成一定會吧? 轉身回去的時候看到了卡爾,他也來送信鴉。我向他點了點頭。 他説:“有親人在遠方牽掛的感覺真不錯。”他是孤兒。 我看著他的信鴉,很想問一句是送去哪的。在法師塔這種封閉的環境裏幾乎不會有機會讓他結識外面的朋友才對。 我和他一同目送信鴉遠去,他突然説:“能看到這幅景象……我就覺得學徒的日子也不錯,之前那麼多付出是值得的。” 我們透過窗口往下看,雲海在翻騰著,奇幻種的身影若隱若現,閃電穿插其中,巨大而奇異的植物張開花朵。這是在鄉下農村一輩子也見不到的壯絕景觀。 他説:“我會成為法師的……不管要用什麼樣的方法。” 我突然覺得有些慚愧,他才是我們中最像法師的人。不,他是瘋子,他的生活中永遠只有學習,冥想,學習,冥想。而我還在想著珊莎,和其他學徒一起對著安娜的大腿流口水。 我拍拍頭,將這些負面情緒趕走,還得給德雷克大師打工呢。 學徒也是人啊。 在冥想課上,我看著其他學徒欲求不滿的臉,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我們正坐著圍成一圈,圈中心點著特殊香料,我們試圖借助它的作用深入自己的內心,將自己的精神力提煉成為魔力。 至少安東尼達斯大師是這樣説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成功了,我反正是在發呆而已。 安東尼達斯大師拍了拍手,據説他才三十五歲,真是個年輕的魔法師。他説:“我知道你們都有困擾,這是一種獨屬於你們這個年紀的青春的躁動。或許費勒的離去給你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你們是不是正在懷疑你們現在生活的這一切的意義所在?” 我們沉默,有人在微微點頭。 “我也經歷過你們這樣的階段,認為這種生活無聊透頂,對自己的堅持感到懷疑,”他繼續説,“我們中大多數到五十歲才能成為魔法師,而如果選擇戰士之路,二十歲就可以成為正式戰士,會有無數懷春少女向他們投去愛慕的眼光,二十歲時,我們在幹什麼?背著大段大段不知所謂的魔法咒文,也不知道這些咒語什麼時候能在自己嘴裏發揮作用;寫著密密麻麻的魔法論文,詳細論證著施法時每一個步驟的原理和影響;戰戰兢兢地和危險而醜陋的奇幻種打交道,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白癡……” 更多人抬起頭來,有些人的眼光變得親切,安東尼達斯大師的話正中他們的心坎,我很疑惑他在講這些幹什麼。 “可是,”他的話鋒不出我所料地轉變了,“當你們成為魔法師時,才會發現這些都是值得的!這其中的樂趣,根本就不是俗世之人能夠理解的!奧術之路漫漫,你真正的敵人是你自己。” 我們從他那兒收到了一些稀少的蘑菇。 “它可以幫助諸位戰勝孤獨。” 我並沒有將這些蘑菇放在心上,隨手放在房間裏就把它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