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三章 火龍

第三章 火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風險越大,收益越大這話一點都沒錯。所以我選擇了奇幻種培育這門課。 雖然必須冒著很大的風險被奇幻種吃掉,但只要能得到其中一隻奇幻種的承認並且簽下契約,我就能以召喚師的身份脫去魔法學徒的長袍,脫離這個苦海。 我穿上火蜥蜴皮制手套,將大盆大盆的羊肉送到席拉的嘴邊,她的鼻子冒出一縷青煙,認真地嗅了嗅,接著就大快朵頤起來。我看著她全副身心地投入與羊肉拼搏中,猶豫著是不是該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還是算了,雖然她的四肢都被鐵鏈困住。 畢竟席拉是一條優雅又高傲的火龍啊。 每當看到她,我都會被她優美的身形所震撼,伴隨著一種優越感油然而生。 這樣美麗而奇幻的生物,一般人終其一生都無緣得見。 上次在酒館裏聽見幾個人為了“龍這種生物究竟存在不存在?”的話題爭得熱火朝天,我真的很想告訴他們一句,龍,是真實存在的。 “比起上次見你,你似乎又長結實了一點,是不是可以飛了呢?”我説。 席拉的嘴裏發出吞咽食物的聲音。這個貪吃鬼,她真的是一條高傲的火龍嗎? 喂,我給你取了個名字叫席拉,你覺得好聽嗎? 我將她的巢穴打掃乾淨,用大桶清理完糞便,再做好各項數據的檢測和記錄,這節課也就上得差不多了。 剛回到公共休息室,我們就聽到了費勒決定休學的事兒,麥迪文吹了口口哨:“他出局了。” 雖然有學徒出局已經不算是新鮮事了,但費勒畢竟與我們相熟,貴族出身的他,不計較我們這些平民家庭,我們曾經一起指點江山,他是我們中最器宇軒昂的那個。我們紛紛跑去見他最後一面。 大賢者莊嚴的聲音響徹整個大禮堂:“費勒·德萊西斯,你是否已下定決心,放棄在法師塔進修奧術的機會?” “是的。”他靜靜地答道。 大賢者説:“我曾對你報以厚望,認為你會是這批學徒中,最先加入我們的人,如果我告訴你,我對你的看法依然沒變,你還是不會改變主意?” 大賢者認為他將是我們中最先成為魔法師的人,這個消息在我們中間引起了一陣騷動。 費勒無言點頭。 大賢者終於露出了嘆息的表情:“那麼,你也知道,每個退出的學徒,我們封印住他的大腦裏所有關於魔法、關於奧術的知識?你在這裡十年所學,將在一朝之內化為烏有。” 費勒問:“除了奧術知識之外的記憶,比如我在這裡的生活,與同窗們的喜怒哀樂,是否也會被封印?” “這個可以保留。” 費勒點頭:“那麼,我甘願接受。” 他轉身面對我們,當封印法陣的光芒閃起時,他張開懷抱,仿佛在擁抱著我們:“你們就是我這十年裏最大的財富,我的兄弟們!” 送別時,他説:“那天我從床上醒來,發現窗臺上的鳶尾花開了,我盯著它看了半天,終於發現了問題:它的花瓣比外面的小了一圈,而且光澤全無,我終於明白了,在這種極端壓抑封鎖的環境裏,它是永遠無法迎來春天的!幸好我才二十八歲!”馬車夫拉了拉鈴鐺催促他,他深深地看了我們一眼,轉身向馬車走去。 我們紛紛大喊:“等我成為了魔法師,會去王都找你的!” “不可以比我早結婚啊!” 他哈哈大笑:“可別讓我等到老死了!” 我們看著他背對著我們揮揮手,上了馬車。卡爾喃喃地説:“我們中最有希望進階成為魔法師的人,已經走了。” 有人捅了捅他:“大賢者只是説,他有可能是最先成為魔法師的人!其他人並不是沒有希望了。” 卡爾反過頭來:“他在這裡呆了幾年?十四年對吧?你們呢?” 大家沉默了,我數了數,十年。 我的天分並不比費勒高,這是否説明,接下來的至少四年內,我也沒有希望呢?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是不會像費勒那樣出局的。他是貴族,我們是平民。 在和平年代,即使是海量的金幣都無法為平民換來一個貴族的頭銜。我們只有兩條路,成為法師,回家種地。 我還記得那年,那個流浪法師蹲在我面前,看著我輕鬆的複製了他那複雜的法印和發音,露出了狂喜的表情。他要我帶他去找我的父母。 母親看到在外面玩耍的我拉著一個怪異的陌生人回來,嚇了一大跳,緊張地將我抱在懷裏。但聽到那個法師説可以帶我進入法師塔時,緊張的表情變成了狂喜。 “法師塔是什麼,可以吃嗎?”珊莎聽了之後説,那個年齡的她就知道吃,胖得像只肉球,就因為這樣村子裏只有我會和她玩。 我神氣地告訴她什麼是法師塔。她又問:“那要到那兒呆幾年呢?” “成了魔法師就可以回來!”我記得那個流浪法師這樣告訴我。 “羅蘭!要出發了!”我聽到有人叫我。 我帶上行李,匆匆向法師跑去,回頭看時,母親還在一旁垂淚,父親已經從麥田裏回來,向我大喊著“臭小子,沒成為法師就別回來!” 而珊莎那個小胖墩…… 她以為那根細瘦的樹榦,可以擋得住她的身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