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男頻都市 > 火球 > 第一章 薔薇旅館

第一章 薔薇旅館

龍息堡外城的薔薇旅館後面,有一棵傷痕纍纍的老橡樹,此時樹下只有我和珊莎兩個人。 我滿臉通紅地死命搓著雙手,一股輕煙從中升起,卻絲毫不見火光。 珊莎笑夠了,終於直起腰來:“我還沒見哪個魔導師是用搓手的方法將火球搓出來的呢。” 我繼續用力,突然“啪”地一聲爆起幾個火星,我們倆都被嚇了一跳。我停下了動作。 “不是挺有用的嘛。”珊莎繼續笑。 “一個人練習的時候明明成功了的……”我搔了搔通紅的臉蛋,“理論上來講確實有用啊……而且昨晚我實驗的時候確實出現火球了。” “難道還有原理嗎?” 提起研究心得我就能興奮起來:“其實是這樣的,珊莎你還記得吧?城門守衛在冬天裏很冷的話,會忍不住摩擦雙手呢。為什麼要摩擦呢?因為在摩擦過程中會産生熱量——有記載説,當我們的探險者到達南方大陸時,那兒的土著們就曾經用摩擦生熱的原理鑽木取火。當默念咒語與火元素溝通時,這些熱量對它們來説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理論上來講,這會大大增加火球術的成功率,但現實中又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首先你必須考慮火元素的集群性和……” 半個小時後。 “行,行了……”珊莎溫柔地止住我。“聽上去確實像那麼回事兒——現在幾點了?”我聳肩,她從懷裏拿出一支懷錶,“不早了,我們馬上會有一次唱詩班演出。”她準備離開。 “誰送你的懷錶?”我在她背後問她。你只不過是一個酒吧侍女而已啊。 她回過頭來嫣然一笑:“再見,未來的天才大法師。” 她走之後,我呆了會兒,冷風吹過,我打了個激靈,又低頭搓起手來。 一團小但是明亮的火光出現在手心裏,就像蠟燭。 明明可以成功啊。 為什麼在她面前就不行呢? 結果這個月的假期,又浪費掉了。失落的我揮揮手,這得之不易的火光熄滅了。 橡樹樹榦上的那道傷口,此時仿佛像開裂的嘴一樣在嘲笑著我。我朝它吐了口口水。 女主角退場,我也沒有繼續待在這兒的理由,我緊了緊領口,走出這片黑暗。 迎面碰上一對依偎著的男女,他們帶著鼻音的輕笑中充滿情慾,我轉身讓開,注意到男人是配著劍的傭兵,而女人的服飾應該屬於某個酒吧侍女。 珊莎當然不會是這种女人,但我的心情還是變得更惡劣了。尤其是看到他們二人搖搖晃晃地走向旅店。 再向前,終於見到一個單身的男人了,他帶著豎琴,應該是個孤獨的吟遊詩人——但我又注意到他手中的鮮花,臉上的微笑以及迫不及待的腳步…… 繼續向前走,一條牧羊犬銜著骨頭跑到另一條母狗面前,尾巴興奮地亂晃。另一條接受了它的禮物,於是兩隻狗一起享用著美食,不時用鼻尖輕觸。 呸,我一腳踢飛骨頭,兩條狗哀嚎著跑遠了。 我在劇院裏找到其他學徒時,他們正從鼻孔裏冒著粗氣大聲喊叫著。 “安娜!安娜!安娜!” 我好笑而困惑地看著他們,但很快我也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伴隨著輕快的音樂,臺上出現了一隊妙齡少女,她們歡樂地手挽著手,向觀眾們賣力地展示著自己的大腿。中間那個穿著最妖嬈最嫵媚的,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安娜了吧。 安娜又一次掀開了自己的裙子,我們幸福地窒息了。 “喂,我們家老爺要我告訴你們,你們太吵了。”一個傲慢的聲音響起。我們回頭,看見一個侍從服裝的小個子男人。他指了指他的背後,貴賓席上的那個貴族瞟了我們一眼後,將鼻子仰得更高了。 學徒們不服,紛紛叫罵起來,那個貴族沒有理他們,他的侍從回敬道:“你們這是在挑戰一位王國騎士的榮譽!” “騎士了不起啊,我們還是魔法師呢!” ??我們躲過舞臺人員的阻撓,衝向後臺,想見見安娜,可是當我們離她只有一門之隔時,卻躊躇起來。 學徒費勒看了看周圍,用鼻孔呼一口氣:“看好了。”我們中只有他有貴族血統,受過儀態訓練,他擺出那套儀態來,氣質不凡地走向那扇門。 門自動開了,美好的安娜出現,她歡呼一聲,跑過來,費勒笑得更加有魅力了。 安娜直接穿過費勒,仿佛他不存在一樣。費勒中了石化魔法。 安娜撲進了那個騎士老爺的懷抱,騎士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她抱上了馬車,他的侍從一抖長鞭,馬車揚長而去。 我們憤憤不平地罵著這個操蛋的貴族制度,罵著那個沒眼光的女人。費勒一直處在恍惚狀態中。 可是還有更多的麻煩在等著我們。 “在公共場合喧囂鬧事,向騎士挑釁,為了一個女人爭風吃醋,擾亂後臺秩序。”德雷克導師一條一條地數著我們的罪狀,“我真得感謝那位騎士老爺沒有找你們決鬥。你們把法師塔的臉都丟盡了。銷去你們三個月的假期!” 臨睡前,費勒突然説:“是鄧肯。” 我們問他鄧肯是誰,他説:“那個騎士。我的家族和他是世交,當年我在貴族學校的成績比他好很多,他就像個肌肉長到腦袋裏的鼻涕蟲。每次耶誕節的晚會上,我們都穿著絲綢製成的禮服參加國王的宴會,我在貴婦人中是最受歡迎的孩子。他的媽媽經常對他説,你看看德萊西斯家的孩子,多聰明……十四歲那年,他只能進騎士學院,而我選擇了法師塔……”説著説著,一滴淚從他的臉龐劃落。“上個月十八號,我剛滿二十八歲。” 鄧肯已經成為了正式的騎士七年了,而我們的費勒老爺,還處在法師學徒中。 我突然想起了大賢者拉比克説的話,“追求奧術,需要耐得住寂寞!”我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感受到了大賢者的言論是如此正確。 三個月沒有假期,三個月見不到珊莎,三個月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