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四十章 明英的心事(一)

第四十章 明英的心事(一)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等待,你現在也終於可以去見到你心愛的那個女人了,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不要跟她在一起待在一起太久,也不要説太多尖銳的話給她聽,雖然她還沒有完全清醒,但是,她還是有意識的,所以,你一定要把握好分寸,不然的話事情很有可能就沒有那麼簡單了,記住千萬不要對他造成二次傷害!” 尹志陽聽到護士小姐對自己説這些話的時候,他真的感覺到非常高興,他想,自己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要馬上進到病房裏邊去看望明英。而尹志陽也沒有忘記對那位護士小姐道謝。 當尹志陽來到明英的病房裏的時候,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明英,明英的那個樣子,好像是很安詳,尹志陽悄悄地走到了明英的病床前,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尹志陽就這樣坐在了床邊,他就這樣安靜地坐在了明英的床前,而且,尹志陽伸出了自己的手,將明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裏。 尹志陽想,也許現在明英最需要的就是一種來自內心的愛和關心,他想,自己是真正的愛鳴音的話,就應該讓明英感受到自己對她的炙熱的愛。然而,當尹志陽接觸到了明英的手的時候,尹志陽的心裏才是真正的有了安全感,他想,也許當自己真真切切地觸摸到明英的時候,這才是一種最真實的安全感。 漸漸地,尹志陽感受到了明英好像已經在動了,尹志陽感覺到明英好像是已經醒過來了。他真的感到非常高興,可是,他不能非常激動的叫明英的名字,他怕自己吵到明英,所以,他只是看著明英自己默默地睜開眼睛。 尹志陽想,現在的事情應該是急不得的,明英的頭上還纏著繃帶,好像是讓明英感覺到很不舒服,所以,明英才一開始睜著眼睛的時候就開始皺著眉頭,尹志陽知道,沒準兒明英的身上還有很多的疼痛,讓他感覺到有很多的不舒服。 可是,尹志陽雖然知道明英的痛苦,但是他卻不能夠為她分擔萬分之一,所以,他只能對明英説: “沒有關係的,再忍忍吧,既然已經醒過來了,那麼就説明你已經脫離危險了,不要擔心了,知道嗎?好好養病,這樣的話你的傷才能好的快呢。知道嗎?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你就在醫院裏好好養著,剩下的事情我就會替你安排好的,你知道嗎?現在你一定要聽話。” 尹志陽説著這些話,同時也用自己的手放在了明英的頭上,他想通過這種辦法來讓明英獲得一些安全感。尹志陽多希望自己能夠為明英承擔一些痛苦,但是他卻只能用這樣絲毫都沒有“技術含量”的方式來安慰著明英。 其實,有的時候,我們只有遇到危險的時候,才知道誰是真正的在乎我們,然而也知道在我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才知道我們的心裏究竟是想著誰的,可是,有的時候我們遇到的就是一種很大的危險,是我們沒有辦法擺脫的那一種;而有的危險則是那種會讓我們銘記終身,無法忘懷的危險。 而這种經歷往往會是我們的生活中的一筆很寶貴的財富,因為我們有了這樣的經歷之後,我們才會懂得其他的普通人沒有辦法明白和體會的事情。而這些道理很有可能會是讓們終身受益的道理,而往往是這些道理,能夠讓我們在以後的時光裏懂得該如何去珍惜。 也許,這才是那些苦難教給我們的最珍貴的禮物。而明英,在經歷了前一天的那場劫難之後,應該也會明白一些道理吧。也許,只要明白了這些道理之後,明英所經歷的那些事情應該也不算是白白的受到了那麼多的苦難。 明英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時候,首先感受到的事情就是頭上和身上傳來的極大的疼痛,那可是明英從來都沒有經歷過的一種疼痛,這種感覺實在是難受了,明英簡直就想讓自己一直都處在一種昏迷的狀態之中,這樣的話,她也不會感受到一股這樣的疼痛。明英感受到疼痛的時候,她是真的好想掙扎。可是,明英卻一點兒都不能動彈,因為她只要一動的話,那麼她就會感覺到一陣劇烈的疼痛。 而除了疼痛之外,明英感受到的事情就是自己的手上好像是有什麼溫度,明英的直覺是,那個溫度是來自一個男人——尹志陽。可是,明英卻不知道自己的直覺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不應該有這樣的直覺。 其實,在明英遇到危險的時候,她就已經料到了,自己所遇到的那些人和事情好像都和自己的未婚夫凱利波爾有關係,而且,明英也已經隱隱的想到了,這些事情也許不是由凱利波爾所挑起來的,因為他知道,自己和凱利波爾並沒有任何直接的衝突。而且,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相處了那麼長時間了,她也稍微對凱利波爾有所了解了。明英知道,凱利波爾並不是那種會用那種非常殘忍的手段對待自己的人。 那麼,明英覺得,唯一可能的理由就是,挾持自己的那些人,肯定是因為凱利波爾的某些原因才對自己做了這些殘忍的事情的。從那種比較殘忍的手段來看,一定不會是一個女子幹的,而且,凱利波爾身邊的女人肯定也沒有這樣的膽量做出這樣的事情,因為一旦讓凱利波爾知道的話,那麼她們的後果肯定是不堪設想的。 那想來想去,到最後也就想到了這件事情肯定還是和凱利波爾的生意上有所關聯的,不過,在凱利波爾的生意方面的事情,明英好像是並不了解,因為她從來都多多過問凱利波爾的工作方面的事情,因為她知道,凱利波爾能夠讓自己經常去酒吧,就已經是她最大的恩典了。所以,明英自然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也許,是現在的明英也知道,自己的頭腦現在也不是很清醒,所以現在想事情也難免有些偏激,她也不知道自己所想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對的,不過,現在的明英還是不想多多考慮任何的事情,現在,她自己想的這些事情也就是花費了自己的幾分鐘的時間,可是,她還是覺得自己的頭腦就有一些不舒服了。 當明英的頭腦感覺到疼痛的時候,她就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而就在她一皺眉頭的時候,她就感受到了來自尹志陽的關懷,她真切地感受到了尹志陽的存在,因為雖然她的手臂有些疼痛,但是她還是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尹志陽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上,而且是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尹志陽真的是在很用力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而且好像好像是那種不想放開的樣子。 可是,明英不想表現出來什麼的,她知道,也許尹志陽是真的只是在安慰自己。而當明英皺起眉頭的時候,她才聽到了尹志陽對自己説的那些話。本來,明英知道尹志陽對自己的心思,而且,在此之前,尹志陽也曾經對自己説過很肉麻的話,而且,應該會説是所有的男人當中,對自己説情話説的最多的,因為尹志陽實在是一個很浪漫的人。。 但是,當時,明英根本就沒有將尹志陽對自己所説的那些話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所有喜歡她的男人都會對她説那樣動聽的話,她也覺得男人們所説的那些話之中應該是沒有什麼可信的。即使是自己想要相信那些男人,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因為那個時候的尹志陽根本就不會讓自己相信愛情了。 而現在呢?明英的腦子裏慢慢地所想的事情都是有關尹志陽和自己的那些回憶。雖然明英的頭很疼,但是,她還是牢牢地記著自己昏迷之前所遇到的那些事情。而明英知道,當時自己真的是受到了來自那些法國人的很嚴重的傷害,而且,是險些被那些法國的人要了自己的性命。而明英在這麼危機的關頭,除了自己拼儘自己的全力和那些法國人較量之外,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尹志陽了。 明英還記得,在好幾個身體強健的法國人挾持著自己的時候,尹志陽是一個人勢單力孤地和那幾個人搏鬥,而明英也早就已經看出來了當時,尹志陽真的是在用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在幫助自己,而明英也是很明顯的看到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尹志陽也受到了很多攻擊,而且,那些法國人對尹志陽的攻擊也真的是下手很重啊。 而且,明英還清楚地記得,自己被帶到車上的時候,尹志陽也是在極力地追趕著那輛車,明英知道,自己的世界裏真的是好像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個尹志陽還在為自己擔憂。而明英也記得,自己在被甩下那輛汽車的時候,明英也感覺到了是尹志陽一直都在叫喊著自己的名字。可是,一直到後來,明英漸漸地失去了知覺,她只感覺到自己被尹志陽摟在了懷裏,卻完全不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果明英一直都保持著清醒的意識的話,那麼她一定會感受到尹志陽對自己i的所有的愛,如果她真的看到了尹志陽是如何抱著明英尋找到一輛車,然後又是如何將她送到醫院的時候,那麼她一定會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尹志陽對自己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