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三十五章 男人之間的較量

第三十五章 男人之間的較量

所以,這一次尹志陽是真的放開了明英,而且,這一次是他心甘情願地讓明英離開的,因為他知道,明英是真的冷了。而且,因為夜已經很深了,所以天氣有些涼,而尹志陽則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明英的身上。尹志陽可是一直都在那樣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自己的那個心愛的人。 尹志陽就是坐在自己的車裏目送著明英離開的,他知道,自己是不能走出自己的車裏的,因為他知道,他一旦走出了自己的車,就很有可能再一次追上明英,不讓她離開自己。可是,尹志陽現在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坐在車裏,就這樣望著,望著明英又重新走到了那個酒吧裏。 尹志陽知道,這種狀況暫時還是不能被改變的,因為尹志陽知道,現在,明英還是別人的未婚妻,而且,他現在也和明英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讓尹志陽比較欣慰的事情就是,現在明英的身上披著的是尹志陽自己的衣服,這讓尹志陽的心裏有一種滿足感,畢竟現在,在明英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是尹志陽伸出了自己的援手,而且,到明英離開的這段時間為止,明英已經和尹志陽獨自相處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了。甚至在尹志陽的車上都已經留下了明英身上的香味。 尹志陽知道,明英的身上還是原來的味道,就是和那天晚上他和明英在一起的似乎是一樣的,這樣的香味讓尹志陽回想起了自己和明英的那些快樂的回憶,那是到現在為止尹志陽感受到最幸福的事情、 但是,尹志陽也明白,自己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男人,因為現在尹志陽已經感受到了什麼才叫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知道,自己要了解清楚那個男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摸清楚那個男人的底細,這樣他才能夠為了自己的愛情再次爭取。 尹志陽是一個聰明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如果再按照原來的狀態一直都纏著明英的話,肯有可能會適得其反,那麼他就不可能再將明英從那個男人的手中奪回來了。 可是,從心底裏説,尹志陽真的是有些受不了,他根本就接受不了那個男人的存在,他的心裏真的是很難受,那是一種説不出來的,而且很深的醋意。 尹志陽不知道,其實在明英的心中,也是有很多的痛苦的,如果只是因為她的生活中只有一個凱利波爾波爾,並沒有真正的愛情,那麼明英應該會慢慢地接受這一切的。可是,讓明英最痛苦的事情是,她知道有一個叫做尹志陽的男人一直在那麼深深的愛著自己,而且就在自己身邊,而自己卻沒有辦法跟他走到一起。這才是讓明英感到最痛苦的事情啊。 明英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夠擺脫現在的狀況,她是多麼的想逃離感情的苦海啊。可是,明英知道,這應該是不可能的。 其實,每個人的醫生當中,都是在不斷地逃避著某些東西的,比如説,有的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是在躲債的,也有的人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是在躲避著某些危險的,更有很多的人在一生的時間裏都在躲避著死亡。 而明英呢?她是屬於那種生活比較“多災多難”的人,因為她所要躲避的事情,是這個世界裏最不能為我們所左右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內心和感情。 可是,讓明英想不到的事情是,自己已經為了從前的一段感情失去了很多的東西,而且,也已經為了這一段感情而來到了法國,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明英已經就快要忘記了自己在感情上所受的傷了。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明英才覺得這一切對自己實在是太不公平了,她真的很想馬上就逃離這樣的生活。可是,明英怎麼樣才能夠結束這樣的生活呢? 尹志陽已經沒有什麼心思再管理法國公司裏的業務了,反正,對於公司的事情,他已經大概都有了自己把握。他想,自己在工作上的事情應該算是比較成功了。現在他所需要的事情就是要調查清楚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男人的所有的事情。 為了明英,尹志陽真可謂是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手段。他不僅動用了自己在公司的所有的人脈,而且還找了很多的朋友找到了很多的相關的資訊,而且,他自己也從各個方面找到了有關凱利波爾波爾的消息,尹志陽甚至親自到過酒吧很多次。 而這些次尹志陽去酒吧,並不是為了去尋找明英的,他不想再為明英增添困擾了,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已經讓明英非常煩惱了。尹志陽到酒吧去,也只是為了能夠和酒吧裏的客人多交流一下,他想通過酒吧裏面的人的説辭來多多了解一下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男人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其實,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人,有關他的訊息並不是很難被找到的,而尹志陽從自己的掌握的消息裏,已經能夠了解了自己的對手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尹志陽現在已經知道了,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男人的家裏也是很有錢的,而且他的父母都是在法國的這座城市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因為他們的家族也在從事著一個很大商業活動,那就是葡萄酒。 本來在法國,葡萄酒的生意應該是很常見的,而凱利波爾波爾的父母兩個人正是因為葡萄酒的原因才能夠産生了一定的情緣的,而他們夫妻兩個也正是因為葡萄酒才結為了姻緣,所以,兩個人自從結婚之後,都一直在做著和葡萄酒有關的生意,他們兩個人從白手起家開始,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做自己的生意。 凱利波爾波爾的父母將兩個人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葡萄酒商,而且,凱利波爾波爾的母親又很高的釀造葡萄酒的技能,所以他們兩個人的生意也越做越好,而他們也很快就利用自己的生意做的大了。 兩個人也收了不少的徒弟,兩個人也漸漸開啟了自己的公司,而他們的公司裏的葡萄酒也是深受法國人民的熱愛,而且,他們公司生産的很多的葡萄酒都已經出口到了很多的個國家。這讓他們的公司朝著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 而凱利波爾波爾呢?在父母的熏陶之下,更是對葡萄酒很是感興趣,而且自己也對酒類觸類旁通,很是有靈感和天賦,所以,他在這些方面的成就絕對不是在他的父母之下的。 只不過,凱利波爾波爾從小的時候就不喜歡做商人,因為在他的印象當中,他的父母在他小的時候都很少陪在自己的身邊,而他也只好自己在葡萄酒的陪伴中度過自己的生活。不過,凱利波爾波爾並不覺得父母的世界裏從來都沒有對自己的父母有過什麼樣的怨恨。他只是不想再讓自己過像自己的父母那樣勞累而沒有規律的生活了。 但是,凱利波爾波爾從小就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和葡萄酒有著不小的淵源,所以他從很小的時候就對酒很感興趣了,而他所做的工作也是和葡萄酒有關係的。那就是他經營的那個酒吧。 而通過尹志陽的調查,他也知道了,其實,他曾經去到過的那個酒吧也只是凱利波爾波爾所經營的所有的酒店中最有特色的一個,但是絕對不是唯一的一個。在法國的城市當中,尤其是凱利波爾波爾的父母所做的生意涉及的各大城市當中,都有凱利波爾波爾所開設的酒吧。 而這些酒吧當中,有的酒吧也只是和其他普通的酒吧一樣,主要是供人們來娛樂消遣的。而也有一些酒吧,就是和明英與尹志陽所去過的那個酒吧是一樣的,那些酒吧都是非常有特色的。而這也是凱利波爾波爾最自豪的事情。 因為凱利波爾波爾覺得,自己能夠經營著這些酒店,而且能夠做的這樣有模有樣,他想,這也許會讓自己的父母都感到欣慰吧。不過,最近凱利波爾波爾的父母的身體狀況好想好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所以,在很多的時候,凱利波爾波爾都是在自己的父母的公司裏管理相關事宜,而現在呢,他的精力也就難免會受到很多的分散,所以,他在酒吧裏的時間應該不是很多了。 然而,讓尹志陽遠遠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雖然凱利波爾波爾的家境已經很富有了,而且,他也是從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和自己的父母脫離了關係,而且,凱利波爾波爾的長相等條件也算是非常出眾的,但是,凱利波爾波爾的感情生活中卻幾乎是一片空白。 而這,也是讓尹志陽最吃驚的事情,因為他在自己的潛意識中認為,凱利波爾波爾的世界裏應該是美女不斷的,而且,他認為凱利波爾波爾的感情生活也應該是相當豐富的。 雖然從各種調查的結果來看,凱利波爾波爾的生活並不像自己所想像的那樣糟糕,但是,尹志陽的心裏還是有恩多的不滿,他就是不想讓這個男人得到明英。 而尹志陽想,現在,也許是該和那個叫做凱利波爾波爾的男人碰面了,現在就是兩個男人面對面的較量了。 當尹志陽再次到達凱利波爾波爾的酒吧的時候,他看到了在酒吧的舞臺上有一個男人在唱著一首非常抒情的歌曲。而尹志陽從現場的觀眾們的口中得到,那個男人就是自己已經尋找了很久的那個凱利波爾波爾了。 而尹志陽想,自己也許應該和那個凱利波爾波爾碰面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