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三十一章 明英的五年故事(1)

第三十一章 明英的五年故事(1)

但是,當你真的已經離開了,並且再也回不去的時候,你才會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多的是讓自己無奈的事情,也多的是你需要別人的事情,特別是需要你最愛的那個人。在異國他鄉,那種舉目無親的感覺讓明英的心裏真的是有些難受,她不知道現在的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 明英站在了法國巴黎的機場,這是一種很孤獨和無助的感覺。現在的明英站在這裡,看著這裡這一個個陌生的面孔和陌生的膚色,這是讓明英最難過的感受了。她就是在那麼突然之間就離開了自己的國家,來到了這個完全陌生的城市。 其實,明英在這個時候是對想念尹志陽的,因為現在是她最無助和最落魄的時候。她真的是覺得自己現在真的很需要尹志陽,她好像是有點兒後悔自己隻身來到法國了。 明英還在想著,如果當時是尹志陽和自己來到這裡的話,她一定會得到尹志陽所有的愛。但是,明英知道,現在無論是誰出現在了這個地方,那個人都絕對不會是尹志陽。那個時候的明英的心裏還是很傷心的。 可是,她知道,自己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樣的一件事情,那麼她就永遠都沒有辦法改變了,也只能就這樣接受這樣的現實了。明英告訴自己,她已經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裏,她再也不能夠依靠任何人了。所以她現在只能重新尋找一個依靠。 而凱利波爾波爾就是在這種狀況下出現的。其實,那一天,凱利波爾波爾也是剛剛從明英乘坐的那架飛機上下來,而他也是在飛機上度過的那些時光也是已經讓他精疲力盡了。而他並不是不想吃東西,而是想在飛機場裏多待一會兒。可能凱利波爾波爾想要屬於自己的這一段時光。 而明英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看到凱利波爾波爾的,因為在明英的感覺裏,這個男人和自己是有那麼一點兒相同點的,這好像是一種説也説不出來的感覺。明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去和那個男人搭訕,她也知道肯定是有很多的危險因素存在的。 但是,為了自己的生存大計,明英也只好冒險一次了。所以,她就慢慢地走到了那個男人面前。雖然明英是和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面,但是,明英的性格一向都是這個樣子的,她是不可能輕易地向任何人屈服的。、 所以,明英對那個男人説:“你好,請問,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家嗎?” 這是明英第一次用法語和一個地地道道的法國人交流,這對於明英來説自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是,明英想表達的實際含義是,你可以幫我帶路嗎?但是,因為明英的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緊張,所以她就説成了那個含義。 當時的明英其實也是很不好意思的,畢竟她和這個男人從未謀面,只是在機場這樣草草一見,竟然就對他説出了這樣的話,而且明英還是一個女人。這讓明英覺得自己好像是出了國之後,連節操都沒有了。 就在明英正在為自己的口不擇言而羞愧的時候,那個男人好像並沒有做出什麼很大的反應,只是對著明英淡淡的一笑,然後,對明英説: “你好,請問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這句話簡直是恰似一縷春風吹入了明英的心中,她早就聽説了西方的男人都是比較紳士的,但是,她卻沒有想過自己的運氣竟然會這樣好,第一次到法國就能遇到這麼好的男人,這還真的讓明英感覺到有一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感覺。 也許,明英永遠都是那麼的樂觀,她想,只要她不至於在法國餓死街頭就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至於她遇到了一個好人還是一個壞人,她已經顧不得想那麼多了。因為畢竟現在的明英身無分文,除了有幾分色相之外,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方面能夠再有任何的價值了。 當時的明英的心中還是有自己的那份倔強的,她是不肯輕易地向別人發出請求的。所以,明英跟著凱利波爾波爾走的時候,對他説的理由是: “我是一個來自中國的女孩兒,我的名字叫做明英,我是來自中國的C城市,那裏的生活水準很好,但是,我卻不想在繼續生活下去,因為我不想再繼續待在我的爸爸和媽媽的身邊做他們的乖乖女了,我想我有必要在我年輕的時候到世界各地去闖一闖,我想,我應該增長一下我的見識,不然人生豈不是太無聊了嗎? 從小,我就對西方的國家比較感興趣,因為我覺得西方的國家都一種很強的神秘感。但是,相對於這種神秘感來講,讓我更感興趣的卻是西方的浪漫,所以,我選擇了來到法國。從小我就知道,法國是一個很浪漫的城市,而且法國的男士都是紳士,就像你一樣。 但是,我更想告訴你的是,我跟你搭訕的原因不是因為我認為你是一個紳士,而是我覺得我必須要找一個人求救,只不過在我的眼裏你不比較面善就是了。” 明英一向都是這樣直言不諱,她從來也不顧及別人聽了她的話之後,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不過,在這個方面,明英是這樣想的。 一個能夠獨自一人乘飛機的人,不是一個有品味,懂生活,隻身旅遊的人,就是一個生意人,需要在各國之間來來往往做生意的人,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是一個和她一樣,在感情上受到了傷害的逃兵。 不過,在明英看來,不管是哪一種男人,肯定都是對有個性的女人感興趣的。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淑女實在是太多了,大家都像公園裏的花朵,只會那麼嬌艷的開著,都只是為了供別人欣賞,卻忘了顧忌自己是什麼樣的心情。 明英想,也許在法國,這樣的開明、開放的女人多得是,但是法國的男人不多見的肯定是來自中國的,卻有著像西方人的性格一樣的女子。因為她知道,在西方的人們的眼中,中國的女性往往是溫柔的和細膩的,更是循規蹈矩的。絕對不會是明英所表現出來的這個樣子。 明英正是利用了自己的這個特點才得到了凱利波爾波爾的關注的。在明英對凱利波爾波爾説了一些話之後,他已經決定將明英帶回家了。 當然,凱利波爾波爾把明英帶回家的原因也不只是因為明英對自己時候的那些話,更是因為他覺得他確實幫助一下明英。因為明英對凱利波爾波爾説,自己是隻身一人來到法國的,而且並沒沒有要父母的一分錢,她説她想靠自己的一雙手在法國打拼。 至於自己來到這裡要做什麼工作,明英告訴凱利波爾波爾説,來到法國之前她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所以,下了飛機之後,才對凱利波爾波爾發出了求救的信號。 凱利波爾波爾以為,自己遇到的這個女人是足夠誠懇的,將自己的所有的事情都對他説了,可是,凱利波爾波爾根本就想不到,明英的家裏到底有多有錢,而且,明英並不是因為想體驗生活和增長閱歷才到法國去的,明英的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逃避自己的感情,只是那個時候的明英還不知道,自己要逃避的那段感情裏,男主角到底是許諾,還是尹志陽。 不過好在之後明英在法國的生活還算是比較順利的。她跟著凱利波爾波爾來到了他的家裏,然後在他的家裏住了一段時間。其實,在這一段時間之後,明英一直都在找工作,不過是因為她不是法國人的原因,所以可能找工作的事情可能有一些困難,畢竟明英不是從法國的學校畢業的,而且也沒有什麼工作經驗。 有那麼一段時間,明英的心情不是很好,因為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很沒用,好像所有的地方都不缺少她,任何人和任何事缺少了她的存在,都能夠生活或者發展得很正常,這樣的現實當然讓明英有些難以接受。那個時候的明英好像是變得不是那麼很有存在感了。 而唯一讓明英感到很慶倖的事情是,凱利波爾波爾一直都對她很好。因為凱利波爾波爾自己一個人獨自居住一棟別墅,那裏的生活環境也非常好,而且,明英看得出來,凱利波爾波爾的家裏一定是非常有錢的,從那棟別墅的各個方面都是可以看出來的。 而且,凱利波爾波爾還決定絕對不會收明英的房租,如果明英堅持要給的話,在她找到了工作的時候也不遲啊。當時的明英真的感覺到凱利波爾波爾是一個好人,對自己真的是很照顧,畢竟兩個人是萍水相逢。 然而,明英卻沒有想過要一直都依靠著凱利波爾波爾對自己的那種照顧,她非常為自己以後的生活擔心,所以,明英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在那個時候,凱利波爾波爾好像已經發現了事情是有什麼不對勁兒。 凱利波爾波爾詢問明英的時候,明英也沒有多説,但是凱利波爾波爾好像都已經知道了,他想,明英可能是因為生活過的太安逸了,所以才對自己的生活感覺到很無聊,很沒有意思。所以,凱利波爾波爾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 在一個晚上,凱利波爾波爾突然對明英説,要帶她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凱利波爾波爾之所以會這麼説,就是因為他知道,明英是一個非常好奇的女孩子,所以自己這樣説的話,就一定會激起明英的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