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要這樣纏著你

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要這樣纏著你

尹志陽來到酒店的時候,穿的再也不是那種職業裝了,而是那種非常普通的休閒裝,雖然在尹志陽的眼中這已經是自己很普通的裝扮了,但是即使是這樣,他身上的衣服還都是法國時尚界最知名的、也是最暢銷的衣服,而且是那種低調、奢華,很有內涵的品牌。 在法國,從男人的衣服一般就可以看得出來一個男人的品味和他的社會地位,更有甚者可以從服裝透露出自己的心情,而這些也是女人們善於觀察男人的原因。尤其是在這種娛樂場所,尹志陽被觀察和覬覦本來就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尹志陽好像無法從明英的世界裏走出來,他一直都在品酒,這一次他沒有再那樣大口大口地喝酒,而只是在品,之所以用這麼個“品”字,是因為現在尹志陽的心態完全的不同了,他不是在那種情感的盲區裏生活,而是在靜靜地等待著他的“獵物”出現。 尹志陽在焦急地等待著,雖然今天酒吧的氣氛沒有那一天那麼好,但是,這不能説明明英今天就不會出現了,尹志陽相信,明英既然可以出現第一次,就一定會有第二次,而他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守株待兔。 尹志陽坐在那個非常不顯眼的位置,他不想讓明英發現自己,他想知道明英到底是做什麼的。可是,等了許久,明英也沒有出現。可是在這個時候,尹志陽的身邊卻偏偏出現了另一個女人。 從這個女人身上所用的香水“鴉片”就可以看出,這個女人是一個很有品味的女人,而且是一個非常善於用計謀勾引男人的女人。而尹志陽對女士所用的各種東西幾乎全部都清楚,他自然知道是來者不善。所以,尹志陽一直都在小心的應付著。 然而,在尹志陽的百般推諉之下,那個女人卻沒有絲毫要退卻的樣子,反而是尹志陽的刺激更讓那個女人有了興趣,可是,尹志陽真的不想和這個女人有任何的瓜葛,就在他要起身離開的時候,那個女人突然就抓住了尹志陽的手,大喊一聲:“你不要走!” 這一聲喊雖然在嘈雜的酒吧裏並算不上什麼,但是在尹志陽看來,確實那麼刺耳。尹志陽覺得這句話刺耳,是因為他覺得感情世界真的很諷刺,自己拼命追求的女人一直都在躲避自己,而那些不受自己青睞的人卻一直都在倒貼上來。 尹志陽覺得自己的命運真的很悲慘,他那麼苦苦地等著明英,明英卻不出現,他不知道這樣的等待要到什麼時候才是盡頭。尹志陽想很快等到明英,對她説出自己心裏所有的愛。尹志陽依舊在等待。 尹志陽不想受到那個女人的任何糾纏,所以他就那樣站起身來,用力的甩開了那個女人的羈絆之後,就快步的走出了酒吧,這樣的女人讓尹志陽的思緒很亂,他忘不了自己在飛機上的那個女人帶給自己的困擾。 尹志陽始終想不起來,在那個他自己喝醉的晚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那一串電話號碼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尹志陽沒有記住那一串號碼,但是,尹志陽始終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尹志陽只怪自己當初那麼衝動的就將那個紙條扔掉了,而沒有撥出那個號碼去詢問一個究竟。尹志陽只要是害怕,如果那天晚上他真的和那個女人發生了什麼的話,那麼他就沒有辦法收場了。 尹志陽並不是一個害怕負責人的男人,只不過他是害怕自己如果真的和那個女人發生了關係的話,那麼他會受不了自己內心的譴責,就會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 尹志陽再也不想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被一群女人纏繞的他幾乎覺得整個世界都不友好了。他真的想馬上逃離這個世界,可讓他不能釋懷的是明英應該還在這個地方。 尹志陽受不了酒吧的各种女人的騷擾,只好走出來到外邊透透氣,這是尹志陽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以前他在這個酒吧裏面就只有消遣,而現在呢?尹志陽也終於感受到一點點煩躁了。現在的尹志陽總算是真正地“為情所困”了。 尹志陽走到酒吧的外邊,看著這個燈紅酒綠的世界,突然有了感慨。他想,在這個世界裏,有那麼多人,生活在這個同樣的世界裏,人與人是不同的,但是我們所處的環境卻是一樣的,而且,在很多的時候,大多數人是無法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和所面臨的的困難的,那麼,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很多的人身上有巨大的壓力,也會有更多的人在這個世界裏面透不過氣。 尹志陽想,或許,明英就是一個這個樣子的人,她生性瀟灑,不為世事所羈絆,更談不上對什麼會做出妥協,但是現在的明英好像是完全不同了。不知道到底是明英改變不了環境而無奈,還是環境已經慢慢地將明英同化了。 尹志陽實在是想不出來,明英到底是遭受了什麼樣的痛苦,現在的尹志陽,心裏滿滿的都是惆悵,他好想馬上就見到明英,他好想馬上就知道所有的一切。 尹志陽站在酒吧外邊的一顆老樹旁,這是法國非常有名的一棵樹種,在各大娛樂場所的門口都經常見到,因為外形特別美麗,所以被用作是一種裝飾品,但是因為價格非常昂貴,所以一般的酒吧門口也是沒有的。 而這個酒吧門外的這棵樹生長得很茂盛,而且時間也是已經非常長了,因為樹榦很粗壯,幾乎是佔了酒吧門口三分之一的面積。但是對於這件事情,尹志陽並沒有感到奇怪,因為他知道,這裡確實是一個經濟比較發達的城市,就算是有這種樹木也實在是不稀奇啊。 尹志陽非常幸運,今天晚上酒吧裏雖然很是吵鬧,但是臨著馬路的這條街道除了來來往往和停停走走的車輛,好像再也找不到一個像尹志陽一樣有閒情逸致的人了,尹志陽想,大家很有可能都在忙著在酒吧裏消遣娛樂吧。 尹志陽獨自一個人靠在樹邊,無聊地踢踢路邊的石子,發出了嘩嘩的響聲。尹志陽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他從自己的內兜裏掏出了一包煙,這是他初次來到這個酒吧的時候,為了避免碰見熟人的時候尷尬所準備的,讓他不敢相信的是,竟然還會一直待在自己的兜裏。 尹志陽真的是覺得自己的做法真的是諷刺,當初他準備這些煙就是為了能夠應付其他的人,沒有想到,到了最後竟然是為了自己而準備的。 其實尹志陽平時是不怎麼喜歡抽煙的,這個習慣是從明英離開之後就開始養成的。當時,尹志陽很喜歡抽煙,但是他因為心中的過度悲傷而總是抽煙,鬧得自己的身體不是很好。尹志陽知道,自己做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傷害了自己的身體。 因為尹志陽在自己的心裏祈禱著,他希望明英不在自己的身邊的這些日子裏,一定要對自己的身體負責,他希望明英能夠對自己好,這樣自己才不會擔心。而尹志陽也希望自己能夠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希望自己能夠等到明英回來。 而現在的尹志陽知道了,明英在這個異國他鄉生活的好好的,他也就有點兒放心了。現在的尹志陽拿起了自己的煙,優雅地用打火機點燃了自己的煙。尹志陽不是要用煙麻醉自己,而是想打發一些時間,他怎麼就碰不到明英呢? 尹志陽默默地抽著煙,吐出了乳白色的煙圈,這是一種很高檔的煙,是那種對人體的傷害比較小的那一種,而尹志陽還是不會選擇將這些煙霧都吸到自己的嘴裏和身體裏,尹志陽還是在愛惜自己的身體的。 一連抽了幾根煙之後,尹志陽開始用腳踩地上的煙頭,看著那些煙灰和煙頭,他感覺到那好像就是自己和明英的愛情,就那樣散落在了地上,永遠也沒有機會再重新燃起來了。現在的尹志陽真的是變得比以前更多愁善感了,就連看到了一點兒這個世界上的衰敗景象,也竟然會平白的生出如此多的感慨。 尹志陽又開始在這棵樹的旁邊發呆了,可是,他的寧靜生活很快的就被打擾了,因為尹志陽突然聽到了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想了起來,緊接著就是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尹志陽聽到一個女人在説: “我知道了,今天上午我就已經確定了,等你忙完了回來的時候,我就不會再管這裡的事情了,我也很不喜歡啊,這樣的日子我真的很不喜歡,我現在就只期盼著你能夠早點兒回來,把這邊的所有的事情都解決清楚了呢!還有,你最好是把我想要的東西給我帶回來,不然的話我一定會生氣的。!” 這個女人説的一口流利的法語,就如同是土生土長的法國人一樣,但是,尹志陽卻很快的辨別出了這個聲音的主人,而這個女人,正是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