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二十五章  尹志陽的糾結

第二十五章  尹志陽的糾結

現在的尹志陽本來就和明英沒有任何的關係,雖然她們兩個人曾經有過那麼一段感情,但是到現在為止,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五年了。時間是可以改變很多人的,五年並不是一個很短的時間,而在這五年的時間裏,尹志陽和明英兩個人一定都是經歷很多不同的變化。 不過現在在尹志陽看來,可能明英經歷的變化要多一些,除了外表之後,明英的各個方面都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化,尤其是在她的工作環境等方面。雖然這樣的變化在很多的方面都是尹志陽無法接受的,但是,好像對於尹志陽來説,這絲毫都不影響尹志陽愛著明英。 相反,當尹志陽看到明英這個樣子的時候,他的心裏真的很疼,他真的很想在這個時候就帶著明英走,讓明英一直都待在自己的身邊,再也不讓別的男人覬覦明英,哪怕只是那麼一點點。 但是,明英對尹志陽所説的那些話,實在是讓尹志陽實在是太難受了。雖然尹志陽不知道自己面對明英對自己的質問到底該給出什麼樣子的回答,但是尹志陽的內心最真實的感受就是自己還是在那麼深深的愛著明英的。 尹志陽不知道自己應該為明英做一些什麼,可是,至少他現在已經有了明英的消息,而且他已經和明英見過面了,雖然自己和明英的關係很僵,但是,至少現在的尹志陽在想明英的時候,終於又有了新的回憶,總算是不用再緊緊地抓住五年前那些可憐的回憶,總算是可以找到一些新的回憶,也終於可以找到一些新的感覺了。 這對於尹志陽來説已經是足夠了,五年的時間,他都沒有因為自己身邊的女人而迷失了自己,那麼現在的他既然已經有了明英的消息,那麼他就一定會堅持著自己的愛的,可以這樣説,是明英的這一次出現讓尹志陽的心裏又重新燃起了對愛情的期待和希望。 尹志陽是真心的愛著明英的,雖然尹志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自己的住處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到底暗藏著多少的悲傷,但是,尹志陽回到家裏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拿出了明英的畫像,尹志陽是懷著那種懷念的心情在看著自己曾經給明英的畫像,現在紙上的那個明英,只是尹志陽自己曾經對明英所有的回憶,而如今,尹志陽卻可以想著自己在前一個小時看到的那個活生生的明英。 尹志陽還是有一些不敢相信,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是在那樣的一種狀態下就遇到了明英嗎?為什麼自己沒有早點遇到她呢?即使是會受到各種攻擊和傷害,尹志陽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早一些遇到明英,因為他知道,如果是那樣的話,他的世界一定會發生完全不同的變化。 尹志陽哪會是一個會輕易放棄的人呢?不管明英見到尹志陽的時候,她對尹志陽的態度是什麼樣的,是友好還是不友好,是討好還是傷害。這些都改變不了尹志陽是真的愛明英這樣的一個事實。 雖然對於尹志陽來説,接受現在這種樣子的明英是一種困難,但是尹志陽還是不想放棄明英。這幾天的尹志陽幾乎是和外界斷絕了所有的聯繫。他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麼。 尹志陽他不想接到外界的電話,他不想和任何人説起任何事情,他也不想讓任何人找到他,尤其是楊小夢。尹志陽知道自己一定是傷害了楊小夢的,他從來都沒有見過會一直守護著自己的女人。 可是他的心裏是真真兒的裝不下楊小夢。現在的尹志陽只是在考慮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酒吧的時候明英問過自己的那些問題。其實,尹志陽自己也找不到答案,本來在尹志陽的心中,明英並不是和自己已經分開了那麼多年,只不過是尹志陽找不到明英了而已。他以為兩個人的感情還是在呢。 可是,尹志陽真的是沒有想到的是,明英竟然會用這樣陌生的方式和自己重逢,而且還説了那麼多讓自己傷心的事情。其實,在尹志陽剛剛看到明英的時候,他的心裏滿滿的都是激動和難以置信。他總是覺得明英應該會和自己有同樣的心情,他以為明英也會像自己一樣因為重逢而高興。 哪怕不是高興,應該也不會如此地不友善,那麼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是明英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還是説明英真的是在從事著某些工作?而這些工作是她不想讓尹志陽知道的,而尹志陽確實是在那天跟著明英走的時候,也確實是發現了明英的一些秘密,而這些事情才是明英對自己發那麼大脾氣和表現得如此陌生和如此憤怒的原因。 也許,明英只是想用自己的那些脾氣來掩飾自己內心的自卑和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失敗,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的生活當中會是這樣的一個人,在一個浪漫的城市裏在過著這樣一種破爛不堪的生活。 尹志陽想到的是,明英本來就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人,在她的人生當中很有可能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麼窘迫的時候,她的人生當中到處都充滿了光鮮亮麗,即使是在酒吧裏的時候,明英只要一齣現,她就是這個世界的閃光點,從來都沒有人能夠從她的身邊搶走任何的風頭。 也許明英是真的認為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情不適合讓尹志陽看到,雖然現在的尹志陽和明英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但是如果尹志陽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的話,應該也會讓明英感到一種壓力和一種自卑,這也許是明英所不能夠接受的。 尹志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應該怎麼樣才好,他所能想到的明英之所以會這麼對待自己的理由也只有這些了,他是站在理解明英的角度上講出來的,這所有的一切也同樣是尹志陽所接受不了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看到的明英是現在的這個樣子的。可是,尹志陽知道,如果自己執意要繼續愛她的話,那麼她也就必須要接受明英的一切。 而且,尹志陽也知道,自己所要接受的明英不止是五年之前的明英,還有這五年之中的明英,當然也要包括以後的明英。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男人來説也確實是一種考驗。每一個男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永遠都是只屬於自己的,但是,如果這個男人知道自己的女人一定是做過了什麼對不起的自己的事情的時候,他是否還能夠繼續接受自己的女人呢? 尹志陽思考這個問題考慮了很久。尹志陽想,自己等待了明英這麼久,也尋找了明英那麼久,他知道自己最期望的事情也就是和明英相逢,而尹志陽開始懷疑自己,他期盼著和明英相遇,難道只是為了再一次得到她的身體嗎? 如果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尹志陽大可以高興了,因為他知道,當初明英就是將自己的第一次獻了出來,而那個時候,床上的男人正是尹志陽自己。而且尹志陽如果真的只是想要身體上的滿足的話,那麼他大可以就從自己的身邊找到了很多的女人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來滿足一個男人的慾望。 但是,尹志陽知道,自己在面對別的女人的時候,根本就是不會有任何的感覺的,根本就不會有男人該有的慾望,他只是在想明英,不管是面對什麼樣的女人,他的心裏也就只有明英一個人。那麼,這就是真的愛嗎?尹志陽還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 可是,現在的尹志陽看到了明英以及她所做的事情之後,所留下的就只有傷心和難過,尹志陽一直都在問自己,自己真的願意愛上一個這樣的明英嗎?不管她在這五年之中經歷了什麼,不管她在這五年之後遇到了什麼樣的人,經歷了什麼樣的事兒,或者説明英發生了什麼樣子的變化,自己都會心甘情願的接受嗎? 尹志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一些什麼,他坐在自己的書桌旁,就那樣鬼使神差地拿出了一支畫筆。這是在法國的日子裏,尹志陽第一次拿起畫筆,而這支畫筆就是當初尹志陽畫下明英的畫像的時候的那支畫筆,自己從來都沒有丟掉過,也沒有想過要把它留在中國。 尹志陽是想,自己能夠在每一個思念明英的瞬間都能夠看到這支筆,想到那幅畫像,這樣的話自己即使是再寂寞和傷心,也都是無所謂的。 在法國的這段時間裏,尹志陽不止一次的拿起過這支畫筆,他自己坐在一個沒有的屋子裏,在任憑自己的思緒飄飛,飄到他曾經和明英相處的那一段時光,那一段最讓他難忘,最珍貴的時光。 可是,尹志陽卻從來都沒有再一次拿起過那一支畫筆,因為尹志陽的頭腦中只有明英的過去,他不知道明英在時光的洗禮之下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尹志陽不想再將這些回憶複製到紙上,因為尹志陽知道,如果是這個樣子話,自己只會徒增很多的傷心,這樣的話,自己的腦子裏就會充滿了對明英的回憶,這樣的話,自己就會變得痛苦不已。 而現在,尹志陽終於願意重新拿起了畫筆,他要將現在的明英記錄下來,不管是在酒吧的舞臺上那個看起來狂野熱情的明英,還是那個在樓道裏無情冷酷的明英,尹志陽要把她們統統都畫下來,這件事情對於尹志陽來説,並不是一種形式,也更不是一種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