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二十四章 他只是想纏著自己愛的女人

第二十四章 他只是想纏著自己愛的女人

本來,尹志陽的心裏還是只是存在著一些疑惑或者説是幻想,可是現在的他再也不能夠忍受了,他幾乎是想到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嚴重的事情。他怎麼能夠允許明英繼續往前走呢?尹志陽再也受不了了。他不能再跟著明英往前走,他也不想再讓明英繼續往前走。尹志陽幾乎是吼出來的,因為他再也忍不住了。“你到底要去哪?還有完沒完?你來這種地方做什麼?”尹志陽的嘴裏滿滿的都是質問的語氣。 他心裏有一股莫名的憤怒,他不能解釋自己的心情,竟然會是如此難受。而明英聽到了尹志陽對自己説話之後,再也沒有繼續往前走,明英的腳步幾乎是戛然而止的。她就那麼站在原地,沒有轉身,沒有回頭,更沒有其他的任何的舉動。 此時此刻的明英,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尹志陽,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在面對著尹志陽,本來,明英只是將尹志陽引開,她不想讓尹志陽在那麼多人的注視之下纏著自己。但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尹志陽會這樣一直都跟著自己。而明英也知道,自己走的這條路確實是有些不合適的。 那麼尹志陽對自己所説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呢?是尹志陽認為自己走到這裡就是自己跟這裡有任何的關係嗎?看來在尹志陽的心裏自己的形象已經是完完全全地註定了。可是當尹志陽真的將自己想成站在這個樣子的時候,明英的心裏還是有無盡的委屈的。 可是明英從一齣生開始,就是一個倔強的女人,而且在尹志陽面前的時候,明英更是表現出無盡的倔強和堅持,不管尹志陽是怎麼樣的委屈自己,誤解自己,或者是不信任自己,明英從來都不會對尹志陽有一句的辯解。 而現在,尹志陽既然已經將自己想成了現在的樣子,那麼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對尹志陽辯解,既然尹志陽已經為自己定了位,那麼自己為什麼還要對尹志陽抱有任何的幻想,為什麼還有對尹志陽解釋些什麼呢? 如果尹志陽真的是信任自己的,那麼為什麼還會對自己有這樣的懷疑呢?可是明英不懂的是,尹志陽完全不是因為不信任明英才會對明英有那樣的想法的,只不過是尹志陽實在是太不想讓明英受到任何的傷害了。。因為對於尹志陽來説,明英遠遠比自己要重要的多。但是明英卻不懂,她一點兒都不懂尹志陽的心。 可是,兩個人如果真的以這樣的心態相處的話,那麼兩個人即使遇到了還會有什麼用呢?與其這樣互相傷害,還不如兩個人彼此放開手。 尹志陽和明英的相遇可以説是完全出乎尹志陽的意料的,但是他卻無法放下明英,兩個人的感情故事在五年前戛然而止,那麼他們兩個人現在再次相遇,也許就是為了繼續他們的緣分,不過在他們彼此承認對對方的感情的時候,他們兩個人一定會覺得遇到對方,不是一種幸福,而是一種折磨。 明英用極其兇煞的眼光看著尹志陽,她要將她心中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尹志陽的身上。明英用極其陌生的語氣對尹志陽説: “我到哪去,跟你有什麼關係嗎?我讓你跟著我,你就真的跟著我嗎?我只是想利用剛剛的那些話讓你放開我的手,我最初的想法就是不想再讓你纏著我了。我想,你應該是誤會我的意思了嗎? 還有,我走到了這裡,你就一定要跟著我走到這裡嗎?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有什麼人,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我為什麼要從這裡經過,我要到哪去,跟你有關係嗎?你為什麼要問我? 對了,或許我應該先問你另外一個問題,先生,您貴姓?請問我認識你嗎?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呢?是不是需要我請保安把你請出去呢?” 明英説的話很多,但是她的情緒好像一直都很平靜,她的語氣幾乎沒有起伏,而是一場平和,這都有些不像明英了。但是,明英自己知道,這些話她既是對尹志陽説的,也是對她自己説的。 在明英的心裏,自己已經從尹志陽的生活中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五年了,而這麼久的時間當中,尹志陽肯定還是對自己有著某種感情的,很有可能在某一段時間之內,尹志陽是非常放不下自己的。 明英其實是很責怪自己的,她也不想在當初的時候就那麼扔下尹志陽自己,不是明英狠心,而是那個時候的明英還不知道自己會對尹志陽有那麼深的感情。明英心裏知道自己曾經對於尹志陽所造成的傷害,但是這個樣子的明英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尹志陽,即使是明英發現尹志陽還是在愛著自己的,她自己都沒有辦法接受自己依然靠近尹志陽。 現在的明英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如果想要靠近明英的話,那麼不管是她的生活還是尹志陽的生活,都一定會發生變化,她真的不想讓自己出現在尹志陽的生活當中,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愛情。疼愛也是,傷害也是,世界上唯一講不清也説不明更讓人放不下的東西,就是自己的愛情。 明英真的不是有意傷害尹志陽的,可是她現在沒有任何的辦法,她不想知道尹志陽有什麼反應,她也沒有指望尹志陽會對自己所説的話有什麼良好的反應,甚至如果尹志陽對她大發雷霆,她也不會感到意外的,因為明英完全可以感受到尹志陽對自己的愛。 可是,讓明英感到非常意外的事情是,當尹志陽聽到了自己對他所説的一切之後,不僅沒有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憤怒,而且還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鎮定,這種鎮定不是在生意場上的那種鎮定,更不是和仇人對峙的時候的那種鎮定。 明英從尹志陽的身上看到的,分明就是一種失望,或者説是一種絕望。尹志陽的表情就如同死灰一般,但是這死灰絕對不是那種會復活的死灰,那好像是自己內心的絕望和徹底的失去。 明英就看著尹志陽慢慢地轉過身,好像是他的心都已經被人家掏走了。明英是親眼看著尹志陽離開的,就在尹志陽轉身的那一刻,明英的心在那一刻都黑暗了,好像她的整個世界都是黑的。 現在的明英和尹志陽應該都處於自己生命當中最黑暗的那一刻。這兩個人當中,一個人在默默地用自己語言攻擊著自己心中所愛的那個人,另一個人呢?卻在用自己最大的承受能力承擔著對方對自己的所有的傷害,卻再也不懂得掙扎和回擊。 而現在的楊曉夢呢?應該也沉浸在自己的愛情的傷痛之中。她也許還在用酒精不斷地麻痹自己,她想對自己好一點兒,讓自己少一點兒痛苦,這已經是她能夠承受的最大的痛苦了。對於一個在外闖蕩的女人來説,自己在工作上所受的任何的委屈和自己所遇到的所有的困難,都可以很淡定地面對,但是,至於感情上的事情,真的是讓楊曉夢有些喘不過氣來。 本來,對於一個對外闖蕩的女孩兒來説,她在感情上的生活就是比較缺失的,畢竟她一個人長期在國外生活,很有可能在親情等各個方面都得不到親人和朋友們的關注。 其實,楊曉夢確實是一個很出色的女孩子,她在生活,工作等生活當中,都表現得很好,對別人也很好,在別人的眼中,她一直都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兒。但是,至於在感情的問題上,楊曉夢真的是摔了跟頭,而且是一個狠狠的跟頭,因為她這一次愛上的那個人確實是不愛她的,而且是永遠也不會愛上自己。 楊曉夢為了尹志陽而傷心,尹志陽為了明英而傷心,而明英卻是為了更多的事情傷心。這就是人類的感情,這就是感情的莫名其妙。如果在一段感情中兩個人永遠都是那麼和和睦睦的相處,從來都沒有收到過傷害的時候,他們兩個人肯定會對彼此的這些感情記憶的不一定很深刻,可是,如果在這一段感情當中兩個人愛的死去活來,而且也傷的死去活來的話,如果最終能夠走到一起的話,這樣的感情肯定是能夠被珍惜的。 如果尹志陽和明英能夠走過這一段被誤解的階段,那麼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一定會結出果實。可是,年輕氣盛的人們總是會因為某些原因而對自己或者是其他的某些原因而鬧彆扭,他們總會認為這一時的誤會不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而在尹志陽和明英的以後會怎麼樣,他們兩個人會有怎麼樣的結果,是沒有人知道的,誰也不知道這兩個年輕的男人和女人到底會發生了什麼。 尹志陽不知道自己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走回家的,他也想知道,自己在聽到明英問自己的那些問題的時候,自己的心裏到底是在想一些什麼,在明英將那些問題都問出來的時候,自己竟然會沒有一句話拿出來回答明英,不過尹志陽想想也對,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明英説的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