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小説頻道

返回
小説頻道 > 現代言情 > 傲嬌總裁低頭愛 > 第二十一章 你又要去哪。

第二十一章 你又要去哪。

而且,楊曉夢的心裏以前都已經有過了很多的想法,這已經不是尹志陽第一次邀請來到這個酒吧裏來喝酒了,雖然尹志陽從來都沒有對自己表示過什麼,但是對於楊曉夢來説他能夠坐在尹志陽的身邊那樣坐在那裏就已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楊曉夢還在想像著自己在聽到了尹志陽對自己的告白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心情,楊曉夢想自己一定能夠會經過自己最大的努力留住尹志陽、 而楊曉夢來到酒吧的時候,尹志陽還是在獨自的喝著酒,楊曉夢也沒有多説什麼。她想就這麼等著尹志陽對自己説些什麼。 然而,在這個時候,酒吧的舞臺上面出現了一個人,那是一個燙著長髮、畫著濃粧的女人,她站在舞臺上,對著大家説: “大家好,歡迎大家又來到這裡哦,我是很愛你們的,很希望大家能夠在這裡度過自己最美好的時光,趕走我們的寂寞,留下我們的快樂。希望大家能夠學會享受生活。這裡就是大家認識好朋友、找到知己,甚至是收穫屬於自己的愛情。希望大家能夠放開自己......” 當尹志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他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才能説出這樣的話。可是,就是當他抬起頭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世界好像突然就變了顏色,他手中的酒杯“啪”地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楊曉夢也被尹志陽的反應嚇了一大跳,她不知道尹志陽怎麼會突然變出了現在的樣子。剛剛的尹志陽不是還那麼平靜地坐在吧臺的旁邊,就是那樣靜靜地坐著,好像是在享受著楊曉夢對自己的陪伴,就好像是酒吧裏嘈雜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而楊曉夢也感受到,其實尹志陽是有一些話要多自己講的,不然的話,尹志陽不會在這個時間給自己打電話,把自己叫過來。雖然楊曉夢不是很了解尹志陽,但是她覺得自己的直覺是沒有錯的。 可是現在呢?尹志陽這是怎麼了?就好像是被人抽走了魂兒一樣,就是那麼直愣愣地站在那裏,而且毫不理會楊曉夢,這絕對不是尹志陽的作風,一個紳士怎麼會對自己身邊的女士如此的不理不睬,不加關懷呢?楊曉夢有些受不了。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一些什麼。她只知道,現在的楊曉夢對於尹志陽的表現非常不滿意。她甚至有些懷疑這個男人還是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尹志陽。 可是,楊小夢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她才認識了尹志陽有多久呢?她怎麼就能夠將尹志陽的心事都摸得那麼透呢?也許,愛情真的是會讓一個女人喪失了自知之明,變得那麼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喜歡上了一個男人的話,也就等於了解了她的所有。 尹志陽的眼睛就是那樣直勾勾的盯著明英,他現在堅信,現在舞臺上的那個女人就是明英,而且他還相信那個女人就是自己愛著的那個明英,是曾經屬於自己的那個明英。而楊小夢看到了尹志陽連自己手中的酒杯都扔在了地上,卻完全都沒有什麼反應。 楊小夢就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尹志陽又要失常了,尹志陽應該是又遇到了什麼讓他接受不了的事情。那麼唯一能夠讓尹志陽意外的就是……難道尹志陽看到了明英?可是,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啊,明英不是再也不會出現在尹志陽的世界裏了嗎?尹志陽不是再也不會想起明英了嗎?怎麼時間剛剛過了這麼一點兒,怎麼事情就已經朝著現在的情況發展了呢? 難道尹志陽今天把自己約到這裡不是為了將自己的心裏話告訴自己,而是為了讓自己和他一起見證明英的存在嗎?那麼尹志陽到底是把自己當成什麼了呢?尹志陽到底是喜歡自己還是討厭自己? 到底是想愛護自己,還是想傷害自己。楊小夢越想越難過,她不願意相信,在自己這麼努力的情況下,她還是得不到尹志陽的心。如果尹志陽在第一次拒絕了自己以後,就離開自己遠遠的,不給自己一點點的機會,那麼自己應該就不會如此死皮賴臉地站在尹志陽的面前,還這樣陪著他。 其實,現在的楊小夢也是受到了一些刺激,她可能忘記了,自始至終,都是她自己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堅持在尹志陽的面前留下好印象,要做一個堅強的女孩子,他知道,尹志陽見過各種各樣的女人,如果自己和所有的女人一樣,遭到了尹志陽的拒絕之後,自己就和其他的女人一樣就離開了尹志陽的世界,那麼尹志陽也就只能把她作為一個普通的女人忘卻了。 那麼對於楊小夢來説,她為尹志陽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她所有的付出都已經白費了。楊小夢是一個在法國生活了這麼長時間的女人,她雖然是非常獨立和自強的。那麼從另一方面來看,楊小夢的個性當中也存在著某些問題。 比如説,其實在楊小夢的內心深處,她還是非常要強的,她不希望自己會失去任何的東西,只要是她喜歡的東西。儘管楊小夢知道,我們的愛情是絕對不能夠強求的,如果自己是用了某種心機和手段從而得到自己的愛情,那麼他最後一定得不到自己所喜歡的那個人,即使是通過這種方式得到了那個人,得到的也不是那個人的心。而這個時候的楊小夢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挽留住尹志陽的心,她也只能隨著尹志陽的目光望去,而在這個時候,楊小夢的訝異並不少於尹志陽。 因為楊小夢也同樣看到了現在舞臺上站著的那個女人,當楊小夢的眼光落到那個女人的身上之後,她就有些明白了,尹志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楊小夢也明白了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遭到尹志陽的拒絕。楊小夢清楚地看到了現在站在臺上的那個女人,一眼她就看出來了一些那個女人跟別的女人完全不同的樣子。 雖然説酒吧是一個人很多,而且人也很嘈雜的事情,在這個酒吧裏有那麼多的男人和女人,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來到這裡的,大家可能是為了在這種嘈雜的環境中獲得些許的安慰,或者是讓這種喧嘩得到心靈裏的安慰。 反正大家來到這裡都是為了放鬆自己和喧囂自己,沒有人會對自己的形象負責,只是為了放鬆自己,或者説,在酒吧裏的人很少有人是做正事兒的人,有更多的人都是來到這裡放縱自己的。 在這個地方裏,很少有人會不被這裡的氣氛所帶走,或許可能是環境使人的心境等方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楊曉夢也已經來到了這個城市裏,來到了這個酒吧裏很多次了,她也見過了很多來來往往的人,有的是中國人,更多的人是法國人。楊曉夢也看到了各式各樣的人,男人們或紳士,或帥氣,有的女人或優雅,或美麗,可是一到了這個酒吧裏面,就一定會有跟多的不同,從來都不會有一個人能夠維持自己的外表,而是慢慢地露出了自己的本質。 而如今,楊曉夢看到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她燙了很大的波浪卷髮,染上了很個性的顏色,臉上的粧也是比較濃的,她身上穿的那個衣服應該就是酒店裏所能提供的最好的服裝了吧。 可是,儘管她穿的如此露骨,而且還化了那麼濃的粧,而且還處在這麼一個嘈雜的環境當中,從她的口中説出來的那些話也好像就是那麼寥寥的幾句,給人的感覺就是她在跟別人説的那些話是無關緊要的客套話,只是在為了跟酒吧裏的客人在套關係。、 可是,憑著楊曉夢的直覺,她覺得這個女人沒有那麼簡單,而且她幾乎可以肯定了,舞臺上站著的這個女人就是尹志陽一直都愛著的那個女人明英。 楊曉夢想,明英,從一開始她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名字是一個很個性的名字,而如今她感覺到了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也是一個個性的女人,她覺得這個人確實是配得上這個名字的,而且,她還有一種更可怕的感覺是,這個女人應該是配得上尹志陽的,甚至比自己和尹志陽更配。 楊曉夢非常害怕,雖然在法國的公司裏面,她見過了那麼多人的女人,她從來都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一個女人比自己更加配得上尹志陽的。而且,在這麼長時間以來,尹志陽的身邊也沒再出現過別的任何一個女人,對尹志陽從來都沒有對任何的一個女人過度的親近過他而且,楊小夢也感覺到了,自從從普羅旺斯回來之後,尹志陽也對自己表現出很大的興趣啊。而她自己也對自己有了更大的信心。 可是現在,楊曉夢看到了現在尹志陽的表現,她也知道自己的世界裏以後應該不會再有尹志陽的影子了。 而現在的尹志陽還是那樣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就是那樣在望著明英,看著明英在上面好像是完全是在談笑風生,好像和這樣的酒吧裏的每個人很熟悉,都很談得來,這樣的明英好像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不滿,尹志陽就是那麼盯著明英,可是他卻不曾看見明英將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